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一块三)

一块三

青峰回调后隶属禁毒局一处,不过并只干一处派的活。原因很简单,原泽调他回来并不是为了充实局里的力量的。

自从扶正以后,原泽作为局长需要处理的事务比以前当副手时多了很多,一些事情决定后,接下去要联系的琐碎杂物,青峰一力承担。原泽说这是对他能力的肯定,也是对他的信赖。可青峰看来,这是给他加工作而不加工资的借口。

青峰出入原泽办公室的机会极多,能碰到的不一样的人物也多了起来。

这天午休时,他将每日正午整理出来的案情汇总送过去时,日常那样伏在案头养神的原泽,此刻正坐在沙发上给客人倒茶。

原来的青峰再怎么傲,工作了几年也服从了一些工作上的规矩,上前两步伸手要帮忙,却被原泽制止:“我自己动手,这样才比较有待客的诚意。”

坐在沙发对面的,是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长者,目测年过六旬,可看起来精神矍铄,嘴角是弯着微笑的角度,面相是不怒自威的神态。青峰定睛细瞧了瞧,觉得对方很眼熟,只是一时喊不出来。

看到长者含笑看了他一眼,他也不敢乱叫,含了含首:“您好!”

这时,原泽才像是意识到什么,抚掌笑了起来,指着给对方介绍:“我都忘了介绍了,这个就是青峰康仁的儿子,青峰大辉。”

长者的眼睛闻言闪了一下,上下好好打量了青峰,满意地点点头:“果然虎父无犬子。”

“之前下去锻炼了大半年,刚回来,很帮得了忙。”

“哦,怎么会下去了?”

“那个,下去是丁老爷子的意思……其实就是之前和您提到过要关照一下的小年轻。”

老者瞬间就明白了,摇了摇头:“那个大头丁……”

“聂主席是你父亲当年的上司,更是我的上司,和你论辈分的话,你是他的徒孙辈。”原泽把话题拉了回来。

“这介绍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服老!叫聂伯伯!”

这个姓让青峰从记忆库里搜索出这位长者的名字。

聂少华,前任公安部门的正职,彼时省内政法战线的总指挥,到龄后已退居二线,可整个警界仍然流传着他的威名和事迹。

作为有史以来第一个非公安院校毕业的文人,他从出警巡逻的警员做起,一步一个脚印,最终居然攀上了厅长之位,可谓是警界传奇中的传奇。

他整合了一直横亘在公安界内警员与非警员的出身鸿沟,也化解了公安专业出身和非公安专业的专业歧视,把原来松散的力量扭成了一股有力的绳索。带领过的警察队伍成员千千万万,其中培养了不少如今赫赫有名并活跃着的办案能手。这一切的成就,很大程度依靠的是他个人的能力、魅力和异常强势的手腕。

连青峰父亲那个公安专业院校出身硬汉型干警在退出警界多年后,也依然对这个能文能武的上头佩服不已,所以青峰才如此印象深刻。

如今廉颇老矣,不过气势仍不比当年弱。

青峰不敢造次,而且从刚才的话已经听出自己此前没被下放到边远地区,也多亏了对方的斡旋,毕恭毕敬道:“谢谢聂主席!”

“哈哈哈!和康仁当年一样正经!别这么严肃地站着,以后出警让你跑的机会还多着呢。我年轻时就不懂这个道理,弄得现在腿脚都不好使。”聂主席捏着腿对青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吧。”

青峰依言默默坐下。

两人捡起之前在说的话题。

“我听说这次陈楠在上去之前专门推荐了你?”

聂少华培养的多名干将中,陈楠无疑是其中最出色最得意也最年轻的,火箭式的升职让人眼红又无法驳斥。可是,教会了徒弟就饿死了师傅,到了后期,两人有了点貌合神离的感觉。

“是……”原泽倒茶的手颤了颤,差点洒了,“我们毕竟是同乡,而且之前一直都在你手下干,拍档着攻坚了不少案子,也算个同门。”

“你觉得陈楠那小子那么重情义?”

“交情还不到那份上,所以我也有点意外。”

“……其实你干了那么多年,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任局长这事本就顺理成章,他莫名其妙专门一提,反倒刻意了。”

原泽沉默了很久,还是沉不住气问了:“陈楠当初离开省厅进京很匆忙,是有什么说法吗?”

