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块)

两块

黄瀨从香港回来后状态好了不少,只是目前还处在公司规定的心理辅导师干预期,离能再飞的时间还有一段。除了定期去辅导室报到,接受定期的跟踪回访,他把时间耗在锻炼身体上,过得很充实。

所有运动中,黄濑最喜欢篮球。篮球毕竟是团队运动,要凑角太麻烦,如果要一对一,好对手又太难寻觅。说是远在天边,又是近在眼前。青峰就是黄瀨没法战胜的好手,黄濑便三番五次发挥地缘优势。

以往趁着青峰休息,黄瀨还会硬扯着他和自己一对一,可上个月的某次状况,却让他意识到,这样的任性有点超越青峰负荷的极限。

“喂,小青峰,你还要在里面呆多久!?”

洗澡,青峰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依旧呆在沐浴室里稳如泰山。人有三急的黄瀨憋不住在外面敲起门催促起来。

“小青峰,差不多就可以了,你再洗也就那么黑没法变白!”

黄濑忍不住要转起圈来。

“小青峰,我以后注意改进还不行吗,别有样学样啊!”

黄瀨洗澡的时间很长,有几次逼迫青峰到最后时刻,差点跑邻居那借厕所。青峰说起来,黄瀨还一脸不屑地说这是房东的特权。气得青峰嗷嗷叫,说有朝一日也要以其人之道还致其人之身。

“小青峰,还没行吗???”

十万火急的黄濑趴着耳朵靠门听了好一阵,并没有青峰捂嘴偷笑的声音,更没有水声和其他动静,黄瀨才醒悟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小青峰?小青峰!”连续大喊几声仍然没有得到回应,黄濑有点紧张起来。

跑进房里找来备用钥匙破门而入,青峰正一动不动地仰躺在浴缸里,睡得四仰八叉。

青峰很看不惯黄瀨泡澡的娘娘腔劲头,平时都是淋浴,可现在却只是胡乱将衣服盖在身上躺在浴缸里。黄濑挠头想了想,大概琢磨出来,估计是之前自己洗掉了太多热水,青峰衣服脱到一半不想再麻烦,便索性躺下眯一会等热水器再烧开,谁知道这一眯便直接进了梦想。

黄瀨看着青峰胡子拉喳的脸,有点于心不忍,推了推他:“起来吧,回床上睡,要着凉了。”

青峰块头硕大,黄濑搬不动他。睡迷糊了的青峰坚持窝在浴缸里不肯起来,黄濑唯有抱了床被子给他盖上,这家伙便无定式地睡了一晚。弄得黄瀨克服了好大的心理障碍才在青峰在场的洗手间里扒下裤子解决个人问题。

 

自那晚以后,黄瀨不好意思再榨取青峰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没了好对手,篮球便不是首选,黄瀨捡起了当初偶然之间在澳洲迷上的击剑。要说迷上击剑这项运动本身,更确切地说黄濑迷上的是击剑的潇洒和绅士范。

在场上利落地命中得分击败对手,然后脱下面罩甩一甩金色的短发,撇去挥洒的汗水,露出爽利的面容,曾是黄瀨个人最钟爱的一击泡妞必杀技。被他挑在剑下的美女数不胜数。

作为运动,击剑和其他运动对于身体有很明显的身体改造痕迹,就像踢足球会让腿变粗,打篮球会让人长高,击剑会让运动者持剑的手臂急速地强壮起来。

在黄瀨凭着一手好剑挑尽各路名花春风得意时,笠松的某次发现却让他对这项运动半途而废。

那天难得凑齐了篮球比赛的人数,在更衣室里的大伙对于团体运动都有点久违的跃跃欲试,黄濑也与其他人大声地开着玩笑,正准备将球衣套上赤裸的上身时,突然发现笠松钉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喂喂,前辈,怎么了,迷上我了?”黄濑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来这边后被男性告白得多了,也开始会说些荤素不忌的话。

“黄濑,你最近没交女友吗?”

“有啊,怎么了?”黄濑一眨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前辈要我介绍个给你吗?”

