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三块)

三块

“小青峰,你演技好差啊……”

“怎么了?”

“哪有人捂着小弟弟的地方喊胃疼的,我看你那是蛋疼吧……”

“情况太紧急了!我要不是刚才反应快早被你前辈砍死了!”

“谁叫你祸从口出。”

“是哲的短信不清不楚好吧!”

“那你脑补得也太强了吧!”

“这是刑警必备的案情补全能力!”

正想继续回嘴的黄濑看青峰脸色有点不妥连忙搀着他躺下:“好了,不和你废话了,你好好闭目养神吧。”

刚清楚来龙去脉后,出言不逊的青峰只能使出装病一招来逃避严重的后果,黄濑则顺理成章地继续当他的看护。

青峰又好好睡了一会,被黄濑叫醒:“开饭了。”

“你端进来给我吧。”

“怎么了?还是下不了床?”黄濑有些担心。

“不是,是看着你那位前辈怕吃不下。”

黄濑“噗”地笑了出来,还是依言给青峰端了午餐进来。考虑到青峰肠胃没恢复,火神给他煮的病号餐是粥,配菜也清淡得不行,看得青峰眉头直皱。

“怎么没肉!?”

“为你健康着想。”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黄濑也给自己舀了一碗:“那我陪你吃。”

“本来就素了,还要被你分走一半!”

黄濑瞪了一眼,起身去客厅又端了两碟菜进来,青峰笑逐颜开,谁知定睛一看,也没有油水。青峰端着碗不动,坚持非暴力不合作。黄濑无奈,把自己手里那碗和青峰的对调了:“这碗里的肉末好像多些,换给你行了吧?”

做到这份上,青峰也不好再耍脾气,老老实实吃起来,但心里还是不爽,想着没有肉就拿黄濑下饭。眼里盯着他心里念叨着:“啊,这块肉嫩,啊,那块更嫩,还有那块……”吃得一脸义愤填膺。

昨晚睡足的火神和笠松主动揽了洗碗的活。黄濑刚想劝青峰躺一躺,就见黑子进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黄濑立马识趣地起身:“你们慢聊,我出去抽根烟。”

“黄濑君一起听吧,可以的话也帮忙劝劝青峰君。”

“卖什么关子啊?哲你能别把气氛搞得那么凝重吗?”

黄濑才起身由被按下,不好再坚持要走,便静静地听。

黑子把青峰双警案的精彩事迹讲了一遍,听得黄濑一脸意味深长:“小青峰,没想到你除了那次以外,还有这么多管闲事的时候啊?”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这点连火神君都能摸准。”

“关他什么事?”

“其实这次来散心是火神君提议的。”

“我说你们怎么就突然想过来了。”

“他那次值班出完任务回来后就一直心事重重,我也是后来从别的渠道知道了个中缘由,便想了各种方法开解他,却没有起色。那天他突然提议想来你这里散心,我觉得有些蹊跷,也还是答应了。然后刚才就撞见了你们的聊天。”

“你还是这么神出鬼没……”

“对着你们特别是现在的火神君,这还是很有必要。青峰君该不会已经打算跟火神君一起撞南墙吧?”

“抱歉,哲,我不觉得这是南墙,我认为火神君很有勇气和正义感。”

“勇气是去做能做的事和不去做不能做的事情。至于正义,追寻跳过程序的正义究竟有多大意义,我不想在这探讨。”

“我不懂你的想法,虽然我也并不是百分百支持火神的想法。”

“总之,只要不答应火神君就好,不需要懂。”

“他已经问了我。”

“青峰君只要暂时不回复就好,我会拖住火神君处理好这事的。”

“我明白了,”青峰叹了口气,“哲,我明白你的苦心。双警案我确实没有追下去,但是当时在派出所的那件事我还是去做了,也做到了。我觉得与其直接劝他,不如帮帮他,试过才知道……”

“我是为了火神君好。”

“可这看起来更像是不相信火神的能力。”

“我没有这个意思。”

“可看起来像。火神和我是一类人,我知道他的想法。当初派出所那件事,五月也想过阻止我,我不还是去做了嘛……”说到这,青峰感激地看了黄濑一眼,黄濑也回视一笑,“而且我在某人的帮助下也成功了。你一味阻止他,只会让他用别的方式反弹。”

青峰的声量有点大,气氛变得僵起来。

直觉方面,没有比青峰更准的人了。一语成谶,火神后来真的去做了,而且不惜以自请下放东濠市的方式,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对话里的某个名字似乎提醒了黑子:“青峰君,我想起有一件更有冲击力的事情还没告诉你。”

“嗯?”

“桃井好像和白杰在交往。”

“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

“快想阻止的办法!”

