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块二)

两块二

黄濑几乎是目瞠口呆地转过去看着高歌中的Donna的,他压根不知道她何时加了这么一首首本名曲,歌词听得自己脸红心跳。

不过看了一下在场随着音乐兴奋起来的众人,他稍微找回了点淡定。

这帮家伙,似乎都没有留意唱的是什么,不过是随性跟着节奏和旋律狂欢起来罢了。特别是另一名当事人青峰,看着他一知半解的神情,黄濑赶紧换上一副风平浪静的面孔把尴尬藏在脑后。

平静挂在脸上,暗涌藏在心底,这是黄濑第一次嫉妒自己没有青峰的肤色。他偷偷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烫得和着火似的,只要稍微灯光厉害点的地方就会露馅。这个,总得拿些什么掩饰一下……

酒,是最便利的掩饰品。

黄濑和桃井,是今晚最大的消耗者。不用别人劝,两人你敬我、我敬你的就干下去了很多。绿间冷眼旁观:“我还不知道跳三首小曲可以成就一对闺蜜。”

一对各怀伤心事的闺蜜。

桃井的内心:阿大你个黑皮破坏了我千载难逢的机会。

黄濑的内心:小青峰你个混蛋亲了我居然没有任何解释。

也是一对同仇敌忾的闺蜜。

两人的酒量都没有多好,可都不是省油的灯,喝上了头之后便异常活跃,结伴跳下舞池寻欢。

这边厢桃井跃跃欲试地要上舞池的高台,那边厢黄濑已经爬了上去扭了起来,原本热烈的场景变得失控。顾全大局的木吉和火神赶紧冲上前去手忙脚乱地各按住一个,倒是今吉和高尾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哈哈大笑猛夸黄濑的原生态舞蹈极有神韵。

桃井还好,一个柔弱女生,木吉拢住双手也就把她老实地抱回来了。至于黄濑,一个189的高个,青峰远观火神那个动作,嘟囔道:“喂喂喂,他是要强暴黄濑还是怎的?”

“刚才有点像,但现在好像变成黄濑强暴火神的节奏。”黑子远远地观望,提醒着青峰场面的变化。

青峰这人正义感极强,无论是黄濑被火神强暴还是黄濑主动强暴火神的恶行都被第一时间赶赴案发现场的青峰制止了。

喝了酒后如有神助力大无穷的黄濑是被青峰和火神两个人合力扭回来的,看着青峰以专业钳制贩毒分子的姿势按住黄濑,火神以扭消防栓的姿态猛往黄濑嘴里灌水,黑子告诫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喝醉,至少不能在这两个家伙在场的时候喝醉。 

 

快到午夜,正是气氛愈加高涨的时间,一群单身的男青年都纷纷出动,不是下场热舞,就是游走在各个圆桌之间。连火神都被Donna拉了去,青峰倒是不为所动,守着经历完武醉阶段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躺在沙发上的黄濑和桃井,不做声地抽着烟。

过了一会,睡着的黄濑转醒过来,闷哼了两声,起身就走。

“喂喂,你去哪!”青峰原本坐得和他有点远,没法按住他,连忙吼道。

黄濑是醉了可勉强还懂得靠本能行动的人,虽然整个人摇摇晃晃,却回手比了个WC的手势,傻笑了两下又迈开步来。青峰既怕桃井被扔在这没人照顾又怕黄濑走丢,急得一下不知如何是好,正抓耳搔腮之际,黑子的声音悠悠地传来:“青峰君快点跟上吧,这里还有我。”

“哲,你怎么在这?”

