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一块一)

一块一

“阿大,祝贺你回到我们的身边!”

菜还没上,桃井就拉着大家碰杯点了这次活动的题。看着大家的笑脸,青峰内心有点感慨,在场的好几个人都是见证过也陪伴过自己最艰难时期的伙伴,一想到这,青峰的脸差点绷不住。

不过到底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青峰也没有那么多多愁善感的因子。千言万语只化作爽朗的笑声,诚恳又郑重地道了一声谢谢后,青峰率先干了杯中酒。

菜陆陆续续地上来了。

军队中战友深厚的感情是共同出生入死培养出来的,学生时代体育队伍里的队员是并肩作战磨砺出来的,警队中兄弟们的感情则比较像这两者的共同体。

青峰的回归让大家都有点激动,尤其是几个同期生,不停借着拼酒的由头和他聊天,边喝边说笑。不知不觉,青峰的酒就下去了不少。

除此以外,考虑到黄濑是自己拉来的,青峰偶尔还要帮对方挡挡酒,一顿饭下来,喝的机会倒是比吃的机会多。黄濑只能夹缝插针地在青峰喝酒时给他夹夹菜,想着这样多吃点能解酒。

青峰的体质本来就耐酒,大学时期篮球赛后与队友们也没有少喝,渐渐也有了点千杯不醉的功力。吃到快收摊,依旧对答如流、神志清醒。

看着十几个人都没能让青峰有醉态,除了最初罚酒时为难了一下而全程都安静的今吉开始后发制人,叫嚣着不过瘾硬逼着青峰要猜拳打通全圈的关。

打圈并不难,一人一杯对青峰来说轻而易举。猜拳也不难,即使青峰的拳不太灵光,也有酒量补救。可这回今吉是硬要给他出难题,输了的要从头再来,特别是在后半段卡着的今吉,猜拳时尤其难对付,就算前面的几个人有意放了水,青峰也总是在这关败下来。弄得青峰像一颗在飞行途中被对手频频打掉的飞行棋,总是回到起点再次拿起骰子滚六。

最终在一次狗屎运爆发的机会下,青峰赶在大排档打烊前打通了关,而且起身走的也是绝对笔直的猫步,弄得今吉一脸抑郁地扒着樱井叫来的小三轮带头回去了。

倒是醉醺醺的黑子强撑着最后一刻的清醒,双手握住黄濑郑重地交代:“看好那家伙,绝对醉了,平时都走八字步的家伙不可能突然学会走猫步。”然后脑袋一耷拉,率先失去了意识。

吊尾车四人组又是最后一组拦到了小三轮。

看着火神把整个睡过去的黑子扛上车,而青峰还大大咧咧地自己上了车交代好司机目的地,黄濑怎么也不相信黑子刚才的预告。

 

夜里的海风越刮越烈,在突突突的马达声中,随着小三轮逐渐逼近在岸边的民宿,带着咸味的气息在鼻尖浓重起来,发梢也粘带上了一点海潮的湿润。

黄濑坐在车尾的位置,视线没有被雨篷遮去多少。歪着头就能看着日间骚动的一切在夜色中沉寂下去,点点星光在墨色的空中闪耀起来。他将手探出去,像是要搅动那一片已辨不清天与海的边界。

黄濑习惯翱翔在空中,天空一直离着他很近,给他亲切的感觉。可现在突然拉远了距离,却让他产生了一种更亲近的错觉。后来他才知道,这并不是因为他眼中所看到的的天空,而是因为此刻陪在身边的人。

黄濑瞧着瞧着就出了神入了迷,他喜欢分享,于是想叫青峰也探头一起看看,才扭过脖子,就感受到了肩膀上突如其来的分量,映入眼帘的,是青峰近在咫尺毫无防备的睡颜。

和平时很不一样,不是球场上霸气十足的嚣张,不是困境时愁眉苦脸的一筹莫展,不是工作时一本正经的威风,不是相互挖苦的挤眉弄眼。这个明明应该已经被称为男人的人,却总是露出许多大男孩的表情,形形色色。

可就是现在这么一张,一张毫无表情的青峰的脸,有那么一瞬,让黄濑看呆了。

青峰的肤色比常人都要深,他的五官平日也总因这浓重的色彩显得特别的紧凑,现在却完全松弛下来,让黄濑的目光可以好好地在上面舒展和停留。

青峰的体重随着脑袋的方向而整个倚靠了过来,喝醉了的人死沉死沉的,压在身上并不轻松。黄濑没有将青峰推开,抬手挠了挠他的短发,没反应,又拍了拍他发烫的脸颊,还是没反应。显然,他已经睡熟了。

