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三块五)

三块五

青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明明见到黄濑的那一刻是很高兴的,但把他迎进屋子里以后,对着他的态度却不太友好,几乎像故意找茬那般,有点赶客的意思。内心似乎并不想让黄濑见到自己狼狈的一面,简直像是在黄濑面前有了偶像包袱一样,想要时刻在他面前维持一个良好的形象,不能让他有所失望,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雷得青峰自己都有点莫名所以,赶紧找点事情忙起来,免得脑子继续胡思乱想。

“话说,你来看我就是这么来看我的吗……”青峰系着围裙在厨房炒菜,声音有点不爽。如果说黄濑来了能给他带来点什么即时的改变,当前他能感受到的最大改变就是他从要做一个人的饭变成做两个人的。

“小青峰!”听到青峰抱怨的话,正在摆碗筷的黄濑跑进厨房,不顾青峰正在忙碌,两手硬是扶住他的脸转向自己,四目相对,眼波荡漾,温情脉脉。盯了好一会,青峰不得不承认黄濑确实好看,就在厨房这么个烟火气缭绕的地方,都能看出几分仙气来,甚至看得自己都有点入迷了。就这么互相注视了好一会,直到锅里冒出一股怪味,青峰才手忙脚乱地扭着脑袋甩开黄濑的双手,舞着锅铲有点生气地念叨:“你看你这添乱不帮忙的!”

“你不是抱怨我没好好看你嘛,这不就来好好看你一下嘛,你又不干了。”黄濑笑眯眯地跟个没事人似的。

“光看能看出个什么来?”说话之间,青峰已经装好最后一碟菜,往饭厅挪去,“光靠看你能看出一桌子菜来?”

黄濑也不生气,走到饭桌旁拉出张椅子,做了个鞠躬邀请的动作:“那我给小青峰看个座好了。”

这么一副亲善友好的态度,再继续发炮就显得小家子气了,青峰摆出大爷架势在椅子上坐下,也配合起来:“光看座有什么意思,不是还该看茶吗?”

难得逗乐了一直低气压的青峰,黄濑得意起来,做戏做全套,给青峰盛饭夹菜,嘴里念叨着:“粗茶淡饭,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你这家伙……还嫌弃我做的菜?”

“怎么给你听成嫌弃了,”黄濑吃得眉开眼笑,“果然小青峰很懂得,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这回事啊~”

前面还能配合下来的青峰,在这句终于破了功,正愁着不知道怎么将这个话题转向的方向拐回来,黄濑居然还要给踩个油门。

“对了,小青峰,你刚才看我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感觉?”

“能有什么感觉?”青峰故作淡定,心道怎不能说感觉你特别好看吧。

“那就是对视的感觉还挺自然的咯?”

“废话,当然自然,你又不是三只眼睛彩色睫毛……”

“嘻嘻,这话听得我好高兴啊~”

“喂,你傻乐个什么劲?”看着黄濑咧嘴笑的尺度,青峰都以为他中了大奖。

“因为之前看了个说法,说是如果两个人能对视超过一秒,就说明两人互相不讨厌;如果超过三秒,就说明两个人互相喜欢;如果超过了十秒,那就是能共渡一生的关系呢~”

“黄濑!”

“呀,小青峰别害羞嘛,情绪激动不利于消化哦~”说着这样的话,黄濑竟然完全没有不好意思,还给青峰夹起菜来,“多吃点多吃点,在外才知住家饭好。”

大概是感觉到青峰有点尴尬到不知怎么接话,黄濑主动岔开话题,说起自己上次的飞行囧事。

“上星期飞澳洲,肚子不舒服不想吃酒店,就想着吃住家饭菜,好不容易找到个碗装泡面……”

青峰盯了黄濑一眼:“泡面?”

