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一块五)

一块五

万柯市并不是中心城市,每天一班的航班就是出事的那趟。听了青峰的报告,原泽立刻向厅里备案,取得同意后,直接带着几个警员从当地坐飞机直扑清潭省的省会,然后再坐夜车赶到了万柯市。

一路奔波,青峰负责和当地的禁毒科联系。

救灾工作紧急,不少警察被抽调一线,最新的情况在登机前没有刷新。下机后坐车赶去的路上再询问,那边一线救援的警员告知了较为准确的消息。禁毒局这边派去的干警除了一位因参与救援导致轻伤外,其他都平安。现场则不乐观,伤亡人数已经上升至四十人。

听到这个数字,青峰的心脏几乎提至嗓子眼,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那机组人员呢?”

“只有一位机师和两位乘务员生还。”

“你知道那位机师的名字吗?”

“这个……”对方似乎没有特意收集这个预定外的信息,连原泽也因青峰的发问而扭过头来。

“现场还比较混乱,了解到情况我会回复你的。”那位警员大概感受到青峰的焦急,主动提出帮忙,可青峰的情绪却没有得到丝毫的缓解。

“谢谢……”确实,在这种救人的紧急关头,无法太过勉强别人去了解不是最需要的信息。

“怎么了?”看出青峰的神色有点异于常态,原泽开口了。

“有位朋友,刚好也在这趟机上。”他没直接说,开的就是这趟机。

“就算生还的机组人员也可能受伤或受惊,去到我帮你问问,放心,没事的。”原泽明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压低声量,“等会有事你就先走。”

原泽理解错了,以为青峰是要去追问机组人员,青峰也没有过多解释,默默地点点头接受了原泽的好意。

现场弥漫着一片忙碌和哀伤的气息,当地全部消防干警奋战在一线,不少警察也在做救援支援。航空公司派出专门的联络人员负责与出事航班乘客的亲属联系,警方也增派了忍受维持秩序,一名万柯市禁毒部门的警员与原泽他们碰了头。

搭乘航班的警员出的是公差,所以原泽作为警员们的家属代表先行过来了。平安已经在第一时间向他们的家属报去,可大部分还是心急如焚地表示想赶过来探望家人。

青峰陪着原泽到医院看望了经历事故的警员们。受到的惊吓和参与救援时承受的疲惫让他们多少有点萎靡不振,看到同僚赶来,稍微强打精神起来。

此时已经夜深,原泽明白现在不是执手相看泪眼的点。只叮嘱受伤的警员继续留院治疗,其他都随大队出院,到附近的旅馆住宿,给别的伤者腾出地来,其他非要紧的事情留待第二天处理。

青峰有点心不在焉,原泽喊他过来,“走吧,有要事再报告。”

 

青峰如逢大赦,赶到接收病人的门诊部问机组人员的去向。救出来的伤员是统一送到了这家医院,可救援现场太惨烈,医院也显得乱糟糟的。病人登记没有理得太清,护士帮忙找了很久单子,仍给不出个准确答案。

青峰担心又烦躁,拿手机又试着拨黄濑的电话,还是关机。

此时,眼角恰好瞄到一个套着黄濑所在航空公司服装的人路过,连忙上去一把扯住他:“你知道这次救出来的机组人员在哪吗?”

被拉住的人唬了一大跳,开始以为是此次失事航班的家属来寻仇,定睛看了看青峰套着的警服,青峰知道他顾虑,掏出警察证给对方瞄了瞄:“究竟在哪?”

对方也不敢透露太多,只低声回了句:“5楼,具体哪间病房我也不确定……”

已经够明确,青峰放开他。电梯前都是长长的队伍,等不及,找了安全出入口,一步就窜了四级阶梯,可两步以后,他就慢了下来。

此时,青峰才意识到,他此前没考虑过一个可能。

那就是他想过最糟糕的情景是黄濑躺在ICU里奄奄一息,心肺功能监测器上的曲线一闪一闪,医生护士乱作一团。可是实际上有更糟糕的情况。只有有抢救可能的伤者才被送来这里,目前知道,有半数的人,不,遗体,是被安放在现场,还来不及转移。