“我是说啊,黄濑你……”笠松压低了声音,凑到了黄濑耳边,“有女朋友的话就不要自己DIY得那么厉害了。”

然后做了个我一定会替你保密的动作,笠松意味深长地又注视了一下黄濑的右臂,快速地离开了更衣室。此时,黄濑才明白过来,远远粗壮于左臂的右臂显然被笠松解读为承担了另一项重要功能,可对方完全没有留给自己解释的空间。

这个年龄的男生,就算实际吃不饱都要摆出吃撑的架势,更何况吃得盘满钵满的黄濑怎么允许身上有这么一个容易别人误解的状况影响自己的威名,不假思索地停掉了击剑训练。

至于现在,早过了在这方面攀比的年龄,况且,一人一剑一个对手的运动,很适合培养自己职业中独处的那一份专注,捡起来也顺理成章。而理所当然,他的右臂也同步壮实起来。

黄濑的父亲专门吩咐他,到了年底有好几位世交的子侄都要摆喜酒,要做好准备要同去。所谓的准备,不过就是打扮光鲜一些,要拿出足够的诚意,以满足父母借宴席给自己推介些他们眼中未来的好儿媳的愿望。黄濑的父母还是开明的,或说是在黄濑坚持要当机师时已经明白这个儿子的意愿勉强不得,也就不会耗费力气去逼他,黄濑也懂得礼尚往来地配合长辈,双方的默契都配合得不错。

看了一下排期的时间,黄濑便开始翻箱倒柜。上两周拿出西装来试穿,发现经过锻炼的右臂塞进去后活动起来相当勉强。模特儿的职业病让黄濑无法忍受衣着上的不完美,乐于打扮的个性也催促着他给自己添置更合身的西装。

 

这天,便根据预约来到A家的门面去量尺寸。

某种程度而言,黄濑是相当自恋的。

当初在澳洲时,他曾经在宿舍里这么说过:“我很少会盯着一位男士看这么久,但是这位男士确实容姿出众,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英气,让人百看不厌……以至于我看得手酸到举不动镜子。”

听到黄濑发言的笠松,回身一脚就将黄濑顾镜自怜的身躯给踹倒。

显然,当初笠松给黄濑的教训绝对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此时的黄濑,又一次对着穿衣镜摆出各种自认为得意的动作。然后,在自我陶醉的沉迷中,他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黄濑,这么巧。”是刚踏进店里的蓝天。

“是啊,真巧。”蓝天的风格是淡定,黄濑没办法从他的面孔猜出任何想法。可至少从这些店家的运作,黄濑知道这绝对不是巧合。能告诉VIP们有新货到,又怎么不可能告诉VIP们有贵客到呢,卖服务当然要卖到家。

黄濑在等对方的表态,是和自己一样打呵呵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还是来纠缠,他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毕竟那几年在大洋彼岸,除了掌握泡妞的技巧,甩汉子的技能也是在不停地level up。

“你参加万鑫的婚礼吗?”

“这不就是为了这个来订西装嘛。”黄濑没有回头,继续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打算在这里定居了。”

“哈?”

“他最近商议找人在这里合伙开银行的事情。”

万鑫,两人共同的世交好友,家境殷实,遵循世俗地要接替父业。立业之前要先成家。只不过无论是他的成家还是立业似乎都被蓝天拿来当一次契机,一次再向黄濑发起进攻的契机。

“是吗?挺好的,挺适合他。”黄濑口头敷衍着,金融方面的东西他不懂,不过唱反调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

“他邀请我也加入。”

“你们交情好,能力也强,能帮到他。”

“关键是我也可以回来这里定居了。”

“香港呆腻了吗?”黄濑抬眼看向对方。

“因为你在这。”蓝天把握这个时机,与黄濑对视。

“你来了我就飞走。”黄濑将视线扭了回来。

“你还会飞回来的。”

“我说……”黄濑笑得一脸暧昧,“不如你去天台那家简餐店等我?”

黄濑没让对方等太久,量好尺寸就欣然赴约。拉着椅子坐下,蓝天将菜单递给他,完全是以在约会的状态。黄濑没接,对着走过来的服务生说了句橙汁就把对方打发走了。

“蓝天,这些话我只说一遍,希望你能听清楚。”

“你和晨姐那么多年的感情轰轰烈烈壮丽多年被你像个屁一样就放过去了,虎头蛇尾的事情我见得多了,可我还真没见过虎头蚯蚓尾的,你知道什么是蚯蚓吗,就是那种我特恶心的生物。”

“后来的事情我回来后也打听过了,被父母干预,不爽是不爽,生气是生气,可你有本事就对自己的窝囊出气啊,别找别的人来转移你的窝囊。”

“别人都说你淡定稳重八风不动,我看你纯粹是觉得龟缩的形态安全吧。你所有的勇气永远都只能用于最初的冲动,与晨姐开始姐弟恋的时候你取义成仁,被父母反对时哑口无言,现在来撩拨我就兴致勃勃,只怕哪天对簿公堂时又一脸受害者的无辜吧。”

“蓝天,你永远是在走父辈们被安排的路线,可是你内心又不甘,你会被晨姐和我吸引无非是因为我俩是我们这堆人里面唯二反抗得这么彻底的,于是便想着跟着我们也叛逆一把,可我怎么总是能从你身上嗅到叛变的味道啊?”