“自从小青峰搬走了,我一个人不好做饭,泡面也成了我的住家饭菜,”黄濑自顾自地往下说,“结果我忘了,国外的泡面都不像我们这那么贴心还配叉子,把面泡上了我才想起这事。”

“那你吃的手抓面?”

“汤很烫好吧,我哪抓得起……翻了半天,纠结于用梳子还是用牙刷吃,最后还是挑了牙刷……”

青峰一脸震惊,目瞪口呆。

“偶尔会发生的事情啊,出门在外,什么都不方便,哪像和小青峰在一起有热菜热饭吃,”黄濑抓紧地拍了两下马屁,希冀着能鼓励青峰下次继续下厨,“所以说,在外面飞,我连面都没吃好。”

“一碗面唠唠叨叨那么多,用不用我等会下面给你吃啊?”

才说完,两人都愣住了,无意识的一句话不禁让人想起了之前那个恶俗的网络笑话。青峰顿觉懊恼,之前自己还对黄濑连续开暧昧的玩笑有点不快,现在这把自己居然主动回敬起来,真是……闷骚啊……

大概双方都觉得这个笑话来得突兀而不好接,居然都很有默契地不作声,安静下来,一起埋头吃饭。

一旦嘴不分神唠嗑,两张绝对不是樱桃小口的男人嘴很快风卷残云。之前没帮上忙做菜的黄濑自动担当起洗碗的角色。等到回到客厅时,青峰已经歪在沙发,发出均匀的鼾声,闭着眼眉皱成一团。

黄濑笑了笑,走近轻抚了一下青峰的脑袋。青峰睡得很浅,瞬间就撑开眼

“弄醒你了?”黄濑有点抱歉。

“醒了正好。”青峰用力地揉着脸,声音却依然粘腻。

“做噩梦?”黄濑的观察力不一般。

“反正不是什么好梦……还好醒了。”青峰仍有点迷迷糊糊的,不停地打着呵欠。

“去床上睡吧。”

“明明睡了一下午,还是犯困……”

“别硬撑了。”黄濑将赖坐着的青峰从沙发扯起来,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感受到青峰正义使者外表下小自己两岁的年龄差。

青峰被黄濑扯着就顺势起了。可人大概是睡迷糊了,莫名冒出来的小孩子脾气发作起来,之前的偶像包袱早扔到不知哪去了,在这个人眼前像是就能肆意妄为,顺势就压在黄濑身上,脑袋枕着肩窝闭着眼撇着嘴耍赖:“走不动……”

黄濑大概也看出来了,终日紧绷着的青峰也想有放松链条的时候,可并没有多少机会能随意放肆,但在自己面前,这家伙的松懈也表露着亲近。黄濑笑了笑,环着青峰的腰,用有点滑稽的姿势把他拖拉到床上。青峰一贴床,就和蝉上了树似的,眼也不睁开,头蠕动着蹭到枕头,屈腿摆了个巨婴的姿势,发出了闷闷的哼声,像是搔到痒处的舒服。

黄濑看着青峰无防备的样子,哑然失笑,从床脚拉起薄被替他盖上,便关灯退出房外了。

一夜黑甜,像巧克力一样的熟睡。睡得比平时早了几个小时,青峰也醒得比平时早些。扭扭头,身体已经恢复舒爽,昨天挨了几脚的肌肉,似乎也没那么痛了。脑袋清醒过来,想起昨晚向黄濑做出的举动,真有点像撒娇……青峰自己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听声音黄濑在厨房忙碌,青峰从衣柜里扒拉出换洗衣服,打算偷偷潜入冲凉房避免被提及昨晚的事儿。才踏进饭厅,就见黄濑的脑袋从厨房里探了出来,哪壶不开提哪壶:“小青峰小朋友,昨晚没有黄濑哥哥陪你,睡得还安稳吗?”

