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爱我,你怕了么?(1号)

伪叶all预警


“什么?你说叶修得了脸T?他不是早就脸T了么?还是说他之前得的病真叫脸T?”叶修得了病的事情昨天已经在传了,但一直秘而不宣的,自喻文州刚才把全体国家队队员召集到会议室,正儿八经地说了一大段类似胡说八道的话后,听了半天云里雾里的方锐终于忍不住这个意外熟悉的词出现时打断了队长的话,带头吐了第一句槽。

“可能我没解释清楚,”喻文州抬手打断了方锐接下来的话,“这个脸T只是病症的一个形象代称,具体是指谁看到叶修的脸,就会不可自己地爱上他。”

“我勒个去,一见钟情的buff这等好事怎么没落到我的头上?人见人爱啊,叶修这下赚大发了,对了,这病能不能治好啊,发展恶化下去会不会变成瞪谁谁怀孕啊?”大概是跟包子在一个队呆久了,方锐的思路天马行空了不少。

“喻文州你这是在偷偶像剧情节么?”追惯了肥皂剧的楚云秀嗅到了狗血的味道,“要这样这家伙可真是人生赢家,想有钱就去让首富爱上他,想有权就让总统爱上他,想世界和平就让……唉,让谁爱上比较有用呢?”

“但我觉得叶修只想让荣耀女神爱上他吧?”苏沐橙笑眯眯地说。

“这就是我要提醒大家注意的关键了,”喻文州似乎很高兴话题回到了这个重点,“似乎这次荣耀女神真的爱上了他,因为经过医生和实验室检验,他的这个脸T似乎只对荣耀水平足够高的人有效,换句话说,就是训练营里其他工作人员都是安全的,只有我们这群国家队的人看到他的脸才会爱上他。”

 

“喂,小事情,你说这叶修是不是装病啊,得什么脸T,唬人的吧?”别说,喻文州最后的那段警告的震慑力太强悍了,震得孙翔现在才回过神来,忧心地拉着人探讨起来。

“如果这事是由叶领队自己宣布的,我大概还会有点怀疑,但是由喻队长来说,我觉得他没必要给我们开这种玩笑。”肖时钦看孙翔还瞪着自己将信将疑地眼神,不得不把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周泽楷拉下水来论证,“而且开这种类型的玩笑,说什么得了人见人爱的病,如果说是小周的话我们更也容易被骗,不是么?”

对于被无辜提及,周泽楷并不介意,抬眼看了一下,继续着自己的步调扒着饭,安静地表示了你们继续分析,我听着呢。

“说不定是喻文州借机下克上的鬼话吧,”唐昊哼出了一句。

“这话怎么说?”思考比较直线的孙翔对于不同见解兴致大发。

“还能怎么说,叶修是领队,又是大神,有了他在,国家队队长这个职务名存实亡,你看连王杰希都不想当这个队长,不就是这个原因么?这下好了,说叶修得了这种病,必须隔离开来,我们信了就都不敢去见叶修,只听喻文州的命令了,这队长不就货真价实了。”

“唐昊,你怎么想到的,厉害!”虽然肖时钦对这话听得连连摇头,但孙翔显然有些崇拜起了唐昊这轻奇的思路。

“我不仅想到还要做到,喻文州不是说叶修得了这病最近都不能见我们么,我等会就去见见他,让他亲自指点指点我,”唐昊把最后一口饭塞进嘴里,端起饭盘,拍拍孙翔的肩,“我知道你对他可能还有点心结,就不叫上你了,抱歉了,兄弟我先走一步,可要成为队里第一个得到领队指点突飞猛进的人了。”

说罢,唐昊志得意满的身影越走越远,消失在了拐往叶修办公室的走廊尽头。

 

然而当天下午集训时,喻文州一脸沉痛地宣布了一个比上午的消息更让人震惊的事件。由于不听从自己之前发布的远离叶修的警告,只身前往叶修办公室向他讨教的唐昊已经被叶修的脸T住了,由于沉沦在对叶修的迷恋中且症状比较严重,不得不缺席了下午的集训。

“我去……还好我没去……”震惊于刚刚发布的爆炸性消息,孙翔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自言自语。

“这下相信了吧?是不是庆幸自己没去?”肖时钦叹了口气,他有些懊恼没有劝止唐昊,虽然知道自己的劝止大概没用,但至少能让这样的减员晚点到来。

“庆幸什么?”看着肖时钦和孙翔一直在窃窃私语又听不真切的张佳乐忍不住插进话来。

“庆幸孙翔中午没有和唐昊一起去找领队讨教,不然我们现在就减员更多了。”

“哦,那难得啊,孙翔你那脑子居然迷途知返,没第一个栽进去?”

