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三块一)

三块一

饭摆好后,没等黄濑喊,青峰闻着味道就从房里跑出来了。

“没事了?”黄濑有点讶异。

“呃……没事了。”青峰知道,要是还赖在房里,估计就会和中午一样变成自己和黄濑独处。刚才那事发生以后,相比和黄濑独处,他还是宁愿直面笠松杀机满满的眼神。

“可你脸看起来有点红啊,”黄濑的手摸了一下青峰的脸,“还有点烫。”

青峰不自然地缩了一下躲开:“没什么……”

青峰的胃口很好,全程埋头吃饭狼吞虎咽,一句话也不说,更别提眼神交流。他和笠松的筷子在夹菜时你来我往,战意甚浓,新仇旧恨相互交织。

仗着病号的特权,青峰饭后像个大爷似地当起了沙发土豆。新闻时段,一些播报片段让他不自觉地想起工作上的烦心事,看得眉头直皱。黄濑走了过来:“不想看就别看了,找自虐。”

“不看也没啥好干的。”

“下楼走走吧。”

青峰还在想着怎么编织拒绝的借口,已经被黄濑按掉了电视:“能走吗?就怕你身体还没恢复。”

青峰不明白自己怎么在这方面也会跌入这种无意义的激将法圈套,回过神时已经在和黄濑踩沙滩了。

“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夏天呢,”这个时节的海边风吹起来有些凉,黄濑侧头瞄了一眼,“小青峰你穿得有点少了吧。”

“我是病号又不是病夫。”青峰觉得自己没法像以前那样直面黄濑的关心,硬生生地顶了回去。黄濑却不介意,笑了笑,也不回话。

两人平时的相处模式都是黄濑话多,青峰只负责偶尔吐槽、臭屁和挑起嘴仗,更多时候像是个听众。以往沉默一会没觉得什么,现在青峰心里藏着事情,就成了他一个人的尴尬,抓耳挠腮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话。

“小青峰……小青峰?”

“啊……什么?”青峰的脑海里不断回放着之前让自己感到困惑的场景,不自觉地走神了。

“没什么,是想不该拉你这病号走这么远,回去吧,”黄濑调转头,走了几步才发现青峰没跟上,疑惑地转过头,看着青峰一脸吃撑的表情,“怎么啦?”

“没……”

“有事就说,不干不脆的。”

“那好,黄濑,我想问你个问题。”

“问。”

“问了你可得答。”

“什么时候废话那么多。”

“你刚才为什么亲我?”青峰不吐不快,将这个秘密保守超过一个小时远远超过他的忍耐极限。所以,在憋死自己还是噎死黄濑的选项中,他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什么嘛,原来小青峰一路上支支吾吾地就是在想这个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黄濑笑呵呵的语气让青峰简直以为是自己理解错误。

“没什么大不了?”

“小青峰,你知道外国的观念和我们这不一样吧?”

“呃……”

“你看,我不是留学过是吗?在澳洲呆了几年。”

“是。”

“还有,我也经常飞国际航班。就算不全,也飞过不少热门航线,这又是几年时间。”

“哦。”

“在国外,亲吻这种事情,”黄濑顿了顿,他娓娓道来的语气让人信服,“和我们理解的不一样,大概就是,就是表达关心的动作。小青峰病了,我表达一下关心不是很正常嘛~”

“确实好像也……”青峰听得一愣一愣的,听起来语句上的逻辑是没太大问题,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黄濑对自己平时的语气模仿得很好,唯一露馅的是心虚得不敢直视青峰的眼神。

“小青峰别这么在意啦,弄得我都要在意起来了,总之就是家常便饭,表达关心的方式~”

“是吗?”青峰将信将疑。

“是啊。”

“黄濑,我也挺关心你的。”

“所以?”

青峰突然走近,抬起黄濑的下巴,在他闪躲的目光中猛地将唇印了下去。

“!?”

在黄濑来得及作出反应前,青峰已经放开了,再次重复:“黄濑,我也挺关心你的。”

“小青峰……”黄濑有点承受不了当前这过快的心跳,压着胸口,试图说些什么来冲缓当前的气氛。

“这是什么神展开啊?”黄濑的内心在咆哮,“原来在我正千方百计想办法支开话题掩饰过去的同时,其实小青峰也对我有这个意思吗!?”

在这样火山爆发般的内心活动时,黄濑的脑细胞也急速运转起来,他思前想后调兵遣将,在尚未决定究竟是该以“小青峰刚才都是开玩笑其实是坑你的小青峰我喜欢你”还是以“刚才说的都忘了吧因为下面才是真话小青峰你喜欢我吗”作为开场白时,青峰及时打断了他。

青峰刚才那颗无限地接近自己轻轻触碰过后又再次地远离的双唇,带着面对犯人时“坦白从严抗拒更严”的态度,冷静又严肃说道:“黄濑,我很关心你,所以我必须告诉你,同性恋是不好的事情。”

黄濑顿时觉得自己状况外了:“小青峰,这什么没头没尾的话?”

“关心你的话。”青峰变成了复读机。

“关心我?”

“是的,用你的方式表达。”

“可这和同性恋有什么关系?”

“关心你所以要告诉你,这里不是国外,你对别人这么做会让别人以为你是同性恋你喜欢对方你懂吗?”

“可小青峰你刚才也这么做了好吗!”

“那你误解了吗?”

“当然!”

“好,我就是想这样让你明白这种误解的可能。”

“用我的方式让我明白?”黄濑难以置信,“小青峰,这不是我的方式好吗!这是你的方式你一早就用过的方式!”

“哪次?”

“在酒吧的那次。”

“不一样好吗。”

“有什么不一样啊!”

“那次是形势所迫。”

“那我这次也是。”

“这次哪有!”

“我说是就是!”

