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块一)

两块一

黄瀨认为蓝天是个糟糕的家伙,糟糕不在于其行为的内涵,而在于其结果。以前告白的人包括男人千千万,黄瀨没那么想过,可蓝天一开口,无论他感情的出发点是如何,他瞬间就意识到,同性恋可能就在身边,同性恋可能就是你我他,而且重点是“我”……

黄瀨给在海边那天的脸红找到了大概的根据、给那晚靠在青峰肩窝的一点悸动找到了可能的落脚点,更给那两天香港行匆匆相处的愉悦挖掘了说不清的根源,但这不代表他就要把自己扒拉到gay的小众市场里,黄濑认为,这只是一种可控的情愫。

黄濑思前想后,不断推演,他个人是比较笃定的,在目前这种状况下,自己并没有产生要和青峰谈上一段或者来上一发的执念,当前这样的相处就很好,所以,他并不希望有任何的意外推动自己滑出这个正常的轨道。

作为那次出游的原班成员,黄濑后来收到了木吉发来的短信。如果不去反而显得自己想多了,但去无妨,黄濑爽快地应答了木吉的邀请。

“喂,你今晚真的没有其他事?”青峰看着一边哼歌一边在全身镜前试衣服的黄瀨,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家伙,兴奋过头了吧,原来看他这样以为是要出门约会,谁知却真的打定主意和这帮成员成分主要为男的家伙一起过平安夜。要知道,他还一心念想着黄濑会突然掏出一张机师空姐平安夜特约活动邀请函给自己来着。

平安夜恰好就是周五,没有了任务期繁重的工作,原泽也很懂得年轻人的夜生活:“没什么要紧事大家都别留着加班了,我知道今天你们要过外面流行的平安夜,除了轮到值班扫场的,该回去的都回去吧。”

“局长,我再多呆一回。”看原泽走到身边像是要赶自己,青峰先发制人。

“就是你,赶紧就给我回去,有约会赶紧去,没约会赶紧约。老大不小的还给我当单身贵族,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到时候过年我都不好意思向你爸交代。”

青峰刚想回句哪有老大不小,抬眼就看到原泽比办案时更严厉的神情,便也老老实实收拾东西跟着大队伍准时下班了。

警员的工作让人身心俱疲,总是与恶势力、负能量作斗争的警察内心比想象中更需要他人的关怀,家庭是他们退守时的港湾。所以公安部门崇尚早婚,老板们也积极地当着推手,甚至被视为一项政治任务。

如此一来,结婚戒指几乎成了25岁以上警员的标配,25岁而未婚的,都会被上头视为重点攻坚对象。青峰这一批同期生可谓奇葩不断,有为拒政治桃花情愿被下放的青峰、相亲时专注吃饭零交流的火神、下班以后就没有存在感逮不到的黑子、众人追求却一心看着黑子的桃井。此外还有新进来的绿间、高尾,再加上原本就积压下来的木吉、相田、伊月等人,让公安部门里为数不多上了年纪的警花不断产生蠢蠢欲动的红娘想法。

屁事不干多管闲事冲第一的政治处曾经旁敲侧击关心过这批警员,于是上头们也就不得不顺势表达一下关怀,连原泽这样极少过问下属私生活的也开始提点青峰,更别说其他人被关心得有多抑郁。

幸亏木吉站出来说我平安夜要带这些年轻人一起去高兴高兴,请组织上放心。木吉的顶头上司叹了口气,撂下一句话:“木吉,我们局里最大龄未婚的就是你了,你让我怎么放心,我简直是揪心啊……”

于是,一群揪心的人今夜都集结到了木吉的旗下。

 

平安夜熙熙攘攘的人群让打的显得格外艰难,青峰和黄濑两个人又是挥手又是抬腿的,半个小时才好不容易拦下一辆,下来的两位美女似乎是专门停的车,软磨硬泡地要走了青峰和黄濑的手机号才放两人上车。

“这打的的代价也太大了吧……”青峰不爽快地扭着脖子。

“就当是个彩头嘛,今晚艳遇的头彩~”

青峰也不答话,瞄了一眼没正经的黄濑,给催促的木吉回电话。

快到三号酒吧,才发现阵容鼎盛,来寻欢的男男女女多不胜数,的士根本就没法靠近,远远地下了车,两人挤到了前台。已经满负荷运载的酒吧不太愿意继续放人,还是从里面出来的火神把两人领了进去。

看着手上那个盖着的章,青峰抱怨:“这算什么,合格猪肉?”

