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谈情说案 第二季第三案 中

中.

黄少天有黄少天的忙,叶修也有叶修的正经事。

喻文州这次转来的案子难度不高,但这不高对蓝雨分部而言。兴欣分部在日渐壮大,但新生力量以泥腿子为主力军,街头巷尾走出来的,靠的就是耳濡目染的传帮带。这样的锻炼,庭上三板斧的表现进步得快,但像非诉这种要静下心来的办公桌前绣花活,基本都零基础的抓瞎。


也感谢喻文州让过来的这活还属于金主系列,光为着报酬叶修也不能掉以轻心,思前想后,亲自领军,还把不得闲的苏沐橙也拽上船来帮忙,即便如此,仍然觉得是哪里不足。 

为何此次叶修重视到这个地步,不光是为了练兵,也有趁机把整个兴欣分部水准都往上提一级的意思。律师这条路,是个螺旋上升的发展。发展的初级阶段必然是做诉讼,有了资本人脉口碑的积累后才有机会转到非诉业务,如果要再往上走,又还得回到诉讼上来。当然,像喻文州这样把蓝雨的非诉业务做到独霸一方的,那是爱上不上权衡利弊后的自由选择。大多数人都是凡人,所以大部分的律所也没有这种何不食肉糜的烦恼,基本是苦苦挣扎在第一阶段诉讼的温饱线或者攀爬在从诉讼转往非诉的小康线上。


这回接了蓝雨转过来的单,算是直接领着兴欣分部跑步进入社会主义。不掺乎这事的魏琛光瞄一眼都大呼小叫,可见这画面确实是美得一般事务所不敢想。但团队的阵容不行,怎么琢磨怎么像经济泡沫。除了一个叶修一个苏沐橙,唐柔和包子都没吃过非诉这碗饭,相关知识的储备也不太够。蓝雨本就是人手不够分出来的单子,自然借不到救兵。想到自谋出路,看了看日历,叶修也不禁唏嘘。这时间点怎么就这么巧,偏偏是暑假结束刚开学的时段,连去王杰希那里化缘几个科班学生都不易。 
 
正发愁,前台的小姑娘来了电话,说是有人找。 
不是预约的人,很难撞上叶修这样的大忙人在所里,必然是多日蹲守的结果。满心以为是来诉苦求援助的简单案子,叶修还盘算着是不是让陈果也练练兵,出来一看,这不是上回跟着王杰希来过的小年轻么?叫什么来着?叶修伸手握了一下,对方已经赶紧在他苦苦思索前把名字报上:“打扰了,我是之前跟着王老师来实习过的学生,乔一帆。” 
叶修内心恍然大悟,外表云淡风轻。他这个身份了,不至于需要对这些还扒拉在门外朝圣的小年轻摆出相见恨晚的态度,客气地让座到会议室请杯茶,自己的思绪大半还放在组团的烦恼上,坐在对面的乔一帆却是千年等一回地紧张,这可是难得接触高人的机会。 
“叶律师,”乔一帆的语速有点急促,拳头在桌子底下握得紧紧的,手心里全是汗,他这次来时有所求的,临阵却把打好的腹稿都忘了个干净,支支吾吾不是个事儿,只好开门见山,“请问我能在您的分部里实习帮忙么?” 
这个提议,叶修没想到。新学期开学,都是学生们最忙的时期。往常围着律所打转求实习的年轻人在开学日不约而同地散了个干净。临近毕业的去找工作,升学的埋头论文和项目,不给自己导师打工给外面的人打工?扫了眼对方递过来的简历,即便是用人之际,叶修也有点迟疑:“刚上研二,应该很忙吧,大眼没督促你学业?” 
“有的,民商法一直在努力。但听了您上次的建议,自己也想找机会熟悉民诉的具体操作,但是……”乔一帆的声音低了下去。 
叶修是明白人,半截话就听出了后面的潜台词。导师是不能轻易改的,而方向又是导师定的。这小伙子因为自己的建议而想试试手,总不能正儿八经地去和导师决裂,可不得偷偷摸摸地来找自己。 
对方是真心诚意地缺机会,自己是无米下锅地缺人手,双赢的合作,叶修当场就拍板定下来了:“行,最近分部正好接了个民诉相关的案子,你有空就随时过来吧。” 
 