黄濑随即得到了青峰扔来的睡衣带来的早安问候。

天气渐渐转热,青峰头发没擦干就出来了,在饭桌前坐下时,黄濑刚好把最后一碟菜放到桌上。他一个大高个套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粉色系围裙,多亏了模特的脸才显得协调。那围裙似乎有点眼熟,青峰想了想,还是樱井第一次来就专门放在这的,自己一直没穿过,首当其冲的原因自然是这少女系的颜色,最关键的还是青峰一直找不到它。可来过这没几次的黄濑,却像一个能够准确告诉老公斜纹的领带在衣柜右边第二个门打开从上面数下来第五个抽屉的好太太一样,无误地找到了那条进门第一天就没不见踪影的围裙。

早餐是简单的粥,黄濑煞有介事地配了一桌子的菜。他是看起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类型,能修炼到这个程度,青峰认为完全得益于他口中提到的留学生活。似乎所有的留学生,无论在外求学时主修的是什么,都会辅修烹饪这门课程,而且没有挂科的。

黄濑解下围裙笑着也坐下来,催促着青峰快点开动。

青峰觉得这一幕美好得有点不真实。

在警察队伍里,二十五岁就像是一道分水岭,已婚的站在那头,未婚的站在这头。青峰已经是望着坎的年龄了,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婚姻。迟迟没有动静,一方面是太忙顾不上,另一面是他想象不出家庭生活是什么模样。可眼前的一幕却让这一切突然明晰起来。

就是简简单单的场景,在劳心劳力的工作结束后,有想回去的地方,有喜欢的姑娘,两人之间不需要多说话,寥寥几句或者偶尔的亲密举动,就让自己感受到自己被人关心着、照顾着。

青峰从碗里升腾起的白雾看过去。心理状态都很符合,除了……黄濑并不是姑娘,至于喜不喜欢这个问题,青峰震惊了一下,似乎……反而不是他内心所纠结的。

他就这样呆呆地盯着黄濑,内心突然有点惋惜。他甚至异想天开,如果黄濑是女的,自己是不是转而担当起主动追求的角色,两人也早在一起了呢?可惜借住在黄濑家的这个事实一钻进脑子里,青峰就猛个劲地摇起头来。不不不,不行,我不能当吃软饭的。

绕了半天,事情的关键点反而被青峰自己给绕没了,而这个原本该清爽的早晨也被他的胡思乱想弄得有点杂乱起来。

黄濑坐在青峰的对面,将青峰思考时脸部表情的变化尽收眼底,支支吾吾了一会,终于开口问,声音还有点受伤:“小青峰,有那么难吃吗?难吃就别勉强了……”

青峰这下才走出自己的胡思乱想王国,憋了一句:“不是早餐的问题,是工作……工作有点烦心。”

“嗯,最近压力太大了吧,”黄濑已经从桃井那里打听得一清二楚了。

“不太顺。”

“那去拜拜啊。”

“搞什么封建迷信。”

“你上回拉我算命不是也搞封建迷信嘛。”

“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了!你还区别对待咧……”

青峰不回话,等黄濑抖包袱。

“我知道个特别灵的地方。”

“哪儿?”

“帝都的雍和宫。”

“……”

“我最近转飞那边,机票可以帮你拿内部折扣。”

“我连休息时间都没有,哪来时间飞帝都。”

“那找时间打篮球发泄吧。”

“下班都累得动不了。”

“不运动会胖的。”

“我是吃盒饭胖的。”青峰掐了掐自己的腰,还好,并不算明显,大概是工作上的运动量还能消耗掉一点。

“那今天有我照顾小青峰早餐是不是很感动呢?”

“……”

“有没想我在这呆久点呢?~”

“饭堂早餐和午餐都有供应。”

“能别这么一笔勾销别人的贡献吗!”