“是合格黑猪肉吧?”黄濑补刀。

进了大门就是寄存处,刚才在外面裹得像粽子一样的美女们在这里纷纷扒个清凉,恨不得比基尼上身。两人也配合地脱下厚外套,热火朝天的酒吧里最需要的就是近乎肉帛相见的身体接触。

看着青峰脱掉身上厚重的外套,仅余身上一件极紧身的黑色中袖衣,黄濑打趣道:“你也挺会挖掘自己优势的嘛,刚才还说不常来?”

“是不常来,可你觉得警察就都该一身正气地穿着衬衣打着领带还不知道把袖子挽起地进来?”青峰对于黄濑这种自带的优越感不满,“到时候别妞都给我泡走了再找借口啊。”

三号酒吧是旧式别墅改造而成,密封效果倒是格外地好,外面还是庭院的夜深人静,一拉开门,噪音喷薄而出,一股子乌烟瘴气混合着荷尔蒙的气息扑面而来。

极少逛夜店的青峰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黄瀨瞄到哈哈大笑,青峰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怎么了?来得少不习惯不行啊?”

黄瀨抬手按了按青峰的眉头:“不是,我是佩服你早熟。”

“哈?”出乎意料的答案让青峰忘了甩掉那只手。

“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觉得这是天上的味道。”

“是天上人间的味道吧?”青峰撇撇嘴,“现在呢?”

“内心与你同步。”

一楼是酒吧的主场区,挤得和春运时的火车站大厅一样。不过是直线十几二十米的距离举步维艰,挪动了五分钟两人才跟着火神爬上了木吉订好的cage。

期间,说不清是拥挤还是趁机示好的女郎不停地和两人发生身体接触,青峰本来就黑的脸色更是要埋没在霓虹灯中。

“别这么愁眉苦脸,拿出点主人翁精神,就当自己是这里的老板,这样人越挤你就会越高兴。”

“我要是老板首先设立胸部准入制度!”抛媚眼的人素质不够高,才进来一会,青峰就有点意兴阑珊。

“那我就专门在这旁边摆个卖馒头的摊档。”

“……”

“我是觉得只要长得好看飞机场也没所谓。”

“你是当惯了机师所以喜欢飞机场吧?“

“是啊,比如你这样的飞机场。“

“我可不是飞机场!”为了证明,青峰拉了黄瀨的手就要往自己胸口按。

“喂喂喂〜你们差不多一点,这里可不是gay吧!”

酒吧内噪音极大,讲话完全靠咬着耳朵来吼,两人交头接耳本就显得暧昧异常,居然现在要动上手了,看不过眼的绿间让高尾紧急叫停了他们的动作。往两人手里各塞了一杯酒,拉到桌旁。

 

原来大家都在玩着七添八半九全干的骰子游戏,今吉一看青峰来了,说有酒神的量打底,可不能和对方死磕,要来点有技术含量的。

青峰也不反对,看今吉折腾。

他拿了个酒杯在酒里倒扣了一下,将杯沿都沾湿,又正回来。抽了张纸巾,捻出最薄的一层,蒙上杯口,被浸湿的地方自然将纸巾切出和杯口吻合的形状,一个像是有着纸巾做鼓面的玻璃杯就弄好了。

轻轻地将骰子搁到纸上,勉强承重的鼓面便有了微微的凹陷。

大家还不明白这个手工是干嘛,今吉就从口袋里掏出火机瞬时打亮,将纸点上,火苗很快将薄薄的纸面舔出了个黑洞,骰子出现了微微的倾斜,动了一下。

说时迟那时快,今吉轻呼一口气,熄灭了火苗,制止了骰子进一步的滑落。接着将打火机塞到身旁的樱井手里:“一人点一下,什么时候灭自己决定,然后轮下一个,让骰子掉下去的那个喝一杯。”

