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一块八)

一块八

黄濑很抗拒这种相士,上一次被人拉着去看相的那个人就是蓝天。

蓝天的父亲蓝海几年前还只是一地副职,一次朋友聚会间,有位著名的相士被主人邀请来助兴,说要给在场的几位都算算前程。结果其他几位未来之星没有获得相士的青睐,偏偏只有蓝海被点中,说他很快就会跃升。彼时蓝海在一群人中并不起眼,有点默默无闻,大家觉得这个相士有点无趣,不会看脸色。

可相士向来就不是看脸色,是看面相的。这么一句神神叨叨的话居然后来就应验了。再然后,这位相士就成为了蓝天家里的座上宾。而一年前,蓝天就硬拉着黄濑要来算一次。

直接邀请的时候被拒绝了,只能拐着弯骗到家里,一看那个阵势,黄濑就很不高兴地甩手要走人。那位相士也不恼,说是勉强不来的事情,要看缘分。只是说说笑笑一阵,安抚了黄濑就离开了。

刚刚遭遇完蓝天那没头没脑的冲击性话语,现在又碰到这么一个让他回想起来的事情,黄濑的脸色登时就不好。

可青峰两只手钳在黄濑的肩上,不容他动弹半分,满脸都是看好戏的表情。黄濑有点无奈,这个平时总是摆出警察严肃姿态的家伙却在对着自己会有各种奇离古怪的举动和话语,让自己无法招架。对面的相士已经拿出纸笔让黄濑写生辰,叹了口气,黄濑接过来唰唰地下笔。

“你老我那么多?”青峰探头看了一下黄濑的出生年月嘟囔了一句。

“是比你成熟!”男性没女性那么介意年龄,但不代表愿意直接被人称为老,“两年而已!”

“是啊,两年而已,所以也没见成熟多少嘛。”青峰撇了撇嘴。

两个人说话之间,相士已经判好八字,手里一边在写一边问黄濑,“你确定是18日出生吗?”

“没有人会记错自己生日啦。”青峰替黄濑回了。

“有什么问题?”黄濑明白到有点深意,这些研究命理的人,问的问题基本都不是字面上的意思。

“嗯……其他都是挺好的,就是这个日子不太好,”相士叹了口气,“当然,不是说事业上的,毕竟刚才这位小兄弟说的是要给你算桃花,所以……”

听到这里,黄濑瞪了青峰一眼,对方却听得很专注,没有分神理睬他,无趣之下,黄濑也收回眼神。

“你命数很不错,命中带天乙贵人,有贵人相助,凡事逢凶化吉,而且父母方面也很不错。”相士一边说一边点头。

“那你刚才说的日子是什么意思?”不相则已,相了就会在意,黄濑追问起来。

“小兄弟你命中有六合,说明你这个人人缘很好,和很多人都合得来,基本不会和人发生冲突,也会有很多人会被你吸引。有人被你吸引,自然桃花很多。不过这个你也可以说我不是算出来的,毕竟,你长了张受欢迎的脸。”

黄濑内心确实这么想,心想自己这张模特脸摆在这和命数又有何相关,听到相士说破,反而不反驳了,静静地听他继续说。

“可你出生的这天是阴阳差错日,”相士顿了顿,“这个词听字面我想你能理解了。我说了你别生气,你不仅受欢迎,肯定也谈过很多个,但总是不成功,总是差那么一点,没有任何一个能和你走到最后,甚至没能让你产生走到最后的想法。”

黄濑不做声了,他有点心虚,如果说游戏人生的那段时间是自己不用心,那么告别那段日子后的自己,也尝试努力了好几次,不只是努力,还该说是相当用心,可恋情却还是无法开花结果,总感觉,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还不知道差了哪一点。

“你总是会和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不断地错过,要等到好的年份才能一起。就是因为这个日子的缘故,所以感情上的事情,你要借运势,靠自己主观发力是没用的。不过不要紧,男人都是事业要紧的,事业好了,想要再多女人都不用愁,”相士笑了笑,“你的事业发展还是挺顺风顺水的。”

黄濑张嘴想说点什么,还是决定合上,乖乖地当个听众。

“不过小兄弟,”那个相士又意味深长地加了一句,“你子女宫有点空,婚后那方面要多努力才行啊。”

青峰一路憋着的笑终于在此时破了功,转过身去嘻嘻哈哈起来,气得黄濑一把拉过他扯到自己的位置上,“轮到你了!”

青峰拿过纸笔就写下自己的生辰,然后盯着黄濑被算命后有点不自然想报复的样子笑得一脸得意。

也就几分钟而已,相士很严肃地拍了拍青峰的手臂,问道:“小兄弟,你这个生辰没有写错吧?”

又是这种节奏,听得青峰浑身一凛,脸上没有变色,镇定回道:“我又是什么问题?”

