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三块二)

三块二

笠松一眼就看出黄濑不太对劲。

黄濑一声不哼地洗好澡,出来脑袋上的水还没擦干就跑到阳台上吞云吐雾起来,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直到一两点,才拉门进来。大概被风吹得冷了,整个人哆哆嗦嗦的,看着笠松,连说话都又结巴又带颤:“前辈,咱……咱们……”

笠松等了一会才等到黄濑一个喷嚏后的下半句:“……咱们聊聊吧。”

“还聊聊,你刚才在外面无聊了多久啊,快睡吧,有什么明天再说不行?”

“睡不着。”

笠松叹了口气:“躺下说吧,像以前那样,卧谈好了。”

“前辈……”

“嗯?”

“我不开心……”

“怎么了?”

“你以前说我长了一副招人疼的脸……”

“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说过!”

“我明明说的是你长了一副欠揍的脸!”

“欠揍不就是招人疼嘛……”

“你想说啥?直说吧。”笠松无力和伤心的黄濑辩驳。

“笠松前辈,为什么招人疼的我也会失恋?”

“你还真是招人疼啊!!!”笠松的腿高高举起,最后还是轻轻放下了,点了黄濑屁股一下,“究竟怎么了?”

“就是没经历过表白对方还没反应而已……”

“人总有第一次。”

“前辈!”

“好了,我知道你难过了,”笠松想揉揉黄濑的脑袋安慰他,却发现他早拉起被子把脑袋都捂上了,“明明就不是而已的反应,何必故作轻松。”

“……”

“行吧,一般这个时候普通的安慰都不奏效,我只能直接放绝招了。”

“什么绝招?”黄濑只露出了眼睛的一角,声音还是闷闷的。

“谁能比我惨的绝招……”

“?”

“就是说一个自己更惨的情况,让本来惨的人觉得没那么痛苦。”

“前辈!”黄濑把被子掀下来了,腔调带着感激。

“说来我为什么要牺牲到这种程度啊?……”笠松无奈地捂着眼,虽然这么抱怨着,但还是娓娓道来了,“你之前不是说有机会要听听我的故事吗?”

“嗯。”

“反正现在被你折腾也睡不着,干脆当睡前故事说给你听好了。不过很短,也没什么特别,你别期望太高。”

“听前辈讲那过去的事情~”

“行了,现在这样的你不用强打精神来附和我,”笠松拍了拍黄濑,“我的过去很简单,从头到尾只有一个故事,可虽然只是一个故事,也几乎占据我十几到二十几岁的全部时光了。”

“前辈的全部青春?”

“别说得我好像现在就不青春似的……”笠松顿了顿,“还是说正题吧。”

“嗯。”

“你们不是老开我玩笑说我一本正经不会动心嘛,其实我不是不会动心的,初中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女生。”

“前辈开窍也不算晚嘛。”

“怎么不晚,晚得很……别人的喜欢,都是去告诉喜欢的人。我不懂啊,同学之间开玩笑互相问喜欢谁,我就傻傻地说了。哪知道别人都是告白过的,就我是暗恋。喜欢一个人,都不是亲口告诉对方,是变成八卦消息传进她耳朵。”

“不是也有胆小的女生托闺蜜帮忙告白的吗?一个道理啦。”

“怎么能算一个道理,够糗的好吧……”笠松挠了挠头,“我那时还没恐女症,不至于没法自己说。但是发生也就发生了,就算了。”

“前辈被恶作剧了……”

“算是吧。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觉得她知道就知道了,也没下一步动作,也没想过要去亲口去和她说,觉得这样也挺好。”

“前辈你好潇洒。”

“不是潇洒,是懂得读空气而已,”笠松自嘲地说,“自从知道我喜欢她的事,她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我,干不要脸惹人嫌的事情我还是拉不下面子的。”

“这暗恋结束得好淡然啊……”

“该算明恋了吧,”笠松自己都忍不住吐槽了,“不过故事还结束。”

“哈?”

“虽然知道自己没机会,可还是喜欢她,一直延续着,延续到后来出去读飞行课程。”

“远距离也切不断?”

“会淡一些吧,可回国的时候,遇到一些熟悉的场景我还是会想到她。其实不太想得起太多细节,毕竟她知道我喜欢她以后就避开我了,我的记忆里能够保存的她并不够我反复怀念。所以,我有时候会假想一下根本不存在的场景。”

“前辈……”

“会假想同学会是再遇到她,会假想她过来旅游,会假想邂逅什么的。真实的回忆太不够,就会忍不住自己去制造一些未来。很痴汉吧?”

“……想象不出前辈也会这么做。”

“有一年回国,恰好家人朋友都没空,我拉着行李箱去坐机场快线回家,走过过道的时候,我发现有个身影很像她。”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白日梦?”

这次笠松没客气,踹了黄濑一脚:“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留了个心,坐在那人的后排,斜后方的位子。”

“这是什么尾随的赶脚?”

笠松忍住了再踹一脚的冲动:“那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脸,还是那种后侧,认不清样子的。可我却一下就认出来,太熟悉了。我以前忍不住偷偷从人群里看她,她发现的时候总会装作不经意地把脸扭开。为了显得自然,她总是会扭到这个固定的角度,固定到我只要稍稍地瞄到她的后侧脸,就知道是她。只是那个角度而已,我就很知足了。”笠松的声音忍不住低沉了下去。

“前辈……”

“那时我还挺勇敢的,想了很久,觉得这是个机会。自己老幻想未来不切实际,还是去制造比较好。所以就走上去,拍了拍她肩膀,和她说:‘嘿,我是笠松啊,你刚才没认出我吧?’”