结果小小一个骰子将这帮五大三粗的家伙都戏弄了个遍。

不是因为贪心等火烧太猛没法灭,就是因为畏首畏脚烫到自己的手,至于肺活量太大在灭火时把骰子吹下去的更是数不胜数。除了绿间以外,其余几人都手忙脚乱地中了几招,连黄濑也不能幸免地着了一次道,只有黑子因为存在感太弱,全程负责给受罚的人及时递上满满的酒杯。

绕了一圈,轮到青峰,今吉这次倒是提前在黑子之前倒好了酒。这酒不是放在壶里勾兑好的鸡尾酒,而是直接从酒瓶子里倒的,来者不善。

黄濑在前,一下就烧掉了圆圈里的南半球,然后将打火机递给了青峰。

青峰笑笑,接过火机,将火焰调到最大,一打着,窜得老高的火苗一下就将白纸舔舐掉一角。见青峰端起杯子,今吉正想激将他两句别那么快停,却见青峰得意地甩了根烟叼好,就着那个火苗将烟点着,示威地撇了今吉一眼。

火舌进击的很快,眨眼已经吞噬了残余部分的一半,青峰却依然不紧不慢,火神着急起来:“青峰,快点啊!”

“消防队的就是憋不住气是吧?”青峰回呛了一下。

周围的人声气流让本有点越演越烈的火舌又偃旗息鼓了一些,青峰继续放任其自流。只等到刚才那原本完好无损的另一半也即将消失殆尽,青峰就着叼着烟的动作,从正上方轻巧地吹灭了火星,那颗骰子在极细的纸绳上荡了几下,又稳稳地停住了。

“精彩!!!”高尾几个兴奋地吹起了口哨。

“前辈,轮到你了~”青峰一脸得意的神情,用火炬传递的方式将打火机郑重其事地交到今吉的手里。

“小青峰,好厉害!”刚才被今吉灌酒的黄濑看到这家伙一脸吃瘪的样子喝下自作自受的纯酒也亢奋起来。

“那还要多谢你打下的基础。”在大家的起哄声中,青峰也高兴起来。

“你们还真是有‘基’础啊……”就站在青峰旁边的高尾这次没有忍住,不用绿间指示就直接插话了。

 

今吉的酒量不算出色,平时都是靠猜拳等其他方式把别人灌醉,猛地下去这么一杯,自知短时间内不能再冲,便建议大家下舞池散散酒气。

女性占比颇高的拥挤舞池对于单身男性的吸引力不能更高,日向几个带头下海。看着他们在下面扭得滑稽,桃井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表示自己也要下去,然后拿眼神猛瞄黑子:“哲君,一起也去吗?”

“不了,我跳了你们也看不到我的。”

“我会一直看着哲君的……”桃井大概也是几杯下肚,话语也大胆起来。

黑子依旧不为所动,却有点为难。

嗅到了尴尬气息的黄濑连忙上前:“小桃是怕没人护花被吃豆腐是吗?我和你一起去~”

“嘻嘻,有你这个大帅哥我怕我更不安全了,被女生妒忌。”找到台阶的桃井也没再纠缠,和黄濑一起下了舞池。

看在眼里的青峰拍了拍黑子:“哲,如果总是这样不如直接拒绝五月比较好?”

“她没有直接表达我就没有办法直接拒绝。”

“也是……”青峰觉得自己不是读得懂别人表情的人,但是对于五月这个青梅竹马,他还是清楚地看懂了刚才她与黄濑结伴走开时的笑容只是一种伪装。

在拥挤的舞池中跳舞的人群就像在豆腐里打转的泥鳅,各种浑身的不自在除了有情绪想发泄的人,并不能多少个乐在其中。桃井闭着眼拼命地跟着节奏甩头乱舞,黄濑也看出了她的不对劲,小心翼翼地隔开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

连扭了三曲,黄濑凑到耳边问:“好些了吗?”

