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魏叶喻黄]四元一次方程(第十五题)

撒点土找找感觉,再一次郑重提醒:这是多角文!雷勿点!!!


【第十五题】

叶修慢条斯理地埋头吃饭,喻文州也津津有味地看起电视。


“文州,和聪明人说话挺好,嘴不累,点到为止。可是心累,一顿饭的功夫,心肺功能锻炼得比长跑还厉害。”碗见底,等上菜的间隙叶修又开口了。
“你照样说得很欢乐。”
“与人斗其乐无穷吧。大概打荣耀形成斗智斗勇的习惯?”
“战斗战术的斗智斗勇?还是垃圾话也算?”
“也算。所以你是介意手残的称呼?”一直比划着的叶修突然抓起喻文州晾在桌面的手,送到眼前细细观摩起来,点评了句,“虽然残,实际上卖相很不错,外强中干的典型啊。”
刚被抓住手时,喻文州有点吃惊,可还是抑制住了抽回的冲动。两人两手,指节修长不柔化,骨节分明不突兀,像两支修竹随风摇摆偶尔交错到了一起。暖色的灯光洒下,有点暧昧不明的氛围。两只手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似的,怡然自得,仿若太极里的云手,又像天鹅间的交颈,旁观起来亲密无间,当事人则知道是来去自由。这么两只手织在一起,比起情意绵绵的执手、文质彬彬的握手,更像是棋逢对手的交手。


“让您久等了。”上菜的服务生训练有素,进来前敲了一下门,两只手便不约而同地退一步海阔天空,中间又留出了那条楚河汉界。
“叶神的垃圾话也是教科书水准。”
“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用,”叶修笑笑,意有所指。
“依然是一绝。”
“或者该这么表述吧,偶尔垃圾话说得过我的没我能打,偶尔比我能打的垃圾话说不过我吧。”叶修大言不惭。
话说到这里再往下接可就要变成无意义的小孩子斗嘴了,喻文州早过了那个阶段,更该说他从没有那个阶段,于是起身布菜:“不忙说话,您先吃。”
叶修笑笑,埋头苦干,等吃饱喝足,又有了闲侃的精神:“文州你这趟专门过来考察兴欣吗?要不要等会再带你去战队晃晃?”
“和少天自驾游一路玩过来的,散散心。不过您开口邀请,我还是很想学习开开眼界。”
叶修是没想到这样的回答和缘由,不着头尾地挑了中间的戏肉问道:“你把少天扔掉一个人出来晃?”
“他陪魏队,他俩有更多话说,不方便我听的,就回避了。”
“兵分两路?说不定等会到了我们那老魏已经说动少天签下兴欣的合同了。”
“不会的,”喻文州还是微笑,“无论是作为队长还是恋人的身份,我都相信他不会。这点前辈也清楚吧。”


叶修的脸有点皮笑肉不笑了。喻文州每句话的信息量都不小,他也需要好好消化。重音落在前辈上,是荣耀上的前辈还是感情上的前辈,或说两者都是?太不好说了。一时间,叶修也语结,沉默来得不合时宜,一路相谈甚欢的气氛骤然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火药气息。


“这里。”喻文州笑盈盈地对撞进这稍微有点僵持领域的服务员转头道。对方连忙将帐单递上,不明就里地还以为这状态是刚才两人抢单所致。

这种气氛下,平日叶修就是没事也要编个上厕所的借口厚脸皮地尿遁了,奈何之前自己得意忘形地邀请了喻文州,对方偏偏又不识趣地应约。这时再耍赖,有点像求PK后又打GG,只好硬着头皮把人往上林苑领。
一路上,叶修只觉得烦躁,想叼上根烟平复一下,一摸口袋,只剩个纸壳。喻文州观察入微、善解人意:“附近有便利店吗?”
便利店在居民区反而不多,两人七拐八拐,绕到附近一片喧闹的夜市。流动的小贩借着这夜市的人群也做起了熟客的生意,看到叶修,老远就打起招呼。
买好烟,喻文州看着叶修迫不及待地撕开塑料薄膜往嘴里塞了一根,抽了一口那种活过来的神情,问道:“不怕假烟?”


