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块五)

两块五 

青峰一直觉得奇怪,今吉这种老狐狸,命案老手,何至于折腾一周还没有头绪。看到扔给自己的案件纪录,也觉得还好,不至于无从下手。再往后翻,就是警方接手后开始做的一系列工作,现场看了,被害者家庭三代以内旁系血亲都盘了一遍。灭口案一般都带点恩怨情愁,重点查关系户的思路没错,按照今吉的敏锐度,如果凶手在这里面,案子应该破了。青峰理了一遍,似乎没有疑点。 

按以往做法,这个范围内没线索,接下来就该往更远的关系找去,前男友前女友邻居什么的都该悉数登场。可掂了掂,材料不厚,嫌疑人也是很快就排除了,青峰内心的疑团不散,又倒回去看现场记录。这次细心地看了看,他大概能够明白今吉的一身冷汗了。 

五个人,通通都是被枕头按住头,再朝头部射击,一枪毙命。行家干的。这一家五口不是什么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家,案卷里查得很清楚了,不可能是专程雇专业人士来干的。再看了一下其他记录,放倒了五个人,却分文不取,最不可能的原由成了现在最可能的原由,即兴杀人。鉴于双泷市毒品之泛滥,首先跃入脑中的是瘾君子发作时的恶行。 

暴力和毒品总是分不开,血腥的暴力更和成规模的毒品分不开。青峰疑心是市内的贩毒团伙成员,可要一个个连根拔起,一是很多线人还没到能收网的时间,二是当前的战力也没能耐都搞完。理清思路后,他马上找了樱井,几个手足忙活了快一个小时,把当前在本地活动的一些团伙线索顺了一遍,整理出几页纸,青峰就去找原泽了。 

和他大概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又把整理的资料递上,原泽很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果然是所见略同,今吉已经查过这个部分的情况了。只是现场留下来的子弹型号很特别,都不是这些家伙能弄到的。” 

本来刚找到点思路,迅速又被堵进了死胡同,青峰有点懊丧:“那我回去召集大家再想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线索。” 

“不用了,有重要的事情交代你做。”原泽把早放在案头的一叠资料推了过去,“今吉认为能弄到这种枪和子弹的都不是普通家伙,不是普通家伙总要有点理由才会拜访我们这小地方。既然不是为了发财,那么有可能是为了人。” 

青峰翻开最上面的资料,是一本厚厚的花名册,细细一看,是监狱在押人员的资料。抬眼看着原泽,有点不明所以。 

“今吉分析认为凶手有可能是来接触近期即将刑满释放人员的老手,所以弄来了这本花名册。人员太多,还要逐个面谈找线索,麻烦你带着科里的伙计到双泷市监狱跑一趟。” 

 

双泷市监狱,名字上挂着双泷市的名头,却是省内唯二的监狱之一,在押犯人不计其数,交到青峰手里的花名册也是厚厚一本。监狱由上头直接管理,市公安局无权插手,今吉已经提前办好了公文和联系手续,让青峰可以直奔目的地调查。 

监狱地处市郊,偏远而又人烟稀少,几辆车载着伙计们浩浩荡荡出发。 

青峰在车上翻看那本花名册,这已经是今吉初步筛选出的资料,甚至还有对部分重点人的标注,无一例外集中在毒品犯罪领域。青峰看着,不禁暗暗佩服。今吉翔一,到底是刑侦部门里的高智商战力,以前不怎么出手时只道他是靠着善结人脉和不磊落的处事手法才混出头,现在看来,平日里藏着掖着的真才实学放出来很不一般。青峰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野生直觉不是对手。 

路途虽远,开车的都是好手,比预想的时间早到,抵达目的地后就是正式开工。监狱长已经得到通知,自然给地头蛇面子,还派了人手帮忙。青峰也不客气,借了工作间,安排伙计们摆开架势,依照花名册,让狱警们把人员逐个带上来。 

前头是伙计们一字排开在一对一的做笔录,后头是青峰坐在后面看笔录。 

一上午时间很快过去了,大家干劲十足,可似乎没有获得什么有意义的线索,至于花名册,还没扫完十分之一。青峰扭了扭一直伏案的脖子,发出惨烈的关节作响声。 

荒山野岭的地方,大伙在监狱的食堂吃了午饭,稍微眯了一会,便继续接着干。 

 

“头儿,我们这两天和犯人一样,同吃同住同劳动啊!” 