“我一直都在……”

洗手间没有分男女,隔间很多,奈何平安夜生意太好,大排长龙。

黄濑已经不太站得住,用头抵着青峰的脖子,整个重量压在他背后。青峰只得单手向后把他扶好,颈后感受到黄濑喝完酒后有节奏喷出的热气,确定这家伙是站着都睡熟了。

队伍本来就长,前进得也分外地慢。刚才是在主体楼里,开着暖气,且活动得厉害,穿那么清凉都嫌热。现在到了户外的厕所,大冷的天气冻得相当实在,连青峰都有点哆嗦。

他想扭头看看黄濑的状况,这家伙却把自己压得死死的,只得伸手去够。一摸两个爪子,已经有点冰。于是把黄濑的两只手扒拉上来握着,姿势在旁观者眼里是相当暧昧,可青峰还是发挥了人道主义精神。

好不容易快排到了,青峰内心咒骂着什么时候连厕所都这么吃香起来时,他才发现,不少喝高了的人正扒着门在狂吐不止。而更让人觉得意味深长的是,某些隔间的门板晃个不停,内里传出来的声音黯然销魂。

顿时,青峰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感觉后面看向自己和黄濑的目光有了不一样的解读,仿佛自己和对方也是一对急着找个封闭空间来紧急来一发的艳遇鸳鸯。

这么一想,青峰更是不能忍。他连忙晃醒背上的黄濑:“喂,到了!”

“到……到家……了吗?……”黄濑勉强地睁开眼睛,却还未完全清醒,更不要说站好了,仍是那副耷拉在青峰身上的模样。

“到厕所了。”

话音未落,青峰再次感受到鄙视的视线,像是在控诉他急色得不分场合。为了自证清白,青峰赶紧一把将黄濑扯到身边:“喂,快去,我在这等你。”

“哦……”黄濑刚迈了两步就摇摇欲坠,要不是青峰手快,模特脸差点就和地板亲密接触上了。

送佛送到西,青峰是这么说服自己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的去吧,青峰又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将黄濑送到隔间门口,青峰推了一把:“好了,到此为止,我在门口等你。”

黄濑回过身,傻傻地看着青峰笑了笑,然后就要解裤子。

“先把门关上!”青峰意识到黄濑醉的程度已经远超自己想象,只得动手帮他掩上门。

说时迟那时快,黄濑的手臂将手臂卡在就将闭合的门缝中,被夹到吃痛地“嗷”了一声,青峰连忙松手:“又怎么了?”

黄濑摆出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另一只手还在扯自己的裤腰带:“解……解不……开……”

“………………”青峰不知道自己该采取什么反应,他呆住了。

没有得到帮助的黄濑更急了,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快……快点,我……快忍……忍不住了……!”

“………………”青峰踟蹰着还是没动。

“小……小青峰……帮帮……我!”黄濑口齿不清,可那紧张的表情完全不像是骗人的。

“………………”青峰把心一横,踏步向前,掩上了门。

当门再次打开,扶着仍是一身酒气却不再闹的黄濑跨出厕所的青峰,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刷新了。

为什么雷锋同志干好事不喜欢留名?

嗯,因为有些事,不能说得太细。

 

回到座位的时候,火神看了看青峰:“喂,你怎么脸色比黄濑还差?”

青峰沉默是金,可刚坐下来,就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五月和哲呢!?”

火神也是听了这话才醒悟过来:“刚才不是你在照看桃井和黄濑的吗?”

“我扶这家伙去厕所了,哲说他留在这照顾五月。”

四下无人,两人都有点慌了,连忙喊过木吉,大家四处搜寻,同时让酒吧里的服务生帮忙留意。

一群警察找了一圈没有结果,第一反应是要不要报警。正当这个愚蠢的结论就要付诸实践时,木吉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首便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白杰,木吉的同期生。原本他也很想参与这场活动,可听闻桃井曾经拒绝过他的追求,木吉显然不希望有尴尬的场景。

在这里骤然登场不是为了叙旧,他怀里正抱着仍没有转醒的桃井,而跟在后面的则是黑子,不过这次他的存在感因为脸上的几处伤痕显得明显了很多。

三言两语之间已经明白过来了。

虽然有黑子的陪伴,可桃井还是被酒吧里的人瞄上了。寡不敌众的黑子一路死命追着被人抱走的桃井没少挨揍,酒吧里的人倒是都顾着乐没留意到这事,直到跑到外面庭院的空旷处才被恰好也在这酒吧正出来接电话的白杰发现。

