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好鸡友 一被子

给E娘的G文,上半部分贴出来过,现在这个是修文校对后的版本,索性从头来一遍,欢迎欣赏

一杆入洞的悬念留明天

 

喻文州扎根蓝雨村已经三年了,这三年,他终于写完了“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的发展规划。但也因为规划的工程浩大,这三年来,蓝雨村,一点发展都没有。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光棍,蓝雨村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光棍村,这三年来,不仅没有一个嫁进来的女娃,连一个出生的女娃都没有。如何才能摘掉和尚庙这顶帽子,担任村支书的喻文州很是着急。

 

组织的温暖就如春风化雨,正在喻文州火烧眉毛之际,上头一纸公文带来了好消息。通知是这么说的,为了让蓝雨村摆脱贫困,最近新富起来的兴欣村被安排和蓝雨的结对子,负责给蓝雨传授发家致富的本领。这样的雪中送炭不能更及时,早听说兴欣村有着三位远近闻名的美女,报名的人极其踊跃。喻文州思量再三,把新来的大学生村官黄少天叫来了,亲手给他泡了茶。

喝着拔凉拔凉的茶水,黄少天开始接受教育。

“少天,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么?”

“关于帮村子里脱贫的事。”

“知道为什么找你么?”

“不知道,我听说李远、宋晓、徐景熙……连最没干劲的郑轩都报名了,是怎么选上我的?”

“因为这些家伙报名都是为了给自己脱光而不是给村子脱贫的,我相信只有少天你才能专心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

“谢谢支书信任!!!”

喻文州大笔一挥,大学生村官黄少天坐上了前往春天,哦不,兴欣的大巴。

 

说好是在村口的大树下等,夏天太阳大得很,黄少天躲在树荫下,掏了手机看了五次,没记错的话对方已经迟到25分钟。第六次掏手机时,一个浑身飞扬着鸡毛的高个青年从远处向黄少天挥舞起了长胳膊:“喂!!!你好!你什么星座的?”

来的年轻人叫包荣兴,是村里致富源头养鸡场的主力饲养员,也是村支书叶修没法成功辞退的兼职秘书。组织安排的人热情好客,一路唠唠叨叨,把黄少天领到了支书的办公室。

喻文州是个靠谱的人,事无巨细都和叶修对接清楚了,三番五次地请求务必将致富脱贫宝典倾囊相授。另外,非必要就不要安排女同事一起工作了,免得脱光的消息传回来影响蓝雨的全村团结。

“行了文州,我专门带他满意没有?”在喻文州的再三叮嘱下,叶修也再三地给黄少天强调了要好好学习天天工作的组织纪律,至于生活上的安排,他琢磨了一下,考虑到了蓝雨全村的团结,还是找乔一帆来顶替了管后勤的陈果给黄少天安排妥当。

“叶支书,我最后想问你个问题。”看着初次见面严肃的叶修,黄少天的问题似乎憋了很久。

“问吧,就当自己村。”

“咱们兴欣村里的政审还要问星座的么?”

 

兴欣村这两年富了起来,也就有钱给干部整集体宿舍了。但是再有钱也不是浪费在这种地方的,看着乔一帆安顿自己的地方,黄少天感慨,都这么省了,要不就再省点,分什么男女宿舍啊。眺望着对面一墙之隔晾晒着裙子的阳台,他的思绪不禁飘到了自己的家乡——蓝雨村。

话说,家那边好几个女厕因为财政负担不起已经年久失修。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后,就更没有妹子愿意嫁到蓝雨来了。想到村里的惨状,黄少天握了握拳,在内心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村子里的小伙伴们踢上一场有妹子当啦啦队的足球赛。

 

黄少天对着天花板表了一晚的决心,在此起彼伏的鸡叫声中被炸了起来。微微睁眼,就算是大夏天的,这天也还没亮啊。翻了个身想继续睡时,他看到了站在床边的乔一帆:“黄少天前辈,要起来了,鸡们要喝水了。”