青峰赶紧甩头抛掉这个想法,脚步又加快起来,他发现腿脚一慢,脑子乱想的节奏就快,这不行。

青峰在走廊上快速地穿行而过,又频频地驻足,锐利的目光快速地扫过每个病人的面孔,又快速地收回。最终,在走廊的倒数第二间房里,他发现了黄濑。

他大喜过望地要冲上去,就知道,就知道这个装模作样的黄濑怎么可能出问题。

青峰如释重负地露出了一个笑容,走过去时,才觉得气氛不太对,黄濑身上没有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坐在病床上,发呆,像死了一样静。也许是刻意,病房里没有开灯。

青峰有点晃过神来,明白这可能是黄濑遭受了巨大的刺激的缘故。刚要进门时,被护士拦住了,以为自己是激动的乘客家属要来寻仇,盘问了几句才放过。

青峰走进来时,黄濑扭头看了他一眼,准确来说,不是看,只是用视觉确认,不带任何情感。头很快又扭回去了,甚至没有问,为什么青峰在这里,沉默到底。

 

过了良久,大概是确认了青峰一时半会不会开口也不会离开,黄濑开始自言自语。

“夜航,不应该夜航的,这个地方本就不适合夜航。”

“进近时有问题,沟通了几次了,签派员在催回我们,机长却很坚持。”

“机场那里根本就没有仪表着陆系统,也就没有精密的仪表进近程序。”

“机长说要目视飞行,我说了能见度不够,真的不够。”

“根本就不能算降落,是掉落,着地时都不在跑道上。”

“出事后机长说要同归于尽,我拉他他也不走。”

“后来指挥大家疏散,一边指挥一边被人臭骂,还挨了一拳。”黄濑又动了一下,指了指脸,光鲜的皮肉上有好几块重创,不像只是声称的一拳,他补了一句回应青峰的疑问,“其他是送到医院后再挨的。”

“再后来就是爆炸,机长如愿以偿。我倒是被一个武警拉离了危险区,赖活着。”

“明明什么伤都没受,却来占了个病房,如果是牢房,倒说得通。”

黄濑比青峰年长,除了篮球,总摆着一副比青峰行比青峰成熟的姿态。自白的语调是抖的,可他还是压抑住了情绪的波动,轻描淡写的口吻。

青峰听了半晌,除了偶尔的“嗯”,没一句多话。

说完了,黄濑也有点累,又闭上了嘴。

沉默被青峰点打火机的声音戳破,他深吸了一口,香烟前端的火星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刺眼。

“你他妈的在医院抽什么烟!?”黄濑的情绪并不稳定,憋不住,毫无预警地暴躁起来,拿起身边的枕头就要去盖青峰的脸。

眼明手快,青峰按住了那个软物,然后拔下嘴里的烟,不由分说地塞到了他的嘴里。

青峰抽的烟,味道很呛,黄濑登时就咳了一下。

“……试试吧,味道很重,很可能会被熏到掉眼泪。”

黄濑明白了青峰的意思,他叼着那根烟,狠狠地深吸了一口,瞬间,肺里充斥着满满的辣味。

青峰坐到床边,拉过黄濑,有力的右臂环着他,两人结实的胸膛半靠着,青峰的右耳几乎就贴着黄濑的,没有缝隙的距离,却恰好看不到对方的脸。

黄濑又明白了青峰的意思,这次他狠狠瞪着眼去迎接从下方缭绕升起的烟雾。

渐渐地,青峰感受到黄濑挺得笔直的背有了轻微的颤抖。然后,带着余温的烟灰掉在了他的肩膀,他没有去拂。再接着,带着余温的眼泪也砸了下来,他没有去抹。

火和水交错地落着。

过了一阵,青峰抬手将黄濑的脑袋按到自己的右肩,肩上便有两股泉眼汩汩地涌出水来,也几乎在同时,黄濑双臂圈上青峰的脖子,放声嚎啕起来。

黄濑的哭来得惊天动地,结束得悄无声息。

又过了好久,青峰以为黄濑哽噎得发不出声,轻轻拍了拍他脑袋,才发现,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哭累了,趴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

 

TBC


评论(2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