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同人叶黄本《纵贯线》相关

买一个本子就可以逼迫五个人同时赶死线,充分享受一把当老板的快感,走过路过,请千万不要错过~

莫名笑King:


 

 

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

感谢 @Gei吉 绘制封面!感谢三位老师 @STHELSE  @别笑  @五毛请拿好 的合作XD

《纵贯线》是来自四个作者四个天马行空的叶黄故事,每个故事一万字左右,广州全职only首发~

印调请走这里:http://vote.weibo.com/vid=2527776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20102#;

试阅见下~

故事一《夜雨殿》by @莫名笑King

夜雨殿是个小殿。

黄少天倒是从未嫌弃过他自己这个殿小,每天在院子里练剑打拳,自得其乐。如若地府十个大殿上有传令官来,才有点正经事做。

这日便有传令官来寻他:“阎罗王请黄少走一趟。”十个殿里头都晓得他的厉害,却也没人怕他,原是为了这位镇鬼师十足十的絮叨啰嗦。

“又有什么冤鬼在闹?阎罗王许久不叫我去了……秦广王殿里头最近也没什么事,我骨头都要松了,哎?你有没有听说什么有趣的段子?讲给我听听嘛,这地府里头见天的都没什么有趣的事,你们殿上的王又那么无趣,扔个石子儿进他水壶里都听不到个响声,只说这是铁面无私。”

传令官提着一百个精神跟黄少天搭话,阎罗王的事情他哪里敢置喙,又不能冷落了这位镇鬼师,只得小心应付着。

“小的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头,只晓得前儿秦广王先是送了他去第十殿让喝孟婆汤转世为人的,可这位死活不从,非要走一趟阎罗王这边……”

“感情这位大侠还没到你们阎罗王手里?你们就奈何不了了?非得把我请出来?我这镇鬼师当得也忒没趣儿,各个殿里头搞不定的鬼才喊我去一次。”

传令官没听懂他到底在抱怨什么,多嘴问了一句:“大人还嫌没趣儿啊?这各个殿里头搞不定的鬼就是地府里不寻常的事情了,有趣的事情都让大人料理了。”

“我想去人间看看。”

传令官吓得一哆嗦:“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大人,就是我们殿上大人座下的牛头马面,勾魂使的事情也要拿着令牌才能往人间走的。”

“勾魂使有什么意思,还不是去取了魂魄便回来了。”黄少天碎碎念了一路,第一殿上秦广王喻文州往日里常常跟他说些趣事勾搭得他心里面直痒痒。“听说人心百样的,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有口蜜腹剑背后阴人……人间似乎比地府里头有趣得很。”

“人心难测,大人还是少去招惹的好。”说罢两人已经到了第十殿外,黄少天看传令官那样子也知道他是不想再往里面走了。地府十殿可不像他住的地方那般好进出,也断没有喜欢随便进出的,即便是传令官也如此。他随意摆摆手,自己一推门就进去了,也没喊人来通传。

“轮转王呢?还是阎罗王派了传令使者请我来,他怎么连个鬼都搞不定了。”黄少天一路推开殿内的大小官,径直往正殿去了。

轮转王端坐在正殿之上,他甚少亲自接待这些来往鬼魂,喻文州做事甚是细心,发配到他这边的鬼魂都有详细的官文,写明前世功过。这天看似也很无奈,对着正殿上孤零零一个鬼不知道说什么,这时黄少天推门就进来嚷嚷。

“我说你也不升堂传人,就一个在这儿干嘛呢?阎罗王请你送个鬼都送不过去,还要我来押人,要我来就来吧,你也不去亲自请我,一点诚意都没有啊真让我心凉……”

轮转王有些尴尬,清清喉咙:“黄少,地府里头哪个的心不是凉的?”

黄少天还是没没停下话头:“烦死了你们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不懂得玩笑话,好歹我也是第一镇鬼师,这有鬼在你殿上呢就给我留点面子好吗?这么不给我情面小心下次再也不来帮你的忙了,我不是吓唬你啊认真的呢……这是哪位啊为什么不去喝孟婆汤你请我来了就跟我说说啊?”

轮转王蹙眉轻咳几声,他殿上那鬼倒是知趣儿,转身过来看着黄少天,轻轻淡淡问了一句:“镇鬼师?”