“你还打横来了是吧?”

“早就是形势所迫了好吗!”

“黄濑你……”青峰还想说点什么可他却突然洞察到了黄濑一直绷紧的面孔有了一丝的裂缝,这一丝的裂纹足以让青峰迟疑,这一丝的迟疑也足以让黄濑说完他想说的话。

“是我的感情形势所迫就不行吗?……”

“……”

“别不说话啊……”

“黄濑,我不希望变成我直觉感应的那样的……”

“可惜就是呢小青峰,你直觉偏偏对了呢……”黄濑叹了口气,像在自言自语,“我就是喜欢你啊小青峰,我就是同性恋啊,我刚才就是找借口掩饰。可你太不给面子了,直接戳破……怎么就这么不给面子呢,配合一下不就正好糊弄过去了吗?”黄濑知道自己演技一直不好,可他没想过糟糕到会在现场就崩盘,声音里的颤抖,连自己都无法忽略。

“黄濑……”青峰定定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拧着劲儿连所谓告白或说心迹都坦露得别扭过人的家伙。他无法用话语回应或安慰对方,因为他感应到黄濑的拒绝。他甚至能预见到,自己如果伸手触碰对方表达安慰,也必然会被拒绝。因为黄濑将这个告白说出来,就不像是为了得到回应的。

尴尬在两人之间弥漫,最后还是黄濑打破了这个死结。

“走了,回去吧。”站了许久,黄濑转向了来时的路。他扭头的时候刘海恰好地遮住了他的眼睛,青峰没能看清他的表情。

一路上两人沉默地结伴走着,只是从来时的并肩,自觉地变成了一前一后,拉开了一段不短不长的距离。

 

“哟,你俩可算约会回来了~”火神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青峰回来商讨自己的大计,一看两人进屋就没轻没重地开起玩笑,瞬间后腰就挨了极度会读空气的黑子的一掌。

“怎么了!?”火神回过头想抱怨却看到黑子严肃的表情,只能由着被他拉回房间,将大厅让给青峰和黄濑。

“黄濑……黄濑!”青峰一下拉住就要离开的黄濑,“你聋了吗?”

“怎么了?”

“我们聊一下吧。”

“有什么明天聊不行吗?”

“不行。”

“小青峰,你有时候怎么就残酷到这种程度呢?”即便这么抱怨着,黄濑还是在沙发上窝了下来。

“黄濑,我承认自己比你小你觉得我比你懂得少。”

“知道就好。”

“可你能听听吗?”

“我在听呢。”

“我老爸以前是做警察的。”

“你说过。”

“他不愿意我做警察,逼着我读了普通的学校,可也没拗住我后来当了警察。”

“是你的风格。”

“嗯,当了之后我明白他为什么不让我当,可当了以后我也确定我很乐意当。”

“因为能伸张正义警恶惩奸?”

“这个是早预料到的,意外收获的是兄弟情义薄云天的感觉。”

“听起来像混黑社会。”

“有点。”

“说不定你很适合,你长得本来就黑。”

“能开玩笑说明你缓过来了。”

黄濑点了支烟,翻了个白眼。

青峰也掏了一根,凑过去接上黄濑的火星,深吸一口,燃起来:“很让人误会的行为是吧?”

“明知故问得有点恶劣。”

“可我们当差的互相之间经常这么做,是不是要被说一群基佬?”

“不好说。”

“确实不好说,因为兄弟情有时和基情也挺像,”青峰吐出来个很圆的烟圈,“感情会有很相似的,可细分还是能知道不一样。”

“什么意思?”

“警察这个职业必然产生兄弟情。比如我现在干的缉毒警,每次出任务都是出生入死,而所有的任务都不可能靠个人完成。并肩战斗的次数多了,将后背交给对方的经历多了,会有信任感和依赖感。不仅有,有时候还很强烈很澎湃,可我知道,这种感情,并不是那种感情。黄濑,你明白吗?”

“小青峰……”黄濑向青峰喷了口烟,黄濑抽的烟比青峰的淡很多,可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下子,还是让青峰呛了好几下,恶作剧成功让黄濑笑了起来,“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说教很糟糕啊?”

“喂……”

“你这辈子看来都只能靠枪杆子吃饭没法靠嘴皮子吃饭,如果向政坛进军那种不切实际的念想,我个人劝你趁早放弃。”

“喂!”

“兄弟情我懂啊,可我什么时候和你共同完成过任务什么时候把后背交给过你啊?”青峰觉得黄濑的表情有点欠抽,“虽然我没经历过你讲的那些义薄云天,可类似的我也多少体验过。说到底不就是考试时同桌塞来的纸条、自撸时室友递来的黄书、打群架时兄弟替你挨的闷棍嘛,我当然知道这是义气是友情不是那种感情。”

“你知道就好。”

“可我俩连这些也没有吧?我们哪来的兄弟情啊?”

“喂,黄濑你薄情寡义了点吧!”

“我不是要否认我俩的互相帮助,可问题是……”黄濑扳起指头,“小青峰,我想问问你,究竟这世界上有谁能从两个男人准时准点煲的电话粥,同一屋檐下不够还要同一车顶下的结伴,还有……”黄濑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工资卡,“替对方保管的工资卡中领悟出兄弟情来的?”

“黄濑你……”

“你是怎样想我真的控制不了,或者说小青峰当是被我下了套也好,”黄濑无奈地笑了笑,“可我知道自己对你是怎样,我自己的感情,我想我还是能搞懂的,所以你不要引导我去误解我自己的感情……”

黄濑进青峰房间提走了包:“你已经好了,不需要陪夜了。”

青峰说不出阻止黄濑的话,更没有留他的理由,只能就这么看着黄濑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踢开门,去了樱井的宿舍。

 

TBC


评论(3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