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块三)

两块三

今天是黄濑恢复飞行的首航,所以他带着烟。

机长关切地问他状态怎样,他抬手给机长看了看夹在指间的烟,表示万事俱备。

“上客一支烟,不等流控保正班。起飞一支烟,空中雷雨全靠边。巡航一支烟,顺风平稳又不颠。降落一支烟,进近直飞长五边。”

黄濑早两年自己给自己作的打油诗,可是他偏偏就信上了,烟成了他心情不稳时候的幸运符。现在,也许还有青峰?

这让他不禁回想起今早出门前的情景。

“不是今天下去吗?”

“今天是局长下去。”

“你呢?”

“过三周才下去。”

“哈?让局长给你开道?好气派……”

“是警衔培训,升衔培训完才好走。”

警衔晋升培训,是警队里的传统。职务是根据工作能力和表现决定的,警衔则有点工龄的意味,根据为警队服务的年限所定,而在每次晋升时,为强化纪律和规范,便会惯例举行警衔晋升培训。升衔和年限挂钩,所以青峰当初那批同期生这次都一起参加培训。

“上午不用上班?”

“下午才报道和训话。”

“那你还收拾东西?”

“封闭式的,得带点行李。培训正好当和哲、五月他们几个临别叙叙旧好了。”

本应该半年前就举办的培训,因为各种盘根错节的人事调整,拖到垮了年。相当于这批同期生第四个年头了,才又一次集结。一些潜移默化的改变已经显现了,首当其冲的是警队内部残酷的竞争机制。

 

这批同期生中杀出重围得到任职的只有几乎每周都水里来火里去的火神大我,还有几个加班狂魔,其余则还当着进来时的小兵。青峰是不在意所谓的职务,但他也能感受以前还肆无忌惮叫他黑面神的几个家伙已经毕恭毕敬地用职务称呼他,一种莫名其妙的疏离感,让他很不好受。还好,这种不适迅速地被黑子、桃井等人的登场所冲刷掉了。

培训,无非是关于晋升下一级警衔后可能面对的工作的辅导,理论性的东西很多,不太符合警察这个工种实操性的特点。不过警察里也有不怎么用拿枪的办公室工作。比如刑侦局里一天到晚写案情的职务,最近相田丽子被调动过去干起了这个行当。前提是能不动声色胆大心细地着笔细致刻画焦化尸体现场等让人作呕的场景。

“相田真是女中豪杰……”火神是这么评价的。就算是火神这位烈火英雄最初也无法冷静面对那些碳化的尸首。

“切……我也可以啦。”桃井内心不忿,不过她只在青峰面前表露过。说来,桃井的分析能力很强,可是自从进来后就被安排了看守的岗位,几年都没有挪动过。一天到晚独自一人守着大门和视频,容不得半点疏忽,却说不上任何技术含量。

“阿大,虽然我很痛心你那段时间很苦,可也羡慕你好歹能有个机会发挥自己的才干。”

“说不定职场失意能情场得意。”

听了这话桃井又叹气了:“可惜攻略哲君也不成功呢。”

这对话让青峰尴尬至极,心中懊恼自己嘴笨,还是桃井察觉气氛不对,把话题扯开了。

桃井不是没有做过尝试,她曾经在半年多前尝试将拘留所资料进行编辑,整理出了一个管理进出的数据库雏型。可当她献宝似地报给她的直接上头后,对方将其当作自己的跳板,又拿给了更高的上头献宝。最终,直接的上头被提职,半成品被交给更专业的技术部门完善,至于桃井、心灰意冷地继续守着冷冰冰的大门,偶尔磨练自己十字绣的绣工。

至于她对黑子日益高涨的热情在平安夜过后莫名地开始恢复冷静,使得原本想和桃井好好聊聊这个问题的青峰也无从下手。可总有什么不对劲的感觉却留在了他心里,却又没法说出是哪里。后来沸沸扬扬的各方安排,也让青峰没空去细究这事。

 

警察是特殊行业,因此部门都有专门的补贴拨款,特殊时期用于殉公和工伤的慰问,日常时期用于食堂的开销。由于干的是体力活,菜谱均囊括丰富的蛋白质,排队打饭,份量不限,只要脸皮够厚,吃多少是个人自由,以不浪费为红线。

“这大包真好吃!”火神的面前堆着的是小山一样的包子。

“你这家伙不是吃汉堡的吗?”

“封闭训练出不去,这个就是最佳的替代品啊,而且本来就百吃不厌。”火神因为说话被呛到,连忙拿起水杯猛灌了几口。

“每顿两元,我看被你吃成了每吨两元吧,这样下去,厅里都要被吃穷了,你在吃的是弟兄们日后的口粮啊!”

“晚上不能出去好无聊哦,有什么活动没啊?”