黄少天初看这位的面相倒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一头白发的耄耋老者而已,仔细瞧了瞧发觉是有些杀伐决断的血气萦绕周身,这鬼倒是冷不丁笑了,笑得他莫名其妙。

“是,你笑什么?”

“这位镇鬼师倒不像地府这般无趣……”

黄少天去轮转王座前要了卷宗翻看,抬眼又看了那位一会儿,问他:“你生前到底是叫叶修还是叶秋?”

“叫什么不一样,只是个名字罢了。”

轮转王开了口:“镇鬼师虽不是十殿殿主,却也容不得冒犯,你便是生前为人间九五之尊,也须得谨记地府里头的规矩。”

那鬼仍是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叶修。”

TBC


故事二《磨镜台》by  @五毛请拿好 

换班的干警送饭来了。一群人合力从车上搬下几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嬉笑地清点着里面的盒饭。人手一盒分好后,便散开三三两两地吃起来了。其中一个长得相当帅气却又带着点不属于警察该有的流里流气的小伙子动作利落,领了两个盒饭,拆开看了看比较了一下,大概是选出了一个觉得菜色不错的,立马跑开给站在远一点的一个像是领头的大盖帽送了过去。

“老大,今天的菜不错,弟兄们的份数也够,你别老吃泡面了,吃饭吧。”

“饭送来了?阿黄的呢?”

“也送来了。老大你先吃了再照顾阿黄吧。”

“没事,包子你先吃,我还不饿。”说罢,领头的那个看起来是真还没饿,接过盒饭便搁在一边,走到那几个被撂在原地的塑料袋,翻了翻,又找出一个密封的大盒子,打开来看看,便笑着大喊了一声:“阿黄,开饭了~”

这一嗓子,让坐在旁边的黄少天不自觉地扭了头,正纳闷着这家伙怎么这么好心招呼自己吃饭,一旁便呼啸地刮过一阵风,一只泛黄的拉布拉多就从原本牵着自己的民警手里挣脱,屁颠屁颠地奔了过去,绕着那人兴奋地呜呜不停。黄少天当然没有错过那人望向自己恶作剧得逞的狡黠笑容,哼了一声扭转视线,不再看向那边。

阿黄的脑袋整个埋在饭盘里,风卷残云不过十分钟,盘子就光了。那喂狗的人便拉开警车后尾箱改装成的特制狗笼,摆了摆手势,那拉布拉多也就配合地跃入其中,开始了午饭后的午休。直到这时,那人才心满意足地拿起那个搁在一边还暖手的盒饭站到黄少天边上,就着打开的热气和饭香,问道:“少天,吃饭了没?”

“明知故问。”手表上跳的时间已经是十二点半,早上送进肚子里的那只糯米鸡早就消化得没影了,此时正是饥肠辘辘,而边上那饭菜的香气还一个劲往鼻子里钻,挑动得他胃都疼起来了,于是便往边上挪动了几寸,妄图离那诱惑远些。

“哟,给哥让座啊?谢谢了。”大冷天的风钻着脖子让人难受,何况捧着盒饭吃确实太狼狈了,黄少天屁股暖好的位置一下便宜了那人,不客气地就坐下了。

“叶修你要点脸行不,明知道我今天是来等喻文州拿结果回来一时半会不好走你还偏偏要拿饭来逗我你做人有点底线行不,你这么做对得起你身上这套制服头顶那枚警徽么?”被步步紧逼的人爆发了。

“对得起啊,这不是知道文州腿脚慢没这么快回来,看你没饭吃正打算匀一半给你么。刚拿了两套一次性餐具,在我兜里。”黄少天瞄了瞄口袋,果然不是假话,伸手钳着一角扯了出来,给两人都掰好筷子时,看着叶修捧着饭盒和自己分享而近得有点过分的脸,不好意思起来:“你饭菜好像不多啊,我吃掉一半你下午还有力气干活么?”

“这时懂得客气了?你第一天来这上访闹事连累哥得在这驻扎三个月的事儿怎么就不见你客气呢?”看了一下黄少天被自己堵得没话的脸,叶修笑了出来,“开玩笑呢,要真想赎罪你就只吃青菜,把肉留给我。”

“和尚才只吃青菜呢!”