喻文州作为人情送过来的这个案子基本难度不大,过司考的研究生就能做。缺的就是做材料的经验和应对细碎工作的平静心境,再有就是全流程上一些查缺补漏的意识。 
原来的人马搭配是叶修、苏沐橙、唐柔、包子。苏沐橙是还有自己的活,帮衬着做。至于唐柔和包子,一个太冲,一个太跳跃。现在有了乔一帆主动的投奔,简直就是正想睡觉就有人送来了枕头。 
上一次实习时叶修很上心,为了卖王杰希人情,对每个家伙仔细观察后,还像模像样地给他们的实习报告都填了几句评语,包括乔一帆。这个年轻人在一些有难度的问题上表现不如他的同门出色,但说到细心和耐性,还有配合的意识上,叶修给他打了高分的。考验这些素质的活大都是脏活累活,不容易出彩,很多实习生恨不得偷懒,乔一帆却实打实地完成了。这可不就是干非诉业务的必备素质嘛。要不蓝雨这么一群各有缺点的家伙怎么也能靠着配合把非诉业务干得蒸蒸日上呢。 
乔一帆翌日便过来帮忙。留心了一两天,叶修对自己的预判更又信心了。这家伙就是撬动这个案子的支点。简直就是挖王杰希墙角的一小步,自己团队工作进展的一大步。 
 
叶修顺当完成当日工作回到家时,出差归来还穿着的黄少天正撅着屁股在柜子里翻泡面,看样子应该是没正经吃晚饭,只用飞机餐充了饥。 
黄少天这次的案子在外地,三天两头来回赶,身心俱疲。口头上说是这边也有放不下的工作放不下,可每次从机场出来都是拉着行李箱直接回家甚少回事务所。叶修想想就明白了,既然黄少天不好意思点破是回来看自己,那自己装聋作哑地配合来收下话唠的恋人难得不说出口的温情似乎也不错。 
不过装聋作哑是一回事,给予回馈是另一回事。为了表示礼尚往来,这段时间他可是准备了一个过往自己压根不会考虑的回馈方式。看了看表,时间尚早,便拽着黄少天出门上了车,说是约会一下。 
“怎么了老叶,你今晚画风不对啊,”黄少天在副驾驶座上边打呵欠边用手机翻着日历,“刚才GPS导航的终点是最近很火的那家店吧,今天不是我俩生日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纪念日,搞得这么隆重干什么?说来我还挺想你那泡面手艺的,吃那个就挺好。” 
叶修瞥了一眼,不禁想笑。这家伙还真能口不对心,嘴角都弯起来了,语气还那么懒洋洋,大概也是觉得自己平时也忙两人还是少折腾的好。也怪实用主义惹的祸,黄少天之前的那点小情小调,和叶修在一起后被洗得厉害。一切从简,包括感情,包括三餐。这是个好兆头,也不是个好兆头。 
 
