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谈情说案【第二季第二案】(上)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自由创作 字数:4488


第二案(上)


H省在司法界的口碑一贯不尽如人意,叶修知道自己此行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难保全身而退。叶修早过了“有理走遍天下”的年龄,到了S市,立即马不停蹄地忙起来,疏通起各方人脉。

“不去看守所在这瞎忙什么?”跟着一起来的黄少天有点蒙,红眼航班落的地,却一直不见去衙门办事,这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啊。

“你真是大律所呆惯的大律师,哥这回带你来见识些偷鸡摸狗的真功夫。”

“去去去,大律所也是我们一手一脚打拼起来的,少拿你那些非法手段献宝。”

“哪里就非法了?哥现在可不只是律师,还是个正儿八经的代理人。正在全心全意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学着点啊。”说着,照出发前包子传过来的一个名片去了电话。

 

三言两语之间,黄少天就听出来了,叶修在干的是行内称之为“捞人”的事。

所谓“捞人”,就是把当事人从看守所、监狱里弄出来。有康庄大道,有羊肠小道,更有些入不得眼的非法渠道。被人蛮横不讲理带走的,是合法程序弄出来。真的犯事进去还要弄出来的,就只有非法手段。叶修想来不屑这些下三滥手段,可即使楼冠宁是真没罪,他也不是要干非法的事情,但要在这么一个口碑不怎么样的地方把人毫发无损地救出来,其中的关卡和手续也是多不胜数的。至于怎么领不伤双方的根本利益,讲究就更多了。异地领人,有点虎口夺食的意味。

领人这种事情,很多律师都要去做,当并不是特别上得台面的事情。别说是黄少天这种出了校门没几天就走上正轨发展的律师了,叶修这样摸爬滚打了几年后功成名就的,也告别了这样的日子好一段了。最初怎么个和人虚与委蛇、疏通关系,等到现在要捞人才现看攻略现干事,有些不实际。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叶修思前想后,还是找了专门干这行的“专业”人士。

 

专门靠“捞人”赚钱的人不少,骗子更是不少,找对人也不容易。叶修金盘洗手后,一时没了门路。蓝雨是指望不上了,所幸兴欣分部里还有位包荣兴自称“在道上”。这次传来的名片,据说就是个道上特别有名气、特别吃得开、捞人特别有保障的金招牌。

对方也是个做生意的爽快人,几句话大体了解了一下,几乎是拍胸脯把这事就应下来了。

叶修放下电话,瞄了一眼竖着耳朵的黄少天:“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对方答应这事能迅速搞定我们大概又能休息个一两天了,坏消息是对方怕我们偷师,只让我一个人过去和他接头。”

黄少天无奈,可也明白这种道上的人干事是越少人知道越少人经手越好的,便表示在住处等他的好消息。

事不宜迟,叶修迅速出了门。等到一落座,抬眼一看,顿时愣住了:“老魏,你现在干这个了?之前不是还开着安保公司的么?”
对面的人也是瞪眼看了好一会,才回话:“事先说好啊,就算是熟人也不打折,最多事成后付款。我这可是小本生意。”

魏琛,叶修母校当年的讲师。和叶修差着没几岁,当年在校园里是勾肩搭背过的主儿,曾经也是一文艺风格的正义使者。因着老师的身份,传道授业,是正儿八经教过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人。

魏琛这人虽然看起来是个大老粗,本子里是有点理想主义的,一心想着的是桃李满天下,很少去写论文抢课题搞这些他眼里认为犯虚的事儿,反而将大把的时间放到带着学生实操上来。在这样的背景下,黄少天成了他的得意弟子,筑牢了不可磨灭的师生情。
可惜那几年教学评估几乎是和魏琛的理念对着干。老师的学历要求、学校的博士点数量、核心论文的发表,各种各样,与魏琛内心的自我坚持南辕北辙。刚好又赶上教师的聘用改为了几年一签的形式,魏琛再不舍那些围着他转的小伙子,仍是心一横,就此江湖别过了。
叶修知道这个人心里放不下自己的老本行,肯定是还在那里干着与此有关的事儿,按照那种带点痞性的风格,说不定已经混成了名震一方的讼棍了。上一次听说的时候还是他开着保安公司的传说,现在到了眼前,又玩上了这种法律擦边球,叶修笑笑道:“你怎么又转行干起这个了?”
“这个怎么了,这个也是和法律相关的,老夫可是不忘初心。”魏琛看着服务员走过,连忙把烟头挪到桌子底下掐灭了,烧得手疼不好叫唤脸上却是龇牙咧嘴的。