“就是假烟,”叶修看了喻文州有些疑惑的神情,接着解释道,“这假烟厂请了真烟厂的师傅来调口味。烟厂师傅在原来的厂拿死工资,做假烟的请他都是好好招待,人就上心,调出来的比真烟味道还纯。”叶修说罢,扔了喻文州一支:“试试?要不是我这熟客,平常来的还买不到。”


喻文州本想说这是指您在兴欣的散人比在嘉世的战法更带劲吗?细思之下又觉得自己唐突了,叶修的职业精神毋庸置疑,自己这样开玩笑不应该。喻文州自己给自己饶了弯,心里就有了莫名其妙的歉意,手里拿着烟不好再往回谢绝,何况他也不是完全不会。遂借了火机点上吸了一口:“假作真时真亦假,挺像那么回事。”


还没等叶修接话,后面就传来一声迟疑的喊声:“队长?”喻文州扭过头去,这么个称呼,不是黄少天还能是谁呢?旁边的魏琛,则一脸的锅底色,盯着不知是他还是他身后的人。


喻文州挑的饭馆哪里是魏琛习惯的风格,字画的装饰,还有过于雅韵的风格,魏琛坐着浑身不自在,第三人离席后就急哄哄地将黄少天扯到了自己的地头上。烟火缭绕的烧烤摊,是黄少天在训练营时的回忆。彼时魏琛对他偏爱得紧,每周比赛完,无论胜负,都会带他出来打牙祭,给他讲职业选手的心路历程,给他抖自己的威风,然后又板起脸来训他不能喝酒。实际只是因为他自己好酒又碍着职业选手的身份压抑着这癖好,便借着由头发泄。黄少天一边吃一边看在宵夜的份上频频点头称是,偶尔蹭到打包,便献宝似地带回去分享给小伙伴。现在又挑了这么个场景,早不是那个时候早不是那座城市,时空交错,不变的只剩那份熟悉和亲近。


只是眼下这怀旧偏偏还要被旧瓶装新酒,两个闯关者蓦地一下刷进了这副本。叶修像是看不懂眼色,边自言自语边拉了个矮凳坐下。“今晚老板娘加菜你居然说请假不在战队吃时我就觉得蹊跷了,原来是来这吃独食了,”然后抬头像才发现黄少天似地笑道,“少天也在,这么巧,什么风把你刮来的?”伸手又勾过一张凳子,搁在四角桌的最后一边,回首招呼:“文州,你也来坐,都是自己人,别客气。”


喻文州不好推辞,走近了,黄少天看清有点吃惊:“队长你怎么也抽烟?”
三面环绕的烟枪尤其是喻文州手上的那一根,最让黄少天无所适从。喻文州下意识地就想掐灭,叶修不咸不淡的话就悠悠地飘过来:“文州,你刚才不是还夸这烟来着?”
喻文州的手就僵着不好动了,嘴上不接这垃圾话,侧身对着旁边的人笑笑:“魏队,不好意思,叨扰了。”
叶修坐下时魏琛还想开口赶客,喻文州过来时他倒是开不了口了。叶修像是捏准了魏琛的七寸,不依不饶:“文州你跟老魏客气什么,人多才热闹,他喜欢热闹。”
黄少天一看气氛不对,连忙挥手招呼啤酒小妹。那妹子穿得清凉,一颠一颠地跑来,看着一桌子的大老爷们将胸抖得颤巍巍的,记了一溜子菜见没点啤酒,抛了个媚眼:“老板们,不来两打啤酒助助兴?今晚买两打送一打。”
只可惜这妹子不知道这桌坐了一桌子好基友,媚眼抛了个瞎。


“酒就不用了,喝了容易闹事,来几罐王X吉吧,”叶修笑眯眯地拍了拍魏琛的肩膀,“怕上火喝王X吉,你说对吧,老魏?”


魏琛百感交集,望着这桌不知该作何言语。让他上火的叶修,让他哑火的喻文州,最懂得煽风点火的黄少天,还有此时窝着一肚子火的自己,凑了一桌麻将。可叹出门没听包子提醒关于今天天秤座的邪门预告,结果不信邪还真撞邪了。


评论(1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