“如果真的心有不甘,那麻烦你就自己去开天辟地走出一条道;要真是认命也请不要再招惹别人继续好好干反正你能力也是大大的有。总是走着预定的路操着一颗不安分的心,然后把别的好好在路上的人往歧途上拐对你对别人一点好处都没有!”

黄濑一口气说完正感觉口干,侧目瞄到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到身旁的服务生一脸尴尬,抓住空隙连忙放下杯子:“先生,您的橙汁。”

 “就当你给我的润喉费了,”黄濑也不客气,一口喝到底,起身就走,“我还是那句话,你之前说的话我当没听到过。”

 

扫毒任务的总结表彰大会终于开完,青峰的陀螺生活也有了慢下来的迹象,一切回到正轨。这天下班后,便和火神约了去健身房。

在职45岁以下的警察每年都有体能考核,省里的要求更为严苛,以便敦促警员们日常都能自律保持身体状态。公安部门毕竟不是学校,没有义务建那么多的运动设施和场所供内部使用,可大批的警员又不得不维持一定的锻炼量,于是便由上头出面,和好几家体育馆、健身馆签了协议,警员们如果办理会员好歹能有个折扣。其中,便包括了这家最大的连锁健身房。

比起篮球馆,青峰和火神对健身房的兴趣不高,可奈何许多肌肉群组的锻炼只能依靠专业器材,所以还是自觉定期来报到。

健身房,可谓是各路同志友人打猎觅食的前三选择。有身材的是搜索的重点对象,要是长得还好,那更是搭讪的靶心。连青峰和火神这种块头的都经常遭遇骚扰,两人黑起脸来,采用的是眼神退敌战略。

这天直到两人快收摊去沐浴室时,还没有来骚扰的人,青峰都有点不可思议:“是最近生意不好还是前段时间扫黄组来过?”

“厅草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啊?”火神口头是这么说,内心也有点好奇,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答案,“喂,你看那是谁。”

在四周一片空旷无人光顾的器械中,有一片怪异的聚集区,中心点是某台扩胸练习机械上的金发,青峰定睛瞧了瞧,除了黄濑还能是谁。这家伙似乎没调校好重量,给了身边虎视眈眈的一帮家伙搭讪的机会。

“你怎么也来了?”走近的火神搭着毛巾笑得爽朗。

倒是青峰不苟言笑,没和黄濑打照面也没说什么,扫了一眼那个正鞍前马后心怀不轨帮黄濑调校器械的家伙,对方迅速就知难而退。

四周伏击的家伙看到来的两人高大又相熟,知道这次估计没有机会钓上黄濑,纵使心有不甘,也纷纷作鸟兽散。

“小火神,咦,小青峰怎么也有空来了?”黄濑停下手中的握把,微微有点喘气,喜出望外的神情。

“要聊回去路上聊。”青峰似乎没有什么搭话的心情。

黄濑只当是青峰牛脾气又发作,便起身跟上,却猛地被身后的火神拽住,笑嘻嘻低声凑在他耳边念道:“你说他吃个什么劲的醋啊?”

“吃你的醋吧。”黄濑内心微微得意,手上却扣了火神脑袋一个暴栗。

 

健身房离上班的地方不远,火神和青峰是一起走来的,现在也就不专门回去取,乐得坐黄濑的顺风车。

火神提议续摊,青峰和黄濑都兴致不高,特别是黄濑,认为好不容易消耗掉的卡路里不能在宵夜时破功。低落了一会,火神又兴致勃勃地说起了最近听到的一些传闻。

原泽大干一场所取得的成果让本省毫无悬念地在部里此次的会战中拔了头筹,上头的嘉奖令很快就要发下来了,头儿也十分高兴,表示要对大伙论功行赏。这种状况一般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关于原泽以及其手下得力干将们要升职的传闻一下就甚嚣尘上。

“青峰现在是一号种子选手。”火神打趣道。

“当一号种子选手当到有阴影了,”青峰精神不振,“上次当种子选手一下就被下派到镇派出所。”

“对了,这次兄弟们打算给你庆祝一下来着。”

“别搞了,到时又是炸胡就难看了!”青峰有点心理阴影。

“你放心,不是明目张胆说给你庆祝啦,”火神掏出手机看了看备忘录,“木吉前辈都订好了,平安夜那晚,三号酒吧。”

“平安夜都能订到三号?那位木吉前辈人面真广。”黄濑也还保留着逛夜场的习惯,听到后啧啧称奇。

“平安夜?”青峰听到这个时间点更不乐意了,“我可担不起破坏有家有口的人浪漫约会的责任。”

“有那种心思都会结伴一起来的,而且前辈已经预约了,又和大家都说过,你再推辞就是不给面子了,”火神说着伸手去拍了拍黄濑的肩膀,“你也一起来啊!”

 

TBC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