这监狱地处偏远,来回一趟时间不短,需要调查的内容多时间紧,原泽的意思是大家都住下来,尽早完成任务,所以便都没回去。 

“哪里,我们比犯人待遇差多了,犯人劳动改造都严格遵守八小时工作制,我们可是八小时休息制。” 

“何止咧,犯人还有家人来看望,我们却没有。头儿,我想我媳妇了〜” 

“去你的,你媳妇来了也没地方给你办事,你还是光想想好了,免得来了干着急!” 

“唉……所以说,来这破地方,真是三顿饭菜基本没好,加班值班基本没跑,升职加薪基本拉倒,晚上上床基本没得搞……” 

“你要搞可以啊,今晚我陪你!”和上一个家伙同房间的立马堵他话。 

大老爷们凑在一起,几天忙得慌就爱乱说话开玩笑。此话一出,一桌子人都开始起哄。青峰看时间差不多,便吆喝大家准备继续干活。 

这天下午的工作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唯一有点不对劲的是其中两个进来准备等候做笔录的犯人居然私下偷偷牵着手。大伙想起中午饭时开的玩笑,都互相递着眼色暗暗发笑。 

青峰照例坐在后面看笔录,正觉得光线有点暗,抬眼一看,一位伙计站在面前:“报告,我做笔录的那名犯人说有重要的线索必须向您单独报告才肯说。” 

青峰望了望,是刚才那两个惹人瞩目的家伙之一,内心有点反感,但为了不错过有可能极为重要的线索,他还是压抑着不快同意了。 

“领导您好,我刚才说的是单独向您报告。”这犯人客客气气地称呼青峰。 

青峰在隔壁的房间给那人作笔录,当然不可能是单独。旁边坐着的是毕恭毕敬的樱井。 

“我们按规矩办事,不会单人在场给你作笔录的。也请你放心,有什么尽管说,我们不会对外公布消息来源,你不用有什么顾忌。” 

青峰简单明了的开场白,中心思想很明确,就是老子不想跟你单独相处,你小子有屁快放。 

和青峰直来直去的风格不一样,坐在对面的家伙却很沉得住气,上下打量了青峰足有几分钟才开的口:“不可以单独审问吗?有些话别人在场我不好意思直说。” 

“我们不是审问你,只是希望你能提供能协助警方破案的线索,如果线索有效,我们会视为立功,到时可以为你申请减刑。”樱井循循善诱。 

对方却好像没听到他说话似的,眼睛一直盯着青峰:“您那话儿大吗?” 

“哈?”青峰以为自己幻听。 

那人看到青峰惊诧的脸却像受到鼓励,继续说了下去:“我随时愿意为您效劳!”单这一句话是没有任何问题,可结合着上一句和对方紧盯着自己裤裆的眼神,要不是樱井按住,青峰差点把桌子都掀了。 

他,青峰大辉,一名警察,在办案过程中,在可控场所内,在可控状况下,居然遭到了一名监狱在押犯人的言语性骚扰。 

 

这个认知,让青峰整个晚饭期间都闷闷不乐,却让那些被办案折磨了快三天的家伙们乐了一顿饭。 

“你看看,中午说的是红鸾星动的兆头吧〜” 

“没想到啊,人家犯人也很会选,一下就选中了我们的头。你看看,幸亏青峰立场坚定,要不我们都得叫他嫂子了!” 

