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叶黄]你基不基道(上)

预警:有部分国家队队员同性恋私设

早上叶修醒来,觉得头有点昏昏沉沉。大概昨晚复盘太晚了,各家王牌选手凑一起的盘复起来不是一般烧脑,应该没什么大碍吧,他稍微揉了揉太阳穴,估摸着今天的日程还有点紧,硬撑着下了床。如常地洗漱,日常地穿戴,如常地去早餐,如果不算人少得有点过分的饭堂。
都几点了,叶修扫了一眼稀稀拉拉的食堂,心里点了一下,整队人马勉强算来了小半。他这个当领队要管事,但大家成年人,大小也都是个咖,只要不影响训练准时开始,生活习惯还轮不到他来多话。
只是一路上各种小状况不断。
比如果断站到无人占领的领餐口时被身后的方锐隔空喊话了:“叶修,注意素质,你这么大个领导,能好好排队不?”没夸张,真的是隔空,他狐疑地回头,那个也在“排队”的方锐明明站到了领餐口三米开外的地方。这是等阿姨远距离投食?他腹诽着,但还是规矩地跟到了方锐的身后。翻着随身带的备忘录小册子,排着区区两个人的队伍,却花了十分钟才打上餐。
端着满满的早餐托盘,本来走得稳稳当当,却陡然地踉跄一下,要不是看的角色受身操作多自己也福至心灵地模仿成功,叶修觉得刚才这下绝对该摔个嘴啃泥。
“叶修,没事吧?”还是女生善解人意,坐在一旁的苏沐橙立马起身关心道。
“要不要叫队医?影响等会上训练课么?”楚云秀看叶修这下动静闹挺大,也关心起来,就是关心的重点听着不太一样。
“大惊小怪,还是满血状态。”叶修笑笑,其实就是绊了一下,人摔着了,领的东西基本干粮倒都没洒,两位队员关心,他也就顺势起来,往她俩靠自己最近的那个空位坐下了。
“哎哎哎,怎么坐这?你是不是摔厉害了,两步都不肯挪的,真摔着了就和人说一声,人家会自觉给你让座的,”楚云秀皱眉问,“你真没事假没事?”
怎么了,这是要聊闺蜜悄悄话我不方便落座?叶修刚放下的盘子,此时端起来也有点刻意,迟疑着拿不准。
“坐吧,李轩都给你专门让座了,”苏沐橙以为叶修腿脚不便,帮他搁好餐盘,“刚才也是,孙翔那么大个人在面前你也能撞上,你今天是不是眼神出了啥问题?”
叶修暗暗吞了口唾沫,李轩?孙翔?目之所及没这两号人啊!他细细地回想了一下方才方锐身前不明的空荡,还有空落落的食堂,他突然意识到,今早醒来的头疼看来可是非同小可,把队伍里的大部分人都给隐身不可见了。

冷静冷静,叶修不动声色,小事化了地把话题带了过去。进训练室前,他点了根烟冷静地理了理思路,从苏沐橙和楚云秀的反应来看,似乎其他队员并没有出现什么不妥的症状,自己是唯一一个中招者?总的来说,就是有个别明明在眼前的队员他看不到了,可这不影响他们的实际存在,最多影响了自己的战术布置和训练交流。为了验证这个想法,时间一到,他拧灭香烟,阔步走进训练室,对坐在最前面的喻文州(幸好,喻文州还在可视范围内,这个指令显得顺理成章)交代道:为了严肃训练纪律,今天让大家都签到一下。
众人一愣,倒也不太意外,上头领导总是会抽风地突发奇想,也就配合地挨个在喻文州拿来的本子上签了名。叶修将签到本拿到手一看,不出所料,人是到齐了,可自己满打满算看到的却只有喻文州、周泽楷、楚云秀、苏沐橙、张佳乐、方锐六个人,剔除周泽楷,能语言交流的只有五人。这课上起来难度也是忒大了吧。
不过进来前已经猜测到了这样的境况,叶修早有后手,开腔表示这堂课不搞问答,由他来主讲,再找几个人上来应对场景设置,把互动交流控制在最小范围就可以了。整个上午的课下来,也是无惊无险,过得异常充实,除了某些时候体验到了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尴尬。不过没事,再厉害的嘴炮平时都能顶住,何况这些空气炮。
宣布下课后,叶修也很知趣地“看着”学员们都三三两两地结伴走出教室后再动身离开,现在这个状况,搞不好再撞到谁身上就不好解释了。走出门口狠抽了一根烟解了瘾,叶修正准备去搭食堂的尾班车,突然间,肩头就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正是王杰希。叶修内心禁不住沉了一下,这王大眼是有通灵之术还是阴阳眼,早饭和上午训练课时,他是清清楚楚地记得这人不在自己可视范围之内,甚至连刚才步出训练室前,还小心翼翼地扫过每一个角落确保清场,所以这人是突然从哪个疙瘩冒出来的呢?叶修不解,但神色不惊:“怎么还没去吃饭?也要分根烟?”
“你现在能看到我了?”王杰希倒是开门见山,一副了然的模样,“之前看你的反应好像还不行?”
话都被点破到这个程度,叶修瞬间决定有难同当:“从今早起直至刚才是看不到的,但现在可以了。”一种找到树洞的轻松感让他一下打开话匣子,“这是什么原理?因为我成了你的同类?”叶修想起平时关于王杰希阴阳眼的调侃,接着开炮,“是不是我现在也可以支个摊给人看相创收了?那我能看见的其他几个人呢?先入行的前辈?”连珠炮下来,叶修发现自己也有点话唠的潜质。
“你还能看见其他人?好吧,隐私问题我不过问,”王杰希话里有话,“先解释一下,我俩不是什么同类,其他人,权且再议。关于你能看见谁这个问题,我是今早观察你的一系列行动感觉有点异常猜的,现在加上对我可视与否的反应,我的猜测基本得到印证。我说之前,你先深呼吸调整一下。”王杰希也是个当惯队长的,很懂得稳定人的情绪,知道丢鱼雷前给个预警。
“怎么,连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的选择都没有?”叶修抽了口烟,倒是云淡风轻。
“你现在起能看到的人,只有女性和男同性恋。”
“哦?那你怎么时隐时现的?”
“因为我是双性恋。”王杰希坦然。
“原来如此,不过这状况好像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最多训练时麻烦点,好吧,不只麻烦一点。还有什么可以提点一下,大概多久能恢复?恢复前该注意什么?比如关心不同性向的队员的心理状态?”叶修也坦然至极,虽然心算了一下,这个群体人数有四人之多,超乎他这个平时对LGBT不算特别关注的人的预期,稍稍感到冲击,但作为单身近三十年的资深人士,异性恋同性恋这类问题,即便发生在身边人身上,对自己的冲击也极其有限。
“看到别人,确实没什么特别大不小的,但有时候,认识自己可比接受别人难,”王杰希叹了口气,“我问你一个问题,今天早上起来,你能在镜子里看见自己么?”

圣诞快乐!

TBC

评论(59)

热度(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