“还想像学生时翻墙?要记过的,警衔留级难看过读书留级啊!”

“那学习课件咯。”

“这么闷!?”

夜晚,一群人在宿舍里学习文件学习得如火如荼。

第52号课件。

“笑得那么奸诈做什么?该不会又是拖拉机吧,你个奸诈四眼!”青峰的脸上已经夹了几个夹子,说话龇牙咧嘴,可眼睛还是专注地盯着手里在比划着的牌。

“嘿嘿,是667788推土机~”来当辅导员的今吉带头学习课件,底下的学员更是有恃无恐。

“可恶!”分叉眉被夹子夹得合作一股的火神也沉不住气来怒吼。

“对不起!”樱井同时垫上KK101055分数的行动让他的道歉完全没有信服力。

“啊啊啊啊啊!”青峰和火神顿时拿着牌站起来咆哮。

“青峰君,你挡住我观战了。”坐在他身后的黑子顿感牌桌一片阴影。

两道光整理心情重新坐下,本来就落后,想着这盘可以追上,可一上来就大势已去的开局,让两人都有点垂头丧气的。

“青峰君,手机在震。”

青峰连忙瞥过去,怕是原泽找,结果是黄瀨。

接通后惯例用肩膀去夹,却感到一阵揪心的痛,忘了自己耳朵上还捎带着两枚今吉安插的夹子。

只得将牌塞给黑子:“帮忙顶一下,哲。”

“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观战的人都知道,按照这个局势,现在上场多半是替人受罪的命。

无奈,青峰只得开了免提吼道:“什么事?长话短说!”

看了一眼那个来电名字,黑子叹了口气:“我来替你吧,出去慢慢聊。”然后夺过青峰的手牌,深藏功与名地坐下了。

青峰以为黄瀨是有关于房子交水电费的事情找自己的,后来才想起今天是黄瀨复飞的日子。为了让他逐步适应,目前安排的还是国内的航线。黄瀨说自己的复飞已经安全抵达了,青峰也由衷地替他高兴。后来话题就渐渐偏离了,黄瀨开始给青峰说目的地的见闻,说这边的夜市不够看,但是美食很猎奇,说有虫子入菜,挺狰狞的。

“有蝉吗?”

“有啊。”

“那我得试试〜有蚯蚓吗?”

“没有。”

“好可惜,不然你得试试~”

“谁要试啊!”

然后青峰想起火神晚饭又猛塞大包的样子,给黄瀨绘声绘色地描述那个招牌大包。

“真的那么好吃?”

“百吃不厌。”

“那小青峰打包打给我?”

“不能打包哦,你来报名当警察好了。”

“没有别的方法吗?我还蛮喜欢机师这个职业的~”

“还有另一个办法。”

“快说快说!”

“成为警察家属,然后来探班。”

“那我来探小青峰的班~”

“你什么时候成我家属了!”

“房东也算家属吧?”

“鬼扯嘞!”

东聊西扯了又一阵,青峰以为自己没说多久,意识到自己煲了电话粥,是回到屋子里看到今吉正在兴致勃勃地给火神夹收官的惩罚夹子。

第二晚,黄瀨打来得早了些,又是黑子帮青峰顶的局。没有飞行任务,黄瀨正在市内闲逛,看到什么就和青峰随口汇报,描述得绘声绘色,青峰听得有滋有味。直到黄瀨问起青峰今天过得怎样时,他才一拍大腿开始给黄瀨念叨他上课的百无聊赖。

“听得差点睡着。”

“那是因为你都懂吧?”

“是啊。”

“这是不是小青峰第一次因为早就懂而睡着啊?以前肯定都是听不懂睡着的~”

“喂!”

“说中了吧?”

“谁要回答你!”

“我不懂那些课程内容,小青峰讲解给我听听?”

“你听来干嘛?”

“耍帅泡妞啊~”

“不准。”

“吃醋了?”

“不是,是能比我帅的只有我!”

无意义的对话没完没了,却聊得青峰嬉笑怒骂的。

挂了电话会务的时候,大家都散了,只剩火神在收拾桌子。

第三天也是如此,只不过更晚,火神已经准备休息了,青峰不得不快手快脚地洗完躺下。

第四天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就先洗澡,牌局没开就聊上了,聊完时火神已经休息了,他不得不蹑手蹑脚地摸进门去,

再后来,连吃晚饭时都不自觉地看手机掐点,被今吉吐槽:“青峰你这家伙怎么婆婆妈妈啊,好像女生在查生理周期似的。”

结果被青峰塞了一句“你再敢这么说我就揍得你直接进入生理周期。”

