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一块二)

一块二

烧烤的好处就是可以弥补厨艺的不足,而烧烤派对则是可以弥补成员大面积的厨艺不足,年轻人们聚在天台围着炭火气息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

老板娘快手炒菜的技能过人,但就算有火神和樱井两人搭手,要一下子服务好同一批十六个大饭量的年轻人,狭小的厨房还是承载不起。于是,老板将炭火起好以后,便把广阔的天地让给了这群热力四射的年轻人。

只是烧烤而已,可大家还是明智地让桃井和相田两位女将远离工作区,派出了木吉、日向、高尾、森山等看起来比较靠谱的人给火神、樱井两位大厨当帮手,并且美其名曰ladies’ night的福利。

而青峰、黄濑两人,丰富的渔获让两人获得了当大爷点菜的权利。

“火神,为什么你做菜这么厉害啊?”黄濑一脸神往地盯着火神那双被厨神眷恋过的手。

“只是普通而已,算不上厉害。”

“我太佩服了,可以称呼你为‘小火神’吗?”

“呃……为什么呢?”

“因为我对敬佩的人都会在称呼前加个‘小’字啊”,黄濑笑得一脸灿烂,“那么,可以拜托小火神给我的鱼加点辣椒吗?”

“你怎么给人起这么难听的名字?听得我都不开胃了。”青峰突然插话进来。

“怎么难听了,多可爱啊!”

“没有男性愿意被称为可爱吧?”

“我看你是太不可爱没被这么称赞过所以有心理阴影吧?”

“我擦……明明是被这样称呼才会有心理阴影好吧?”

“呵呵呵呵……那大哥哥我就来给你制造心理阴影啊,小青峰~”

“闭嘴!不准这么叫!”

“小青峰小青峰小青峰~~~~~~”

“你………………!!!”

“混蛋,哪有说不过就动手揍人屁股的!?你真的是人民警察吗!?”

 

酒足饭饱后的大风夜,年轻人们还有大把的热血无处挥洒,某个房间注定就要成为大家撒野的场所。此时,无奈的火神正将他和黑子房间的床铺并到一起作为舞台,以回应不知道是谁提出的杀人游戏建议。

“好了,大家赶紧找位置坐好吧,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小金井晃着手里的扑克牌,“一共15个玩家,设定有4个杀手,抽到K的为杀手,3个警察,抽到J的为警察,1个医生,抽到Q的为医生,1个秘密警察,抽到A的为秘密警察,其余普通牌代表平民。”

大家默默地听着,逐个伸手挑选了一张合意的牌,然后确认自己的身份。

“杀手每晚可以杀一个人,警察每晚可以验一个人,医生每晚可以救一个人,秘密警察全局下来可以狙击一个人,如果狙击的人真的是凶手则被狙击者毙命,不是则无影响,另外,要是杀手在秘密警察使用自己的技能前杀秘密警察是无效的。当然,如果秘密警察被投票表决死则不在这个范围里啦,每天都要表决一个人,大家都知道的吧。所有平民被杀死,杀手获胜;所有杀手被杀死,正义方获胜。能留遗言的只有前三个遇难者哦。”

看着大家都点头了,小金井开始念道:“天黑请闭眼……杀手请睁眼,杀手请互相确认,杀手请杀人。”

该怎么说呢,太巧了吧……杀手的组成居然是治安局四人帮,连性别都对应——木吉、日向、伊月和相田,看到这个搭配,连小金井也愣了一下。

几个人默念着口型用手指在小幅度地互相指着商量,说是商量,其实是其余三人在打消相田要“杀”掉桃井的念头。可是女性复仇的执念就像她们在年底面对最终大减价那种一往无前的战意一样无人能挡,毫无悬念地,在1:3的悬殊比分下,杀手集团还是决定“杀”掉桃井。

“杀手请闭眼。警察请睁眼,警察请互相确认,警察请验人。”

青峰、黄濑、火神互相看着对方,黄濑由于不是真正的“警察”,此刻比着手势表示听从其他两个现实职业就是警察的人的安排。

“验黑子。”青峰和火神两人的共识。

“为什么?他抽杀手的概率很大吗?”

