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三块八)

三块八

等下午青峰拿到准确的情报才知道,贩毒案带有制毒性质,黑社会性质组织和当地的一条村落有所勾结。村落这个字眼,让青峰眼皮跳了一下,勾起了某些不算愉快的回忆。

那是才当差一年的时候,青峰办案还需要有经验的前辈配合指导。接连办的几个案子都很顺利,青峰有点飘飘然。可这次的案件却有点蹊跷,让他被绊住了脚。

根据现场记录,被害人尸体被揍得不成人样,财产也被抢掠一空。青峰开始理所当然地以为死者是什么混社会的,得罪了道上的人才会被如此不留余地地教训,可细细查了一番,没查出当事人的案底,倒是翻出了这个人曾经被表彰奖励过的记录。青峰登时愤然,认为这是一起黑恶势力对正义使者打击报复的恶劣事件,发誓要尽全力将凶手缉拿归案。

还是指导办案的前辈留了个心眼,让青峰去查清楚那人受到的奖励是什么。当翻出内容是关于稽查私烟的举报奖励时,青峰的破案思路被前辈毫不留情地整个推翻重新调整了。

他们按图索骥地来到了被害人的老家,那是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青峰和前辈与镇上派出所的民警一起做了初步调查,轻易地就圈定了近日外出返乡的几个年轻人有作案嫌疑。那几个被带去录口供的年轻人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这几个年轻人看起来带着一脸坦荡,认罪也很干脆,对民警的到来抱着一种预料中的态度,视死如归,这让青峰不明白,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老奸巨猾早有预谋的老油条,难道有什么事情驱使他们冲动犯案?青峰思来想去,按捺不住向前辈讨教。

“青峰,你没法懂吧,你成长得环境太好了……”那名老干警抽着烟叹气。

青峰自认不是富贵之家,当然,如果是指眼下这个贫穷的山村,那谁和这里的人比起来,都必须算是衣食无忧。

“那家伙举报了村里做私烟的事情,靠着举报的奖金出了村子去过起了逍遥日子。可归根结底,村里的人铤而走险做这种事,和那种期待发横财的不一样,村子里太穷了,所以大家就合伙干这个,靠着这种钱弥补生计。私烟的活计被打掉后,村子里肯定不少人家里就揭不开锅了,甚至有些人就因为那点钱,被逼上了绝路,比如抚养卧在病榻的父母,比如接济辍学在家的弟妹,靠的都是这单不见得光的钱,”那干警眯着眼喷了口烟,“人被逼到绝境就会干出不得了的事情,也许因为我也是个穷苦人家长大的人吧,所以虽然亲手抓了那几个年轻人,但情感上我没法谴责他们,毕竟是他们被切断生命线在先的。”

是了,私烟一本百利的违法路子被切断了都会遭到这样的报复,制毒一本万利的路子被切掉又会遭遇怎样的抵抗?青峰问了下自己,不寒而栗。

直到手里的烟燃尽烫到指头,青峰才回过神来,他晃着脑袋赶走那些胡思乱想。比起在这个时刻畏惧困难或是纠结正义本意,做好准备去放手一搏才是他的本职。于是他拿起桌面的电话,把樱井叫了过来,前期的资料准备、任务人员名单和作战方案都要尽快完成。

疲劳对于保持高效的作战状态没有益处,所以青峰今天号召大家准时下班,当然,他内心里有个说不出口的原因——黄濑在等他。

 

“有点好到不真实……”青峰一回到宿舍就吃上热饭热菜,内心说不感动是假的。

“还以为你要吐槽两句。”

“我有那么幼稚吗?”看到黄濑弯起的嘴角,青峰先发制人,“别提那两岁的年龄差,老是为年龄上的比大小沾沾自喜的行为才是幼稚。”

“因为输了而气急败坏更是幼稚哦~”

“喂,黄濑~”青峰突然坏笑两声。

黄濑有点把不准,但也闻出了青峰恶作剧的苗头:“准备使什么坏?”

“我们到床上去比大小?”青峰刚凑过去擦着黄濑的脸耳语外,桌子底下就中了一腿,“痛!”

“你这小没正经的……”黄濑埋头一脸正色的扒着饭,“今天回来这么早,不是翘班吧?”

“问得这么严肃,我还以为你很期待我早回呢。”

“是期待……”黄濑抬头一看青峰那得意的表情,“那你也该工作为先,平时不是都加班到天明的吗?”

“最近有个重要任务,需要养精蓄锐。”

“什么任务?”

“你说我是干什么的?”

黄濑心里明白是禁毒的事情,下意识想问危险吗,想想又是废话,青峰为了不让自己担心多半会轻描淡写,可要这样提前准备的大任务,也没有哪个轻松的,思来想去半响,念了一句:“加油。”

青峰也像是读懂黄濑,停下筷子抚上他的额头:“别担心。”

黄濑也只能像他真的相信那样点了一下头:“嗯。”

吃完晚饭就是收拾碗筷。天气有点热,两人都早早地洗好澡,呆在空调房里也是无聊,开电视看了会觉得没有有意思的节目,于是青峰在柜子里扒拉了半天想找点影片,连续翻出来两张都是爱情动作片,弄得他怪不好意思的。黄濑原本还翘首以待想看看青峰喜欢什么类型电影,结果一看那两张碟的封面,笑得躺倒在沙发上。青峰被窘出了个红脸,最后还是黄濑看着对方不好意思解了围。

“要不出去走走吧?”

