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块七)

两块七

黑子的信息实在是信息量太大,大得让已经连续为破案而分析了好几天的青峰脑袋嗡嗡作响。

他不断和自己说要冷静,要冷静,可是一想到自己无意识地和同性恋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以至于有了共同财产这件事就没法冷静。更糟糕地是他想起了之前自己关于包养的玩笑,可细究起来,有共同财产似乎比包养更糟糕。因为这说明黄濑不是骈头,不是强抢民男,他俩是外人眼中的“两情相悦”!

青峰天马行空得太厉害,以至于没有收到原泽关于收工的号令,还是樱井来叫他才意识到。

回去的路上,是今吉开的车。

“青峰你怎么搞的,这么魂不守舍,明明现在最该低落的人该是我吧?”

宿舍的位置不近不远,三个人便拼车出入。樱井还在学车,忙了一整天的今吉,本想叫青峰开,一看他那状态,为了人身安全,还是自己爬上了驾驶座。

“对不起,都怪我没帮上忙。”樱井习惯性道歉的老毛病又犯了。

青峰不满自己的沉思被打断,不客气地回了嘴:“你低落是工作能力所致,我和你不一样。”

“青峰,你今天找茬有点过了啊,”今吉往日不会计较这些,可持续的高压快节奏状态实在容易让人失常,他的理智也不是很牢靠,“我只恨这车不像路虎,能一下把副驾驶给伸出车厢。”

“我倒希望你把我伸出局里去,不用承受这种车轮转的加班节奏。”以前今吉说话总是滴水不漏,今天难得干上了,青峰战意甚浓。

“两位还是别吵了……”没等两人真正吵起来,樱井壮着胆子反常地开口,“大家还要合力办案,别伤了和气。听说这案子这周要是再查不出来,下周来的就是责任调查组,不是专家组了。”

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就收敛下去了。

是啊,要是补考还是不过,就是挂科了。

别的人不知道会怎样,可是今吉就是这个案子的具体负责人,首当其冲。现在还至少还能攀着悬崖边,所以他该做的是积蓄力量,同时依靠别人拉一把,好将自己拖回去。而不是在这里打一些无意义的嘴仗,耗费自己和同伴的精力。

至此,一路无话。

 

青峰回到房间,手机很安静。他把黑子那条信息又翻出来看了看,丢到一边。

黄濑凉太是个同性恋。

这个认知太让青峰震惊了。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明明同时拥有着刑警的破案直觉和缉毒警的狗鼻子。

不!明明有迹可循的,只是自己无意识地忽略了。那些“怪怪的”电话……不只是那些怪怪的电话,从很久以前,那些恰到好处又不露声色的帮忙就是明显的flag。说不定,很早前黄濑的瞄准器就已经锁定自己了吧。青峰顿时毛骨悚然。

很受欢迎却一直没有女朋友,这一开始就非常可疑的标签,自己居然没有注意到!

可是最近黄濑已经断了信,连到所里报到这种大事情都没有找自己帮忙。难道是之前自己那意外直觉的话让他知难而退了吗?青峰躺在沙发上,稍微安定了一点。可是瞬间,他又蹦了起来。

那黄濑现在的目标究竟变成了谁?

这次进局里报到,说不定就是为了追求某个谁,所以才闹事闹到所里去的。

青峰一拍大腿,他简直要为自己的推理点赞,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又一次的跑偏。

在自己这样的体格面前,黄濑还会有所顾忌。要是换了个羸弱些的,霸王硬上弓的事情,可说不准。即便对黄濑平日的人品很信任,自从见识过桃井这样的聪明人也在爱情面前沦陷,他对黄濑的智商就更不抱希望了。

不行,我必须和黄濑好好谈谈,让他迷途知返!

青峰想到就做,这个“好好谈谈”发生在根本不适合好好谈谈的凌晨一点半。

 

黄濑一身疲惫地回到家里。他连澡都不洗,就倒在了床上。

去警察局报到,还要是一晚上去两个警察局报到,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更别提他之前还和人干了一场硬仗。就算是柔软的床垫,也硌得他背上的淤青疼得慌。突然,背上的疼痛厉害起来,一阵阵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原来是扔在床上的手机被自己压在身下,有电话打进来,正好在之前挨过拳头的位置震动,完全是给伤口撒盐。

黄濑好不容易龇牙咧嘴地挪开身子,把手机举到眼前,来电的名字有点让他愣住了,赶紧接起来:“小青峰?”

“是我。你怎么接得这么慢?现在在哪?”青峰性子有点急,心想这家伙不会才刚被哲领出来吧。

“在床上啊……”黄濑闭着眼睛,有点有气无力的。

什么!?青峰震惊了,难道是战胜之后抱得美人归吗?其实是正在办事,所以才这么久接电话!?青峰变成了问题少年,但为了能够达成“好好谈谈”的良好氛围,他把一连串的问题咕咚一声全吞进肚子里:“为什么在床上?”

“小青峰,你脑子烧坏了吗?这个点不都上床休息吗?”

“可我听哲说你因为……”青峰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同性恋三个字吞回去,“你因为闹事到所里报到来着?”