有天黄瀨第二天要开早机,便早早提议挂了电话,进门时大伙还在认真组织集体学习文件。头一次看到打完电话的青峰脸上挂着傻笑,火神张口就来:“青峰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这话一听,大家的注意力都从学习文件转移到观察青峰的表情上来。

“对不起,我觉得火神说得很有道理。”樱井率先附和。

“火神君的话居然也有听起来很对的时候。”黑子也投了赞成票。

“青峰你有什么瞒着大家还是老实交代比较好。”今吉直接就拿出了平时刑侦局的那套功夫。

其他围观的也不发言,只是默默地用眼神表达八卦的期待。

“我看你们这些家伙是封闭训练久了自己想女人吧,要借我珍藏的写真集就直接说,别绕弯子。”

虽说是警察,可这些热血青年的关注点还是轻易就被小麻衣女士给转移掉了。严刑逼供?更是不了了之。

 

除了白天的课程学习,晚上自行组织的文件学习,还有的就是上头们的慰问。

期间原泽来过一回,和交班的新任禁毒局局长一起来的。升衔的不仅仅是青峰这一批新人,还有高阶的,新旧局长来探望禁毒局的属下,也算是某种交接仪式。不仅仅是禁毒局,还有几个发生人事交接的局也是两任负责人一起来的。

例行的会议结束后,现场的氛围就变得不一样,虽然大家还喊着原泽局长,但都心里明白这是要走的人,继续要混下去的都和新任局长套近乎去了。青峰一贯跟着原泽的,想着他开完会应该没什么事,便打算找他一起抽烟。

在楼道拐弯处看到原泽,正想喊,却发现今吉正一脸谄笑着和原泽小声地聊着点什么。离着的距离不远不近,青峰正有点犹豫是否还要凑过去,突然背上就被拍了一下,回头一望,是樱井。

“吓我一跳,你存在感什么时候也向哲看齐的?”

“对不起……”

“算了,我刚才太专注了。”

“在想什么呢?”

青峰指了指正和原泽谈笑风生的今吉:“这四眼什么时候和原泽这么熟的?”

“他一直和每个头的关系都不差吧。”

“也是。”

各部门之间的跨度明明很大,今吉却总是一副哪里都玩得转的模样,让人觉得好相处又莫名阴险。青峰想着想着,下意识就说了出来:“可总觉得这家伙今天有点无事献殷勤……”

“青峰君的直觉可能是对的呢。”

“哈?”

“我也是猜测,今吉的部门现在也是新旧交替,大家都人心惶惶的……”

青峰也有耳闻,今吉好像是前任头儿的心腹,所以之前才有机会这么来给自己下套。可惜在这次调整中,那位长官却因工作能力不足没得到原泽这样体面的对待,随便找了个轮岗的借口就给他换了个摊子。自己尚且泥菩萨过江,底下的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良,你自己就很不安心吧?”青峰瞄了一下樱井的神情。虽说一直以来他都是小心翼翼的态度,但感觉培训以来的状态,与其说小心,不如说是忧心。

“对不起!”

“你无缘无故又道什么歉?”青峰被其难得响亮的声音震了一下。

“其实,是有事情像拜托您……”

 

原来,樱井的临场表现一直不错,却太过谦虚显得畏畏缩缩。新局长带来的新处长豪迈过人,和他相性不合,几次工作没配合好便有点给他脸色。原本这批人中偶尔几个升职的好事就没摊上他,再加上不对直接上司的胃口,有传言培训结束后就要给他调整工作岗位,让他忧心忡忡。恰好撞到今吉向原泽示好的场景,又想着青峰一直跟着原泽,便开了口问能否把他一起带走。

青峰也被他突如其来的勇气惊到,考虑了一下,便顺口答应了下来,说了姑且一试,并没有太大把握。

谁曾想双泷市前任局长是因失职被免,自然下面一溜子办事不力的处分的处分、免职的免职。原泽去到的第一天点卯,发现缺了小半的人,正头疼。这次回来,有好几个来投诚的,都是以往还比较熟悉的,便二话不说都一揽子打了报告说要带走。而这些人所在的部门也乐得洗牌,就做了顺说人情。其中,就包括了今吉和樱井。今吉干回他的老本行做刑侦、倒是樱井,派去禁毒部门给青峰帮忙。事情顺利让樱井对青峰感激涕零,这段时间的口头禅从“对不起”变成了“非常感谢”。

青峰在电话里和黄濑聊起了这事,说是本以为孤身前往,没想到现在浩浩荡荡一堆人去。

“挺好的啊,一个好汉三个帮嘛~”

“你会不会数数啊,才两个帮。”

“我说你们头儿是好汉没说是你!”

“切!我怎么不是好汉啊,今天射击训练我又拿第一。”

“厉害哦小青峰~”

“当然~找天让你亲眼看看我的厉害~”

“哈哈哈,我不想以身试法啦。”

“我说射击场又不是实战……”

“不过说来你次次第一不觉得无聊吗?就没有人能对你造成点威胁?”