黄濑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

“你知道吗,我走上去之前,坐在位子里,反复地调整自己的呼吸,练习着搭话的语气。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我想过她邀请我坐旁边慢慢聊,因为她旁边刚好空着。我想过她吃惊的样子,笑着说我变化真大。我还想,我还想过啥来着……”笠松抓耳搔腮,“有点想不起来了……都怪她,回了我一句,‘我认出你是笠松了,刚上车就认出你了’。这回答和我想的差太远了,弄得我把想的都忘了。”

“前辈……”

“上车就认出,却不和我说话呢……尴尬死了,真尴尬……”在黑暗中,笠松抬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睛,“所以,我连自己怎么接的下一句,都忘了。”

“……”

“总之,我就下车了,在还不是预定的站,跟逃跑一样。内心太害怕了,大概是那时患上的恐女症吧……”

“前辈,你那时候怎么就轻易放弃治疗了呢?……”

“我什么时候说我当时就放弃治疗了!”

“那你不是说……”

“故事还没讲完呢!”

“好……”

“都怪你小子打乱了,我现在想不起来了!”

“前辈……”

“……”

“你踹我好了……”

“我是说来安慰你的,踹你干嘛!”

“你之前明明踹了……”

“那是你招人疼!”

“前辈……”

“不说了,都几点了。”

“嗯,我也有点困了。”

“困了就好,可以睡了。”

“可我觉得我听完会睡得更好,你真的想不起了吗?”

沉默了很久,久到黄濑以为笠松已经睡着了,忍不住又扯了扯他睡衣的一角,轻轻唤道:“前辈?……”

笠松叹了口气:“你小子真是不会读空气,我明明都装睡了……”

“……”

“讲完安眠故事就真的睡了,”笠松转过身来,“结尾很简单,我觉得那次机会没抓住是因为自己还没成为理想中的男人,所以该继续努力,努力到拼命的程度。”

“所以成了那一届的第一?”

“对,觉得终于能算是衣锦还乡了,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同学打听她的消息。”

“然后呢然后呢?”黄濑有点亢奋起来。

“然后发现她已经结婚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笠松自嘲地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是个戛然而止的烂尾故事。”

“……”黄濑刚被调动起来的热情又下去了。

“很傻吧,想着自己退回去慢慢努力,却不知道时间不等人。”

“前辈……”

“别学我啊,失败就多试几次,我要是多试几次,就算还是失败,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不甘心。”

“……”

“怎么,还觉得不够你惨吗?”

“……前辈,我想说……”

“别说了,我懂的,睡觉吧。”

“嗯……”

“晚安。”

“……”

“我说晚安!”

“前辈……”

“还要怎样!?”

“你也要加油啊!加油克服恐女症!”

“……”

“你虽然没说加油,我也会继续加油的。”

“嗯……”

“晚安!”

“晚安。”

“前辈,你果然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究竟睡还是不睡!?”

“晚……晚安……真的晚安了!”

 

黄濑起来的时候,正给火神搭手煮早餐的笠松脸上已经看不出昨晚难得露出的模样。大大咧咧地走过来给了黄濑一脚,照常地抱怨他偷懒,却又口硬心软地没在自己起床的时候把他轰起来。正打闹着,青峰也过来了。除了完全状况外的火神,黑子和笠松默契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还是黄濑率先打破了沉默:“小青峰,早啊~”

“早啊……”青峰有点不自在地挠挠头,绕到火神旁边,“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将最后一个煎蛋出锅的火神给了个白眼:“可以来帮忙吃了……”

青峰吃得味同嚼蜡,黄濑却胃口大开,倍儿香。看得青峰心里犯起了嘀咕:“明明是你喜欢我,怎么反而是我茶饭不思了,有天理没有!?”

黄濑却装作没事人一样:“小青峰,快吃啊,小火神做得很好吃呢~”

“谢谢。”火神停下来笑笑。

“火神君,其实黄濑君并不是想和你说话……”

“哈?是吗?”

“算了,你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由于午饭后就要返程了,时间所剩不多。火神一直鬼鬼祟祟地想找青峰单独商量自己的大计,可惜黑子的人盯人战术太强,而且由于存在感弱,让他防不胜防。思前想后,提出了一个怎么看都有点怪异的提案——去打沙滩排球。

“火神,你脑子抽抽了吧,现在是四月份好吗,海风还挺冷的……”青峰率先表示不满。

“小火神,你还真是体育狂热分子啊……”黄濑也有点不明所以。

“我们该不会真的要听这个傻大个的建议吧?”笠松的表情难以置信。

“不如就听一次吧,”黑子难得地表示了赞同,后面却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因为实在很想知道这么拼命的火神君要搞什么鬼呢……”

分组的时候,青峰又发表起不同意见。

“等等,我为什么要和火神一组啊?”青峰疑惑地看着黑子,小声道,“不是你要我注意别和他接触的吗?”

“因为这样比较方便人类观察。”

“这样分组不太平衡吧?”

“笠松君和黄濑君是前后辈有搭档默契,青峰君和火神君都是篮球王牌有搭档默契,默契的平衡。”

“是啊是啊,我就等着和你搭档了!”火神附和着,一心想着等会怎么和青峰说说自己如何查案的计划。

“因为……因为……!”青峰拿眼神猛瞄黄濑,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黄濑和笠松没有反对意见,1比4通过后,黑子做裁判。

青峰一脸不爽走向场地,不明所以却内心翻滚。

“没想到你倒舍得放弃这个搭档的机会。”笠松看着黄濑一脸成竹在胸的表情。

“因为要吸取前辈的经验和教训啊~”

“哈?”

“不光要有坚持的勇气,还得学会装淡定……就算被撞破洗澡也要装淡定。”

“哈……点了你那么多次,到现在才学会,还真是让人等到不耐烦呢,”笠松笑了笑,“那就赶紧拿下他!”

 

TBC


评论(2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