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四块)

四块

在最前线,人的精神最集中最清醒,今吉此时精神高度集中,更何况腿上、耳边的两枪更是提神醒脑。可最大剂量的药剂还是来自樱井,这简直不是药剂,是抢救垂危病人时才使用的心脏复苏器。只是眼下看起来需要来那么一下的并不是今吉,而是樱井。

今吉自己被一条废腿拖累着,仍然匍匐着将像沙包一样躺倒的樱井拽到了掩护的背后。可要不是有樱井,此时像沙包一样躺倒的就是他。腿上的血汩汩而出,今吉咬了咬牙关,拿稳了枪。

刚才还能闷闷地哼出两声的樱井,此时倒是一点声息也没有了。今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枪,这种不属于冷兵器时代的产物,其伤害原理是子弹在肉体里的回旋造成的物理伤害。而伤害与射程又是一对矛盾体。能在肉体内回旋造成足够大伤害的子弹,其稳定性较差,射程较短;稳定性较强而射程较远的子弹,一般难以在肉体里停留回旋,造成的伤害较小。枪支的发展一直在寻求两者的最佳结合,不过有些枪,则只对其中一项设置了最低门槛的要求,只求另一项能精益求精。

今吉缓过神来,静静理清思路。刚才那一枪的发射看似毫无章法,现在仔细分析来看,实是为了引诱自己进入足够近的射程。对方的枪子弹稳定度糟糕,伤害却是巨大。今吉的腿只是中了一枪,已经面目全非,握枪的姿势尚能继续保持,靠的是集中了所有的精神力量。挺身而出撞开自己的樱井连中几枪,登时就失去了意识。

这家伙是要引诱更多的人靠近,这样射程短准星差的缺点就会被掩盖,子弹的巨大杀伤力则会得到最大的发挥。今吉想明白了,连忙通过对讲机向指挥转达了对方武器需要注意的地方。得到了信息,为了减少伤亡,大家都根据指示有计划地后撤到之前毒贩不敢轻举妄动的安全射程以外。大部队打算通过稍远程的布控寻找机会,既然有着人数和弹药上的绝对优势,稳扎稳打拿下是第一选择。

可此时就地伏下的今吉和樱井却寸步难移,简直就成了吸引子弹的磁铁。即便对方不主动出击,按照这个出血速度,今吉也明白自己的作战状态撑不了多久,至于樱井更是已经耗不起这种稳扎稳打的时间。

即便想得再清楚,今吉又能怎样呢?向原泽报告樱井和自己的状况,让他权衡后两难吗?无论是为了樱井和自己让更多兄弟贸然出击身陷险境,还是舍弃樱井和自己为了大部队安全,都是折磨人的决定。

今吉的决定是,由自己来掌握这个决定权。他既要为樱井续命,也要为更多的弟兄保命。

 

下唇已经被咬出了血,可今吉却丝毫不觉,如果不是这样,他相信自己可能随时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逐渐失去意识倒下。他摸索着从樱井惨不忍睹的身上翻出了另一把血迹斑斑的枪,子弹上膛,握紧。

他是个眼镜,却也是个神枪手,而且还是个双开神枪手。今吉平时会为了可能出现的最危险的情况做这些万全的训练准备,可他内心一直祈祷不要真的有朝一日用上。但既然现在要用上,那就不容有失。

在一片静谧之中,今吉在两队人马对峙的中间猛地站起,两手持枪,向着毒贩伏击的地方开了两枪,子弹打在铁皮石尖上,火光四溅。

果不其然,受到挑衅的对方,也微微探头,瞄到今吉单枪匹马地拿着两把枪在面前当着孤胆英雄,而且恰恰好地站在最佳的射程范围内,脸上的笑还没咧开,手上的枪已经瞄准了目标。

今吉在赌,他赌的可不是像刚才那些不切实际的对方耗尽子弹之类的意外状况,他赌的是己方的王牌能抓住这个机会,让他的以身犯险不至于变成平白无用的牺牲。

 

看到今吉贸然地站起来,所有的弟兄无不惊讶万分,惊讶于他为何没有按照安排后撤,更惊讶于他为何做出这种明显是吸引子弹的找死举动,只有一个人例外。青峰的准星已经扣住了那个微微探出的脑袋。

直觉是青峰最好的预判。

一共是五枪,那把与众不同的枪,发出的枪声也是与众不同。还有就是,那一瞬今吉发出不同于他平时稳重而慌乱的惊呼。有什么发生了。青峰的枪一直准备着,而此时今吉的冒险更是印证有什么需要他孤注一掷的事情发生了。

青峰动手了。

触感很好,扣动的力道很准,射出的时机恰好,呼啸而出的子弹寻路飙出,此刻是杀人的凶器,也是救人的利器。树林中的风没有让弹道偏离,心底的暗呼没有震动预定的方向,冷冰冰的金属瞬间击穿人体全身所谓最牢靠的保护器官,滚烫的血液连同脑浆喷薄而出,满足了枪嗜血的欲望。

毒贩倒下的同时,手中的最后一颗子弹也生生射出,只是再没有什么准头,更没有什么威胁,今吉倒下了,不是因为新伤,是因为腿伤的不支而踉跄倒下,更是因为意识的耗尽而倒下,通体的疼痛骤然袭来,他只来得及瞄到对面比自己更早倒下的敌人,便带着招牌式的阴险笑容倒下了。

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黄濑扔下一张票子就匆匆从的士上下来奔向了急诊,谁通知他的是谁他已经弄不清了,他像是溺水一般在人群中划拨着前行,直到看到青峰安然无恙地守在拥挤的过道上。心骤然放下了,可当看清青峰的神情时,又提了起来。