“不是,而是因为他的misdirection太厉害,一开始漏掉后面就会一直注意不到。”青峰比着口型解释。

“而且,要是黑子不是我们这方,我们就会很麻烦。”火神补充。

“不是杀手,”这是小金井给出的回复,青峰和火神长吁一口气,安心地再次闭上眼睛。

“警察请闭眼。医生请睁眼,医生请救人。”

绿间毫无表情地比了一下自己,又再次合上眼。

“医生请闭眼。秘密警察请睁眼,秘密警察请行动。”

高尾笑眯眯地摆了一下手,表示保留权利,又将脑袋埋到了双臂之中。

“天亮了,第一回合死亡的是桃井,请留下遗言。”

桃井一脸骇然的呆愣,然后幡然醒悟,忿忿不平地对着相田的方向喊:“我就是一个平民,与人无冤无仇,相田肯定是杀手之一,我怀疑她,”又转向黑子的方向,“哲君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大伙按照围圈的顺序,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见解。

“该怎么说呢,基于同为同期生的一员所获得的讯息,桃井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相田确实可疑。”黑子很冷静地发言。

“对不起,我也怀疑相田……”樱井怯懦的话语在碰到相田的目杀后断掉了。

“连善良的樱井都会怀疑的人,很难摆脱嫌疑呢。”今吉倒是及时地补了一刀。

很快,在一面倒的形势下,凶手无法挽回,警察没有验到杀手无法引导,相田丽子众望所归地被投票出局,留下一句:“你们这些分不清现实和游戏的男人!!!”

伊月默默地在心里说:“分不清现实和游戏的究竟是谁啊……”

第二回合,小金井唤醒大家,欢乐地宣布:“第二回合没有死亡的人哦~”

“哈哈,没想到啊,看来杀手和医生这么快就达成共识了呢。”今吉仍是那一脸无法解读的笑容。

“说来,恐怕是上一回合的第一个引领大家投票的人成为了关键对象呢,是吧,黑子?”日向接上了今吉的话。

“哟哟~我说日向前辈,黑子君还没自己决定抛头露面,你就这么急急忙忙地出来点这个事实,态度很让人怀疑哦~”高尾的鹰眼不仅在互联网,在现实中也很可靠。

“对不起,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樱井总是抢着道歉。

“良,完全没有必要为不是自己的事情道歉吧。”青峰说不出太有建设性的话语。之前火神坚持要检验最容易不注意的人的原则,得出的结论是樱井是个好人。

“其实我没有足够的力量引导大家的事情,但能获得信任我还是感谢的。不过比起自己的安全,我还是希望医生能将更多的力量放在更重要的角色身上。”黑子一脸坦然。

“尽人事听天命吧,医生也不可能每次都救对人,把机会用在好人身上还是有意义的。”绿间上一回合救的确实是黑子,他现在很确定对方不可能是杀手,因为其已经成为了杀手的目标,保护一个平民的意义总比随机解救他人要好。

归票时间,意外地,樱井以两票出了局。因为刚才局势不明朗,所以一贯的做法是都投自己以求获得更多的线索,可是日向却投了樱井,让不少人都在意起来。

第三回合,小金井宣布:“昨晚是个杀戮之夜呢,死亡的是今吉、日向。”由于出局人数超过三人,所以两人都不准发言。

“是眼镜出局之夜呢……绿间会有危险吗?”伊月忍不住吐槽起来,然后就感受到了绿间的目杀。

“噔噔噔~我要给大家宣布,我就是秘密警察,昨晚我做掉的是日向,嘿嘿,他果然就是杀手。”高尾为自己的准头很是兴奋。

“唉……高尾君,要知道,这个比赛是杀手杀完平民就获胜的,他们对秘密警察完全不感兴趣,你这么说只是让杀手在下一个回合节约了可能会用在你身上的子弹而已。”黑子分析得很冷静。

“智商捉鸡……”绿间忍不住冒了一句。上一回合他保护的还是黑子,但杀手们显然已经猜到医生的战术,向意想不到的人下手了。

“杀手究竟是谁啊,麻烦死了!”火神有点生闷气地吼道,上一轮他们刚验出今吉不是坏人,结果这家伙就在同一轮被干掉,变得毫无进展。该说什么呢,太腹黑所以两边都防着他吗?