“你没看到,他那个在外面等的对象知道他在里面勾搭我们头儿时脸色有多难看,唉,真是人比人啊……” 

青峰从来不知道这帮穿着制服的家伙居然也能八卦到这种地步,果然加班让人失常,连续加班让人不正常。 

“行了,你们别开我玩笑了,听着我就起鸡皮疙瘩。我虽然是革命同志,可没兴趣当同志!” 

“你不是前两晚还准时接一个谁的电话吗?我们还以为你有‘基’础咧〜” 

指的是黄濑的电话,青峰怔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觉得有点别扭,从不刻意隐瞒的青峰撒了个莫名其妙的谎:“那是我房东打来催房租的,你们难道没接过房东追房租的夺命追魂电话吗!” 

“啊啊啊,我接过!超可恶的,每次都在凌晨三点打来叫我起床拉尿!” 

“你傻啊,那是捉弄电话,不是追款电话!我接过的才恐怖……” 

到底是玩笑话,大家一下子就无意识地被转移了话题。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青峰脸上摆出一副热衷其中的模样,内心却动摇了:“原来每天这样接黄濑的电话是很奇怪很不正常的事情吗?” 

 

晚上,黄濑的电话准点来了,比起平时兴致勃勃的状态,青峰犹犹豫豫了很久,几乎在铃声快响完时才接起了电话。 

“小青峰今天动作这么慢?工作太累了?” 

“嗯,有点……”回想起大家说的话,青峰觉得自己找不回平时和黄濑聊天的状态,有点支支吾吾的。 

“看来是很累呢,声音也没精打彩的。” 

“嗯……” 

“既然小青峰没力说,那就专心听我说好了……” 

“黄濑”,没等对方长篇大论展开,青峰截住了他的话头,“我今天挺累的,想先休息了。” 

“啊,抱歉,我光顾着自己兴奋了,都忘了你的状态。有什么明天再说好了。” 

“你明天还是别打来了。” 

“……”黄濑一下愣住了,没吭声。 

青峰也意识到自己话太硬了,赶紧想圆回来:“我的意思是这几天都在监狱里,不方便说话。而且,有什么我们当面说吧,两个大男人,没要紧事,还打长途煲电话粥,怪怪的……” 

黄濑那边静了好一会,青峰以为信号出了什么问题,正要“喂喂喂”的时候,黄濑的声音传过来了,却很低沉:“也对呢……那小青峰早点休息,晚安〜” 

青峰正想也回一句“晚安”时,听筒却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黄濑没等他回复,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青峰迟疑了一下,印象中,每次黄濑都是一直等自己主动挂断电话的,这个结束通话的声音,真是久违了。 

青峰拿着手机有点发呆,他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却说不出来。想要细想,可工作了一天的脑袋发痛地抗拒思考。青峰望着手机上最近通话的名字发了几分钟,还是把它揣回兜里,回房间休息去了。 

 

青峰带着大伙连续奋战,周五下午终于把花名册里的人物都扫了一遍,却没有得到任何有帮助的线索,便闷闷不乐地收队回局里了。向原泽报告后,对方的眉头也紧锁起来。原来,不只是禁毒这边协助调查没有收获,治安等好几个帮得上忙的都出手相助了,但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破案的死限,也将在下周一到期。 

根据安排,青峰不得不留下来投入最后两天的大会战,周末是没法回去了。他本想着打个电话和黄濑说一声的,可那天自己说完那话以后,总觉得打电话过去有点尴尬,而且这两天没聊,也不知道他的工作安排,怕正在飞机上。思前想后,青峰发了一条信息给黄濑。 

以往,黄濑收到青峰的信息,只要不是在驾驶任务中,黄濑都会很快地打电话或者回信息回来。那天,青峰盯着那条信息的状态从已送达迅速地变成了已读。可是直到他上床休息时,都没等到黄濑的回复。青峰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的信息不需要回复,还是黄濑不想回复。 

 

TBC


评论(24)

热度(64)

  1. 豆沙と馅子五毛请拿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