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块九)

两块九

听黑子一说,黄濑也回过神来,在樱井的指路下一路猛冲地送到了急诊部的门口。

“就是酒精中毒。”白大褂看着这两个穿着警服的人冷冰冰地念出诊断,脸上绝对说不上友好。

黄濑心里怎么不清楚,警察上医院有很多中个情况,勇斗歹徒上医院,火海抗战上医院,枪战毒贩上医院,酒精中毒上医院。医生的态度说明了以上不同事件性质的好坏优劣。

可他们也顾不得许多,黄濑和樱井一人扛着一个,黑子跑前跑后挂号、领单,好容易让两人输上液。三人终于稍微喘了口气,坐在一旁陪护。

输液室里都是椅子,青峰全身瘫软,怎么也坐不住,一个劲地往下滑,手上的针头不住地回血。黄濑看不下去,牺牲色相软磨硬泡,找坐班护士拉了两张空着的急救床来,把青峰和今吉都扶了上去。

四月份的天已经没那么冷了,可夜晚的海边城市仍是凉。黄濑扒拉着被子给青峰盖上,自己则拉了张椅子守着。开了四个小时车,说不累是假的,黄濑困得在床头不停钓鱼,脑袋好几次碰到床板又醒来。不时给青峰拭去脑门上渗出的冷汗,把他不老实的手脚塞回被窝。

等到两点多,输液瓶才见底。叫来睡眼惺忪的护士给两个病号都处理好,黄濑才把不知不觉睡着的樱井黑子拍醒,合力将人搬回车上。

回去的路上黄濑开得极慢,他已经是疲劳到极致的程度。火神和笠松之前收到短信通知就没有等,先休息了。

好不容易到了宿舍,樱井为了方便照顾病号,早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黄濑和笠松,自己去今吉那看护,黑子和火神则在青峰宿舍里的另一个房间休息。将青峰放到床上,黑子也劝黄濑早点休息,这边有什么动静,自己在隔壁房也能察觉。黄濑却很坚持,说自己红眼航班也开过不少,熬夜早习惯了。青峰很少醉更何况醉到这种程度,情况看起来很不好,自己还是陪着比较放心。黑子听他打定主意,也就不强劝,只给两人拿了毛巾端了水,叮嘱有事喊自己也便去躺了。

青峰睡得并不踏实,躺下没多久又起身再吐了一次,将黄濑折腾了半宿。直等到天边微微翻白,鼻鼾才规律起来,黄濑则伴着这催眠曲一般的节奏,将就着眯了一小会。

 

第二日,青峰是比黄濑先醒的,可也是日上三竿的点了。他头痛欲裂,嘴里也是吐完胆水后微微残余的苦涩味,动一下发现酒后的失衡眩晕仍未褪去,强撑着坐了起来,还未能完全撑开的眼帘里映入黄濑熟睡的侧颜,躺在自己的床边。

“!”青峰下意识第一时间去掀自己的被子,还好,该穿着都还在身上。可是……怎么身上多了好几处来路不明的淤青?难道这是自己昨晚奋力抗争兽性大发的黄濑才得以保全的代价吗!?

青峰哪里想到,黄濑为着搬动自己这个大块头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一路上小心再小心,还是有些地方在搬动中磕伤了。

黄濑是醒睡的人,青峰起床的声响动静让他醒了过来,望着青峰懂得低头低脑查看自己的模样,估摸着他已经好不少了。

“别弄了,要怕好得慢等会找些药酒给你抹抹吧。”青峰听到声音怔住了,望向黄濑,满脸都是狐疑。“昨晚都酒精中毒了,来回医院的路程上搬来搬去总有不小心的时候,”说着黄濑起身拿了杯水递过去,“润润喉吧,你都吐空了,估计待会就该饿了。”

青峰接过杯,喝了两口,渴的感觉才冒出来,底朝天后还是觉得不够,黄濑看在眼里,接过空杯又给他倒上。青峰看了看手背还贴着的胶布,断断续续捡起一些昨晚上模糊中的记忆,估计是黄濑给自己收的场。想到自己刚才恶意猜测黄濑,对比对方现在对自己无所图的细心照顾,一下子不好意思地局促起来,正在思想斗争究竟是该道个歉还是道个谢时,门“嘭”地一声被火神砸开了。稍微有点温馨的气氛被吹得灰飞烟灭。

“听说你昨天被放倒了!?”

“我擦……你以为是火灾现场破门啊!你怎么不把消防斧也带上啊!”青峰看着那扇无力晃动的门板,想到要修理就头大,语气不善起来。

“面对你这外表洗剪吹内心打砸抢的家伙没那么多好客气的!”看着青峰那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造型,近来一直心情抑郁的火神也开口还击。

两人嘴仗打得火热,一下就把黄濑撂在一边,黄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尴尬地看着两人,决定还是不打招呼闪出门了。才走到客厅,就被黑子叫住了。

“黄濑君,能帮忙开开车吗?”

