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块四)

两块四

回到办公室看了一下报案纪录,今吉专门向原泽报告了一声,就带着几个伙计人五人六地出去了,还戴上了平时都不戴的大盖帽,一副正义使者的模样。

双泷市甚少发生这种恶性治安事件,且正值专题行动风口,今吉是打算好好抓住这次机会,给自己的专业生涯书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以利于日后的衣锦还乡。几天下来,除了看现场、开会讨论、排查线索,做的最多的就是早请示晚汇报,整得日理万机的样子。

青峰、樱井和同僚们加完班在饭堂里吃饭,吃完的也不走,边聊边看电视。饭堂的电视还能放啥,在肥皂剧时间前都是新闻,中央新闻完了省内新闻,省内新闻完了市内新闻,平时大家都只是把新闻当BGM,结果今天才到省内新闻就有爆点,报道了那起恶性案件。按照宣传的手法,新闻的重点自然不在案件本身,而是警察们如何日以继夜地为民破案。

“这四眼背台词了吧?”听到今吉一板一眼念念有词,青峰就忍不住笑场。

其他干警也跟着哄笑起来,大呼小叫地模仿着电视里平时排练好的模样。

“请问你性福吗?”

“我不性福。”

“局长,昨晚在新闻上看到你的光辉形象了。”青峰在饭堂早餐看到原泽,便和他搭台。

“你小子专门来开我玩笑的吗?”

“哪敢〜不过说来,这次怎么搞得这么大张旗鼓的?”

原泽是个心思细密的人,不说过头话,不做过头事,这次案子还八字还没一撇,就誓师似地宣传上了,不是他平时的风格。

“上头的意思……”原泽连早餐也要饭后一支烟,解释说上次的专题行动大获全胜上头很满意,这次也要再接再厉,先在宣传上造势。

青峰不说什么了,埋头啃包子。

这种宣传对上头利大于弊。破案成功的话可以大书特书,失败了也可以找下一级的替罪羔羊。明白原泽现在是被人放到火上烤,青峰也识相闭嘴,转换话题。

原泽手下有今吉这个刑侦老手助阵,形势还是一片大好的,只不过宣传之后,多少会有点压力,所以刑侦那片的手足加班也成了家常便饭。看着今吉尽情地蹦达,青峰周五准点收工。

看青峰没往宿舍方向走,樱井有点慌地追过去:“不回去吗?”

“我这不就是要回去嘛。”

愣神了一会,樱井才明白两人指的回去的地方不一样,立马道歉:“对不起……”樱井等级观念很重,之前对青峰若说是能力佩服上的尊敬,现在又加上了对上司的小心翼翼,这让青峰有点无所适从。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我还不太习惯周末也困在这,下周见啦~”

两个距离说是四个小时的车程,那是自己开车上高速不塞车的情况,像青峰这样坐客运车的,再加上周末的城际塞车,五点半下班,等折腾到目的地,已经十一点多的光景。

正在当沙发土豆的黄濑听到门锁的扭动声,回头一看居然是气喘吁吁的青峰,又惊又喜:“小青峰,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是说过周末回来吗?”

“电视上看到你们那出事了啊,不用加班吗?”

“各司其职懂不,那四眼恨不得乘这风头立功,哪里容得别人插手。”

黄濑开始只懂得傻笑,后来才一拍脑袋:“小青峰,你吃饭没有?”

“被你追问得我都忘了这事,饿死我了,有什么吃的赶紧给我端上来!”

黄濑把手里抱着的爆米花往青峰眼皮底下送。

“不顶事!”

黄濑知道这位大爷没那么容易打发,只得去摸车钥匙,两人又重聚在宵夜摊上。

连喝了三碗砂锅粥的青峰终于不再叫唤,放慢速度打扫战场:“你怎么都吃这么少?”

“这个点我早吃过了。”

这才意识到黄濑纯粹是陪自己出来的,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这样肠胃受的了吗?”

“哈?”

“如果以后回来,不就每周都得这个点才吃饭了?还是吃了才回来吧。”

“吃了再回来就半夜了,比起没得睡,我还是委屈一下胃好了。”

黄濑不好多劝,不再多话。

青峰埋头吃菜,半晌才出声:“明天有空吗?”

“怎么了?”

