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Joy 逍遥游3

3

时过境迁,叶修还是那个叶修,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车还是这么一款小白车,只是位置对调了。

高原之上电瓶车稳稳当当的,菜地被修理得很平整,不像在高尔夫球场被设计得高低起伏。叶修是司机也是讲解,给未来客户们介绍着菜园的设计。其实完全不用费口舌,人们相信眼见为实。玉龙山脚下,菜畦上绿油油的一片连着一片,映着那常年不化的雪山峰顶,感觉地里冒出来的不是菜,必须是长着菜模样的雪莲和灵芝,吃了之后必然排毒清肠、滋阴壮阳、延年益寿、上天遁地。

路程才开出百来米,一车子的人都在问怎么办会员卡年卡终身卡。路程过半,叶修已经拿下了全车的单子,没了推销任务,后半程成了纯粹的农家乐旅游体验。车子最后停在了草莓大棚前,来的几乎都是家庭客户,拖家带口,呼啦啦地奔向温室感受天伦之乐,黄少天孤零零一个坐着没有下车的意思。

 

“不喜欢吃草莓?”

“这个季节这个地儿不该有草莓,这儿供应的东西不自然,我后悔我签的合同了。”黄少天正色。

“我好像在写给你的信里提过草莓的事儿?”

“嗯?”黄少天隐约记得,但里面提到的是果园,可这不是菜园么?

叶修已经从他眼里看到了疑问,主动解疑释惑:“果园种草莓那次我们挖到了第一桶金,你就当它是兴欣的幸运果,或者企业文化也行。”

“草莓现货能换来这个菜地?你搞的草莓期货吧?”放眼望去,方圆百里,地皮加上硬件,看了一路黄少天心里有数,“这种规模的菜园初期投入太大,难有不亏本的。”

“猜对了,这就是别人亏本亏到破产折卖变现,我们淘来的。”

黄少天挑挑眉:“这是秒拍还是1111大降价,自己怎么就没赶上这种好事。”

“要求付全款的司法拍卖。”

行吧,现金为王。“你运气不错。”

“那是,之前都坠到谷底了么,怎么也得反弹一下。”

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听叶修自嘲那段经历。

 

叶修当初是黄少天的启明星没错,但是星也有西沉之时。

前两年叶修的团队接了福万生化的IPO项目,收官之时被人匿名向证监会举报做假账。作为审计,叶修被认定没有尽责,永久开除出行业。旁人唏嘘不已,皆以为他哑巴吃黄莲,却不道他是自以为殉道得志。

黄少天也是刨根问底得知内幕。叶修早知这公司明里暗里说不清,负责人为了金钱利益甚至传闻导演过几起要了人命的意外事故。这个烂摊子易接难卸,叶修干脆自己匿名举报,来了一招釜底抽薪玉石俱焚。

黄少天领教过叶修当初告别时仍是我自横刀向天去的气势,明白这人心里还作着那副引刀一快的架势,但今时今日却从语中听出松动,不禁以为其中有所回旋。

“想通了?终于决定回来了?”当初那帮跟红顶白的家伙对叶修避之唯恐不及,也就只有黄少天还凑上去叫他“一定要回来”,却落得个不置可否的答案,落成了块心病。

“嗯,真挂念当年打球可以签单的日子。”叶修比了个挥杆的动作,总不能理解成乒乓球敷衍过去吧,看来是技痒了。

 

说得这么明显,话好接,行程不好接。黄少天心里有点犯怵。

当初刚拿到赠佳人的球杆时,他新鲜得紧,日日勤练,有空就到高球场报到,报成了会员。钱包变扁,水平见涨。黄少天一直期待着哪天能再见上叶修,试着约他打一场。

后来的生活犹如加速旋转的陀螺,黄少天在来来回回调整地理坐标时忘记了时间坐标的推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习惯退化为兴趣,兴之所至去一趟。他的薪水和职位在往上窜,见到叶修多起来了,却不敢再邀战。无他,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忙起来后,他知道自己大不如前了,也就断了和叶修切磋的念头。

现在叶修主动暗示,是否该顺杆爬,他拿不准。露短还是露怯,两害权其轻者。黄少天想了想,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诚挚邀约,叶修欣然前往。

 

身上的衣服不用换了,是现成的,鞋子也是。球场好办,黄少天订的酒店不远处就有配套的,走几步路的事。万事俱备,只欠球杆。

“我在这等你?”黄少天问,他还记得叶修当年的讲究。自己继承他衣钵后,每次拿出装备时都会引起侧目。估计这人现在还是那样,有着自己的专用杆。

“去哪取?净身出户,所有家当都秒拍掉了。”叶修两手一摊。

黄少天咋舌,暗道怪不得攒下这么多RP拣了这块菜园子这么大一个漏子。“那凑合用我的吧,其实就是你当年那套,我只替换了几根。”

“我当年那套?那套能叫凑合么?”

黄少天口误被逮了个正着,干脆放弃治疗:“非常凑合。”

叶修笑笑,两人在荒山野岭里叫来黑的直奔酒店。

 

TBC

评论(11)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