“……”青峰不喜欢欠人人情,听了黄濑邀功的话下意识就有点要和他对着干,这会也明白自己不太礼貌,吃人嘴软就不回话了,反正回了也没好话。

见青峰不再反驳,黄濑乐呵呵地边说边聊,不,该说是自说自话。青峰只是默默地听着,并没回话。单边的兴奋无法维持多久,黄濑高昂的情绪多少受到点影响,到最后也埋头默不作声。

青峰吃饱后就准备去上班了,临出门前,他像是抽风地问了一句:“黄濑,你什么时候回去?”说完才幡然醒悟,这话听起来几乎和下逐客令一个意思。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些什么留客又不是青峰好意思开口的。

“我昨天才刚来的……”黄濑脸上有点撑不住,青峰刚想解释两句,就被黄濑推出门去了,“好了,赶紧出发吧,快迟到了。”

 

今吉住院了。部门里本来就一个萝卜一个坑,甚至一个萝卜几个坑,人手一直处于凑合的状态。缺了个人,特别是缺了个能干的人,忙不过来的现象就更显而易见了。

今吉不能上班,连原泽都有点头痛起来。一上午乱糟糟的工作后,临中午下班前,原泽把青峰、今吉的副手等几个人都叫来,将今吉原来的工作重新分配了一下,避免下午再状况丛生。

青峰领了刑侦的一部分业务,下午就多了那个部门的干警过来找他。青峰长于一线任务,现在这种趴在办公桌前批件的活从来都是他的短板。平时自己手里的还能勉强应付过去,现在加了今吉的部分,让他一个头两个大。鏖战了半个下午,青峰感觉有点撑不住,连忙示意他们不急的件都搁下,自己会慢慢仔细“研究”。

人散了以后,青峰松了口气,点着烟,猛吸了几口,揉了好一会太阳穴,总算有点活过来的感觉。正当他享受着这一天之中难得安逸的几分钟,办公室的门板立马被踹开。刚送件回去的干警火急火燎地奔了进来:“报告,市中心东六路刚接警说有人持刀行凶,目前已造成人员伤亡。”

“让最近的派出所派员控制现场,我们也过去。”

工作地点离事发地点很近,不过五分钟的车程,青峰带了几个精干的赶到了现场,现场状况还没有控制住。

一名中年男子,手里挥舞着菜刀,在闹市区到处追砍。已经到场的两个警员正在尝试制服对方,可那把菜刀刀刃上分明已带上了血迹,旁边的路面上也卧倒了三人,更有数人带着伤在慌张地躲避着。

青峰一看不好,吩咐两名已经在现场搏斗得有点筋疲力尽的警员尽量将倒地的伤者转移到安全地带治疗,自己带着余下的人形成了包围圈。

“砍死你们!把你们通通砍死!!!”行凶者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并不好,当包围圈慢慢迫近时,他的狂躁程度明显上升。

还不至于现在就把枪掏出来,可靠近的众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脚步里都带着审慎。青峰这时才明白自己还是有点个人英雄主义的,他压进得比众人更快些,或说不止一些。警员们都在心里看着他,随他缓步向前,虽然他们都当着负责任的正义使者,可青峰也必须是这里面的带头人。

被众人包围着的家伙看着对方并没有被吓退,终于开始乱了阵脚,扭头四顾应接不暇,连握刀的手都抖起来。

“有空档!”瞄到那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另一名干警身上,青峰心里念着,马上一个冲刺杀了过去,却不想那人好像脑后长耳,忽地就扭过头来,死盯着青峰。

“不好……”距离太近,状况紧急,青峰还没想到如何应对,那人就已经抬起了手里的刀,此时完全来不及考虑究竟是该闪躲还是拿出平时训练的那一套来夺刃。看势不好的其他警员,赶紧纷纷加速扑过来,试图控制行凶者。

青峰凭着直觉就要抬腿踢掉那刀,却不想事情有了意料之外的发展。

那名持刀的人,猛地爆发出一声绝望的呐喊,举高后忽地将刀扎进了自己的腹部。他那原本就扭曲的脸瞬间因为痛楚纠结成了更可怖的表情,死死地看着青峰,最后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蜷缩着身体倒下了。