“鸡要喝水鸡舍里没有饮水机么?搞个冷热两档,想喝冷水喝冷水想喝热水喝热水呗。”瞄了一眼山寨机的荧光屏幕,跳字表显示4:30。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十分钟后,黄少天打着呵欠,无奈地坐上了乔一帆开的取水车,装载着一车的空桶,向山里进发。

 

清晨的山泉清冽。黄少天才装不到两桶,就给弄得神清气爽。等到阳光从叶缝中透下来,一车水已经给装满了。

“我说,这样弄效率不高啊,怎么不接个管道什么的?叫什么来着,农业现代化?”

“走管道的水没有直接运的味道好,而且今天有您帮忙,效率很高。”

“你这小年轻,怎么这么会说话呢。”

满载而归的两人受到了以叶修为首的大伙的欢迎。

“快快快,快用这个水熬粥去,比管子运过来的水好多了。”叶修忙不迭地指挥起煮大锅饭的厨师。

一听黄少天恍然怒道:“靠,我就说走管道的水和运回来的水,鸡哪里尝得出差别!”

听到的叶修不以为意,踱步过来:“鸡当然尝不出来,但是鸡不是都给人尝的么。看来是感性认识不够,我说今早不要熬白粥了,熬个鸡肉粥给少天接接风。”

 

鸡肉能有啥特别的,黄少天不在意,再少蓝雨每个月还是能吃上一顿啊。来了客人只杀一只鸡,这兴欣村是不是有点太吝啬了。但是看到那鸡被拖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惊呆了。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一只大得像火鸡的鸡。他想起了村子里存着的旧时候放卫星的大字报,玉米地里到处长的都是等身高的玉米棒子,连冯主席都被吓到了。

“怎么了,被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惊到了?”叶修点着烟一脸自豪。

“靠,欺负我没见过转基因食物啊!”黄少天迅速反击。

粥上来了,黄少天抄起勺子就吃,吃得他都不话唠了。

“尝出来不同了?”

“呜呜呜,就是有点齁。”

“那是你被美食感动的泪水。”

 

在叶支书的带领下,黄少天第一次踏足了养鸡场这片圣地。看着气派豪华的建筑,他内心不得不感慨,这鸡住得比自己还好。可仔细一思索,他就咂摸出哪里不对劲了。

“唉唉唉,叶支书,这情况不对,我是蓝雨来学习的,可咱们蓝雨没这个原始资金啊。”

“我们兴欣当初也没有。”

“没有养鸡场怎么养?”

“走地鸡。”

“放养不会被偷么?”

“会啊。”

“靠,那不是越养越穷么!?”

“在被偷的电光火石之间就要火速窜出来逮住那个偷鸡贼扭送他去派出所,这样对方就会情愿高价私了了。”

“你这盖养鸡场的第一桶金该不会就是这样赚来的吧。这算啥,钓鸡执法?”

叶修笑而不语。黄少天瞬间就架上了有色眼镜观察起这位叶支书,甚至在午饭时间也无法缓解。

 

看着大家聚在一起喜气洋洋地吃着鸡腿饭,黄少天简直觉得这就是一个分赃现场,于是撒了个谎说闹肚子,就回了宿舍。

“少天同志,感觉好点没?我代表组织给你送温暖来了。”站在门口的叶修端着鸡腿饭,明明饭盒都要搁到桌上了,看到黄少天居然精神抖擞地在床上打着手机游戏,立马转了个腔调,“是不是上午参观完鸡场听完我们村的发家史之后有点倒胃口啊?要吃不下大鱼大肉我叫厨房给你整点清粥榨菜?”站在门口的叶修立刻明白闹毛病的不是肚子是脑子了,手里使坏地将饭又收了起来。

正要伸手的黄少天捞了个空,目光如炬盯着叶修。

“确定要吃?吃了可就同流合污了,”叶修笑笑,“还是该说已经同流合污了,早餐好像喝的就是鸡粥。”