“对不起,今天没有集体加班饭堂不开,今吉和青峰恐怕也没法外出吃饭,我们想去采购点东西回来。”

“我去吧,我和黄濑去就好。”看着樱井要跟上,不知何时冒出的笠松制止了他,“导航总能指到超市的,你们在这照顾病号和准备就好。”说完就不由分说地就下楼了,黄濑也急急地跟上。

“不好意思,还让前辈开车。”

“行了,别废话了,看你那黑眼圈,”笠松熟练地打着方向盘,“趁机眯一会吧,到了我叫你。”

将车在停车场停稳当,笠松才拍醒黄濑。

“啊,睡一会精神多了~”黄濑放送地伸了个懒腰,“前辈开车可真稳,睡得可好了。”

“哼,你也不看看,开惯飞机的人开汽车不小菜一碟嘛。”

“那是前辈厉害,我开车可比小青峰差远了~”

“他就是你之前和我提到的那个人吧……”

黄濑愣了一下,沉默地点了点头。

 

虽然黄濑第一次找笠松谈心时被搅和到上了警察局,可眼看着自己的心结快长成中国结,他厚着脸皮又约了笠松一次。

“所以说,你在烦恼什么?”笠松听完黄濑的发言,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自怨自艾什么。

“前辈你尺度比我想象中大好多,我原来还准备了半小时来向你解释同性恋和异性恋都是平等的……”

“不就男人喜欢男人嘛,我也是飞过荷兰的人了。喂喂,你再用这种看长辈的态度看我我就踹你哦!”

“看来不是开明,只是不想服老啊。”

“你这家伙还有心情和我扯皮看来是没有大碍啊?”

“也不是……”

笠松抬手又添了一份酒,原本有些禁欲主义的他觉得小酌一下也不错:“喜欢某个人不就是两种可能嘛,被察觉和没被察觉,你一早该有心理准备,虽然说来自同性的爱冲击比较大些。”

“总觉得有点尴尬和在意……对方发现以后都躲得我远远的,不,该说是都开口让我离远点了?”

“黄濑,我问你个问题……”

“嗯?”

“你在没有遮挡的地方洗澡,如果此时你喜欢的那个人刚好路过,你该捂住哪里?”

“呃?……怎么突然问这个?”黄濑觉得笠松的问题有点跳脱,可是凌厉的眼神却是不容逃避的压制感,“这个……下半身吧,如果还有余力,上半身也该捂上?”

“错!你应该捂住对方的眼!”

“等等!这个问题和我的烦恼有没有联系我就先不计较了,答案也这么儿戏是怎么回事!?”

“我的意思是说,你会忍不住地表露自己的感情就像你洗澡没法穿着衣服总可能被发现,那么如果万一不幸地被对方看到,就是你不该去掩饰自己的感情,而是应该想办法去扰乱对方的判断。”

“哈?”

“比如嘴上说‘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误会了!我不是在洗澡,我只是在诚心修炼之类的……’,总之就是咬定自己的表现不是代表喜欢对方而是别的意思,对方心痒痒之际,说不定会好奇地凑上来。”

“你是我认识的那个笠松前辈吗!?”话音未落,这次笠松真的起脚了,黄濑挣扎地再次坐稳,嘴上却勇敢地继续,“前辈,你懂那么多为什么还会恐女啊?”

“因为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反而不是好事。”

“前辈是个有故事的人啊~~~”黄濑凑近一副想八卦的样子。

“你就是这样来报答我的指点的?”

“不敢不敢,”黄濑一扫之前的愁云惨淡,招呼酒保再上了一杯,“今晚我埋单是必须的,所以算不上回报。所以我的回报是,等到前辈何时愿意敞开自己的心扉,我也会同样地耐心洗耳恭听你的故事。”

“等你小子搞定自己的事情再说吧。”笠松啜饮着杯中透明的液体,再不多话,静静听黄濑闲话。

 

“你小子根本就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吧,昨儿一晚上跑前跑后的伺候,没撇清楚就算了,还接着往前凑,”笠松一边往购物车里塞东西一边念叨,“还有之前去那个镇里也是专门去看他的吧……就你这模样,我这第三方也能妥妥地看出你的痴恋。”

“再之前那次可不是,”黄濑负隅顽抗,不过昨晚自己的殷勤则是明显到不能再明显,“情感能被控制就没这么多痴男怨女了……没想到啊,以前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现在想带走一朵比自己小两岁的花骨朵就不成功了……”

笠松一脸吃了翔的表情:“就那黑大个还花骨朵……说是开花后节节高的黑芝麻还差不多。”

“哎哎,笠松前辈你怎么知道的,小青峰说他的身高就是篮球才华开花后才不断飙高的呢,你是不是还知道什么小青峰的事情没告诉我?”

“再凑过来我就踹你了!我们是来采购!来采购的!”

 

“你要是专门来和我打嘴仗的,好歹也给我倒杯水吧!”吵了半天无营养的架,青峰口干舌燥,转眼黄濑早不在屋子里,“你把我的后勤都吵走了,胜之不武吧!”