“那个手淫办的四眼也还行啦,不过他瞄半天,在现场真刀真枪实战的话,估计早被打成筛子了。”

青峰的神枪手称号毫无悬念地一直蝉联到培训结束。

最后那天,作为同期生的大家穿着训练服比着退掉了子弹的空枪,在镜头前摆出各种有型有款的姿势,相机给他们留存了最神采飞扬的一瞬。那张照片拍得生动活泼,满满的英气帅气和青春气息喷薄而出。

后来回望的时候,必须庆幸这张照片在最初被冲洗出来后得到了好好的珍藏,因为相机的莫名损坏,电子版的资料再也导不出来,而更难以恢复的,是照片中的此情此景,以及照片中这些人此时无垢的笑容。

 

人说二十一天会养成一个习惯,培训三周,时间恰好。结束的那天,青峰发现自己没事老瞅自己的手机,想着今天都这会了,黄濑怎么还没打电话来。直到走到房门才想起培训结束可以直接见面,还有什么电话好打的。在门口悉悉索索掏钥匙,黄濑却像是用了什么办法算准了时间,从里面打开笑脸相迎:“小青峰,欢迎回来~”

回来毕竟是暂时的,按照既定行程青峰还是要出发。

黄濑那天恰好没有飞行安排,依依不舍地看着滚滚车尘给青峰挥了老半天手。还在感慨时,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掏出一看,是青峰的短信:“别站那了,我这个周末就回来,让人看笑话……”

青峰和今吉、樱井三个人一起走,风尘仆仆地赶了四个小时的车程,来洗尘的是当地部门的副手。

第一顿毫无意外地在饭堂开了荤。迎接的人热情地将他们领到宿舍安顿好后,就马不停蹄地把人带到了报到处。青峰一看那架势,连忙把准备好的档案掏了出来,结果对方却摆摆手说:“这个不急,明天慢慢弄。赶着今天你们三位过来,我特意请了这边有名的大师,给你们仨算算命。”

青峰一下呆在原地,心想怎么连警察局都搞封建迷信啊。

倒是今吉比较清楚,小声地解释,说在市里面出任务的情况多,而且任务的危险性也大,所以大家多多少少都比较信这个,初来乍到,还是配合一下地好。说着便带头表示愿意第一个算。

鉴于算命还是比较隐私的事情,青峰和樱井便出门坐着等,有点像候诊的病患。

青峰算的结果和上次在香港时差不多。当然,工作单位给请的师傅没有给算姻缘和桃花运,只是说他事业极佳,而且命数够硬。这话本来说到这就了了。可这师傅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两句:“这位警官,你命够硬,做这个危险的职务是不怕,对自己不用担心。但是命太硬的人,如果别人和你的命数合不来,而又经常在一起,可能会被你克,他们反而会比较危险。”

“什么意思?”青峰最怕这种藏头露尾的话。

“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就是你这种……好了好了,不说了,天机不可泄露。”师傅也不愿意再继续解下去,转头喊下一个。

 

原泽一直在上头当差,没有这种封建迷信的习惯,可是扛不住地头蛇们的苦劝,说今吉和青峰,一个刑侦一个禁毒,做的都是最危险的职务,还是算一算比较安心。目前算出来结果说两人做这个职务无大碍,也就随他们去了。

走马上任第二天,部里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行动,主题是“命案必破”。层层传达下来,便是工作部署。

双泷市公安的工作重点一直在禁毒这块,上一趟专题工作没赶上,这一趟不对重点,所以大家也乐得清闲。原泽还是例行地开了会,会后把今吉找了去谈话,将对口的一些工作安排交代给他。

今吉在饭堂出现时青峰和樱井已经快吃完了,他拿着装着所剩无几的饭菜过来搭台:“局长真是语重心长啊……”

“想说原泽废话多就直说。”青峰最看不得今吉说话绕圈的功夫。

“哪里哪里,是局长工作仔细负责~”今吉习惯性滴水不漏。

“这次的任务很重吗?”樱井还是比较关心正事。

“这边的案子都是毒品案多,又不是治安事件多,想破案立功也没案子给他破。这家伙也不过是个笔头忙,行动结束时,多写两篇总结交上去就是了。”青峰实话实说。

“喂喂喂,你以为写总结很容易啊,让我拿笔比拿枪头痛多了……”今吉被这大实话呛得也有点结巴起来。

 

有时候,话就是不能说得太满。三人闲聊完的第二天,才到局里打卡,就发现气氛和往常不太一样。

一问才知道,值班的民警在今早刚接到本地一宗一家五口灭门案的报警。

 

TBC


评论(2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