“喂,黑子,你这也太不小心了吧,怎么照顾五月的!”英雄救美后的白杰拿出主人翁的态度不客气地训起了黑子。

“和哲无关,是我太大意了。”青峰自认是自己的责任,同时也看不惯白杰的态度,只可惜他现在身上还趴着一个神志不清的黄濑,说话的气势也弱了很多。

听到这话还皱了皱眉的白杰转身发现是桃井的青梅竹马,又客气起来:“青峰君一向办事妥当,你也不用硬帮没本事的人掩饰。”

青峰还想反驳,已经被今吉拉住:“好了好了,既然有人英雄救美,我们当然是要感谢,我敬英雄一杯。”然后就把酒杯递过去,本来还一直抱着桃井的白杰不好不受礼,只得顺势放开桃井,由木吉先接过。

发生了这么一档事,平安夜狂欢已经是鸡肋的味道,不过一会大伙也就意兴阑珊埋单返程了。

而让青峰不爽的是,那个居高临下的白杰拿黑子照看不够安全为借口,硬是掺进了送五月的队伍。奈何自己扛着黄濑,不得不目送其他人回去。

本该是接着逍遥的圣诞节,也无奈变成了留在屋子里照顾黄濑的一天。

由于平安夜玩得太疯,后来的元旦大伙也知道收敛,只是去倒数应了个景。

在“54321”最后的一声中,黄濑在自己心底默默许了个愿。他瞄着站在身边的青峰,希望,新的一年,也能这样。

 

青峰没有再像陀螺一样旋转,可不代表工作会变得轻松,特别是各种关于他要提职的传闻疯传之际,他更是经常加班加点。

这天回来得很晚,青峰有点无精打采地坐在沙发上解着风纪扣,黄濑绕到他身后,抬手给他按上了太阳穴,感受到舒缓,他轻呼一口气闭上眼养神。

青峰给人按摩的时候不在意,可一旦别人对自己做出亲密行动却很在意,黄濑这个举动是在被青峰三番五次地闪躲后,才最终被接受下来的。

“小青峰,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嗯?”

“公司今天出的报告说我状态恢复得很好,估计年后又可以重新飞了。”

“哦,恭喜啊。”

“嗯……”,黄濑的手挪到肩上,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谢谢你那时候点醒我。”

“呵……”青峰不习惯黄濑的客气,他抬手挠了挠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我也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升职吗?”黄濑记得,火神已经预告了很久了。

“那倒不是,”青峰拉开黄濑的手,撑身站起转向他,“有同事知道我一直蹭房子住,介绍了我个房子,上周去看了,还挺满意的。如果没有意外,年后我就可以搬过去了。厚着脸皮骚扰你这么久,我才是应该道谢的那个。”

“呃……是吗?太好了”黄濑有点转不过来,“其实你也不用急着搬走,我觉得有个室友还挺热闹的。”

“还是很不方便,我们的工作作息时间不太一样。”

“这不是因为我最近不用上班嘛。”

“黄濑,你说什么呢,”青峰觉得有点好笑,“以前抱怨我占地方还干扰你作息的不就是你吗?真诚点~”

黄濑内心真的很想回他一句:“那是以前……”可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发出个声来。

他没有任何的立场留下青峰,真想有个什么意外,能把青峰留下来。

 

然后,意外居然真的来了,而且是汹涌而来。

一场风波袭来。公安队伍中的少壮派新星陈楠落马的消息是在节前一个月传来的。而同时被媒体大肆炒作的新闻是首富陆良伟被传与此事相关。一些关于陆良伟用银弹攻势为陈楠青云直上开道的传闻在内部传得甚嚣尘上。随着两人被查的消息正式公布而被证实。

“若松,他现在怎样呢?”在饭堂吃饭的时候,青峰憋不住问了一句。

“你还有空关心他?”桃井有点惊讶,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凑到青峰的耳边,“听说原泽也被这次风波牵连了。”

“你哪里听来这些不靠谱的传闻?”青峰皱起眉头。

桃井是情报专家,可以往那些情报都是她通过蛛丝马迹分析来的,自从平安夜后,她总是莫名其妙地放出这些无头无尾的重磅炸弹,却在青峰嗤之以鼻过后被验证为事实,比如陈楠落马的消息。