“才洗完澡又要到外面出一身汗?”

“海边还好吧?”黄濑说着换上外出的人字拖,才打开门就又缩了回来,“热得够呛……”

“哈哈哈……”青峰的笑在黄濑不爽的脸凑过来时收敛了,探身伸手开了冰柜门,将冰凉的啤酒贴到他脸上,黄濑忍不住“哧溜”一声,“又怕冷又怕热,你是温室里的娇花啊?”

“这形容恶不恶心?”黄濑才打开易拉罐,被青峰抢先喝了一口,不满地盯了他一下,然后下颚就被抬了起来,青峰用舌尖撬开了他的牙关,凉凉的酒液倒灌回黄濑的口中。

青峰抹了把嘴:“那我来浇花行不?”

黄濑也没再推辞,拉着青峰的脑袋压下,主动地再次吻上。两人嘴里带着些许啤酒的泡沫,细微爆破的声音更显得唇舌之间动作的激烈。身高相近的二人轻易辗转着角度,互不示弱地掠夺着对方的阵地,双手也开始随着吻的升温而贴身动作起来。

几下煽风点火之后,两人的情绪都有点到位了,便顺势推进。等到青峰撩高黄濑的前襟伏到他胸前时,才一下被黄濑拍开了:“喂!”

“怎么了?”青峰莫名地看着黄濑紧张兮兮的脸。

“你不是还要执行任务吗?”

“这有什么关系?”

“保持精力……”

“床上床下使用的精力不一样。”没正经的回答让青峰的屁股挨了一下掐。

“黄濑,”青峰一把拉住从自己身上下来想走开的人,“真要说的话,急刹车才对身体更不好啊。”

黄濑倒停步了,两个肩膀抖得半天没说出话来,青峰把他硬扳了回来:“你昨天还教训我来着,你也做得不怎么样嘛。”

“我做得很完美吧?”黄濑终于回话。

“所以说不用努力到那种程度,有点过度了。”

“哪里努力过度了?”

“看你一副想当头儿的神情。”

“……我比你大哎,我不带头难道你带头?”

“这个还没有定论。”青峰又挨了一下。

“谁和你说笑了。”

“所以说你努力过度了,别那么严肃。”青峰把黄濑拉过来。

“不行吗?”这次他没有拒绝。

“是不行,”青峰顿了顿,“我说,我们别再搞这种完美男友大赛了,行不?”

“是你先发起的好吧!”

“那现在说不比了还来得及吗?”

“怎么,怕输了?怕被我比下去了?”

“one on one没赢过的不知道是谁?”

“比这个我可不会输,快来比!”

“那我承认我输了,行没?”

“什么啊,就这样认输,一点赢的意思都没有……”

“那是我怕我赢太多抢你风头。”

“切……刚才谁认输来着?”

“刚才谁还装成熟来着?”

“啧,好了。”

“看不出你挺好胜的吗?”

“是因为我本来就能胜!”

“哈哈哈,你挺能装的。”

“是啊,载客量几百呢!”

“那有我没有?”

“没有你就要劫机了吧?”

“现在也想劫。”

“为什么?”

“不满意呗。”

“不满意什么?”

“载客量太大。”

“太大也投诉?”

“嗯,”青峰这回点上黄濑胸口,“只能载我一个。”

“你这都哪学来的啊!?”

“嗯哼~认输了吗?”

“刚才谁说停赛的?”

“友谊赛行不?”

“谁和你友谊了!”

“嗯嗯,不友谊,可我们还没干超越友谊的事情哎~”

“怎么,亲过就不认了!?”

“这个友谊的时候就试过了。”

“……别又绕回去啊,好不容易停下来的。”

“好,那我们都自然点。”

“怎么自然点?”

“到床上继续。”

“……”

“去床上抱着说说话总行吧。”

“确定眼看手勿动吗?”

“完全不动可不行吧?”

“擦枪走火的事情太危险。”

“觉总是要睡的吧。”

“要不你睡沙发?”

“你这完全不是商量的口气吧!”

“那还是一起睡吧,不过纯聊天哈。”

“嗯。”

刚躺到床上,黄濑就眼尖地发现了青峰大咧咧搁在床头柜的安全套和润滑剂。

“怎么回事!?”

“停战协议达成前准备的……”

“武器都收起来。”

“别,说不定等会走火要用呢。”

“你就等着走火是吧?”

“躺下说。”

“你这枕头太高了。”

“昨晚你怎么不说。”

“昨晚我枕的是你手臂。”

“我说今早拿筷子怎么老抖。”

“小青峰。”

“嗯?”

“让我看看你的手。”

“没事,不就被你压一晚上嘛。”

“能选手以外的压吗?”