黄濑将刚才邀请的句子噎回喉咙里,承担着这勉强算是信任的依赖,继续静静地欣赏这清朗又浓重的夜色。

 

下车时,火神灵巧地用扛米袋的方式将黑子搭到了肩上,然后和黄濑一左一右地将青峰搀扶进了房间。幸亏青峰是文醉型的,喝多了倒头就睡,没有发酒疯的爱好,被扶上床躺好后,很快就发出了轻微而又均匀的鼾声。

黄濑带着一身湿气从沐浴室走出来时,一直老实待在床上的青峰嘴边在无意识地呢喃着:“热……好热……”

深色的肌肤下居然透出了隐隐的红色,伸手抚上额头,除了因喝酒而稍高的体温外,带来最大冲击的是粘腻的汗水,弄得微有洁癖的黄濑“啧”地一声赶紧将手缩了回来。

仔细扫视了一下,之前喝了那么多酒没有醉,青峰的新陈代谢不容小觑,原来基本都靠出汗来挥发酒精,现在躺下以后,那身棉质的衣物吸足了汗水,湿哒哒地沾在了主人的身上。海风不断地从窗户灌进来,估计再过一会,衣服被吹干以后,青峰就该觉得冷了吧。

黄濑向来对于脱妙龄美女以外的生物的衣服没有任何兴趣,思想斗争了很久,他还是决定克服自己的本能,当一个靠谱的好旅伴。坐到青峰的床上,在与洁癖的激烈对抗中,他哆哆嗦嗦地把青峰已经汗湿的T恤和短裤剥了下来。

那古铜色肌肤上大面积的汗水痕迹十分显眼,黄濑认命地叹了口气,从青峰的行李包里翻出毛巾,用热水打湿,给他擦起身来。

“妈的,我什么时候成护工了……”黄濑低声咒骂着,耐着性子地给任人摆布的青峰擦着,可是却止不住自己脸上拼命冒出的红晕,只得别扭地扭过头靠手部摸索着继续动作。再这样下去,黄濑不确定等帮青峰擦完是不是自己就要沸腾了。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黄濑细心地拉起青峰脚底压着的薄被给他盖上。这时,刚才皱着眉头抱怨着的青峰已经完全安静下来了,恢复了那张在小三轮上无防备的睡颜。

“像个巨婴似的,”黄濑念叨了一句,好像忘了之前在酒桌上自己是受到了谁的英勇保护才幸免于难。

 

黄濑第二天是被呼啸的风声和淅淅沥沥的雨声吵醒的。

黄濑从窗外望去,海水因为风的搅动显得浑浊不堪,此刻看起来并没有显得比昨晚夜色中的海湛蓝多少,缱绻在铁丝网上的牵牛花藤蔓也正尽力扯着锈迹斑斑的地基,以免被大风刮离。

可是,没看见雨啊?雨声停了……然后,黄濑就看见青峰头盖着毛巾从沐浴间出来了。原来是青峰刚才淋浴的声音,他的行动已经恢复日常的矫健。

黄濑刚想开口揶揄对方两句,青峰一见黄濑已经起床了,居然脸红了。

是的,黄濑确定自己发现青峰脸红了。

“那个,昨晚,麻烦你了。”青峰有点吞吞吐吐。

“没事没事,你就当我给你验守宫砂好了……”话音未落,黄濑的脸与枕头发生了亲密接触。

 

黄濑自以为是的早起其实一点都不早,将近11点钟时,他和青峰才刷洗完踢着拖鞋下到楼下吃饭的大厅,一眼就望见已经帮衬着老板娘给大家做好早午餐的火神大我抱着冲浪板一脸神伤地注视着波涛汹涌的海面。

“喂,自己想送死别连累海警队的兄弟!”青峰抢过冲浪板,一把将火神拉进了饭厅。

大家百无聊赖地看着原来桃井原来预设的计划表,原本全天海边行程看来不得不因为糟糕的天气而取消了,可木吉的提议迅速地要给全体人员打了鸡血

“双泷市不是还有湖吗?我们去湖边玩吧。”

说走就走,被层层树木梳拢过的海风吹到市中心时,已经变成了消暑的清风,让人感觉这完全就本该是一个云淡天高适合出行的好天。

抵达目的地后,这群纪律部队瞬间就将平时压抑的叛逆因子释放了出来,鸟兽散地四处在湖边晃荡找乐子。

“要干嘛呢?”莫名其妙地,黄濑又和青峰一路了。

“嘿嘿,我要租鱼竿钓鱼,你试试不?”青峰一手招呼黄濑过来,另一手则仍在掂量着哪个利器更顺手。

“湖里的鱼我才不钓呢……”黄濑海钓惯了,觉得淡水钓有点掉份儿。

“哟~看来是高贵冷艳的海钓党,不知道到陆地上来还会不会甩杆啊?”青峰一脸戏谑的神情。

黄濑火冒三丈大步迈上,“老板,我也要租一根钓竿!”