“支书,你究竟想说啥?”黄少天再听不明白叶修话中有话就是傻瓜了。

“没啥,就是让你不要总把玩笑话当真,不要和自己的胃口过不去,”说着,硬是把饭盒塞到黄少天手里,“还有,不要偷懒,今晚和我上山守走地鸡去。”

 

因为要守夜,黄少天整个下午都在光明正大地睡觉,直睡得草堂日迟迟,才被叶修扯出了被窝。

“啥都不用带,把人带上就好了。”大夏天的,六点多太阳还亮堂着,黄少天跟着叶修上了山。兴欣村傍山,傍山的地方才有好水。早上的时候顾着赶路回村里,山里的风景黄少天是此时才看清楚。沿着蜿蜒的小路,叶修一声不吭地在前面领头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山路,天渐渐暗下去了,才到了一片开阔而稀疏的林地。环顾四周,中间只有一个简陋的小草棚,黄少天打量了一下,估计这就是今晚的休憩之地了。

“小心点,注意脚下。”叶修叼着烟,说话含含糊糊的。

黄少天跟着叶修猫着腰进来时还以为人是关心他呢,结果借着夕阳的余光一看,得了吧,人家提醒自己是为了关心鸡下在这房子里的蛋。

这地方还真是有鸡,但数量不多,看那健步如飞飞快的劲儿就知道,货真价实的走地鸡。不仅走地,还飞天,扑棱棱地就窜起半尺高,在树枝上呆着,安逸得很。

“人说母猪会上树,原来母鸡也会上树啊?”黄少天在草棚子里探头探脑,用叶修带来的手电筒到处晃,好奇得很。

“人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黄少天小朋友怎么吃过鸡肉了还没见过鸡飞啊?”叶修不计前嫌,笑眯眯地给他讲解起来,“没被驯养的鸡都是在树上休息的,散养的鸡因为有野性,也是这么个生活习惯。只有被驯养了的,才会窝在草棚里不出去。”

“靠靠靠,你说谁是鸡呢,你自己不是也在草棚子里。”

“说我俩啊,咱们这不就成了好鸡友了么,”说着叶修还让烟,“来来来,漫漫长夜,不抽两根可没精神,看在好基友的份上才分享的。”

“叶支书,我说……”黄少天接过一根,叼着。

“别支书支书的,咱们现在都好鸡友了。”说着,叶修就随手给对方点上了火。

“那……老叶?”黄少天不好此道,吸了一口就只是装模作样了,叶修也不计较。派烟就是个拉近关系的方式么,都在村里蹲了那么多年的老支书了,成人精了,一根烟的功夫就成为了阶级大哥。

“说吧。”

“你今早那个第一桶金是唬我的吧?”

“呵呵,所以说你们这些大学生真是既较真又天真,要真能这样就挖到第一桶金,我可就天天在这山上养鸡了,还开发那养鸡场来干什么。”

“你现在不就在山上养鸡么。”

“你不懂,现在这里的鸡养来是作为革命的火种,专门给你们这些不懂农村生活的大学生进行思想洗礼用的。”

“你是说这还是个思想教育基地?”

“不信你回去问问,唐柔、安文逸、罗辑,哪个大学生没来过。”

“真的假的?”

“别不信。小唐还会乐器,当时那姑娘带了根单簧管来解闷,每晚演奏一段,吹得蛋的产量都提高了。”

“老叶,我都不知道是你吹出来的烟圈比较多还是你吹出来的牛皮比较多。”

“明显是小唐吹出来的蛋比较多。”

 

茅草屋没有任何可以打发时间的事儿。山上没有电源,手机要留着联络用。两人东扯西扯互相解闷,到了宵夜的时间。说是宵夜,实际就是晚餐,可带来的食物实在是太简易,只有火腿肠一物能勉强安慰自己开了个荤。