“谁强调停战来着?”

“那把手给我看看。”

“你还懂算命啊?”

“噗……”

“怎么了?”

“想起那次在香港的算命。”

“……”

“你自作孽。”

“其实算得还挺准的。”

“……嗯,果然命中无妻呢。”

“别五十步笑百步。”

“小青峰你手上有茧。”

“拿枪拿的,刚进来时我比那些公安大毕业的基本功落后,偷偷磨着原泽,练得可狠了,热情不比篮球差。后来就少了。”

“偷懒了?”

“在需要开枪的时候开过枪,内心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好像不是什么好的体验?”

“嗯,练习的时候也会想起那种沉重感,不过我还是比别人勤快,只是不狂热而已。”

“没有以前那种单纯的开心。”

“也不是不开心,是知道开枪的使命吧。”

“工作中的小青峰一定很帅吧。”

“哪里顾得上耍帅。”

“因为太危险了,是吗?”黄濑还是压制不住,问了出来。整个晚上一直在担心的事情,他还是没有办法忍住。他知道说出来会让青峰有心理负担,可是自然而然的话题,还是让他漏了嘴。

两人都沉默了一下,因为两个人整晚也在潜意识里小心翼翼地规避这个话题。

“我会小心的。”

半晌,青峰才开了口,没有否认。

“答应了要做到。”

“嗯。”

黄濑的额头轻触着青峰,感受着他颔首时的动作,稳稳的。但是握着青峰手的手,却抑制不住地又攒紧了几分。青峰也不把手抽走,另一只手臂圈过黄濑的肩背,把他搂紧几分:“睡吧。”

“嗯。”

 

今吉算是整个局里的军师,虽然此次是禁毒打主力的任务,但由于事关重大,原泽点名让今吉来拟行动草案,青峰也只是配合他。青峰知道自己配合方面的意识并不强,本着对全体人员负责的态度,他让樱井一起参与帮了忙,多一个人跑前跑后地分担些,进度也推进很快。提出的草案框架,原泽只是稍微修正了一下,基本完全保留了,只待进一步细化。

任务事关重大,光是局里的人手并不够,原泽下令抽调了各派出所里的精干力量,指挥和各行动队队长的职责还是由部门内人承担。其他人的重点任务是在有限的时间里熟悉指令和行动方案。

今吉和青峰,各是本次主力部门的头,又是行动方案的草拟人,比别人忙碌上许多。青峰忙是忙,精神劲还足,而今吉状况则不太好。他本就是没痊愈来上班的,忙起来好得更慢,只能尽力在人前掩饰,一天到晚叼着烟给自己提神和转移疼痛,连原泽都看不下去说了两句,今吉还是打着哈哈装没事人。

“小青峰,你们局里自制烟熏肉改善福利待遇吗?”黄濑光是将青峰脱下的制服甩进洗衣机都觉得受不了。

“和今吉那杆大烟枪在办公室里从中午呆到刚才,你说能好闻到哪去?”

“那你吸了不少二手烟啊。”

“我怎么会被动挨打,必须是以毒攻毒。”

“少抽点吧……”

“人人熏我,我熏人人。”

黄濑没再说话,不客气地双手插进青峰两边的裤袋一阵倒腾,弄得青峰打了个激灵:“今天挺主动啊~”还没来得及将黄濑的两只手拽到重点部位,就又被他溜走了,这时青峰才看清口袋里的半包烟和打火机已经被摸走了。

“黄濑你可以啊,敢戏弄当年民间反扒队队长?”

“你这反扒队队长水平也很次嘛。”

“我是以为你偷人才不设防的,哪里想你偷得这么目光短浅。”

“短浅所以看上你吗?”

“喂,你这家伙……”

和黄濑在一起自然而放松的感觉是青峰一天疲劳紧张工作的最佳放松,在离家自立后,他觉得自己恍惚又找回了那种家的感觉。只是一个人而已,就能让自己有这样的感受,真是很神奇。

干活的事情必须抓紧,不过两天,今吉草拟的终稿敲定了。

这个方案,说是战术其实也说不上,该怎么包围伏击,都是根据地形因势利导。制毒窝点在村外一个幽静的山洞里,野木丛生,隐蔽性强。从正面攻进去,受到的抵抗火力极强,不过能有效将其一网打尽。作案团伙也不是不懂这个道理,为了避免被人瓮中捉鳖,给自己开了后门留了后路。不过具体的位置,目前警方也从卧底那里顺利拿到了。

也正是因为要双线作战,在人力部署上就有了分歧。往常,大部队一般压在正面,正面战场是最惨烈的地方,可抓到的基本都是喽啰炮灰;后门的包抄只需要精干力量,为的是以防万一有漏网之鱼,抓到的往往都是大鱼。既然是集体部署,意味着总需要有人站到最危险又最不讨巧的地方。作战安排的重点并不是战术,而是人员。

排兵布阵排兵布阵,排兵总在布阵前。

青峰看了看今吉递过来的示意图,丝毫没有犹豫,抬手就在正面冲击第一队的排头位标了自己的名字。

TBC


评论(27)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