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一块)

一块

没过多久,厅里很快就下了关于青峰的调令,要求他即日起一周内到省厅禁毒局报到,归口一处管理。

而比报到来得更早的则是青峰的同期生五月一伙为了庆祝他荣归组织的双泷市自驾游,预定在周五的下班后集合出发,在那座海边的休闲城市渡过周末。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唯一出状况的是人员范围比预料得要大得多。

最初兴高采烈地跑去治安局邀请黑子的桃井绝对没想到因为自己前往,黑子的同事日向、伊月、木吉和小金井纷纷表示也要加入。而在同期生训练中就和桃井不太对盘的相田丽子看到自己局内的男同胞一下被桃井的到来而扫光,不爽地决定自己也要加入盯梢。

樱井是在被今吉科长询问周末安排的时候坦白地告知了出游的事情。这个满脑子想法的眼镜听闻这是为了能从镇上回调的青峰而组织的活动,当即就表态要和青峰来一次久别重逢。

至于绿间和高尾,纯粹是森山开始听火神说租下来的那栋民宿太大,最好可以多找几个人一起去分担费用才约的。等到桃井那边回报过来人数超出预计时,两人已经欣然答应前往而没法推掉了。

看着众人兴高采烈地将原来放不下的冲浪板、烧烤炉扔到自己车子的后尾箱,黄濑转过头来对着青峰一脸严肃地问:“其实你们压根不是想邀请我,是想邀请我的车吧!”

“不,也邀请你,司机和过桥费也很必要。”青峰一把抓住黄濑奋力甩过来的行李袋,稳妥地一起搁到了满满当当的后尾箱。

整个队伍浩浩荡荡,除了黄濑,火神也将自己的SUV开来了。至于人数占比最高的治安局众,除了黑子,五个人都挤在木吉开来的一辆轿车里。

黄濑和火神两个司机一边整理着后尾箱一边等着一溜人上车。

森山和林薇果断地上了黄濑的车,被森山邀请来的二人组自然也同步跟上。

一旁,黑子扒上了火神的副驾驶,冷静地说了声:“我来当火神君的导航员好了。”

一直以黑子为目标的桃井赶紧就跟着上了同一辆车,只可惜前排除了驾驶座外没有别的座位。

至于之前与两个绝对算不上纤细的男性挤在轿车后排的相田丽子完全忍受不了等会长途跋涉的空间压迫,看到另两辆车上还有空位就迅速地转移目标跳了上去,结果坐下来才发现身边的是死对头桃井,当即打算换到另一辆车去霸占最后一个空位。

原本还淡定地站在原地的青峰,看到黑子投过来的求救眼神和还未上车的阴险眼镜今吉,一下就使出了篮球场上速度第一人的特技,抢在丽子的动作之前,利索地占掉了黄濑车上最后的一个空位——副驾驶,还装着热心地拿起GPS定位仪一阵调试:“我来给你指路哈。”

黄濑白了青峰一眼:“明明是GPS给我指路……”

 

到双泷市的车程有四个小时,整装待发已近傍晚六点,黄濑本想提议饭后再出发。奈何公安向来女少男多,久而久之就成了尊重女士的母系社会。在场三位女性一致表示要留足肚量到目的地尝尝当地最出名最新鲜的海鲜,黄濑咕咕叫的肚子也就只能妥协地轻装上阵开始工作了。

一路上投喂的零食倒是源源不断地在车内分发,让黄濑很怀疑所谓专门空出来肚子容量是否真的能被预留到目的地。

“别总是把你不吃的塞给我!”黄濑全程驾驶,双手不离方向盘,只能由坐在旁边的青峰给他递到嘴边。有人喂食是好,可他渐渐就发现了,青峰喂得相当有选择性。

“怎么了,你又不是讨厌这些,吃掉不正好嘛。”

“哈?你这是剥夺我尝试别的食物的权利吧!”

“好好好,那给你!”青峰将快塞到嘴边的造型橡皮糖转移到黄濑面前。

黄濑正要低头咬去,余光一扫,发出一声怪叫:“这啥啊啊啊啊!”

“橡皮糖。”

“我才不吃蚯蚓造型的东西!!!”

