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三块六)

黄濑这趟来得匆匆,走得匆匆。听到青峰发生的意外状况,回过神来就开着车在赶来的路上,而回来也是有些稀里糊涂。青峰的话、青峰的态度和青峰的行动,让黄濑不知所措,像是留他,又像是赶他,在他犹豫不决、天人交战之际,等到的是公司的安排电话,春夏之交的流行性感冒威力强大地撂倒了一批机师,原本的飞行行程有所变动,黄濑被急召回去支援。

要不要给青峰打电话?

黄濑思前想后还是作罢,他印象中的青峰不会做那种假惺惺的挽留,自己更怕得到完全不在乎的回应。留了张字条,便匆匆往回赶。

现在那张纸条就攒在青峰的手心里,没有一点温度。他看着大概是黄濑白天收拾齐整的房间,内心不是滋味。宿舍里东西并不多,分门别类收纳后,更显得空寥寥的,就像青峰此时的心境。这一晚没有黄濑,仍旧是稀里糊涂地睡去,却不是精神抖擞地醒来。

青峰不是工作狂,本质来说还有点懒散。只是出于出厂设定时过高的正义感,他才会起早贪黑地干活。可最近心态上萌生的变化和长时间的连续工作让他萎靡不振。

他思来想去地要翻出这种情绪的发源地,但事情却清晰得根本都不用找。清晰到几乎是在他脑门上刻着这么几个大字:“冤有头债有主,三百里外黄濑府”。

青峰想过要打电话和黄濑聊聊,纾解一下这种情绪,或者,直接开口谈谈,认真地谈谈,不要再去打那种马虎眼,至少不让自己有这种打马虎眼的机会。可好巧不巧就撞上了黄濑飞行关机中,如此一来,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霎时荡然无存。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又是一天加班,青峰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原泽办公室前路过,被喊住了:“收拾一下行李,明早出发去帝都。”

回到宿舍按部就班收拾行李,青峰接了个电话,是个稀客:“哲,你还没睡?”

“嗯,火神君出走了……”

“走丢了?”

“是出走了。”

“怎么回事?”

黑子娓娓道来,果不其然,事情的发展没有超出青峰野生直觉的探视范围。

从双泷市回去没多久,两人就为了那事冷战多日。还是火神憋不住,有天下班回家后,硬扯着黑子表达了一番想把那起被下了失火案定论的案子重新查一遍,并动员他和自己一起合作。黑子没想到这些天用尽各种办法还没让火神想明白,也难得地不冷静起来,质问火神在自己这么多的暗示下为何还执迷不悟。

这下可好,火神真成了火神,火大了。说没想到黑子不理解自己就算了,还处处掣肘自己的行动,没有正义感没有同理心没有使命感,把平时学的各种名词一股脑地倒了出来。倒完不算,气呼呼地就跑了出去。到半夜了还没回来。

“不怕,那家伙会回来的。”

“已经这个点了。”

“不行就放2号去找他。”

“那更不回来了。”

“听你声音我就知道你愁眉苦脸的,别烦了,我明天去帝都,给你求个符回来,保你们顺顺利利的!”

“嗯……”黑子的声音有气无力,并没有恢复多少,可知道青峰明天要出差,也就不好再拖着他说个不停,识趣地找个借口,挂机了。

 

说是一早出发,双泷市本地实际并没有机场,所以赶到最近的机场,已是九点多的正常登机时间。昨晚交代的时候原泽含糊其辞,说是有公务活动,却让青峰什么都不用准备。青峰摸不着头脑,也不好多问。

飞机落地后,原泽领着青峰待在vip室。这下青峰才意识到,也许这次行程不仅仅只有他俩。不过一会,看到了远处走了两个人,领头的,就是才见过没多久的前任头儿聂少华。这位警界的前辈,按现在的职务仍是他们的上司,却不是直管的上司,按理不会和他们有什么业务往来,可现在这样子看来,原泽等的就是他。这趟差出得有点不合情理,青峰隐约觉得怪怪的。

 

还真的是有公务安排,例牌的会议。会议安排很紧凑,可却一点都不忙碌。因为这场会议原本的参会者就只有聂少华,而需要的准备工作,他的秘书早已鞍前马后地打点好。原泽和青峰顶多算陪同人员,一听报告就犯困的青峰全场硬撑着。

返程的机票订在了几天后,会议只开半天,接下来的行程没有公务安排的通知,难道这次安排这么人性化?从来一出差就忙得屁颠屁颠的青峰,第一次感受到了放松。只可惜还没庆幸多久,后面就是例牌的工作晚餐,饭后居然还安排了要陪头儿看演出。拿到票定睛一看是传统戏曲表演,青峰感觉开会时的瞌睡虫又被勾起来了。

原泽要陪的聂少华是戏迷,迷的程度可不一般,退居二线后,主要负责的是文化交流工作,他兴趣所致,也顺便推广起戏曲。这次来看这厅堂版昆曲,自然是拜他所赐。听的还是带点堂会性质,演出地点附庸风雅,人不多,但看得出非富即贵,青峰更觉得自己来简直是牛嚼牡丹。幸亏两个头儿似乎也有要事,正在低声细语交流,自己不便打扰,也乐得聊文艺这些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话题。

开场前闲逛时,一闪而过的一头金发让青峰陡然在意起来。

“你有没看到那个……?”