“别担心,毕竟是男性,你的命应该是相当好的了,”相士饶有兴致地给青峰在纸上不停比划着,“你也是命中带天乙贵人,这点不算稀奇,稀奇的在于你是纯阳命,这个命数,放在古代来说,都是封将拜相的命。”

这话听得黄濑也凑过来了。

“只是看你的面相再配上这种命,肯定行事刚直不阿,容易得罪人,不过幸亏你非常坚毅,总能熬过来,事业上会一波三折,最终还是能成大事的。”

“还一波三折?折一次都已经够呛了好吧……”青峰想起之前呆在派出所里的大半年,连忙捂上有点疼的脑袋。

“这就是命啊,也许我算得不准,不过我功力也就到这里了,”相士像是想起了什么,“你刚才还说要算桃花运是吧?”

“不是我……”

“是的,赶紧给他算算!”青峰的话头一下被黄濑截断,以其人之道还致其人之身。

“所有的命都是有好有坏,相辅相成的,纯阳是个比较怪的命,这位小兄弟,我说出来只是提醒你一下,你不要往心里去,可我还是得告诉你,你可能会命中无妻啊……”

本来看好戏要揶揄青峰两句的,黄濑一听这话,被吓得愣住了,青峰更是有点呆滞。

“我的意思不是说完全没有,像你这样会事业成功的,肯定不愁女人缘。只是这个位发虚,就算强硬有了,也是不能长久的,会更替得频繁。如果你打定心思是要找,找个八字也比较怪的,两个人聚少离多,也能长久凑合吧。”

相士们都是察言观色惯的,一看两人都被吓住了,连忙把话尽量往回收,“刚才也说了,男人重心在事业,你这样的命数求妻也是折腾,不一定要勉强的。事业成功的时候,估计你有得忙了,只怕找了老婆都没心情想老婆的事情。”

拍下400大洋酬谢费,两人的请氛围有了变化。原本只是黄濑一人不爽,现在两人都抑郁地默默走在回去的路上。

“喂,干嘛不说话?”青峰刚才硬拉着自己去算命是很过分,可批出来的结果明显对方更受打击,黄濑善意地打破了僵局。

“唉……我们俩好像都是光棍的命。”

“什么我俩!那个相士明明说我还有救的!”

“行了,就我绝症晚期了行没?”青峰有点赌气。

“喂,这位小弟弟,明明是你想整我,结果弄巧成拙就给人摆脸色啊?”

“我才没那么幼稚。”

“放心,毕竟我会说话时你还是受精卵,能理解你这点幼稚啦。”

“喂!”

黄濑的心情并没有大好,没有余力斗嘴,而且刚才相士给他批的也不算多好,也受了些影响。看青峰也不是消沉到底,不想强硬安慰,就不多话。

青峰的直觉也告诉自己还是暂时不要惹黄濑,收拾了一下心情,和他并肩走着。

“两个光棍命的不如凑一块算了,免得危害人间……”青峰一脸惆怅地开着玩笑。

听到这话黄濑狠狠地瞪了青峰一眼。

青峰很识趣地没再说,拦下路过的的士,推了黄濑进去。报了地址,两人一直沉默着熬到了酒店。

黄濑的本意是让青峰拿起东西就滚蛋的,可是一进去,青峰就不肯走了。

部门这次出差的酒店说是一人一间,可是一推开房门青峰就傻了眼。香港的房子格局小他早有耳闻,可是小到这种程度还是让他吃惊。主要是订酒店的没搞清楚,选了多年前的旧式酒店,都按照寸土寸金的格局来设计,青峰的身高让他躺到床上脚趾头就能毫无障碍地给电视按开关,别提多憋屈。

“凭什么你一个人霸占这么大的房间!!!”

“凭我付了钱。”

“我今晚也要住这。”

“到这你也要蹭别人的住处吗?”

“当初我不也收留过你吗?”

“我收留你的时间比你长。”

“我收留你的地点比你多。”

“……”

说不过青峰的歪理,黄濑无奈地接受了,看着青峰拿了浴袍去淋浴。等到他出来时,黄濑虎着脸指着放在沙发上的一堆代购物品吩咐他整理,自己也转身进去淋浴。

宵夜结束的时间本来就不早,再加上算命又耗到很晚,等到黄濑吹着头发出来和青峰在嘈杂的电视声中收拾好东西时,已经没剩几个小时可以睡了。

“你明天几点集合?”

“明天返程,刚才和上司说了,我自己回去。”

“你这算滞留吧。”

“拜托,有7天的好吧,你都没滞留我算什么滞留。”

黄濑不再说他,一天的代购让他筋疲力尽,宵夜后又受到了精神创伤,打着哈欠说声“睡了”,就准备按下夜灯爬上床。

这时他俩才发现个问题,虽然有互相留宿过,但只有一张床的情况,好像已经距离印象中甚远了。

 

TBC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