看着黄濑浑身不停大幅度扭动躲避的惊慌样子,青峰嗤笑着把手收回来,将糖扔进嘴里,边嚼边道:“看你矫情的。”

静静目睹着这一幕的森山将脑袋从后往前伸到两人之间:“青峰不吃的东西黄濑吃,黄濑不吃的东西青峰吃,看来你们还挺互补的嘛。”

这次,前面传来默契的声音:“谁和这家伙互补了!?”

行进了大约两个小时后,车队拐进了高速路边的休息区,一动不动地窝了一路的大伙都下车活动手脚。黄濑将车子锁好,到处寻找起自动贩售机来,等从取物口拿起饮料回身时,看到青峰高大的身影悄无声息地立在身后。

“哇,背后灵啊?”

“是你反应迟钝好吧,”看清黄濑手里拿的是咖啡,“怎么了?”

“太久没开长途,提提神。”

在空地抽完一根烟后,黄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又饶了回去。手刚压上车把手,就被另一只手握住,回头一看,还是青峰。

“尾随啊?”

“我来开吧。”

“没事。”

“今晚去到肯定还要闹很晚,你不是真打算专职做司机吧?”

黄濑笑了笑,没再坚持,接受了青峰的好意。

“喂,接住。”话音未落,黄濑怀里多了一瓶青峰丢过来的矿泉水,“别喝咖啡,喝这个吧。”

“你怎么知道我喝这个的?”

“打球时你不都买这个吗?”

“看不出这位弟弟挺细心的,怎么这么惨现在还单身啊?”

“我是宁缺毋滥。”

青峰的车开得又快又稳,路况又熟,黄濑从一个多小时的小憩中补足了精神,等被青峰摇醒时,车已经停在火神之前预约好的那栋民宿下。

火神在分发老板娘准备好的房间钥匙,大伙已经陆陆续续将行李从车里挪下往自己分到的房间扛。黄濑正想凑上前去领钥匙,青峰提着他的行李袋从背后锤了他屁股一下:“托你睡死赖床的福气,我俩被安排到最外面那间房给大伙守门口。”

 

青峰很快换成了全套休闲服,踢着人字拖就要下楼,回头盯了一眼黄濑全身唯一与海边休闲城市的宵夜摊档不搭调的绑带鞋,喊来老板娘拿了一双也让他换上。

“穿拖鞋怎么开车,违反驾驶规定啊!”被青峰拖下楼的黄濑还絮絮叨叨个没停,结果才到大门就发现木吉已经在安排大伙四人一组分批坐上当地夜晚特别活跃的交通工具——三轮摩托往人气旺盛的海鲜宵夜摊档进发。

“哲君,快点跟上来嘛!~”桃井搭乘着的那辆小三轮突突突地一下就跑到了最前头,剩下悠长的回声飘荡在夜街上。

“靠,我想问我们这辆怎么开得特别慢啊!?”青峰一脸忿恨地拍着铁皮架子埋怨自己所搭乘的小三轮被远远地甩在后头。

“我还想问我们这辆怎么特别挤呢!?”火神一脸不爽地甩开了青峰张牙舞爪顶到自己的手肘。

“我更想问的是我们这辆怎么特别不稳呢!?”青峰和火神并排地坐在同一边,坐在他俩对面的黄濑一脸困惑地按着自己屁股下不停弹起的铁皮凳。

“我才最想问我为什么要和你们三个导致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坐到同一辆三轮摩托呢……”与黄濑同坐一边的黑子一脸淡定地逐一扫视一直在叽叽喳喳的三人。

果不其然,总载重最大的青峰四人组是到得最晚的一车。几个人脚才沾地,笑嘻嘻的今吉就不怀好意地给每人手里塞了一罐啤酒要求罚酒。

平时就斗惯了酒的警察三人,包括黑子在内毫不犹豫地快速仰脖喝了个底朝天,倒是黄濑因为空腹和喝不惯急酒,连续呛了好几下,还被今吉监督着。看不过眼的青峰也不吱声,直接夺过黄濑手里的易拉罐,把剩余的小半凌空直接倒进自己口里,潇洒地一抹嘴扯开椅子坐下就大嚷:“赶紧开饭,饿死了!!!”

见状今吉也不多说什么,含着一脸深意地回到自己座位。

黄濑倒是不好意思,默默地在青峰旁边坐下,低声说道:“谢谢了……”

“别谢那么早,等会我要是被那个阴险眼镜放倒了,你记得把我完璧归赵地拉回去。”

 

TBC

 


评论(2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