“外国人也很喜欢凑热闹的,不稀奇。”同行的秘书也瞄到了那头金发,见惯不怪地回答。

是黄濑吗?这念头几乎瞬间闪过青峰的脑海,像有心灵感应一般。再然后,想起的就是那天在他家里的那番对话:

“最近都不太顺。”

“那去拜拜啊,我知道个特别灵的地方。”

“哪儿?”

“帝都的雍和宫。”

“……”

“我最近转飞那边,机票可以帮你拿内部折扣。”

戏演了一晚上的咿咿呀呀,听得青峰牙都酸了,唯一的好消息是原泽告诉他明日自由行动,自己有要务陪头儿。接到这通知,一个主意,在青峰内心打定。

青峰突然觉得今晚能睡个好觉,因为明天,也许说今晚,或该说更早的时候,有些迷雾从他内心被拨开了。

 

青峰不知道寺庙都是几点对外开放,他印象中,往常的寺庙,和尚们做早课时就开门了。青峰不清楚寺庙是几点做早课,只好按照监狱做早操的时间到的雍和宫。

结果,大门紧闭,空无一人。

看着紧锁的大门,青峰才拍着脑袋反省。怎么忘了呢,雍和宫这地方早就成了景点,里面有的只是管理员,真正的僧人并没在此修行的。所以,开放的时间就是正常上班的点。

时间还早,青峰在用豆汁儿把自己恶心够后又回到了门口晃荡,买了本篮球杂志打发时间。当把角落里的球鞋广告都仔细扫了一遍,看看表,离开门还有一刻钟。来人稀稀拉拉的,旅游团不会选这儿做第一站,估计等会人流也不至于多得看不过来。

青峰心里其实不太有底,黄濑是说过,但是邂逅这种事,大抵还是需要缘分吧。

他突然懊恼起来,懊恼着自己究竟浪费了多少次机会,一直地浪费,到现在需要自己去制造机会。但是制造机会并不会让他觉得徒劳,他其实有点不踏实,因为他有点害怕,害怕自己的浪费造成了错过。

正在患得患失之间,青峰的肩膀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正是黄濑。

“就觉得是小青峰,果然没认错,你怎么居然在这!?”黄濑的语速似乎因为兴奋而有点快于往常,只字不提上次不辞而别的事情,又惊又喜,“好巧啊!”

“出差来这,今天刚好没有安排,就过来了。”青峰不好意思说自己守株待兔,可世上哪有那么多赶巧的事情,多半是绿间崇尚的尽人事听天命。

“是听了我说很灵才来的吗?”

“是。”

听青峰这么直率地承认,黄濑微微愕然,又眉开眼笑:“那等会一起进去拜拜吧。”

“嗯。”青峰等的就是这句话。

 

原泽这天起得和青峰一样早。

他不像青峰那样,是没搞清状况就出的门。他是确实需要出门早,因为目的地是在帝都外的荒郊野岭。同行的是聂少华的秘书,负责安排今天的行程。

里目的地还远着,原泽在路上看着当天的报纸,头版的角落有一个豆腐块,准确地说是一句话新闻:“原公安部部长助理陈楠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新闻的主角,正是原泽今天要见的人,也是他这趟出差的目的。

此前,聂少华向原泽表露了他的想法,为了多年的师徒情谊,无论如何他都想要去见见陈楠。原泽一听,觉得不妥,表示对方身份特殊,劝住了聂少华亲自前往,改为由自己代为探望。

“要捎什么话吗?”

“不用,看到你他也就明白。”

不只是师徒情谊,原泽和这个人又何尝不是多年的兄弟情谊。回想往事总是弹指一挥间,在原泽还沉浸在有些伤感的情绪中,洛城监狱已然座落眼前。

洛城监狱,带着传奇色彩的地方。只有高级官员才会被收押在此处,某种意义来说,也是许多野史的发源地。

看着眼前肃穆压抑的颜色,原泽抖擞了一下精神,迈步进去。

“你来了……”陈楠像是料到原泽会来。

“嗯。”

“来了就好。”

“嗯。”

“代替老爷子来的吧。”

“嗯。”原泽只是点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对方憔悴的脸让他觉得以前意气风发的神情都是假象。

两人皆不说话。看守在一旁盯着。并不是无话可说,而是多年的默契,同甘共苦过的情谊,即便最后都过去,也还有残余。

沉默了半晌,还是陈楠开口了:“别学我走到这一步……”

“嗯。”原泽在等着他下一句话,他多年说话的习惯是把重点放在后面。

“把若松带回去吧,总不能因为我就让他从此毁了。”

“嗯。”

原泽以为还有家庭的事情需要交代,又等了一会,陈楠还是沉默着。

“你家人我会……”

“我会用自己的方式照顾好他们的。”原泽主动开口的一句话,却被毫不犹豫地打断了。

又是一轮沉默,探视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原泽起身告辞,陈楠笑笑挥挥手,口中也默念着什么,原泽看不清,只知道不是“再见”的口型。