一轮浑浑噩噩的投票,出局的是林薇。其实也好理解,大家都理不出头绪,就把最不了解和难以分析的人剔除出局,减少危险。

第四回合,小金井宣布:“昨晚死亡的是火神。”

“唉!?!?!?”火神差点气结,昨晚他们好不容易终于瞎猫碰上死耗子地验了伊月,而法官给出的手势让他狂喜不止,正打算轮到自己发言就揭穿对方,现在却被抢先一步。这下糟糕了,还有只剩两个警察,杀手至少还有两人,其中有一人还未暴露,无论是青峰还是黄濑任何一个站出来指证伊月,即使在获得信任的情况下,也未必能撑下去。

黄濑犹豫着,看光景刚才被投票和杀掉的除了最多两个杀手外,估计都是平民,平民的总数并不多,总共只有6个,第一轮死掉的桃井,第二、三轮被验过的樱井、今吉应该都是平民,第四轮明显状况外的林薇很可能也是,这么说来,平民应该就只剩下2人。

除了青峰和自己,还有被确定为杀手的伊月,自爆身份为秘密警察的高尾,未明确身份的只有黑子、森山、绿间、木吉了。黑子已被验且婉拒医生救助,那他必然就是平民,要是得不到医生保护,下一轮很可能会被杀,万一平民独苗被杀手杀掉,游戏就结束了。所以,就算不能获得支持,他也要拼一拼,保留青峰继续在暗处观察他熟悉的同僚。

正当他准备伸手发言,掌心一下就被身边的青峰握住了。

“其实,我是一名人民警察。”青峰说得很正经,不过也错在太正经,大伙陡然就集体笑场了,“喂喂喂,听我说完!昨晚验的人是伊月,他是凶手,请大家投他。”

“青峰,我和你无冤无仇,这样也太过分了吧,”伊月立马反驳道,“大家要慎重啊,现在平民这么少,这家伙说不定是凶手趁乱起哄,不仅在夜晚动刀,在白天也要怂恿大家投票呢。”

“我相信青峰君。”黑子没有太多的分析,只有坚定的一句话。

“好歹是平时在一个部门战斗的前辈……”伊月还想继续发言,被小金井起手制止,表示每人只能重复发言一次。

青峰悄声地对着黄濑念道:“替你躺枪了,等会你可得靠自己带领大家赢。”

“耍什么帅嘛,明明是小青峰……”

“不准叫这个恶心的名字!”黄濑的屁股默默地又挨了一下。

果不其然,黑子的发言带来的风向是明显的,伊月被投票出局。

第五回合,小金井宣布:“昨晚死亡的是青峰。”

绿间作为医生选择了保护为数不多的平民黑子,杀手也默契地干掉了多嘴的警察。

生还的人已经不多了,仍处在游戏中的只有黑子、绿间、高尾、森山、黄濑、木吉。而高尾明显属于其中被双方都置之不理的弃子,而黑子则成了平衡的关键。在刚才一警察和一杀手的等价交换中,只剩下医生和警察、杀手各一的身份未明确。

黄濑还是没有抓住机会,他刚才验的是森山前辈,事实证明,这个学生时期就相当直率的前辈不太可能是那种埋藏得很深的杀手。

高尾举手了,“为了避免无辜的牺牲,这局大家投我吧,这样正义胜利的机会会大些呢~”

绿间不自然地看了他一眼,“你还舍生取义了?”