“那张佳乐前辈也不错啊,这次运气这么好,没第一个中枪。”这话太直白,孙翔也不客气。

“这你就不懂了吧,对叶修这家伙,别说他现在得了这脸T,就是他没得的时候,我也是对他打醒十二分精神的警惕。”对于孙翔没大没小的话,张佳乐居然没恼,看来关于叶修的问题更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不是我说啊前辈,你这种太在意的,更容易动作变形,往往就会太小心而栽进去啊。”李轩不愧是个阵鬼,辅助的陷阱来得又准又及时。

“我去你个乌鸦嘴李轩!等会分队练习的时候别说我公报私仇。”张佳乐立马刷卡进队,战意盎然。

“哎哎哎,仇恨怎么转移了,张大神饶命。”

 

既然无法露面,分队练习的阵容和对战练习的意图,叶修只能通过电脑传输给大家的,根据安排大家分好组后,喻文州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机参与练习。看着已经就绪整装待发置身事外的夜雨声烦,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分出宝贵的手速密了他一条。

“索克萨尔:你不担心叶修么?”

“夜雨声烦:他有什么好担心的?”

“索克萨尔:担心别人都喜欢上他?”

“夜雨声烦:你这个都字是什么意思啊!”

“索克萨尔:没什么,不说了,开打了。”

黄少天用旁光瞄了一眼喻文州,指挥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耳麦里传来他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指令,刚才那半截子的话嘎然而止再没捡起来的道理。这家伙,黄少天内心恨恨骂了一声,话说一半又不说的。但场上两军很快进入了短兵交接的状态,紧张的局面迅速杀死了他那点小心思存在的余裕。

 

叶修虽然没有出现,但这练习内容也是紧凑得够大伙喝一壶的了。晚饭后又紧接着复盘,由于刚开始磨合,复盘不得不更细,一点点地啃下来,等到全部复盘完毕,大伙脑力消耗得厉害,早把晚饭那点能量耗光了,几个积极分子就叫嚣着要去宵夜。

“美女们要保持身材,就不参加咯。”看着要追的电视剧差不多播到第二集了,楚云秀扔下一句话拉着苏沐橙就退了场。

“抱歉,还有十五分钟要睡觉,不奉陪了。”夹着笔记本的张新杰也离开了。

如是又散去了三俩人,最后还是王杰希做了东,领着一群人领略了帝都的夜生活。王杰希热情好客,不仅把在场的都招待好了,还叮嘱老板给多弄了些打包,方便带回去给没来的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尝尝。

“方锐,带回去后你负责给选手那边的送一送吧。”环视一周,在场最小的方锐被王杰希点名当壮劳力了。

“哎呀呀,怎么好意思,又吃又拿的,谢谢王老板了。”

 

回到驻地,方锐哼着小曲儿当起快递员。

第一站女士优先,说是要减肥的两位美女在外卖到来时兴高采烈地收了下来。

第二站的张新杰已经睡下了,果不其然吃了闭门羹。

第三站的轮回二人还在复盘,周泽楷先开口道了谢。

看着手里还剩一个的打包盒,方锐犯愁了。究竟是给唐昊送还是给叶修送好呢?……正思考着,方锐突然看到在走廊上晃荡的黄少天,兴高采烈地大吼一声,把正原地打着转若有所思的黄少天吼得震了一下。

“黄少!你怎么还没休息,在这干嘛呢?”

“嗯嗯,你又在这干嘛呢?”黄少天双手插兜,对话题跑到自己身上有点不太自然,瞄到方锐手里的送餐盒正好扯开,“怎么还没送完,要真当外卖小哥都该被投诉了。”

“这不是最后剩一份没想好该送给谁嘛。”

“哈?”

“叶修和唐昊啊,俩病号,你说送谁好?”

“唐昊呗,队长不是说叶修得了那个病嘛,你去送的时候万一见到他怎么办,咱们队伍又非战斗性减员一人?”

“也对,”方锐豁然开朗,哼着小曲往唐昊房间走去,看到黄少天还在原地打转,忍不住又喊,“黄少,你还在那干什么呢,赶紧回去吧,那头是叶修的房间,要是他刚好出来碰到他中招就麻烦了。”

正说着,方锐敲着的门从里面打开了,他笑嘻嘻地递上外卖盒准备招呼一声就撤,只可惜他正转过头来时余光并没有瞥到,本该一个人的房间里其实站了两个人。

 

第二天一早,大家听到了再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由于昨夜唐昊病情加重,硬把叶修拉到自己的房间作陪,导致送外卖时上门的方锐猝不及防,也爱上了叶修。


TBC


大家快去看动画嗷嗷嗷嗷


评论(69)

热度(1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