 

黄濑一路念叨着心诚则灵,走到哪跪到哪,香油钱可没少捐。被青峰吐槽时还说机师这么做是有职业道德,自己拜了也是对乘客负责,听得青峰简直要翻白眼。

参拜时还有在此地云游的仁波切劝说此处求姻缘极灵,黄濑被诓去一大笔香油钱,又回击青峰一毛不拔,不诚心难得保佑。

青峰自觉并没有对菩萨的诚心,一颗心倒是不知不觉间好似栓到了黄濑身上,全程对他人盯人,简直比篮球场上one on one切磋的防守还要贴身。

从雍和宫出来时,已经快到正午。

黄濑啜着的面条哧溜哧溜地转着,鼓着嘴念念有词:“小青峰,你最后怎么又突然掏钱买那个啊?”

“哲把火神那家伙气走了,我说要给他求个符,谁想那里没卖的。不过还好买了这个,我想也可以”青峰把东西掏出来,“你看,这个动起来会响,摇一摇,倒是火神听到声音就懂得回来了。”

“这是转经筒,不是摇鼓吧……”

“作用还不是人开发的嘛!?”青峰微窘,强词夺理。

“那你买两个干嘛?给小黑子一个就够了,你难道还给火神一个,当对讲机?”

“我自己用不行啊?”

“那你想把谁招回来啊?”

“你管我那么多。”青峰更窘。

“……”

“黄濑,你刚才都许了什么愿啊?”

“小青峰……”

“嗯?”

“我刚才在想,其实你今天是专门来雍和宫等我的吧?”黄濑没回答青峰的问题,反问了他一个。

“都说了是巧合!”

“真的?”

“我说是就是!”青峰的窘有点扩散了。

“是吗?”幸亏黄濑笑眯眯地,没有继续追击,“那为了这个巧合干杯!~”

“嗯……”杯子碰在了一起,青峰的眼神却不好意思和黄濑的碰在一起,怕露了馅。他没想过,不敢对视,其实也是露馅的一种。

“黄濑”埋头了好一会,青峰才装作突然想起什么,语气带点不自然:“你什么时候返程?”

“明天。”

“那今天下午有安排吗?”

“没有。”

“是吗?我也没有。”

黄濑微笑地看着青峰,默不作声。

青峰尴尬了一下,他本以为黄濑会顺着自己的话说那不如一起去干点什么的,对方却以静制动。既然如此,少不得主动一点。青峰清了清嗓子,以尽量自然的声调说:“都有空的话,不如下午我们一起到处逛逛?”

“小青峰。”

“嗯?”青峰有点紧张,他都不明白,之前和黄濑说话怎么说怎么自然,现在怎么说怎么不好意思,连个语气助词都回得有点气短。

“其实你这次是专门过来找我约会的意思吗?”

“哈?”青峰以为刚才那个话题已经结束了,居然又被绕了回来。

“不说是约会我可不答应哦。”黄濑有点忍不住恶作剧起来,笑眯眯的。

“喂,你别得寸进尺!”

话音未落,桌面上的手机震得欢,来电显示是原泽。

青峰心里怨着这电话破坏气氛,但又感激这电话解了自己的围,果断地接了起来,只可惜那头三言两语交代完,青峰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下午临时有任务……”挂了电话后,青峰的声音有点低落。刚才还在嘻嘻哈哈拉拉扯扯的话题忽地就没了下文。

“那你先忙。”黄濑的态度轻描淡写。

“你晚上……”青峰知道自己可能晚上还是没空,却一门心思想先把黄濑的时间先占下来,好像不占下来,就有点不安心,觉得这个人又会像上次那样不辞而别。

“不急,”黄濑并没有答应,“你应该没那么快忙完吧。”

“这……”青峰不好否认,觉得像是错过了千年一遇的机会,表情颇为不甘,“那下次……”

“不急的,小青峰,”两人坐得很近,黄濑垂着头,人没挨过去说,手却从台面下潜了过去,探出一根,轻轻挠上青峰因有点急躁而自然握起的拳,“有些事情,如果你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去做,都不急的。”

“黄濑……”

“我可以等。”

“别这么说啊,你不是已经等了很久了么……”

“等小青峰的回复,只要是好的,多久都不久的。”

“那怎么样算是好的?”

“那就不知道刚才拜过的菩萨有没有听到我的心里话了。”

看着黄濑注视着自己的双眸,青峰不知道那股勇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轻轻摊开刚才满是汗的掌心。抖动的细风带走了些微的热流,他舒展了一下手掌,微微地转过去反握住了黄濑的手腕,再逐寸退下来,最后扣着黄濑的手。

两个人两只手就这么浅浅地搭着,被拉住的黄濑不自觉地动了一下往回缩着。两个大男人大庭广众之下只靠这桌子的掩护着搞小动作并不安全,他想把手抽回来,却被青峰更用更大的力气地握住,霸道地将手指逐根地掰开,再纠缠成十指相扣的状态。

微微的暖意,在两手之间流动起来,十指连心。

TBC


评论(50)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