“我准备退的时候,他总觉得希望很大,”有一说一的聂老有点吞吐起来,“正职和副职字面上看起来是一步之遥,其实又何止一步之遥。他总觉得我没尽力帮他争取,有点赌气吧。至于往上走,应该是他自己另外觅来的出路。我老了,哪里还管得上……”

刚才还说着自己不服老的长者脸上浮出了一片沉寂。

原泽凝视着这位昔日的上司和师傅。

是的,头发花白的人了,还能不老吗?再是传奇,也有保质期。江山代有才人出,前浪总归要被后浪拍在沙滩上。或早或晚,方式不同而已。陈楠会背弃师傅,也许只是因为他比自己更快地超越对方了,如果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到达那个程度,会不会也做出同样的选择呢?

原泽叹了口气,没有再想下去。

 

“早知道结束得这么早我就去订夜场打球啦,老是宵夜,最近都长胖了。”黄濑嘴巴抱怨着但是没有放慢筷子夹菜的速度。

“哪有什么早知道,我都是听上头命令,哪知道几点结束。”青峰仰头猛灌啤酒,一抹嘴,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警察的临时任务原本就多,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青峰还要协助原泽做一些零碎的事情,情况更甚。特别是偶尔陪同见一些上面下来的头时,老板们在吃饭,青峰说是陪餐可基本就是忙个不停。在老板接洽时帮忙盯梢着突发事件预备随时报告,整顿饭都吃得不安生,没有几口下肚的,拉着黄濑补一顿宵夜成了他最近的习惯。

“说来,你怎么不找小火神他们啊?你们不是都要加班值班的吗?正好凑一起。”

“我加得比他们多走得他们晚,再拉他们出来吃宵夜明儿他们第二天都没法准时上班了。”

“那你是看准了我不是坐班族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就拉出来垫垫背?”黄濑皱起眉头有点不悦。

“也不是,和你聊天不用聊工作比较放松,而且就算不聊也很放松。”青峰歪着头细细想了想,给出了个算是认真思考后的答案。

黄濑弯起的嘴角充分说明他对这个答案大体还是满意的,“嘿嘿,小青峰,知道知心大哥哥的好处了吧?”

青峰只是稍微摆了个作呕的表情,然后继续大口往嘴里塞着菜,看来是饿得厉害没空回击。

头几次约宵夜时,黄濑会开车出来,吃完就把青峰载回宿舍。可吃宵夜总不喝啤酒实在不带劲,就改成打的赴约。

他们一般约在市中心的宵夜游击摊。宽敞的马路总会在夜深时分被游走的摊贩分区而治,划分着地盘卖起各式各样的苍蝇馆子美食,诱惑着未眠的夜猫子们一拨拨地袭来。青峰和黄濑探索欲极大,从街头开始吃起,每次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城市中心的深夜美食集市畅旺到黎明时分,有时候两人一个不留神喝晚了,的士就不好打。青峰的宿舍处在城市的边远郊区,拦不到车的时候就只好去附近黄濑的公寓借宿一晚。后来发现,从那儿去市中心上班方便得很,第二天可以睡到八点才慢悠悠地爬起床散步过去,不像在宿舍,六点多就睡眼朦胧地坐在班车上一直摇摇晃晃到办公室。

发现这个妙处后,青峰特地多买了一套警服扔在黄濑家里。看着对方反客为主大咧咧地把警服挂在自己客厅内,黄濑阻挠无效,只能安慰自己说,好了好了,看来以后都不怕遭贼了。

“对了,我最近排班都是国内线,休息的时间没以前多了。”

“我都有提前问你要不要飞才约你出来呀。”

“那今天怎么不知道提前说会早结束可以打球呢?”黄濑对与青峰打篮球的执着异于常人,不过可能与他最近发胖有一定关系。

“我刚才不是都说了今天是特殊情况,没法预料吗?”

