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Joy 逍遥游6

6


叶修轻车熟路地叫来了黑的,十五分钟后带着黄少天来到游人如织的山脚。

“靠,我还以为你要带我不走寻常路呢,绕这么大弯儿才到我们刚才走那段是被骗了吧,你不是号称半个本地人么!?”黄少天跟着叶修站到缆车买票的队尾又觉得哪里不对,“坐缆车?不爬上去领略风光么?”

“我是想爬,半路上考虑到你的身体状况才转战这里,”叶修遥指一个人丁稀少的入口,“咱们随时都可以改变主意。”

黄少天本想挺直腰杆迎战,可才挺了一下就发现,别说腰杆,就昨晚那些别扭的战斗姿势,他此时连脖颈都挺不直。掂量了一下,他从善如流地继续呆在队尾。比起用脚丈量山脉,他决定暂时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等到了缆车登车处,又是另一番目瞪口呆:“妈蛋,我就说怎么这么便宜呢。”

玉龙山的缆车架设得早,当初还没有那些高大上的安全防护设施,大道至简,只有一个板凳一根细细的从头扣下来的安全护栏,连脚都是悬空的。

两人被分配到一张椅子上,顿觉成了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山间风大,吹得椅子晃晃悠悠。两人像荡秋千一样,只是秋千荡的是浪漫,这缆车荡的是性命。黄少天没有畏高症,也被离心力搞得有点慌慌的。

“怕了?”

“哪有!”黄少天嘴硬。

“不怕你这话唠怎么不说话?”叶修哪壶不开提哪壶。

黄少天想驳斥,但又怕张嘴的颤音露馅,琢磨着先调整心态。心想着人说爬高时得往高处看,于是便朝头上瞧。结果抬眼看到老龄化的机械构造,内心一惊,脸色更青了,掩饰不住地僵。

“少天,”叶修伸手握住了他的,“别看上面,瞄瞄脚下。”

登高是最不能看下面的。黄少天以为叶修还要闹他让他出大洋相,想驳话可此时是慌得说不出什么犀利的词,索性死马当活马医,视死如归瞧了瞧脚底。

本以为是万丈深渊的恐怖之地,此时撞入眼中的却是意外之景。

龙脉之地,灵气聚集,万物生长。在雪线之下山腰之处,满眼的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地向上冲,那股劲,几乎要挤到脚底一般。

缆车缓缓升高,风吹散山间的云,身边便萦绕着些微的雾,腾云驾雾一般。而让人从这不真切中感受到真切的,是这片海,绿色的海,林海,扎根在地上的林海。像是把天和地都连接在了一起。脚边的咫尺和手中的在握让黄少天内心真真切切地充盈起来。

 

下了缆车后的旅游团大军徘徊在观景区到此一游地晃了一圈后就又排着队下山了。两人则继续往山上进发。

进入雪线,气温骤降。身上穿了装备,这天的山风却不让人省心,叶修安全起见,租了两件大衣,背了个氧气袋。

前半段黄少天笑叶修背着硕大的氧气袋的造型像乌龟,后半段自己抱着氧气袋吸个不停的前进速度像乌龟。叶修从兜里掏出巧克力,投喂自己和乌龟,渐冷的手脚又渐渐恢复了暖意。

抵达第三处休息台时,前后已经看不见游客了,两人终于找到了点深度游的感觉。

“离上面还有多远?”黄少天小吸了两口氧才吐出一句话。

“不远了。”

“那我们一鼓作气。”黄少天两颊泛红。

叶修捏了捏氧气袋:“我们该考虑的是离下面还有多远。”

“嗯?”黄少天有点缺氧,脑子晕乎乎的,听到叶修的话,不太能理解过来了。

“照你这个吸法,上得去下不来,要在山顶接受人工呼吸么?”

黄少天愣了两分钟,大窘,可心里还是不甘心。

叶修看出来,并不劝,黄少天这种明白人不需要劝的,掏出相机:“来,合影一张表示到此一游。”

等摆好姿势的黄少天愣了几秒才回神:“次奥,这荒山野岭的,谁给咱们合影!?”

叶修掏出背包里的伸缩支架把黄少天惊讶的神情果断也“咔擦”了进去。

 

坐着下山的缆车,黄少天翻看相册不无惋惜:“本想着今天天气好,能拍张山峰做背景的,这个林荫道,说是去街心公园留念也有人信。”

“要拍全景的刚才在山脚买票时尽管拍就是了。”

“妈蛋,那我们还爬上来干嘛!?”黄少天气结。

“为了体验啊,有些事情本来就是离得远才看得清的。”叶修又给黄少天念小学课本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老叶,你拉我上山该不会就是为了绕弯子回答我昨天问你的事情?”昨夜耗尽体力后,两人终于老实躺着促膝长谈没谈出个所以然。黄少天内心还是惦记着叶修的回归,如果得到的是现在这个赋比兴的回答,他有点失落。

“当然不是,”叶修笑笑,“是为了和你约会。”

 

约会得有约会的样子,叶修请黄少天下馆子,说白了就是兴欣菜园的食堂。员工都是本地人,叶修也不讲究,只请了当地的两位大妈来轮流烧菜,做的是本地家常菜,唯一的特色是用自家菜园种出来的菜。

今天的菜色是过桥米线,大妈不耐烦做,各种菜洗干净分成十数大碗摆成自助,阵势看起来挺哄人的。一眼望过去,绿油油的菜篮子工程,不见一点肉末。

喝完最后一口纯天然的汤,黄少天打了个饱嗝,五分钟后肚子又咕咕叫起来,抹了抹嘴提要求:“老叶,我想开开荤。”

“行,”叶修领着黄少天往自己开小灶的店开路,走了没两步,又回首道,“少天,今晚我也想开开荤。”

 

TBC

评论(19)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