“老叶,你之前自己一个人在山上守这些鸡守了多久?”刚才唠嗑时黄少天已经知道了,这地方白天有人巡山不怕遭贼,以前人手不足时,只有陈果给帮着照顾,夜班都是叶修一个人值守。上山时有日头还好,呆了这么几个小时,看着黑漆漆的外面和只有风声的寂静,难免让人觉得有些凄凉。

“怎么,佩服哥了?”叶修也是修炼到位,一个眼神把黄少天的思想活动都给摸透了。

“是佩服你吃这些东西还能吃那么胖。”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感触迅速被叶修的姿态赶去了爪哇国。

“呵呵,物似主人型嘛,哥养的鸡要不随哥这么个生长效率,兴欣哪能那么快发家致富,”说完叶修还瞄了两眼黄少天,“倒是你这小身板,我看蓝雨到时候估计得亏。”

“你还人身攻击上了!”

“呵呵,公鸡外面有,人参真没有。”

当乔一帆的送水车绕到茅草屋来的时候,叶修和黄少天持续整晚的舌战战绩定格为叶修37连胜。

 

“老叶,你还没给我说究竟第一桶金是怎么回事呢!”精神了整晚,在车上颠簸得差点挨着叶修就睡过去的黄少天,在一个急转弯后脑袋与窗玻璃亲密接触,陡然回神。经过一晚上相处,黄少天不至于还不知道那个钓鸡执法致富是忽悠。

“少天,问你一个终极问题,你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经历了37连败的黄少天用眼神表示不想跳叶修任何的套。

“哥就告诉你秘笈,是先有了勤劳的人买来了鸡苗,把鸡养大了,鸡才下了蛋,因此是先有鸡才有蛋。”

“你能不扯淡么……”

“勤劳致富,多质朴又正确的道理,一般人哥可不告诉他。”

 

叶修说了,致富就是要靠勤劳。最质朴的理由,那就是日复一日的辛勤劳动。于是乎,除了第一天的上山之后,叶修以从头学起的名义,将黄少天扔给了罗辑和包子带领着授艺,自己偶尔点拨。

罗辑和包子管理的养鸡场规模不小,是兴欣村里两座养鸡场里的其中一座,可谓是半壁江山。要是按照鸡的绝对数量来说,那还不止一半。头一天被罗辑带着转的时候,只见鸡密密麻麻地挤在笼子里,连个挪动身子的地方都没有,空间用得一点不剩。

黄少天目瞪口呆:“挤成这样,比大学宿舍还过分,这鸡怎么动?”

“嘿嘿嘿,鸡不用动,要是它们想移动,我可以用它们的小伙伴们帮它们带笼子移动。”答非所问的包子得意地向黄少天展示其双臂上的肱二头“鸡”。

“这些鸡不能动,动了的话,可是大灾难。”罗辑有点兴奋地介绍起了他研究的成效。

原来按照高材生罗辑专门设计的配比饲料,可以迅速地让鸡们在三个月内成熟出笼。可是这样长起来的鸡,骨头的生长速度跟不上肉,为了避免骨折,都不能随便运动,只能窝着养生。

 

“你问我这样的鸡能不能吃?当然能,”每天只有中午一顿是吃正餐的叶书记在饭堂大快朵颐,“前晚你和我在山上吃的火腿肠就是这个做的啊。”

回想那些鸡蹲在笼子里痴肥的模样,黄少天有点想扣喉:“老叶,你不觉得这东西……不太自然么?”