“陪我去选车吧。”

“这么突然?”黄濑印象中没听过青峰提买车这茬事。

“免得每次回来都这么晚,胃受不了。”

黄濑不出声地笑了笑,他知道青峰听进去了。

 

两人从黄濑的Q7下来时,车行老板的雷达就响了起来。一般这种年龄开着好车来看车的,都是什么官二代军二代富二代的二代系列,拿着家里的钞票不当钱,赶着换车或者多收几款。心思一动,立马派了最得力的销售上前关照。

“两位有没有中意的车款?或者我给两位介绍一下?”

青峰昨晚临时决定的买车,自然没做功课,只能说了个大概:“有没有跑长途走高速性能好的?”

销售一听,心想这是平时公子哥们补齐车型的节奏,赶紧给他拿了好几款价格不菲的车的介绍书。青峰不喜欢看数据,也不太懂得分析,黄濑给他解说了一下,也认为意义不大。青峰这种直觉派,纸上谈兵的事情他没有太多感受,所以说还是直接试车比较靠谱。

青峰连续试了好几辆,黄濑也陪着,每一台他都有不同感受,简单来说就是好,可又各有各的好,挺难比较的。

“要不还是介绍一下吧?”黄濑看了一下一直赔笑的销售。

对方一路上英雄无用武之地,听黄濑这么一说,滔滔不绝起来,各种数据倾盆而出,听得青峰脑仁都疼。只有一个数据,不仅让他脑仁疼,连心都纠结了一下。

“等等等等,你再把刚才那几台车的价格报一遍。”

这次销售可是娓娓道来,把每辆车的低配、标配、高配都给念了一遍,青峰感觉自己的血压随着价格一直往上涨。直到最后销售用服务性的微笑结束了刚才的发言之后,青峰才意识到,没有任何一个数字在自己的承受范围内。可对方刚才陪着笑让自己试了那么多车,直接说没钱,似乎有点不太好。

青峰挠挠头,迂回地问:“能分期付款吗?”

“可以的,先生,我们的服务都非常周全。”

说完,那销售又给青峰列了一大堆公式,青峰唯一听明白的就是每个月要付款的数额,总之那就是一个让自己付款完之后每个月只能喝西北风甚至要倒吐西北风的数字。那销售口若悬河没有任何停下来的趋势,青峰不知如何打断他。

还是黄濑开了口:“不好意思,我们想看看有没有档次更大众一点的车呢?”

青峰感激地看了黄濑一眼,谢谢他的解围。

接下来,看的车,还真是大众的……或者说是大众中的大众……

销售的脸色已经没有刚才热情了,甚至有点兴趣缺缺。同样地,青峰也是兴趣缺缺。试驾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刚才开好车的时候只觉得各有各的好,现在开档次稍低的车,就觉得哪都不对头。离合不对头,油门不对头,方向盘的手感不对头,甚至连音响和空调都不对头。从车上下来的黄濑脸色也有点糟糕。

“怎么了?”青峰没觉得自己驾驶技术多差。

“后排位置太挤了,我腿都麻了……”

档次不高的车空间自然也不大,青峰个头大,光顾着调整自己的驾驶位,坐在他后面的黄濑可受了罪,只有那个小个子的销售一路上在副驾驶座上滔滔不绝地给每辆车点赞。

“我回去再考虑一下吧。”青峰最终留下这句话。

销售怎么会听不明白,一般撂下这话就是没谱了,可不甘心白忙活了半天,硬是给青峰塞了自己的名片,反复和他念叨说某几辆车只有这两天有优惠的事情。

 

“好车用不上,没那么好的又看不上,小青峰,你真是眼睛长头顶,两手又揣兜里啊。”

“你别吐槽我了,你说怪谁,要不是老给你当司机,我怎么会对车这么挑?”黄濑开惯了飞机,反而不喜欢开车。两人住一起后,有集体行动都是青峰开车,青峰开得又快又稳,认路还厉害,黄濑乐得放放歌打打盹聊聊天。甚至有时候黄濑要去哪,看着青峰有空就让他专门开车送一趟再接一趟。

有次青峰觉得不对劲,嘟囔道:“黄濑,你挺牛啊,让我给你开车,你至少是局长级别了。”

“怎么了,对房东有什么意见?再哔哔今晚让你做厅长。”青峰没有睡客厅的愿望,也就识相地闭嘴不和房东顶牛了。

黄濑看出了青峰的顾虑,主动解围:“你这段时间就用我的车呗,反正我老飞来飞去,老搁着放坏了。”

“我都住你的房了,再用你的车,和被你包养有什么分别?”

