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六毛)

六毛

比赛下午两点半开始,黄濑的车一点整出现在青峰面前。

“我还不知道开飞机能有钱到这个地步,可惜品味很老土。”青峰上了黄濑来接自己的Q7。

“家里赞助,所以必须服从长辈品味。”

“你还啃老啊。”

“是无奈被大包大揽。”

“去哪吃?”

“直奔目的地,都这个点了,从你宿舍到体育馆简直横跨整个城。”

“我还空腹呢!”

“是挥洒热血又不是验血,你空腹干啥?”

“……”

“青峰警官,你该不会认为这是约会吧……”

“你车前面那个面包店靠一下边,我买些三文治。”

“帮我也买点。”

“你还有一个专门装三文治的胃?”

“我也空腹。”

“……你刚才还好意思训我?”

青峰利索地下了车,再回来时,怀里抱着两个长盒的小块三文治和矿泉水。

“别在车里吃东西!”

青峰装作没听到,拿着继续大嚼。

憋了好一会,黄濑忍不住,“我也饿,喂我。”

青峰以为自己听错,噎得猛咳一阵拼命灌水才压了下去。

黄濑无视他难以置信的神情:“好歹保障一下司机的人权吧。”

青峰不得不硬着头皮做这矫情的活,幸亏三文治个头小,只是塞到黄濑嘴里让他叼着自己吞。嚼了两个后,黄濑用余光扫了一下:“别光喂我鸡蛋口味的,我要吃吞拿鱼口味的。”

“你哪家大小姐啊?”青峰皱了一下眉,还是照做了。

一路吵吵闹闹,东西吃完时,已经靠近体育馆。由于比赛热门,封路的地方设在很外围,看了一下时间,黄濑决定不再走走停停地等交通疏导,在附近停好车,和青峰快步向体育馆进发。一路上的黄牛党鱼贯穿梭,气得青峰一直在赌咒要不是赶着去看比赛,绝对要这些家伙把票都吐出来。

 

票的位置,是二楼的地方,不好不坏,可看了一下票价的面额,青峰倒抽一口冷气:“这么奢侈的价格还只能坐到这种地方?真觉得警察那点工资不经花。”

“所以说你篮球那么厉害赶紧转行,当了巨星以后球票都有分成。”

“比起以后怎么分成,我更想现在坐到前面一点的位置,”青峰点了点正对着球场的一个人特别稀少的区域,“那是什么地方?”

黄濑机师5.3的视力很快给出答案:“记者席。”

“我就知道,走!”青峰猛地一拽拉起对方。

“快开场了你干嘛?”黄濑话音未落,青峰把一个绿牌证件挂到黄濑胸前,也给自己套上。

“好家伙,你哪整来的?”黄濑边跟着青峰边看着证件说明,是洲际比赛的工作人员证,除了最核心的指挥区,其他地方都能去。

“这可不能和你细说。”

“你早不拿来,有这个也不用浪费票钱呢。”

“进大门还是查得很严的,你没看上面有照片吗?”

黄濑低头审视了一下,那个证件照的家伙实在长得比自己差十万八千里,如果被盘查,他绝对不愿意对天发誓那是自己不上相的照片。

青峰的应变能力很强,当守着记者席的工作人员要细看照片时,青峰毫不客气地唬道:“我俩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进去,你看也知道这个证件不是记者这个级别能拿到的,要是耽误了什么你负得起责吗?”

两人畅通无阻地选了个视角最好的地方坐下,在一阵沉默之后,憋不住地相视了一下,低声窃笑不止。

“青峰警官,你刚才那是什么严肃脸啊,真让人怕怕哦~”

“什么话,我还以为你说要给我智商点个赞呢。”

比赛打得不算很紧凑,但很精彩,两队的明星球员都来了参赛,打出高水准。双方分差一直固定在两位数,没有抛离也没有拉近,场上的火药味烧得很浓,普通犯规和技术犯规交错进行,射罚球时客队更是被嘘得体无完肤,青峰和黄濑也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跟着大声瞎起哄,惹得左侧敲电脑的文字记者对他们侧目,右侧长枪短炮的摄影记者看着他们一头雾水。两人倒是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兴高采烈地讨论不停。

中场休息的时候,主办方体贴地为记者区的人员分发了半场数据统计。青峰正想分析一下在黄濑面前吹牛皮装专业,一接过来,全是英文,而且还是英文表述的日本人名,顿时傻了眼,又不肯露馅,故作姿态地清了清嗓子:“黄濑,我想先听听你的见解。”

黄濑早就捕捉到青峰的失态,却又不戳破,接过话头:“你看竹内公辅和竹内让次这对兄弟,两人的助攻和抢断都很了不得,简直就是后卫的表率。”

青峰顺着黄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连忙点头称是,“嗯嗯,组织后卫能够在进攻开始后给予协助确实会对防守方造成很大困扰。”

“就像你们队里的今吉一样,明明是组织后卫,却尽干些得分后卫喜欢做的事情,可以让他多学学他们的打法啊~”黄濑继续胡诌下去。

“是值得一学,只是不知道今吉这老身板扛不扛得住。”

“是呢,毕竟竹内兄弟走的就是疾如风的路线嘛。”

“等等……你刚才说竹内兄弟?”

“嗯,双胞胎。”

“双胞胎不是只有那对中锋吗?”青峰幡然醒悟,“好家伙你逗我是吧!?”