一时冲动所下的决定总是会让人后悔,黄濑正处于这种处境,他一脸满是杂糅的不甘和恐惧,手轻轻扯着青峰T恤的下摆,“我说,咱们能不能考虑一下……蚯蚓以外的鱼饵?”

“为什么啊?这个淡水鱼最喜欢了,而且你看,”青峰扯起一条蚯蚓,“这里卖的粗度刚好,可以完全让钩穿过,鱼只要一吃饵,绝对就咬钩了。”

然后,青峰就看到了黄濑体力不支如在秋风中摇曳般的姿态。

 

采购完毕的两人在湖边开始做起准备工作。

“你怕蚯蚓究竟是怕到什么程度啊?”青峰搓着无奈选择的鱼饲料往钩上定型。

“太恶心了……”黄濑调整着浮标的位置咬牙切齿,“而更恶心的是,一想到那些鱼是咬着蚯蚓上来的,我就完全没法把它们纳入食物的范畴!”

青峰盘腿坐下,快速地进入了垂钓状态。

黄濑还在摆弄着鱼竿嘟嘟囔囔,“还真不习惯这么简陋的钓竿……”

未几,青峰已经猛地一扯,带上来一条小鱼,定睛一看,不过是四两左右的白鲫鱼,但这神速也让黄濑目瞪口呆。

兴高采烈地取下鱼抛入钉在湖边的鱼篓,青峰笑道:“1:0”。

“唉!?什么时候说过比赛了!!!”黄濑措手不及。

“比赛的胜利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青峰弄好鱼饵,又甩出一竿。

“偷跑的混蛋,看我大比分逆转!!!”黄濑也毫不示弱地甩竿迎击。

天时地利人和,这句话果然是有道理的。习惯海钓的黄濑就像是上陆地迎击的海军,尽管他自认为付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却一直眼巴巴地与青峰保持着双位数以上的差距。

在自己又一次鱼饵被偷食而青峰喜气洋洋地拽起了另一条收获时,黄濑终于无法保持淡定,一步一顿地走到青峰的身边:“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青峰得意地瞄了一眼黄濑气急败坏的脸:“你认输我就告诉你~”

“哈?你是小朋友吗?”

“那就继续输下去吧。”

黄濑死死盯着青峰满不在乎的表情,突然就在他身边放声高歌起来。

鱼,不被吓跑才怪……

“到底谁才是小朋友啊?……”青峰叹着气,认命地接过黄濑的钓竿给他讲解起来,黄濑一脸奸计得逞的窃喜。

“淡水钓用活饵的几率比海钓少,特别是用这种混合的鱼饲料,要注意其和钩的粘合度,如果不肯费工夫塑形的话,很可能鱼一碰就散,成免费午餐了。”

黄濑听得猛点头,因为嫌弃那些饲料搓起来一股子鱼腥味,刚才的随意性很大,导致浮标下沉后频频起的都是空竿。端详了一下青峰给自己捏好的饵,黄濑不得不由衷地佩服这男人手上的活挺精致的。

“然后就是下竿的位置。淡水的流动性不如海里大,如果下竿能钓到鱼,则最好还是每次甩杆都能在固定点,这样才能形成鱼窝。”

刚才自己就是东一下西一下的举动,黄濑知道又犯了大忌。还好,他技术还是过关的,一挥竿就按照指示将钩落到了之前青峰丰收的那片水域。

“再有,这毕竟是租来的鱼竿,不能和平时用惯了的装备比,起钩时感觉稍微有分量的鱼不能像平时那样……”

黄濑一边听着青峰耐心细致的讲解,一边按照他所指点的去一点点修正。

天色渐渐昏暗,虽然还是赶不上青峰,黄濑也大有斩获。

两人四手都拽着鼓鼓囊囊的袋子,往集合的地方进发。

“你钓鱼怎么这么厉害?以前也经常玩吗?”

“嗯,我小时候经常抓小龙虾。”

“这不一样吧!”

“举一反三你懂不懂!”

 

TBC


评论(1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