“嗯,可以回去了……”再睁开眼时,桃井的脸颊上只剩下微弱的泪痕。

11点,是表演开始的时间,上场的吉他手Jeff和歌手Donna是三号酒吧的卖场保证,一登台,全场立即大呼小叫起来。木吉订的cage最靠近表演台,黄濑拿起烛台晃了两下,两人瞄到,默契地抬手和熟客打了招呼。

“小桃,你要听什么,我点给你听。”女性总是喜欢中心的感觉,黄濑想这样好歹能舒缓一下桃井的心情,对方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可惜心境不是能一时转过来的,欢乐的平安夜由桃井点的伤感拉开了表演序幕,Donna情绪到位,唱得百转千回,让桃井差点又潸然泪下,猛个劲又连干了好几杯。这时黄濑才意识到自己的主意有多糟糕。

读到空气的木吉连忙倡议进行下一轮游戏。

 

他拿起手中的扑克牌,吸在唇上,又用手取了下来:“规则很简单,只能用嘴接,要是怕上一个人使坏突然松口吻上来,可以拒绝接牌,可拒绝就要喝酒一杯~全员累计喝够三杯或者任何一对亲上就换下一个游戏~”说完,身先士卒,转向日向。

无可奈何的日向硬着头皮接了过来,接着是炸红了脸的相田。毫无意外地接过后有点失落的相田传给了面无表情的伊月,平时就是冷面笑话专家的伊月转给了小金井。小金井传给了皮笑肉不笑的今吉,今吉正要往青峰靠过去,青峰猛地就拉过樱井挡在了面前。

唯一有伴的森山拉着女友誓死不从,结果是森山代替女友连干了两杯。

游戏继续,拼了命弯腰道歉的樱井被人扯了起来,转身将扑克牌传给了高尾。高尾嬉皮笑脸地正想使坏,就被绿间一个手刀剁到脑袋,只能吃痛地正经传牌。一脸厌恶的绿间稳稳地将牌传给了同样臭脸的青峰,青峰回身正打算递给黄濑,突然瞄到了黄濑身后的桃井,然后,就是她身旁的黑子。

青峰清楚地记得,这几个人刚才并不是这个站位,桃井是在木吉提议这个游戏后才挪过来的,而连干几杯显然已经醉眼朦胧的桃井此时正一脸期待地等待着扑克牌传到自己这。直觉告诉青峰,等扑克牌传到桃井那里,很可能会发生难以收拾的状况。

意识到这点的青峰一个劲地对黄濑打眼色示意他叫停受罚,可显然对方后脑勺不太可能长出眼睛,黄濑正一脸傻笑地等着扑克牌传过来,口里还嘟嘟囔囔的:“小青峰,你紧张个什么劲啊?”

青峰觉得,比起打屁股,他现在更想打黄濑的脑袋。

早知道该在绿间传过来的时候自罚一杯结束这个游戏的,可现在青峰只有一个选择:“亲,还是不亲,这是一个问题……”

青峰不知道是不是该感激自己的直觉,无论是篮球还是办案,他的身体总是会在思考之前告诉自己更正确的路径。而这一次,直觉有行动了。

在他思考出答案再采取行动前,耳边就响起了高分贝的欢呼起哄声音,然后是唇上温热的触感,再然后才是黄濑大瞪着愣住的双眼。

青峰第一次知道原来黄濑的反应可以比自己更迅速。

他骤然地拉开与青峰紧贴的嘴唇,恢复了安全的距离,可两人却仍然处在深深的震动中,哑口无言。

这种两人之间无言的氛围很容易就会感染到大家,让周围都沉默起来,将气氛降到冰点,然后让这一切被最终定性为尴尬。

黄濑迅速地意识到了这点,他及时调整过来,若无其事地打趣起来:“为了庆祝这个吻,我要点首歌助兴!~”

欢呼的声音更高涨了。

黄濑回身唤回正在调麦休息的Donna,喊道:“来首你擅长的!热烈点的!”

然后又对着青峰说道:“小青峰,你可要洗耳恭听啊,这可是我献给你的话,用唱出来的哦~”

结果,平时最爱唱热情高涨缠绵悱恻情歌的Donna莫名其妙地来了一首《Shut Up And Let Me Go》。

 

TBC


评论(2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