听到桃井说这话,青峰是又不想信又担心,自己就在原泽的身边都不知道这事,总感觉有点不靠谱。

“阿大你就别问来源了,”桃井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你,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又被牵连到。”

桃井的担心迅速得到了证实。

那天,原泽走进青峰办公室的脚步和往常不一样,心事重重。

给原泽的表彰和调令几乎是同步到了原泽的手里。陈楠倒下后,和他有千丝万缕关系和交情的人,都被纳入了人事变动的考虑名单中。青峰觉得有点好笑,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搞一朝天子一朝臣。

可现实偏偏就是这么发展的。

个别不得力的人是直接被降了职,表现平平的被挪到了边缘部门,至于还有几个,以原泽为代表,功勋累累,则不好轻举妄动。

深思熟虑之后,关于原泽的安排,最终的结论是:考虑到双泷市毒品泛滥问题久拖不决,该公安局代局长工作未能在规定时限内达到厅内要求,予以撤职。禁毒局局长原泽克德工作表现突出,为解决双泷市当前的毒品困局,拟任命原泽克德为当地公安局局长。”

一箭双雕,既在名义上给原泽提了职,又在距离上把他挪开了中心。

至此,青峰终于明白,那天见陈楠时原泽所说的“政治高利贷”为何物。

“多亏了之前玩命地办案,那段时间辛苦了,谢谢你青峰。”原泽坐在青峰的办公桌上喷出了个烟圈。

青峰也不拘谨,自己给自己点上,然后摆上烟灰缸。他在等原泽下面的话,局长是不会为了给下属道这么一句谢而专程来的。

等青峰帮原泽点上第三根烟时,他才重新开口:“我考虑了很久,青峰,你还是跟我下去双泷市吧。”

“好。”

“不问为什么吗?”

“知道结果就好。”

“嗯,那你准备一下吧,我们年后就下去。”

 

青峰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了,他自己也能想明白为什么。即使想不明白,他也能想起黄濑告诉自己的那个比喻。

风来了,草只能倒向风吹的方向。

自己现在也许已经不是草了,可也顶多是根藤,一根绕在树上的藤。这次刮的不是一般的风,而是龙卷风,连原泽这棵树都要被连根拔起移植到别的地方去,他这根藤离开了树又怎么能活呢。

青峰任双泷市禁毒部门负责人的通知是紧随着原泽的任命下来的。他在原泽办公室看到了任命通知,同时看到了原泽正招待着此前他曾见过一面的聂少华。老人的头发比上次更白了,原泽似乎是在低语安慰着他,青峰明白这种场合不适宜自己久留,便告辞退出去了。

 

“小青峰,年后出发吗?”黄濑看着在收拾东西的青峰。

其实自从那天告诉了黄濑“好消息”以后,青峰一直在收拾,只不过原计划是要全部搬出去,现在变成了收拾细软。

“是的,我又厚着脸皮没搬出去,大部分东西还留这,占你一个房间了。”青峰从杂物堆中抬起头来,笑了一下。

黄濑说不清他的笑容是不是代表他真的高兴。

“这次去多久?”

“你应该问这次还能不能回来,”青峰叹了口气,他心不在焉,收拾的进度一直提不上来,干脆停了下来,“上次是挂职,这次可是任职……”

话题突然沉重起来,黄濑不知道以往这么能说的自己,最近为何频频词穷。

沉默良久。

“我相信你还会回来的,我等你!”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完全不着调。

青峰却被逗乐了:“你当然要等,我东西都放这,你可不能卷款潜逃。”

“你周末也可以回来玩啊。”黄濑故意说得轻巧,他也知道两地横亘着四小时的车程。

“好。”

“这次……可以送你吗?”黄濑想起了上次青峰的拒绝。

“好,这次要送。希望不仅送,还能接回来。”青峰点了点头,像是说给黄濑听,又像是给自己打气。

 

上部完。


评论(2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