“今吉和良,都在里面……”青峰脸色憔悴,没有了之前还在现场时的果断和坚毅,只剩下一脸的疲惫和沉重。

黄濑说不出安慰的话,比起躺在里面的人肉体上的煎熬,站在这里等候的人,感受的另一种心理上的煎熬。他拉住了青峰的手,对方紧紧握住的力道传了过来。青峰的手在颤抖,刚才在千钧一发时稳如泰山的神枪手的手,此刻抖得无法自制。黄濑只能用更大的力度回握住青峰。

 

分分秒秒流淌而过,终于,今吉先被推了出来。

今吉日常戴着的眼镜被摘了下来,看不习惯的脸看上去有些滑稽,还好那个招牌式的笑容让大家都找回了一些亲切感。虽然腿伤打了麻药,但还是隐隐作痛,复发的烧伤无时无刻不让他煎熬,让说话都成了一种折磨。看到围上来欢欣鼓舞的众人,他只是无力地笑笑,当作答复。

“今吉老大,刚才有点猛啊!”

“不是一点好吗!”

“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而且你还刚好站到我的准星上咧……”

“以为你要喊‘向我开炮’呢!”

由于任务胜利和今吉无事,大家都激动得你一言我一语,完全不打算给这位刚被送出来的病号一点宁静。今吉也不计较,目光在他们脸上逐个扫了过去,直到青峰那里停顿了一下,费力地点了点头。如果没有青峰,今吉相信此刻自己一定也是躺在床上,只是方位不大可能是被推着送往病房,而是被送往太平间。

青峰喉头也有一点哽噎,看到今吉正看着自己,咬咬牙忍住,吼了一声:“要耍帅下次别用找死的方法啊!”只是一句,便也是再说不出话来。

原泽出面控制了一下场面,让大家都给推床的护士让出道来,叮嘱了两个警员跟去病房,其他的大部队则继续在外面留守。情况更为严峻的樱井,还没等到消息。

本来就是连夜的行动,此刻熬到将近凌晨,站在走廊里的警员们都疲惫不堪。之前因为心悬着所以大伙都强撑着,今吉出来后的欢庆让萎靡不振的众人回光返照了一下,可过不了一会,便陷入了更深的疲劳中。原泽不再保持沉默,逐个劝说行动组的人员回去,并叮嘱众人疲劳驾驶要多加小心。

劝到青峰,却是坚持不走。原泽也不多说,只是转头瞄了眼黄濑,又盯着青峰继续说:“你在这也做不了什么。拖着不走,不考虑自己的状况,也考虑一下担心了你几天的人吧。”

青峰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原泽这对干了二十几年刑警的法眼,不再怄气,拦了部出早班的的士,跟着黄濑回去了。

 

青峰高强度集中精神的一战,再加上守在医院整夜的煎熬,天亮了才躺到床上,倒头便睡着了。黄濑提心吊胆了几天,也劳累不堪,只是看到青峰无事便安心下来,也在他身边躺下,合上撑了整夜渐露疲态的双眼。

一觉醒来,黄濑看了下手机,并没有人打扰。再仔细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倒是把午饭给省了。青峰估计是累晕了头,到这个点,还是一动不动地发出轻微的鼻鼾。黄濑猜他是连日来的心理压力给折磨的,便翻身起来活动筋骨了。

青峰是闻着饭香起来的,他醒来的一瞬是罪恶感和幸福感的交织。罪恶源于他把上班时间睡过去了,幸福源于这种梦寐以求的家庭生活带来的满足实在过于强烈。而最后的愧疚,在拿起手机发现原泽没有打来电话时也消磨殆尽了。

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青峰绝对不是一个思想有问题的人,当等到黄濑坐下来时,他的耐性也耗尽了,风卷残云地吃起来。

“好像饿鬼……”

“我也不是神人,昨晚就紧张得没怎么吃。”

黄濑再不多说什么,只是帮着夹菜。

等到再盛上一碗时,补充了能量的青峰似乎终于开启了大脑的运转:“还不知道良怎样了,我等会去医院看看。”

“一起。”

“嗯。”

 

黄濑和樱井也是几面之缘,因着青峰和樱井在这边也搭档的缘故,接触算不少。昨天状况紧急,只看到推出来第一个没事的人是今吉,惊讶和欣慰之余就忘了樱井还躺在里面,现在青峰一提,也有点担心。

“良是为了保护今吉受伤的,估计状况比那个四眼严重多了。”

“不怕,一定没事的。”

正聊着,本来开着当作背景音的电视传来了一段新闻,吸引了青峰和黄濑的注意力。

“今天凌晨,双泷市警方出动破获了公安部督办的一起制毒大案,查货制毒工厂一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当场击毙4人,缴获冰毒成品八千多克、一类易制毒化学品50桶总重约1000公斤……”

“原来这次行动来头这么大。”

“你以为呢。”干了也有几年了,青峰也不得不承认,昨晚的行动让他有了久违的紧张感。

“……该犯罪团伙从金三角一带进口初始原料,在本地加工半成品后分多种渠道销往附近省份,部分成品在本地贩卖,属于毒品产业链上下游中的关键环节,此次行动有效地遏制了本地毒品泛滥的势头,并对毒品链条起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作用……”

“战果辉煌,厉害啊!”黄濑看向青峰的眼神带着赞许和青峰。

“这不是应该的嘛。”青峰第一次被黄濑这么当面夸,也有点局促起来。

可两人还没来得及开上两句玩笑,下面的话却是让他们笑不出来。

“……在本次行动中,有多名警员负伤,其中2名警员光荣牺牲。他们分别是樱井良和……”

播报员还在不温不火地继续介绍着牺牲警员的生平和事迹,青峰和黄濑再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TBC


评论(3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