“罗辑同学管这个叫农业现代化,你们年轻人应该有共同语言,跟着他好好干。”叶修也不多话,吃完收拾收拾就回去休息了,为今晚的守夜养精蓄锐。

 

黄少天只得天天跟在包子口中的“小弟”罗辑的身后再当下一级的“小弟”。推着辆饲料车进进出出,将精心调配好的饲料定时定量地投放。看来自己成了廉价劳动力了,干活时黄少天的行尸走肉与包子的欢快成了明显的对比。

有了黄少天的分担,被解放出来提早下班的包子有了更多时间去教导他的罗小弟和关心他的叶老大。于是,考验黄少天是否有耐性的漫漫修行被迅速缩短为了三天。

“少天,因为你的表现特别出色,组织考虑提前教授你鸡饲料的调配方法,协助罗辑工作。至于喂鸡这种活,还是继续由包子一个人负责。”叶修如是宣布。

 

跟着罗辑混了几天,黄少天发现这事情操作难度不大,最难的研究已经由罗辑攻克了,自己不过是要细心点罢了。除了频频遭遇被包子拉去尝试用蒸笼孵鸡蛋、往小鸡嘴里塞饲料制造兴欣填鸡品牌这些意外,黄少天在三个月后欣喜地迎来了自己亲手养殖的第一批成鸡出笼。

用罗辑配置的饲料养出来的鸡产量惊人,观摩着收购商来和村里的财会陈果结账,那一把把的钞票把黄少天都看傻了。有了那笔钱,别说给村里的光棍们说媳妇了,就是成立妇联都是分分钟的事情。

感受到自己掌握到的本领能为蓝雨带来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后,当夜他修书一封给喻文州。信里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根据他的认真学习、精确计算,他已经掌握到了致富的方法,能回村里报效蓝雨了。

黄少天挺想第二天就走的,那种挥一挥手不带走一根鸡毛的潇洒,在他这三个月被梦靥中包子的歌声惊醒时尤为渴望。他不是不想走,他还得等命令,没有喻文州的批准,他回去的车票谁给报呢。

天有不测风云,三天以后,叶修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少天同志,你经受住了组织的考验,没有心浮气躁地在学有所成之后拔腿就跑,我们决定教授你更高级的饲养技术。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沐橙和方锐在另一个养鸡场实习吧。”

消息宣布完的当晚,黄少天才收到喻文州姗姗来迟的同意回函。晚了,一切都晚了,一等又是一鸡度。

 

知道黄少天逾期不归的原因是学习更高级的养鸡技术,喻文州万分支持。知道更高级的养鸡技术导师是兴欣村村花苏沐橙,蓝雨的小伙伴们万分愤慨,纷纷来信表示想念黄少表示遍插茱萸少一人。

有了导师苏沐橙,黄少天的学习热情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但是有时候他也说不清,这种热情的提高是真因为有了苏沐橙,还是因为物理距离上摆脱了包子,亦或是自己误打误撞通过了叶修的考验。

 

苏沐橙和方锐弄的这个养鸡场可和他之前所在的那个不一样,他看出来了,因为不难看出来。这个养鸡场和之前的最大不同是没有屋顶,鸡们都在围闭起来的农场上散养,玩的就是绿色食品的概念。

在这里,没有无休无止的电子秤、烧杯、搅拌器。饲料那东西,不是买回来的,得从田里收。有多少是多少,不定时不定量。人休闲,鸡也休闲。方锐神出鬼没,基本是他什么时候出现,鸡们什么时候开饭。苏沐橙则尽心尽责,在摄影棚里开工。

“妈蛋,现在连鸡都有形象代言人了!”黄少天看着印出来的宣传单追问叶修。彩页上印着穿得一水清新的苏沐橙,俨然是口香糖广告形象。要不是那个浓重加粗的字体,谁都看不出她扮演的是一位养鸡西施。

“宣传也很重要,因为这种养殖方式,鸡的产量上不去。但有了沐橙,我们至少先把销量弄上去了。”叶修如是说。

 

两位导师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剩下个黄少天一个学员坚持在农场上瞎折腾。一边投食,一边到处捡鸡蛋。除了和鸡们打交道,最多见面的反而是每晚出发去山上守夜都会途径的叶修。

叶修每晚都在这抽三根烟再走。

“又到点了?”