杀手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反对这个建议,所以这局高尾出局。

第六回合,小金井宣布:“昨晚死亡的是绿间。”

医生在又一次保护了平民黑子之后,和他的搭档一起殉情(?)了。

黄濑真的很想大骂自己智商不行,昨晚验的是绿间,不过好在现在用排除法也能知道最后潜伏的凶手是木吉。他真的完全被对方一脸正气的长相给骗了。

所以,伴着这股被愚弄一路的火气,黄濑几乎是拍案而起:“我是警察,我要告诉大家,凶手是木吉。”

整局游戏都几乎默默无闻的黄濑突然发表爆炸性言论。

“这招真是够狠的,看不出来啊黄濑君,以杀手的身份来撺掇大家灭掉警察吗?”木吉笑得一脸坦然,“不过不要紧,幸亏我这个警察能沉得住气。请大家听我说,虽然之前一直验人失败,可我还是想说,很抱歉,我昨晚才验出黄濑是最后一个杀手。大家把他投出去,我们就能胜利了。”

黄濑被木吉的沉着应对镇住了,他刚才太激动,一时忘了在这个时候后发制人才有优势。木吉使出了他在球场惯用的技术——后手的权利。

剩下两名明显是平民的倒是没有多话,只是认真地听着。

木吉和黄濑必然是互投,可黑子、森山却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了木吉,出人意料地顺利,正义方获得了胜利。

“哎呀,我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明明很好来着,难道还有破绽吗?”木吉有点不甘心地挠挠头。

“不是,只是因为学生时期就和黄濑相熟,知道这家伙智商水平,不太可能演出反转剧。”森山回答得很直接。

“瞄到这家伙被青峰君打屁股而敢怒不敢言,我就知道他俩是一伙的了。”黑子回答得更直接。

最终,黄濑凉太,不仅在游戏的压轴成功抢了镜,也在游戏结束后当了一回焦点的中心,虽然不是愉快意义上的。

 

意犹未尽的众人很快就开启了第二句,这晚大伙又闹得很晚,第二天起来也是差不多中午的时间,虽然天还有点阴沉,庆幸的是风已经小了很多,海边聚集起了度假的人流。

吃过午饭,被迫与海隔离了近48小时候的火神率先扛着冲浪板就去与潮水亲密接触。至于沙滩排球、游泳,则是更多人的选择。此外,也有摄影师木吉这种少数派放弃了下水在一边为大家拍照,相田仍让是极有竞争意识地在与桃井抢夺摄像头的关注。

倒是高尾和绿间,莫名其妙地被在旁边摆设的射击摊位吸引住了。

“小真要来试试吗?”

“是要提出比赛的意思吗?”

“嘿嘿,有点想挑战神枪手的权威。”

绿间的长处在网络技术,可射击考核也压倒性地拿了全处第一,甚至与刑侦、禁毒、治安这些一线实战部门的王牌也不相上下。

“老板,什么价钱?”

“50元一个人。”

价格还算合理,于是高尾端起枪就瞄准起来。尽力了,十射八中,成绩不错,可他已经有了会被绿间打败的预感。

十射十中,绿间连加赛的机会都没留给高尾。

愿赌服输,落败的高尾掏出100元埋单。

刚才一直和颜悦色的老板却突然凶神恶煞起来,“小哥,你一个人就打了10枪,那位眼镜小哥也是10枪,合计是1000元好吧?”

“老板,我们两人,50加50是100吧?”高尾以为对方开玩笑。

“50元一个人一发子弹,”老板一挥手,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了几个彪形大汉,“这可是当地价格。”

“哈?”高尾认为自己想象力很丰富,可绝对没丰富到能想到有人敢勒索身为警察的自己,而且现在还被团团围住。

“喂,你们这些家伙,干什么!?”冲完浪尽兴的火神想着来点陆地运动,在远处瞄到射击摊,本来也想凑上一脚,却发现气氛陡然之间不对,加快脚步冲了过来,借着冲浪板稍微打开了包围圈。

“原来还有同伙,正好,要是没带够现金可以凑一凑。其实1000元只是小数字。”这次,老板对着火神摊开了手板。刚才稍微散开的打手又趁机拢了上来。

“哈?你们知道在勒索的是谁吗?”火神有点气急败坏,“连警察都不客气了,看来你们是多久没开锅?”