所有美好的感情都是相似的,只有糟糕的感情才各有各的糟糕。开始是你来我往的试探,接着是剖白心迹的确定关系,再往后,基本就是心如止水的平稳。叶修黄少天,一个奔三一个奔四,发展到了同居阶段。回顾一下这段日子,除了前段时间叶修自己内心里熨平过的一点褶子,两人过的简直就是Ctrl+C配合Ctrl+V的生活。为了冲击事业上的高峰,感情互动基本就是在事务所时的休息时间闲聊和在家里的共处一室,约会绝迹有段时间了,更不要说什么特殊日子的庆祝和外出旅游散心。 
这样的感情生活是所有发展稳定的情侣都避不过的魔咒。最初时每日的太阳都是新的,渐渐就变成了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对任何可能发生的事物习以为常后,就失去了标记生活的刻度。没有敏感点,没有了记忆点,生活像突然加速的陀螺,人坐在上面被甩得晕头转向。人开始对时间模糊起来。 
叶修发现自己和黄少天近期在讨论某些事确定发生时间时,两人居然用上了“就是你/我在做某个案子的那段日子”而不是“就是你/我去干什么事”的句型。感情生活的年月日模糊了,工作的时间表因为有律助的记录倒是清晰了。以前的他不会去留心这些细节,大概也是之前自己内心的波澜给他提了个醒。叶修是聪明人,当一件事他决定要上心时,能做到120分。 
叶修发现了这个感情进入麻木期或说稳定期的苗头,但并不打算声张。他认为自己一个人足以独立处理好这个问题。不就是制造一些属于两人特别的回忆,重新给感情公路上的里程碑上上新漆标嘛。他不屑于浪漫,但浪漫是个好办法,于是便决定祭出最土的浪漫三绝招——烛光晚餐、送花、看夜景。 
做这个计划,这其中也有上次拆了苏沐橙台后出于歉意接受策划的愧疚因素,在外人看来,叶修这样的人来做这样的事,挺让人觉得不好意思的。但展现的对象不是别人,是黄少天。对着黄少天,叶修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当然,没不好意思是一回事,土,还是必然的,并且完全没有做出浪漫的效果。 
黄少天压根就没领悟到叶修这突然开窍玩浪漫是要制造点两人值得珍藏的回忆这么一个宏大的用意,只当对方是又搞了个大单要请客庆功,果断在叶修点情侣餐的话语出口前抢过了点菜主动权,一气呵成地把服务员刚报过的推荐菜重复了一遍,念完后,一脸灿烂地对有点愕然的服务员笑道:“今晚老板请客,宰狠一点。” 
大概是饿狠了,黄少天狼吞虎咽。一个G市人,吃不得辣,而这次案子所在的地方无辣不欢,顿顿只得浅尝则止。烛光晚餐的地方是意大利餐,不算对胃口但至少下得了嘴。再加上餐桌对面的是自己恋人,而不是需要虚头虚脑应酬的客户,黄少天也就顾不得这高级餐厅穷讲究的餐桌礼仪,菜一上来就摆开架势放开肚皮。等到风卷残云才满意地打了个饱嗝。 
到了这里,叶修也明白过来了,自己命里估计就是个和浪漫没啥缘分的人,索性也就不往原先计划的目标冲击。看着对面的黄少天拿起餐巾擦着嘴,内心打算见好就收中止闹剧时,偏偏事先预定好的花却像个机会主义者似的突然冒出,伴着小提琴声送了上来。 

简直就是逼上梁山。只是放弃浪漫,并没有打算放弃治疗啊。


叶修不是个在意别人眼光的人,但是眼下这幕连他自己都觉得受不了。反倒是黄少天傻乐地咧着个嘴,高兴得什么似的:“哟老叶,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不仅吃大餐还有花收?我得赶紧拍下发朋友圈嘚瑟一下。唉唉唉,说来,这是不是你第一次送花?以前读书时就听说你特别古板不会逗女朋友。”黄少天嘴上说着,手上也不耽误,花的微距照,自己捧花的自拍,各个角度都过了个瘾。 
黄少天抱着花迈出餐厅门时显然情绪极度高涨:“开始是烛光晚餐,刚才是送花,还有什么招式就放马过来吧!”虽然过程很不理想,但效果明显不错。这家伙一扫出差归来的疲态,叽里呱啦地上了车。一串话说下来,让叶修也放开了,重新捡起原本被扔到回收站的最后一步计划,一打方向盘,往看夜景的地方奔驰而去。 
 

电视塔这种旅游胜地是一如既往地多人。除了旅游团外,追求浪漫的情侣是消费的中坚力量。为了低调,黄少天把花留在了车内,两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掺在一对对年轻男女之中,反而有点像商务人士来考察市容市貌。买票时黄少天难得疯了一把,大大咧咧地和售票的说要情侣票,还对着叶修挤眉弄眼。可售票员大概是见惯了蹭情侣票省钱的观光团,一点都没有给予黄少天特意公众出柜想要的反应。不过还好,黄少天放了一记哑炮的失落,很快就被夜景所治愈。