“可不是,但看到你这么寂寞,代表组织来陪你说说话。”

“得了吧,你每晚都在这升起烽火台,我要是山上的偷鸡贼,一定会注意到这个信号了,提前作案,让你守夜也没用。”

“要是被偷了我就从你这拿两只上去填窟窿得了。”

“你怎么这么无耻……算了,我好人不和你追究。”

“都是公家的鸡,集体财产从左口袋挪到右口袋,无差别,不是好人不好人的问题。”

“我不是说这个!其实老叶你每天一个人去山上守夜很寂寞吧,有我在这等着和你聊会儿天,是不是感觉热闹点了?所以说,我是好人吧?”

“是的,经历了聒噪,到了山上就分外珍惜那份宁静了。”

“靠靠靠靠靠!”

可我不还是每天都专门途经这儿么?叶修笑笑不语。

 

绿色养鸡场的鸡比现代化弄出来的精神多了,个顶个的瘦身。等到半年后的出笼时,黄少天一看鸡们褪毛后的小身段欲哭无泪,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对于虚胖的身材是那么地痛恨,于是面带深意地用余光紧盯叶修。

“再看下去就斜视了。”

“你知道我看你啊!”

“只听说过盯着鸡久了会看成斗鸡眼的,还没听说过会看成你这种斜视的,可不得多看两眼么。”

看着黄少天盯着电子秤愁眉苦脸一言不发,倒是叶修好奇了:“怎么不说话了,发啥愁?”

“罗辑包子那鸡场的鸡的个头一只顶这里五只。”

“呵呵,”叶修将陈果敲好的估价单给黄少天瞄了一眼,“这里的鸡的身价一只顶那边五只。”

看着换回来的难以置信的账单数,黄少天不禁泪流满面。这么多的钱,不要说建个妇联了,简直可以把将蓝雨改造成尼姑村了。这下子真是彻底的学成归来了,报效蓝雨了!

看着黄少天喜不自禁的表情,叶修开心又有些惆怅。怎么了,徒弟出师该开心才对,没必要对自己又得恢复独自上山闷闷不乐。

 

欢送黄少天的宴席定在了一周以后。正当村子里的大伙有条不紊地准备着时,一场无声的瘟疫侵袭了兴欣村。

最开始发现苗头的是包子:“我就说这些鸡经常不运动,你看憋坏了吧,好几只都趴着一动不动。”

“一动不动很正常,养生!”由于他话语的经常性不着调,在尝试着新型革命性饲料试验的罗辑并没有去理会他的这个报告。等到走出实验室嗅到鸡场出现了怪异的气味时,瘟疫已经大面积传播开了。

速成养鸡场的鸡本就孱弱,抵抗力差,一旦感染,病起来后,鸡都是一笼一笼地往地下填埋。原本挤挤攘攘的鸡场不过三天之间,就寥落得和出笼后一样干干净净。苏沐橙柔声安慰为此愧疚不已捶胸大哭的罗辑。可没过多久,苏沐橙也成为了被安慰对象。

绿色养鸡场虽然地势开阔,食品天然,但是架不住大批量的病鸡的传染力,有了那么一两只鸡染病后,渐渐地,也都传染开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成鸡才出笼没多久,损失殆尽,也是有个数,不至于像速成鸡场那般惨烈。

这场鸡瘟的袭来,让兴欣沉寂了许多。

 

黄少天觉得自己离开的时机不太对。比起之前说好轰轰烈烈十八相送的计划,黄少天估摸着眼下的场景,还是决定选择自己最初设想的那样挥手不带走云彩的潇洒。

到了预计离开的那日,不声不响的众人还是出其不意地给黄少天举办了最隆重的欢送仪式。在大家的簇拥中,黄少天接过了叶修手里的毕业证书,感受着大家的情深意重。他激动地表示:比起回去报效蓝雨,他决定先留下来与兴欣共度难关。

“少天,你真的确定要留下来?”叶修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他开心,说不出哪里的开心。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为定。”

“那好,不和你客气了,”叶修收回了那本才刚刚颁发的毕业证书,“养鸡共有三重修炼,恭喜你意外地来到了第三关,要好好把握当哥关门弟子的机会。”