 

青峰确实是没有预料到能这么早结束来找黄濑吃饭,他今晚本来的工作任务是陪原泽接洽从上头下来的钦差大臣。

既然贵为钦差大臣,一般是正职亲自出来见第一面,没有原泽什么事。可这回来的钦差大臣是从本部门上去的部长助理陈楠,来之前他专门提出了想和原泽见个面。考虑到两人有老交情,安排方案也就顺水推舟地改成了个洗尘的暖场,正式的工作接洽被放在了明天的会议上。

和陈楠一起来的,还有若松。桃井的情报一向真实可靠。他现在是陈楠的秘书了,留在上面工作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看到原本应该还呆在基层的青峰跟着原泽来接机,若松有点吃惊,不过瞬间,又换上了戏谑的眼神。

“我说青峰,原来我以为你只是在球场上弹跳力好,没想到在职场也不错嘛。扒拉着哪根救命稻草又跳回来了?”在两个老板亲切握手叙旧的背后,久别重逢的两个对头也“叙起了旧”。

“说起职场的弹跳力我还是比不上你。以前只知道篮球皮做得厚弹性好,现在才知道脸皮做得厚的弹性也不错嘛,一下就弹到帝都去了。”青峰对于主动的挑衅从来都不留情。

对比起老板们在前座热火朝天的聊天,并排坐在商务车后面的两个故人简直是安静得可怕,如果要细究,只能发现偶尔因为目杀对接而发出的兹兹电流声。

 

到了预定的招待所放下行李,原泽便将陈楠带到了他久违的饭堂。在这里,部门负责人以上的职务就可以设宴点菜,师傅们会炒好送到包厢里来。

原泽笑着问:“还怀念这里的味道不?”

“怀念个头,以前一说今晚要在这里吃饭就是加班的前奏,听了就胃疼。”抱怨的语气掩盖不住陈楠脸上稍微有点伤感怀念的笑意。

原泽也不说什么,拍拍他肩膀拉着坐下来。

这两人是有点惺惺相惜的,有太多的相似之处。

同乡,同样非公安的文化专业,同样是警员出身。

当初能在芸芸人等中冒头绝无仅有,要不是聂少华主政,很多案子最开始不会有人放心交给他们。但是聂就是看到了他们潜藏的能力,狠狠心赌了一把。两人也算争气,搭档着破了不少案子,最初的质疑迅速地销声匿迹,口碑慢慢建立起来。

可要是细究,或者不用细究,陈楠还是更优秀,这种优秀源于他和环境的契合。

陈楠身上带有文化人罕有的匪气,而这样的气息在舔血生存的警界有着独一无二的号召力。渐渐地,原泽就被甩在了身后。

原本还算深厚的情义,越到后期,越是稀薄。今天能这样叙旧,原泽认为更多是这里的物是人非触动了陈楠潜藏在性格深处的某些文人神经而已。

只可惜,这是一次误判。

才坐下来没多久,若松就接了个电话,然后附到陈楠的耳边说了两句,喜笑颜开的神色就恢复了日常的工作状态。

“抱歉啊克德,有个很重要的人物说要见见面,我可能不得不告辞了。”

“难道这边的头儿还那么坚持要过来和你碰面?”

看着原泽那副热情的模样,陈楠犹豫再三,还是吐露了实情:“不好意思,其实呢,是陆老板约我见面。你知道,我们同乡嘛,难得过来一趟,不见总显得不好,所以还是得去去,你多包涵哈。”

原泽恍惚了一下,才大概明白了对方话里指的是哪个陆老板。此老板并不是他们平时称呼上司用的称谓,而是真正做生意的老板。

陆良伟,此地的首富。这一两年,他的资产像有丝分裂般地膨胀,迅速地将他拱上了国内的富豪排行榜前列。他是同乡这事原泽是从新闻宣传里看来的,至于陈楠和对方认识,什么时候认识的,他一无所知。

送走陈楠时,若松得意地回了青峰一个傲气的眼神,青峰也不客气回敬了个白眼。

等整完自己这套无聊的小孩子斗争后,青峰才发现原泽默默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老大?”饥肠辘辘的青峰想着早点下班,忍不住开口催促。

“陈楠今晚说要见我不过是拿我当幌子躲开正式的安排罢了。他这次来就是要和这个陆老板碰面的。”

“哈?”青峰不明所以。

再转过来时,原泽脸色煞白:“我可能在无意识中借了一笔政治高利贷……看来得加紧工作了,只求到期那天还得起……”

 

TBC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