黄濑心里好笑,没想到青峰还挺要面子的:“那我租给你好了。”

“哈?”青峰听过租屋给朋友,但没听过租车给朋友的,“算了,你别绕着弯来帮我了,你不缺钱放什么租,老想办法让我欠你人情。”

“也不是,我最近也遇到点麻烦。”

“怎么?泡妞泡成老公了?”青峰原来就听黄濑说自己受欢迎,两人住一块后更是感受到,这家伙出门倒个垃圾都有姑娘故意来搭讪。自己下楼转悠都碰到过几个,看到他就一脸沮丧:“今天怎么不是那个帅哥倒垃圾?”让青峰一听心里就来火,但不是嫉妒,反正说不清楚是什么火。

“家里催我结婚……”

“没听你说有女朋友啊?”

“催我找女朋友……”

“那你就找一个呗。”

“不想找,我还想自由一段时间。”

“那就直说好了。”

“不行啊,当时我买这车家里不是赞助了嘛,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所以?”

“所以我最近想把这笔钱还给家里,理直气壮一点,可一时半会又拿不出那么多钱。”根本没有的事,黄濑说得和真的似的。不仅泡妞手法一流,这家伙连泡汉子的手段也相当高章。

一席话听得青峰义薄云天,有种救兄弟于水火之中的使命感:“那多简单,别说租了,你把这车卖一半给我好了!”

“那我先谢谢小青峰了~”

“谢什么,应该的。”

等到要算钱的时候,青峰又尴尬了一回,青峰准备的钱不够车钱的一半,黄濑想着打哈哈过去:“用过的车都有折旧的,剩下的不用了。”

“折旧刚才已经算过了,你别给我打马虎眼。再说,给少了你到时候怎么还家里。”青峰容不得黄濑卖人情,想了想,自己有两张工资卡,便摸了一张给黄濑,“暂时搁你这吧,密码我写给你,等还上那个差额你再给我。”

黄濑这次倒是没有推辞,高兴地收下了,一种把持青峰财政大权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青峰难得回来一趟就要可劲地闹,打算约火神他们一起出来打球,群发了短信出去,结果等了半天,黑子回说火神这周突然被调去外地执行紧急任务,之前打了电话说估计要在那边呆上一段时间,这个周末赶不回来了。青峰懊恼了一会,有点兴趣缺缺。也是事后大家才知道,火神此次去执行的任务,比想象中要严重很多。

没办法打球,青峰又闲不住,想着把桃井约出来聊聊也不错,毕竟培训那段时间,分成男女宿舍,他都没顾得上和五月好好叙旧。青峰没意识到,那段时间里,即使呆在男生宿舍,他也没和谁好好叙旧,甚至和同宿舍的火神都没聊上两句,时间净贡献给黄濑的电话粥了。

“怎么搞的,五月那家伙居然有约会?”青峰挂掉电话的时候一脸的难以置信。

“和小黑子?”

“不是,而且还不肯告诉我是谁!”

“这不挺好的嘛~”黄濑记起了那个姑娘,那晚还和自己一起组成了失恋战线联盟,没想到人家一个女生已经大踏步出发了,自己倒是困在原地,还向这片高地发起了冲击。

“我怕她被人骗。”

“你不是一直说她挺聪明的吗?”

“她喜欢哲的时候你觉得她聪明吗?”

“这个……”

“恋爱的女人都是无脑的,这下真是胸大无脑了。”青峰有点怄气。作为青梅竹马,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总是五月担心他这担心他那,现在工作以后,没想到反而是自己去担心五月的事情,真是冤有头债有主。

“小青峰,你喜欢她吗?”

“想多了,只是会担心的人……”

听完之后黄濑都忍不住笑了,确实,青峰就是这么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行动上是男性的粗线条,却会在某些细微的事情上给予别人最需要的关心和支持,就像对待那时候一蹶不振的自己,让他情不自禁地就陷进去了。

青峰这趟回来是谁都没碰上头,光和黄濑溜达了两天,不过也好好地疏散了一下在双泷的无趣。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青峰周日下午就不得不往回赶了。这次他顺理成章地开了现在算是他和黄濑共有的车。

 

周一上班时,通知开全局大会,青峰心想今吉这四眼可以啊,阴险是阴险,没想到也挺有效率的,这么快就破案了,看来是要准备给他表彰了。

等到会议主题宣布的时候青峰才傻眼了,想象中表彰大会成了动员大会,号召全局共同投入战力攻破五口灭门案。

至于原因更是明白不过,那就是查了整整一周,案件线索严重不足,居然连个头绪都没能理出来。上头的死限,已经一天天逼近了。

 

TBC


评论(2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