对于完全状况外的发展,青峰愣神了只是一瞬,便即刻冲上前去,控制住行凶者,同时招呼其他警员将人抬上车送去医院。

一场简单的路面行凶事件,却酿成了极其糟糕恶劣的结果。

抵达现场时已经不能动弹的三人,送院后都宣布不治身亡,至于其他的伤员里,也有一人尚未脱离生命危险。罪魁祸首重伤之下有点神志不清,或者说原本就神志不清,在病床上狂躁地叫嚣着要毒品。最后,还是匆匆赶来的家属配合了警方了解情况。

 

行凶的男子并不是什么毒品吸食者,正确来说,是一名精神病患者。早期患病,给家里造成了不少的负担。在治疗到情况可控后,由于家境贫穷,便转成了依靠家人在家里照料的模式。没想到几年下来,由于终日被锁在家里没有得到继续治疗,病情又恶化起来。

事发的下午,就是其妻子外出时,男子将房门破坏掉外出游荡,最终在楼下的大排档抢夺菜刀后四处行凶所造成的血案。

“是我没有看管好他。”絮絮叨叨地说完后,眼眶红肿的中年女子脸色憔悴。

她过着多年有丈夫陪伴却实际孤独的生活,惨案的发生,让她被行尸走肉陪伴的权利也将被剥夺。丈夫将被收容,家里也许不会再被拖累,可却不知道这样是让她脱离了苦海,还是陷入了更深的苦海。眼下更糟糕的是,在医院里聚集的受害者家属,正情绪激动地叫嚣着要血债血偿,要把行凶者和家属都找出来报仇。

比起昨天肉体上的疲劳,青峰此时真切感受到的疲劳更多是心境上的。

跟进完紧急的状况,回到办公室的青峰浑浑噩噩,警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了血迹,反复提醒着他行凶者在自己眼前自裁的那一幕。

火拼肉搏的流血场面青峰见得不算足够多,但也完全承受得起。可这种自己决心了断自己生命的举动,对他的冲击多少有点过大。他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已经呆愣了许久,连抽烟的内心余裕都没有。本来离开医院时就快到下班的点,拖到现在,天已经黑透了。

“好想回家……”

青峰从来不说回家,他只说回宿舍。因为平时回去,他都知道,那个乱糟糟的屋子空无一人,只给人冷冰冰的触感。下放以后,他不太在意通宵加班。因为无论是睡在办公室或是睡在宿舍,给他的感觉没有两样。

可现在不太一样,有个念头在脑海里慢慢滋长出来。

黄濑,大概会在等自己吧?……

想到这,青峰收拾东西的动作利索起来。

青峰对于花前月下的罗曼蒂克从不买账,但深夜时家中亮起等待归家人灯光的温馨桥段,却能让他感同身受。他第一次有这么一种冲动,想去扮演一回这种桥段里的男主角,去感受这种平常人的幸福。

青峰站在门口掏钥匙的手有点哆嗦,他想象着黄濑金灿灿的脑袋从冒烟的厨房里探出来,笑着说“你回来了”。他一直觉得那样很假很娘,十足的肥皂剧恶俗场景,此刻却演化成了他内心最大的期许。

推开门后的幽暗无声让青峰觉得哪里不对劲。

是了,刚才回来的时候,黄濑开来的车并没有停在楼下。

青峰有点慌张地按亮了门口的灯,日光灯管发出惨白的光,让乱糟糟的客厅明亮起来,铺上的却是带着幽蓝的冷色调,没有一点温度。屋子里空无一人……那光结合着青峰此时的心境,更具冷意。

青峰在房子里转了两圈,最后还是在进门的鞋柜上找到了黄濑留下来的告别字条。

此时,他才意识到,黄濑,该不会是被自己那句无心的逐客令给送走了吧?……

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顿时充斥了他的心。

 

TBC


评论(2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