“我就是要把他吵走的。”

“喂!”本来还计划着趁黄濑陪护他时自然而然地关心一下他,劝导别和那个把他搞到进警察局的什么前辈凑太近来着,这下被火神搅和了,对方还毫无歉意,自然有点火大。

“我想和你说点事。”

“想说啥领导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你可以慢慢和领导说去。”青峰赌气起来。

“你不是昨晚陪调查组陪成这样的吗?我想和你说说调查组的事。”

“你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能力还是那么强啊……”

“我上几周半夜去参与了一个特别奇怪的任务,在东濠市的,也是关于调查组,上头的调查组。”火神倒不在乎青峰的嘲讽,自顾自地说起来。

听火神讲的是正事,青峰也稍微认真了点,不过语气还是没正经:“上头?呵,我们这次对付的也是上头哦,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想起昨天喝酒的场景,青峰内心还是一百个不爽。

“也是,因为你们的调查组派头够大,所以遭殃的是你们。”

“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说调查组遭殃了吧?”

“其实那个调查组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说呢……”火神挠了挠头发,人赶跑了,反而着急地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不是我们警察的事情,是来调查税款的。”

“……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

“按理是和我们没关系,可后来就关系了。三周前有一天我刚好当班,凌晨时接到通知说要赶往东濠市支援救灾。我想着往常也确实有过因为火势过大和设备不先进等理由让我们去帮忙的,也没多想就出发了,”火神边回想边说,“可谁想到,到了现场一片火海,我这边的消防队居然是第一批到现场救灾的,当地的消防队比我们跨区域支援的到得还晚……”

“是不是因为在力你们比较近的郊区?”

“是那样也说得过去,可发生火灾的地方就是定点的招待所,我刚才提到的那个调查组下榻办案的地方。”

“什么?”青峰有点吃惊,定点招待所一般处在核心部门旁,且多配有警卫,如果发生火灾绝对会第一时间报警处理。

“现场火势奇大,我们耗费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完全扑灭,清点伤亡时,找到了两名调查组成员焦化的遗体。据说是因为当晚调查取得进展他们不得不加班赶工,而没能逃走的原因是刚好处在起火的资料室,纸质资料本就易燃,配上天花板燃烧极快的涂料,两人瞬间葬身火海。”

“查到火灾原因了吗?”

“这才是我恼火的地方!当地消防队报的初步结果是招待所电线老化所致,”火神捶了一下床,“他们把我们当猴耍呢,那地方每季度检修一次,要是是电线老化这种问题,早就该发现了!”

“不太解释得过去……”

“是的,太多巧合了!我怀疑有人纵火!纵火的人想通过这场火烧掉证据!我想着上头一定会彻查的,”火神嗤笑一声,“结果呢,队长屁都不放就收队了,说回去等进一步调查结果。我说,这好歹是人命,两条活生生的人命!“

“火神……你该不会是想自己去调查吧?”青峰已经猜到了火神直神经的走向。

“没错!青峰,你能明白的吧?我听说你当时也想调查那个双警案吧?要是我早知道我就帮你了,你不该听那些人劝的!”火神已经是一头热止不住,“我知道黑子让我冷静是为我着想,可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这件事我要是不知道来龙去脉就算了,我既然撞上了知道了就不能这么糊里糊涂过去,不然我都觉得我对不起我身上这身制服!”火神猛地拽住了青峰的手:“我说青峰,你会帮我的吧!?”

看着火神热切的脸,青峰不知道该如何答复。

不是说他已经会放弃正义的理想,而是火神的直球力度才让自己也领悟到当初原泽训斥自己时的想法。原泽自然不是绕路走的人,可他这个年龄的人知道撞南墙并不代表能够撞倒南墙。这个阶段的自己能做的只能后撤一步,积蓄力量,等到恰当的时机再冲破它。青峰是通过原泽来了解这些的,比如他愿意后撤到双泷市来期待某一天再回归,即便现在的状况已经不能更糟。

青峰不知道自己何时竟然也开始懂得瞻前顾后,可他那颗热血的心到底占了上风。他抬头接上火神直视的眼神,握了握拳,正准备应下来,却听到响亮的扣门声。

“虽然我不知道两位是在私聊什么不适合我参与的热血话题,可我还是忍不住打断一下,”黑子站在门边不知道已经观察了多久,“黄濑君和笠松君已经采购食材归来了,数量有点多,樱井君一个人可能搞不定,可以麻烦火神君来帮忙吗?”

害怕计划被黑子阻止的火神连忙装作无事人一样应声出去了,而本来还坐在床上的青峰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硬撑着下了床蹒跚地走了出来。果不其然看到正提着采购袋并排站着的黄濑和笠松两人。

青峰并不知道笠松也一起来了,而且在他之前的脑补中,这个黄濑口中的前辈就是他眼中把黄濑带坏成3P同性恋S(别屏蔽)M导致要上警察局的危险分子。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就将黄濑扯了过来,大声质问:“黄濑,你怎么还和这家伙在一起!?”

“对待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客气啊……”笠松倒是一脸不在乎地把东西放下,走过黄濑身边轻声道,“恭喜啊!虽然你之前做的有够糟糕的,可现在对方不仅是凑上来,我看简直是要扑上来了吧?”

 

TBC


评论(2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