“不忘初心可这也离初心有点远啊。”

“没看到我正在靠拢么!?”魏琛小吼一声,化疼痛为声量。

也是,哪有那么容易。一个原本在名校的老师孑然一身离开,要凭着原本的招牌名声,跳个槽继续当老师也是一眨眼的事情。那套校园规矩,魏琛不吃。若要来法律界讨生活,做个在人麾下干活的顾问也方便。奈何魏琛那种喜欢自己当老大的性子,要搭草台班子,又是另一种从头来过的难。如何难,叶修自己也经历过。

想了想,叶修正色道:“很寂寞吧老魏,让哥捎你一程如何?”

“所以说,你就这么恰好地和魏老大接头了?”黄少天对于叶修的说辞有点将信将疑。
“有缘千里来相会,当然,我这人还是公事公办的。他免费把小楼捞出来这事就当做是他来兴欣入职的介绍费了。”叶修淡定地窝在床上翻着下一个案子的材料,理所当然地由魏琛去为楼冠宁这事跑前跑后。
“靠靠靠靠靠,等等叶修!”黄少天整个人都窜到床上去了,“魏老大可是当初我的恩师,凭什么就跑到兴欣给你打工去了,怎么着也得来我们蓝雨这边当个技术顾问啥的!”
“哥这只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他重头再来的正确姿势。”叶修扒拉着黄少天的脑袋。
“我看你是为了自己省力吧,咱们这趟不是出公差么,我俩啥都不干现在又成公费旅游了?”黄少天拿起叶修的手机,存下了魏琛的号码。
“让哥说你什么好,这样的行事风格你的魏老大适应得很。要真让老魏去蓝雨分部干技术顾问,就算你和文州把他敬成尊佛,他还是会不自在。”
“自己想偷懒就直接承认,别拖人下水,说得魏老大就喜欢给你做牛做马似的!”
“被哥使唤总好过被你们这些曾经的学生使唤么,是这个道理不?少天,赶紧明白过来,对你老师好点啊。”
听罢,难得黄少天抿抿嘴再没接话,看这样子,好歹算是被说服了吧。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魏琛果然没有辜负希望,将利弊说得让对方比他更了解,自然而然地就周旋好,将楼冠宁给合法合理地保了出来。
一直以来都是规矩办事做人的楼冠宁此前哪里受过这些苦,在里面关了几天生不如死,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简直是对叶修的驰援感激涕零:“叶神,你这助手真是有两手。”说毕还郑重其事地和魏琛握了握手:“谢谢你把我从死亡之门里救了出来。”
出发的双人行成了回归的三人行。
蓝雨一众不少是喻文州、黄少天的同学和师弟,多少受过魏琛指点或听过其余威,夹道欢迎的气氛让这位昔日的师长一下就找到了组织的温暖。欢迎再热烈,魏琛心里还是知道自己窝安在哪里,稍多留了一会,还是跟着叶修去兴欣的办公室报到去了。喻文州懂得魏琛心思,也没有虚留他,说了句来日方长随时欢迎魏老师也就散了。
看着没有追出去欢送的黄少天,喻文州似笑非笑:“这是叶修提前给做好心理辅导了?”
“别说得好像没了他不行似的,”黄少天大概意识到太激烈的反驳更像掩饰,语气平和了些,“再说还是你说得对啊,来日方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机会一起搭档了呢。到时候一定师徒同心,其力断金!”
“那少天现在是和叶修夫妻同心,其力断金?”
“队长………………”
“好了,不揶揄你了,赶紧为某一天合作断金的机会努力准备去吧。”