黄濑没想到黑子居然这么快就把消息暗渡陈仓了,可转念一想,之前青峰说在为办案加班,可不能为此让青峰担心,故作轻松地说:“不算闹事,就是运动运动,没想到搞出了点动静。”

居然将此称为运动,而且运动的动静还大到能惊动警方!?青峰心想同性恋界真是看得开……他憋住自己吐槽的冲动,继续打探:“和谁?”

“小青峰不认识啦,酒吧里一个家伙,自己缠上来的。”

青峰心想,黄濑你太随便了吧!不,是想说那家伙也够意思,黄濑那小身板算不上结实,可身高摆在那,居然还有人往高地进发。“那人听起来挺厉害的啊……”

“可不是,我和笠松前辈两个人都搞不定他呢!”

3P!?青峰差点咬到舌头。是了,黄濑上次提到那位前辈时就一堆佩服、正直什么的褒义词,说不定那时候就已经给对方暗送秋天的菠菜了吧。“呵呵,听起来,很激烈?……”

“是啊,我身上的伤现在还疼呢!”原想着不能暴露受伤的事情,黄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止住话。

青峰已经一字不漏地听进去了,心想就算留学过也不能这样吧,居然还有SM……青峰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遭到了冲击,半晌都没吱声。

“……峰?小青峰?”不知道黄濑喊了多少声,终于把惊呆了的青峰拉回了已经崩坏的现实世界。

“我……我在听着。”

小青峰办案累坏了吧,讲电话也老走神不集中……黄濑心里想着便有点疼,可他不允许自己表露,轻呼一口气,调节了一下声调:“我没事呢,小桃刚好在,就把我保出来了,妥妥的。”

青峰更是无语,最近怎么了!?怎么能让女同志办这种案子!?没人了吗!?可青峰想想,找男同志也不合适。估计……只有找男同志才合适……无意识中,青峰再次陷入了自己的脑补,半天没吭声。

那边传来黄濑的结束语:“小青峰太累了吧,说话都一顿一顿的,还是抓紧休息好了,晚安!”

青峰下意识地说了声“晚安”,电话被切断了。

 

青峰认为问题有点严重,他收集到了新的线索,得到了新的结论:黄濑不仅是同性恋,而且……好像有点随便?

警察的正义感在驱使着他必须做些什么。抬手毫不犹豫地拨了黑子和桃井两人的电话,关机状态的提示音终于让他意识到这个点已经不早或者说很早了。

不甘心也没用,带着被黄濑搅成一团浆糊的大脑,青峰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黄濑,我回来了。”周末归来的青峰正站在门口的鞋柜处扒拉着自己的拖鞋。

“小青峰,你怎么回来了?”黄濑又是那个又惊又喜的状态。

“怎么,不欢迎我回来吗?”

“这个……”这次黄濑的面孔居然出现了犹豫的神色。

“喂喂喂,该不会真的不欢迎吧?”

“不是啦……小青峰,我们可以聊聊吗?”

“开完长途有点累……好吧。”青峰本想拒绝的,但是黄濑的神色说明他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这是还给你的。”

青峰犹犹豫豫地接过黄濑递过来的卡,很眼熟,定睛一看,就是之前自己给黄濑的那张:“差额还有远着呢,急什么?”说着,又要将卡递回去。

“我把之前那笔钱也打进去了,里面的钱我也没动。”

“黄濑,你这什么意思?”青峰听出一点划清界限的意味。

“其实是这样的……”黄濑突然脸红了一下,弄得青峰一时有了对方羞涩了的错觉,“我最近交了男朋友……”

果然!!!!!!!!!!!!

“恭……恭喜,”青峰磕磕绊绊地说了句场面话,还是没憋住重点,“不过这和还卡给我有什么关系呢?”

“然后我们交往得挺好的,两个人的感情一日千里……”

“你们的感情是赤兔马还是高尾踩的板车啊,日行千里?”青峰的吐槽到底还是没说出口,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勉强扯出了个微笑:“所以……?”

“所以我们打算同居了,”黄濑下了决心说出来后,就一股脑地倒起了豆子,“小青峰最近要看房看车什么的我都可以帮忙的~”

“等等,黄濑……”青峰的脑子意外地给力,“你的意思是建议我抓紧时间搬出去吗?”

“嗯,还有……”

“车子也还你吗?”

“……毕竟,没法和男朋友说清。”

“时限是……?”青峰告诉自己要保持理智,姿态也不要太难看。

“也不急,就等小青峰下次回来好了~”

“什么!!!”

青峰猛地坐了起来,喘着粗气。还好,是梦……定睛一看,昨晚睡得这么晚,居然还比平时早醒了一个小时。

 

“青峰君,所以你的重点是?”被青峰的morning call吵醒的黑子把电话听得颠来倒去的。

“我的同居人是同性恋。我要拯救他。”

“我个人的感觉是你因为怕对方有了男友取消你现在的福利而惊慌……”

“就算是哲开这样过分的玩笑我也会生气。”

“那你是为什么惊慌?”

“都说了不是惊慌,是关心!关心房东,关心哥们,关心黄濑!你懂吗?”

“青峰君……”

“嗯?”

“我上学以来,语文一直学得很好。”

“……能别一早就卖弄这个吗?”青峰语文不行,提枪利索提笔要命。

“只是想表达我能给你说文解字。”

“……说。”

“我理解的‘关心’,就是想把一个人关进心里。你懂吗?”

 

TBC


评论(3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