“当和尚不挺适合你的么,小光棍?”

“滚滚滚滚滚!”

“那哥拿着饭盒滚了?”

“……………………”

TBC


故事三《通天塔》by  @STHELSE 

黄少天在迈出地下通道的时候闻到了桂花,每走一步鼻子底下都浮动着馥郁灿烂的甜,突然就觉得两个钟头的航班挺值,从广州飞到杭州,也就从盛夏迈进了初秋。

径直前行,穿过挂满促销横幅的电器卖场,面前跳出一条长巷。巷子不动声色隔开繁华商店街与老式住宅区,从这头走到那头约莫得花上十五分钟,而黄少天用了更长时间——他在一间杂货铺前停下,买了支冰可乐仰头喝掉。

碳酸饮料滑过喉咙时,黄少天仿佛看见万千个气泡踩着铺子里卡式收音机流淌出的轻快节奏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将自己团团围住,没来由涌起一阵愉悦,再开口时声音便轻快上几分,“老板找钱!”

被喊作老板的青年却并未立刻起身招呼,浑然不见寻常生意人的热络。他看着有二十五六年纪,面孔被身上那件松松垮垮深色长袖衬得分外白,或许该说是苍白,长期待在室内的人都这样,只凭他对顾客爱理不理,埋头与手中掌机专注搏斗的摸样,就能猜个大概。

“柜台上纸盒里有零钱。”对方头也不抬,手指上下翻飞,依旧沉浸在游戏世界中。黄少天的视线移向青年身前的柜台,果然坦荡大方立有一只报纸叠成的方盒,里头胡乱扔着些硬币与零头纸钞。

“老板你这是把小卖部做成了自动贩售机啊。”黄少天挠挠头一哂,往盒里丢进张纸币,再摸出几枚钢镚,一桩买卖就此皆大欢喜。他低头往手腕上瞥了一眼,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时针与分针搭出一只六十度的角,下午两点二十分,与原定计划一样,是时候了。

“FM930为您准点报时,现在是北京时间15点整。”

“诶?“黄少天刚要抬脚往小巷深处走去,耳朵里就跑进收音机的声音。他不确定地再望一眼手表,没错,确实是两点二十。

“老板,能不能帮忙看下现在几点了?”

“三点,你没听见广播?”

“唉,我就是听见了才要麻烦你,你看我这手表上明明是两点二十,之前在机场特地对过的,应该没错啊。”

“那你看看手机嘛。”

“我的手机刚好没电了啊!老板我给你看啊这都黑屏了,智能手机太不经用,还是当年诺基亚靠谱……唉这些先不提,关键是我约好了要跟人见面的,早去迟去都不合适,老板帮帮忙啊看下时间,拜托了!”黄少天从帽衫的前兜里摸出手机,往眼前青年眼皮底下递,声音里的焦虑溢出来泼得这间窄小铺子到处都是。

“我不是不帮,是真的帮不上。店里没种,我没手机,游戏机刷完机以后显示不了时间。”青年终于抬起头来,扬了扬手里的掌机,褐色眸子里满是无奈。“就算我想帮你打个117问时间吧……喏,你看。”

黄少天的视线随着青年细长骨感的手移向货架上那个老式话机,机身上搭着的话筒从中间断开,被透明胶带敷衍地裹了几道。

“不是吧,这也行……”

”前几天有只猫受惊了闯进来,上窜下跳一阵折腾,电话从架子上摔下来就这样了,还没来得及买新的。“

四目相投,两下无语。

黄少天知道有句话叫人倒霉喝口凉水也塞牙,却从未想过自己也有机会喝到牙齿敌人牌限定凉水。耳边收音机播到一档交通投诉节目,聒噪的争执声在小巷中散开,心头被烦躁紧紧缠住,明明是秋高气爽的季节,却像闷在梅雨天里。

青年仿佛突然善解人意起来,起身关掉收音机才继续游戏,只留黄少天在静默中纠结。

此刻若继续往巷子里走,沿途再无店铺,工作日的下午也遇不到什么行人能核对时间。要想折返往回走,又怕耽误太久误了约。

在这犹豫的当口,忽然从远及近响起皮鞋叩击地面的声响,听在黄少天耳中,一时有如天籁。

TBC

《相谈室》by  @别笑 

 播报航班到站广播声又一次响起的时候,他把手里的杂志递回给身边的女孩。

“谢谢。”

“没事你拿着看吧,我等的人可能快来了。”

“我等的应该也快来了。”

但也似乎还没那么快。

她注意到他就从头到尾看完了那一篇文章,就问:“你也玩这个的吧。”

“你说荣耀?嗯,玩很久了。”

“多久?”