并不是说看个夜景有多特别或者这里的夜景有多特别,四处飞时就没少见缝插针地玩,各地的夜景夜生活看了个遍也体验了个遍。不过有句被用烂了的话说得好,重要的不是在做的事,而是与此时相伴做着此事的人。而且黄少天也隐隐感觉到今晚的叶修也像是卯足了劲有点什么不达什么目的不罢休的势头,憋了点啥雄心壮志在心里引而不发。两人例牌地看了一圈夜景之后,叶修居然还拉着他奔顶层的摩天轮去了,黄少天的兴致愈加高涨。 
如果说来电视塔看夜景是情侣约会的必修课基,跑到最顶端的摩天轮,则是选修课了。叶修选的还是单对单辅导的选修课,专门包了一个包厢,黄少天几乎对他这难得的细致刮目相看。也对,就算自己和叶修受得了坐在对面的情侣卿卿我我,别人也不一定受得了俩男人情到浓时的出格举动。 
 
苏沐橙最初还提前给叶修打印了一张A4纸的必备情话,看完以后被打开新大门的叶修决定还是做回自己。他可以在庭上滔滔不绝,但琼瑶阿姨的语录绝对不是他的风格。对黄少天念狗血台词,他一秒钟就能确定,这家伙不会被迷死而是会被笑死。显然此时在密闭包厢里情不自禁握上叶修手的黄少天也更认可无声胜有声的气氛。 
但要往细里说,黄少天心情是沉迷的,脑子却是极度清醒的。今晚的叶修太反常了,经过了他反复的论证,不是任何特殊的日子却要搞得那么隆重其事,那唯一的可能就是今晚要被变成特殊的日子。 
《最高摩天轮成本市求婚最佳圣地》。刚过去的七夕,黄少天在手机报上看过这么一条社会新闻。当时不过是一扫而过的文字,偏偏就突如其来地蹦到脑子里来,还是加粗闪烁最大字号。黄少天内心一惊,瞬间也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震得有点血脉贲张。我次奥,不会吧老叶,给我搞突然袭击!?[] 
这个想法出现后就瞬间扎根,顽强得黄少天连续几次告诫自己要冷静并且打算强制删除都没能成功,心跳更是一个劲地往上窜。回想了一下今晚的流程,烛光晚餐,送花,看夜景,现在还正儿八经地扯到这摩天轮来,还两人独处的包厢,真是越想越像这么回事! 
黄少天瞄了瞄自己,还好还好,虽然是出差装,但到底这身衣着还算不失礼这个即将成为人生最重要时刻之一的场合。又瞥了一眼叶修,对方难得感应到了对他回首一笑,虽然笑容还是带着点惯有的嘲讽味道,但最可疑的是,另一只手一直插在裤袋里不肯掏出来,该不会就是那什么秘密武器吧?妈蛋!等会祭出大招时我该怎么反应说点什么?表情该是惊喜还是感动?不过这家伙到底怎么想的,大半圈都转过去了,怎么还这么淡定啊?难道要把大招压轴到最后一刻? 
原本还沉浸在与恋人放松约会的情绪里的黄少天,脑补得越来越丰富,内心越来越紧张。 
 踏出包厢的一刻,黄少天已经偷偷摸摸地演练好了几个最佳表情,对着摩天轮玻璃屏蔽的倒影不着痕迹的理了理发型。一出门,真的是嘭地几声礼花爆开,黄少天刚握紧叶修的手要说点什么,就见紧跟着他们的下一个包厢出来的一对情侣中,男士已经举着求婚戒迅速跪下。一圈子在下面伏击的好友一拥而上献花的献花,开香槟的开香槟,欢声笑语中,女主角又惊又喜满面桃花。 
“呀,还有在这求婚的?”叶修可能是第一次目击求婚,有点看热闹心态地嘟囔了一句。 
靠靠靠靠靠!一听这话黄少天可算明白过来了。这家伙今晚的行动完全就是不知道哪条神经搭错线的伪浪漫剧,并不是什么即将迈入人生重要关头的特殊日子,到头来只是自己多想了啊! 
于是,迅速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抢先迈步撤离:“有什么好看的,走了!” 
这反应倒是让留在原地的叶修不明所以,浪漫了一晚上,明明糟糕的开头逗得黄少天笑逐颜开,怎么自认为完美的收官反而让对方闷闷不乐了? 


TBC

评论(19)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