 

“我以为是什么武林绝学,原来还是上山守夜,这不是来的第一天就经历过了么!?”黄少天在昏暗的光线中嘟囔着,幸亏今夜的欢送让他吃饱了才上路,不至于两个人惨兮兮地又啃速成鸡肉肠,该说现在更惨,连速成鸡肉肠应该都啃不上了。

“没错,这就是养鸡的终极武林绝学,第一天的时候给你偷师了一次,说明你运气好,可不,现在正式开始修行了。”

“我觉得我的偷师收获还没有偷鸡贼的收获大。”

“那是因为你缺乏高手的点拨,”叶修娓娓道来,“养鸡也是分等级的,速成鸡、绿色鸡、野鸡,每种都要掌握。像哥这样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全鸡高手。”

 

原来这次并不算是守夜,而是直接呆山里不出来了。日头出来了,叶修领着黄少天到处逛,他用着特别的口哨将鸡群都引出来,逐只逐只地观察、做标记,打算将这些风餐露宿却顽强生存的半野鸡挑些回山下开枝散叶。

“你这是干啥?”黄少天压低声线。

“选出里面最强的。”

“不都是肉鸡种么?你还要挑斗鸡?”

“对,抓回去和养殖鸡里繁殖能力最强的配种。”

“你这是鸡界袁隆平思路啊?”

数天以后,叶修和黄少天招来开车接他们的乔一帆,通力合作将挑选出来的种鸡往车上运。

 

鸡没了,人还有,有人就有办法。不过一两个月,养鸡场里又是遍地撒欢的鸡苗吵吵闹闹,恢复了往日的蓬勃生气。黄少天的归期近在眼前,叶修却不讲道理,修书一封喻文州,表示人暂时扣下了。

好吧,就再多当两个月白工当作多交的学费好了。

 

成长期的鸡苗极其脆弱,需要人没日没夜的看护。今晚的夜班轮到黄少天。黄绒绒的小毛球们都缩在取暖灯旁闭着眼睛休眠,吃过了晚饭的黄少天半躺在简易的担架床上打着呵欠。饭气攻心让他有点犯困,加上寒气骤袭,搂着被子传来的温暖让他考虑起是否今晚要规律生活,早睡早起。

房门吱地一声打开了,闪进一个人。

“百无聊赖,要哥陪你么?”

“你怎么来了,这么快就又恢复上山守夜了?”

“嗯,来守夜。”

一看叶修像往常那样往兜里摸的动作,黄少天连忙制止:“别别别,别抽烟!”

“没抽烟,手冻得有点僵取个暖还不行。”

“冷就过来说话,被窝借你半个,卧聊好了,我正闷呢。”

“还说借的?前几天山上不都钻一个被窝么?”说着,叶修不客气地钻了进来。

前几天正赶上春寒之际,半夜的山上冷得两人直哆嗦,靠在一起取暖,抖得比钻进茅草棚里取暖的鸡们还厉害。特别磕碜的景象,经叶修这么一说,倒整得特别淫靡暧昧。

“我次奥,再这么说我喊人了。”

“别喊。”叶修手指轻点黄少天的唇,两眼凝视着他。就这么一瞬,黄少天内心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何没来由地砰砰跳起来。他在内心不断地提醒自己是蓝雨人,是身在兴欣心在蓝雨的蓝雨人,是喜欢妹子的人,可就是按捺不住一颗红心向眼前的趋势。于是,他就真闭上了嘴,等下文。

“别喊,鸡都睡了。”

“靠靠靠靠靠!”太败兴了,主要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我们也睡吧。”

“嗯!?”

“我和文州说了,没守住承诺让你保持单身,不过也没破坏你们村里的团结。”

“啥!?凭啥我就不单身了!”

“凭哥今晚不上山守夜,来你这守夜,你看成不?”

 

END

 

评论(25)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