“差不多得有……14年。”

她张嘴做了个惊呼的动作,不由得好奇起来。

“也太长情了!这游戏就有这么大吸引力?我看那篇访谈也是,你不觉得他们特夸张么——再怎么也就是个玩游戏比较厉害的高手吧,被说的跟个……咳!”

天王巨星,一代伟人?反正是个全然陌生世界里的神明。

“呵呵,”他轻笑了下,“是有点过头。”

她却又转而表示也不是不能理解。

“毕竟他们是职业选手,人只要太投入什么事看在别人眼里都会很夸张吧,投入在游戏里倒还能找到几个有共鸣的,或者不图什么就跟你一起玩的人。已经挺好了,比起很多从头到尾就你自己一头热还没结果的事。”

说到最后显然是在感慨起别的什么了。

他接不上话,低头看看烟盒里最后两根烟,抽出一根给自己又冲她扬了扬。

这里是吸烟区,给他们这些吞云吐雾者划出的避难所。两人搭话的起因就是她发现他的火机坏了,后来他问她借了那本电竞周刊过去翻阅。其实这杂志也不是她的,她来到这排座椅的时候就有了,等人等得百无聊赖才拿起来随便看看。

她把火机扔过去,自己从包里找出一块口香糖咀嚼。

“不了,我要是满嘴烟味的去接人会被念半天。”

这句话导致他点烟的手也停顿了一下,她点明了一个对他来说很新奇的问题……不过也就是那么一刹那的迟疑,烟都在嘴上了没有不抽的道理。

吸第一口烟下去的时候有一种获得缓刑的感觉,但实际上不是才又确认了一遍自己胜券在握这个事实么?反正这会儿心态很奇妙,转头却发现她的视线正集中在自己手上。

“呃,”她反应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刚注意到这个男人的手长得很美,“我在想你这手应该去弹钢琴……不好意思,我自己就是学音乐的所以——”

“我差一点也学了音乐,后来还是打游戏去了。”

“所以你也是职业打比赛的了,后来没后悔过么?”她顺口问,瞬即又自嘲,“我傻了,刚才被这些职业选手的年薪奖金吓一跳。不过那也是少数人吧,金字塔的顶端的那几个,而且听说这个职业生涯不太长。”

“是啊,不长。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付出了会有回报的存在。”纤长好看的手指划过周刊光滑的封面,他似乎没觉察到自己口吻中那点眷恋,“够好的了。”

他很知足,但同时又很贪心——这一点那个谁说对了。

 

又一批人从玻璃门后涌出,包里的手机也骤然响了,她一下忙碌起来,顾不上说话摆了摆手跟他作别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把电话夹在耳边接的同时还拿出一根口红补着妆,背影很快没入举着牌子踮脚张望的接人行列里。

他觉得他也应该往前走几步,毕竟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跟她是一样的。

但手里的烟还没抽完,而且——

往后退半步顺势坐下,刚想把背脊往后靠才身边多了一个人。

连帽衫外套、墨镜、口罩,全副武装,怀里抱着个大包,弓着背坐在那儿。

帽檐下露出一线明亮又警惕的眼睛。

什么时候来的?

人头济济的机场大厅里,一个夕阳红旅行团的领队小姐在大声点数老头老太们头顶的小红帽,大呼小叫的孩子们踩在行李车上像滑板高手一样左冲右突。两人坐的这条长椅周围却变得很空,他们忽然觉得有点尴尬,好像并不乐意这个选位却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安排了坐在对方边上一样。

“我擦老叶你才退役几个月有那么闲吗?”黄少天声音闷闷的,“又不是第一次来H市也不是三岁小孩不认路接个屁啊不是说了让你别来的么反正你也没车来了也白来……”

“我也没往前去接啊,”叶修轻声笑起来,“我这不是,在这儿等你自己走过来么。”

TBC

评论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