奸计得逞的黄濑拍着青峰的肩,“老实说吧,当年是不是找枪手才过的英语四级啊?”

“你妹……”

 

两人打打闹闹地看完了比赛,青峰在回程的路上还意犹未尽地不停讲解,黄濑倒是没再吐槽他,而是不停插话打断追问他能否做出刚才的某些动作。青峰很是不屑:“你上次没看我比赛吗?那些小儿科。”

“没和你亲身打过,感受不真切。”

“你这是邀请我吗?”

“是啊,可你现在身价百倍了,还有空下场吗?”

“可以,不过得抓紧了。”

“怎么了?”

“我估计再过一个月要去公安部了。”

“原来之前森山前辈说的谣言是真的啊。”

“还没最后定,不过走程序也快了。”

“恭喜你啊,爬高点以后好罩住我。”

“你还真是实用主义……”

“随口一说,其实哪有罩不罩什么的,我又不是你们这种吃政治饭的。”

“知道你清高了。想打临别赛就快点定时间。”

“知道了。对了,忘了说,我下周飞东南亚。”

“这和打比赛有啥关系?”

“没有关系,我第一次飞这条线路,听同事讲那边降头什么的很邪。林薇说你们的警徽很辟邪,下次见面时你送我一个警徽皮夹行吗?住旅店的时候可以用。”

“靓仔,那个皮夹每个警察只发一个,丢了再申请还要写检讨报告。你看到林薇的那个是森山自己不用给她的,我到时候上去报道拿个裸证太难看了吧。”

“小气……”黄濑一踩油门,颠了青峰一下以示发泄。

“你就那么想要?”青峰看黄濑默不作声不回应自己,有点摸不准这家伙怎么突然娘们似地发脾气起来。

沉默弥漫了好一阵,青峰终于受不住,妥协地开口:“你只是要警徽是吧?我们每人有发两件警用训练服,左胸前有印个很小的警徽。上去以后我出操机会不多,送你一件好了。”

“喂,还生气啊?”黄濑还是没说话,青峰探过去看了看,结果发现对方没朝着自己这边的脸已经笑到快抽筋变形,“你这混蛋居然耍我!?”

“住手,等等等等!”黄濑一边开车一边闪躲青峰的挠痒痒攻击。

“我就要看你今天驾照怎么被扣掉12分。”

“别!两个人的命可比12分贵重啊!”

 

那之后没多久,黄濑从林薇那里听到了关于公安部选调的最终通知,意外的是,去的人不是青峰大辉,而是若松孝辅。取代的人是谁,大家其实兴趣不大,可是被取代的是青峰,却很是激起了一片哗然。

青峰不知道做了什么嚣张的事情,居然把丁老爷子得罪了。

原泽是这样判断的,这些老板们行走江湖多年,脸早被打得多了,不至于和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屁孩置气,能让对方大动肝火的,必然是关乎子女的事情。把青峰找来问了两句后,果然就把丁媛媛的事情对上了号。原泽说二代的子女教育得好的就很好,教育得不好的就很不好,撒泼耍赖防不胜防,唯一得到的教训就是要万分小心不要轻易得罪女人。

可事情居然还没完,下来的发展才是关键。不去公安部倒还是其次,政治处随后又下了一纸调令,青峰大辉下个月起到镇派出所挂职,挂职期限未定。

原泽接二连三地和青峰见面,可带来的都不是好消息。唯一能让青峰感到安慰的是对方确实做到了雪中送炭。要不是原泽斡旋,估计自己原定的挂职点是鸡不下蛋狗不拉屎的地方去,现在去的这个地方虽说是个镇,其实算是一个经济发达地市的区,好歹坐城轨还不用一小时。

警界里,服从命令是绝对的。收到通知后,青峰就一直默默地给自己收拾起行李。他环视这个一直被当做过渡宿舍的房子,内心很感慨。还有一年就过渡期满了,却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是否回得来。风风光光上调的若松期限是一年,灰头土脸下放的自己期限是未知。

那天若松带着一脸神气在办公室和青峰对撼时,已经完全无视对方职务高于自己。青峰气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在今吉劝开双方前压抑下那股无名怒火的。

青峰要带去的东西不多,只是必需品。下放基层,需要训练和出警的机会将数倍于现在,当收拾到训练服时,青峰想起了之前答应黄濑的话,在一天下班后约了对方。

彼时黄濑已经知道了青峰的状况,可是青峰的态度却并不允许他有任何的安慰和劝解。

“这个给你。”

黄濑接过一看,是镶着警徽的警制皮夹。“你不是说要自己留着用吗?”

“在镇里的派出所持裸证就可以了,不需要这么体面的皮夹,倒是训练服要留着,以后用的机会多了。”

黄濑不知道怎么接下面的话,断档了好一会,“什么时候走?我送你。”

“不用,到时候局里有车专门送我下去报道。”

“那临别吃个送行饭?”

“不了,又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好事。我和五月他们都交代了,我也过不了自己那关。”

黄濑没再坚持,伸手和握了一下青峰的拳,感受到他不由自主地颤了颤,也不再多说什么。

没过几天,青峰就出发了,和同一时间若松大鸣大放的进京,青峰的出发悄无声息,和他之前的顺风顺水相比,更是悄无声息。

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有时候,就真的是一日之寒。

 

TBC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