“原来是警察啊,怪不得这么吝啬,其他游客可都是愿意好好帮助我们当地的旅游发展呢。”几个打手捏着拳头靠近,已经是要动手的架势。“既然是警察的话,我们有特别优惠呢,不如,在数字后再加多个零?”

听了这话和看了这场面,火神也毫不客气地做好准备,随时打算使出平时擒贼的拳术。考虑到另外两个虽说是警察,可是高技术的工种只会考核体能数值,实战实在指望不上,对方也像是打惯了群架的打手,以一敌数,胜算能有多少火神有点没底。

还在迟疑的瞬间,对方的拳头已经挥过来。绿间和高尾的身体素质极好,可惜没有受过专业训练,自保没有问题,撂倒对方完全指望不上,渐渐地,攻击就集中到了火神这边。现在是没有落下风,可能不能全身而退,火神并没有把握。突然,眼角扫到了青峰跑过来的身影,心中暗喜,这下有救了。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意料,青峰果断地掏出1000大洋结束了这场无谓的打斗,把仍在骂骂咧咧的火神给拖了回去。刚被拽回民宿的火神仍不解气,摔下冲浪板表示要杀回去再战三百回合,同时就被黑子从背后击中了腰部。

“冷静下来了吗?”黑子严肃地问道。

“没有!”火神这次调转枪头,口头攻击自己人,“青峰我还不知道你下基层吓破胆了,居然对这种恶霸退让!?”

青峰看着火神,就像审视半年多前一头热的自己,“我没想退让,只是不得不退让而已。”

“哦!那你是要说看好我干不过他们是吧!?”

“听别人说话!”黑子的又一击让火神闭上了嘴。

“我还没正式去禁毒局报道,可双泷这个地方毒品的恶名还是有所听闻的,刚才看到那些家伙很熟练的架势,感觉有点不对头。”青峰开门见山。

“对不起,然后因为我和这边公安局的同行还比较熟悉,就想让他们帮忙了解一下。不过最后还是没帮上忙,给今吉前辈添麻烦了。”樱井的口癖没法纠正。

“只是小事而已,”今吉望着青峰,“还是青峰的直觉靠谱呢,这里的兄弟一听海岸的名字,就说是一个贩毒团伙活跃的地头,除了贩毒这块生意,平时欺行霸市的恶行也干。干毒品这行的出了名不要命,而且老巢的成员也多。所以,他们也建议我们不要硬碰硬。”

一席话说得火神整个头都垂下来了。

“另外,鉴于那伙人睚眦必报的行事风格,请大家立马回房间收拾好东西,我们要即刻出发返程。”这次,今吉脸上余裕的表情消失了。

 

没想到,度假休闲游的结尾会这么惊险,受了折腾的人都在返程的车上沉睡,黄濑倒是精神得很,两眼一直盯着开车的青峰。

“有话就说,你再看我脸上也开不出花来。”被黄濑看得不耐烦的青峰终于沉不住气。

“小青峰刚才超帅气咧~”

“哈?”

“不仅只身跑去将那三个人解救出来,而且最棒的是居然会提前冷静分析思考。”

“你不要以为你赞我我就不会追究你那个恶心的称呼!”

“哟~刚才明明就没有追究来着。”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我看你只是在找借口摸我屁股而已!”

“你被害妄想症吧黄濑!?”

“难道不是吗!?昨晚被看到大家都狠狠地耻笑了!”

“那是因为你屁股太大目标太显眼才被看到!”

“你说谁屁股大啊!?不许诽谤模特儿的屁股!”

“是吗!?大就大,承认有多难,平时开飞机老坐着压大的吧?”

“小青峰你可以给我再恶劣一点!!!”

“都说了不准叫那个名字!!!”

……

无营养的对话看来还要在四小时的返程上持续。

 

TBC


评论(1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