“万策已尽。”

“究竟怎么回事!!!”青峰转身就要拿手机,表现得简直比女儿被流氓拐了的父亲更生气。

“青峰君,不是祝福的话还是冷静点,先别打电话,”黑子抬手阻止了,“等她自己告诉你吧,也许她自己也犹豫不决,毕竟她没有跟我们这批同期生里的谁说过。”

青峰坐在床上生闷气,黑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将在门口探头探脑想和青峰继续商量的火神拉了出去。

“那天我不省人事,说的那个白杰真有那么糟糕吗?”黄濑第一次看到失态的青峰。

“你那天要是和他对上,会觉得这家伙有点糟糕。”

“那还不是完全坏。”黄濑不自觉拿烟点上,想起青峰还在养病,赶紧又灭了。

“可如果你要是早认识这个人,”青峰抢了过来,凑在鼻子下闻了几下,他一生气就想抽烟,在黄濑眼神压力下还是丢开了,“你会觉得这人糟透了。”

“他爸之前也是在我们部门里的,现在是南田区里的公安局局长。”青峰沉默了一下,继续说,“也有听闻他一直要找机会回来的消息。”

“官不大,权不小,何必回来受管?”南田区是最发达的区,就是当地实际的经济中心。

“你挺懂的嘛。”青峰挑眉打量起黄濑。

“好歹虚长你两岁~小青峰,你该不会想说小桃是为了……”

“她不是,要为了那样她早可以答应他。那家伙比我们早进去两年,五月一进去他就穷追不舍。现在态度突然变了,我只是怕她一时想不开。”

“看你想得愁眉不展忧国忧民的,”黄濑给青峰扯起被子推他躺下,“先好好休息养病吧,午休时间到了小朋友~”

酒精还没散去,青峰也确实精神不济,正要眯眼,却发现黄濑带着两个黑眼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你昨晚比我更折腾吧,还不去睡?”

“我这不是要看护你嘛,”黄濑走过去拍拍青峰的脑袋,“要知道昨晚可是我一把屎一把尿……”

“别那么重口!”青峰不快地截断了话头,人往里缩了缩,拍了拍身边,“你也上来躺躺吧。”

“哈!?”

“你客气啥,又不是第一次睡一起了,如果说不用你陪着你也肯定不肯。”

黄濑笑了笑,也不矫情了,剥了外套,和衣躺在旁边。

两人都是半宿没睡的人,很快都沉沉入梦。待黄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太阳已经西斜。

“天……睡了多久?”黄濑拿起床头的钟看了,将近六点的光景。黄濑推了推身边的人:“小青峰……小青峰?”青峰缩了缩肩膀,皱了皱眉没有醒。

黄濑半趴着身子看了看青峰,笑了出来,青峰的嘴角挂着一点点口水流出的痕迹,比起平时的严肃表情或耍赖的模样,显得无防备又天然。黄濑凑过去,用指头给他抹了抹,近距离地看着青峰,心里觉得很暖。他就这么看着看着,却无意识地越凑越近,等回过神来,已经将吻印在了青峰的脸上。黄濑似乎自己都被自己的动作都吓到了,连忙拉开距离。

可这种事根本就无法浅尝辄止,尝到了甜头,黄濑既害怕被发现却又像被鼓动着试图去做更多。他低垂着头,伸展着脖颈,又渐渐地靠了过去,像是啄食一般,在青峰脸上点了一下,再缩开。发现青峰没发现,又点一下,一次比一次的时间长,一次比一次靠近嘴唇。最终,看青峰依然在春秋大梦中,黄濑狠了狠心,润了润嘴唇,按住胸口,对到了青峰的嘴上。温暖的触感没有停留多久,“咚咚咚”震天响的敲门声差点把黄濑吓得跌下床,立马跳下床去开门,带着一脸心虚的表情。

是出去兜风的火神、黑子回来了,他们怕笠松无聊,把他也拉上了。三个人不仅好好地在市区游览了一圈,还买回了很多本地才有的特产食物,手里展示着战利品,嚷嚷着要到厨房开工。黄濑为了掩饰尴尬,也说青峰还在休息不需要看着,自己没事也可以一起帮忙。

直听得吵吵闹闹的声音都集中在厨房了,青峰才微微地抬了抬还沉沉的眼皮,他伸手摸了一下唇上残余的温度,回想着黄濑刚才的动作。他也不晓得自己是在第几次触碰时醒过来的,明明应该整个坐起来马上把黄濑推开的,可却像是被施了咒一样,就这么鬼使神差地躺着,直到……青峰挠了挠头,心想:“这到底算……什么啊?……”

 

TBC


评论(3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