只是没想到,这某一天来得意外地早,早得干脆称之为翌日。
除了像普通公司搞非诉业务的,律所要求坐班的情况并不普遍。黄少天接的更多是上庭的案子,一把妖刀来去自如。叶修忙起来也是恨不得天天打飞的到处奔波,但他到底是兴欣分部的头,有事没事还都回办公室报到一下,对兴欣简直鞠躬尽瘁。
魏琛到的第一天,只不是人情交往、事务介绍,具体的工作怎么安排,还得等叶修这位合伙人来敲定。前一天晚上叶修头心里还在盘算着是不是和陈果交代一下,自此将某个固定类型的案源交给魏琛负责,顺便让他这个功底扎实的带带包子那把神经刀,出门前就接到所里前台打来的电话,说是楼少带了贵客在会议室等了。
以楼冠宁的性格,不请自来,定是有十万火急的事儿。叶修少不得让黄少天又兼职了一回司机,火速赶回律所。

 

“简单介绍,我发小钟少,”楼冠宁见叶修进来,起身让了一下,又转头道,“这位就是叶神了。”
发小?土豪的朋友必须是土豪。叶修一下抓住重点,脑子里正盘算这该怎么给稳住这位未来VIP客户,不料对方一开口,就让他幻灭了:“叶神,我开门见山了,最近我的代理律师遇到了些不小的麻烦,得请请外援。听冠宁说,您无所不能,特意来想请您帮帮忙。”
这说法新鲜了。从来只有客户惹麻烦找律师,何曾有律师惹麻烦找客户帮忙找律师的,敢情这是医者无法自医啊?这念头在叶修脑子里过了一道,却没随着烟圈一起从嘴里喷出来。无他,律师靠什么吃饭?在内行面前靠专业水准,在外行面前,靠装逼水准。此时,叶修的装逼基本功没丢,继续吞云吐雾,摆着一脸求知欲甚强的表情等着客户的解说。
钟少也是个爽快人,或说叶修吃准了一大早找上门的主就没有不急的事儿这么个理,随即便娓娓道来:“我代理律师替我辩护的时候被抓了。”
“那您怎么还在这逍遥呢?”叶修心想,难不成还专门留你这么一个搬救兵的主。动了律师,下一步就是正主,唇亡齿寒的事情。
钟少也是明白人不说虚话,直接亮了底牌:“说句不客气的话,对方到底还不敢直接动我,但动到我律师,也是杀鸡儆猴,我大概也朝不保夕。”
“什么名义抓的?”
“律师伪证罪。”
闻言,叶修和黄少天两人俱是一怔。

 

这个罪名刚出来时,在律师界掀起过轩然大波。罪名的构成,一般冠之以犯罪行为,甚少有在罪名的前头加上犯罪人职业的,就连受贿罪这种特定群体才能犯的罪,都没有被如此命名。因此,此罪名一度被律师们视为司法界对律师们的又一次出招,高悬在律师们头顶上的又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或说是对律师们生存空间的又一次隐形挤压。
在律师界,不知从何而起,渐渐开始流传起一个不成文的说法。律师伪证罪的定罪率是一个地方司法生态的晴雨表。一旦某处出了这么一宗案子,则表明此处生态环境恶劣气,不适宜律师们在此谋生。刚才钟少话里话外提的就是自己刚出差归来的险恶之地H省,再是如叶修这样艺高人胆大的,对于这种打七寸的事情,仍是提心吊胆。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执照是谋生的工具,同时戕害到两者的,律师们有顾虑,自然不过。趋利避害这种道理,律师这种手艺人都懂了,生意人又怎会不懂。眼前这位钟少还要找上门来,叶修掂量了一下,还是开口表示自己比较好奇他的想法,还有给出的价位。

“事成后的酬劳这个请您放心,”钟少也是明白坐在自己对面的是老江湖,“只是万一不幸……”
“这个我理解,这事情要是我们这还搞不定的话,等到我们真进去了也没别人能再把我们捞出来,”话音刚落,叶修桌子底下就被黄少天轻踢了一下,叶修却像没察觉到,继续自说自话,“所以具体接不接,还得再问问我们所里这方面的专家。也是你赶巧了,我们这位专家也是昨天才来的。”
“正是慕名而来。”
叶修意会是楼冠宁无意识打的软广告,不再啰嗦,给前台打了个电话:“麻烦让老魏过来一趟。”放下听筒,抽出准备的烟,边拆边问:“有没有什么资料可以看看呢?还不知道惹上麻烦的是哪位同行尊姓大名?”

接过对面递来厚厚的一叠材料,还没翻开,叶修已看到上面当事人一栏赫然印着:“孙哲平”。

 

TBC


评论(19)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