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五毛)

怀念这个ID的由来,我当初真傻得以为五更能写完……

五毛

黑子那个让人不知作何反应的话题后来被不记得谁强硬地掐掉了,不过却很明显地在大家原本平静的氛围里投入了一块巨石。

桃井临走之前,一步三回头地叮嘱:“阿大,你要是真不想去,一定要在征求意见时就说,否则等上面的老板画了圈,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聚会的人渐渐散去了,剩火神还在厨房忙里忙外地收拾,黑子则在厅里打扫,青峰一回头,发现黄濑还窝在椅子上稳坐钓鱼台地看电视。

“你这是干嘛?当留守儿童还是留守妇女啊?”

“当宅男……”

“走啦……”青峰抽掉黄濑椅子下的坐垫,一副赶客的姿态,黄濑差点一屁股坐地上。

“我开车来的,才喝完酒没法走,总得过一阵。”

“酒驾回去呗,有五月在,怕什么?”

“桃井不是交警吧?”

“嗯,监管局的,拘留时能给你送个好点的盒饭。”

“擦,你靠害啊……我赖这不走了。”

“不会读空气啊?走啦!”这次青峰不由分说,拖起黄濑就走,拐到自己家里。

“你说我呆哪不好怎么一定要和你个五大三粗的捆绑销售?我去找森山前辈好了。”

“没想留你,只是稍微有点牺牲精神,给那些拖家带口的解围罢了。”

听了这话,黄濑倒不好去叨扰别人的千金一刻。跟着青峰进到房里,布置明显比厅温馨多了,不过还是略显潦草。

“怎么布置得这么简单?”

“当初说是过渡宿舍,结果就总以临时的状态来看待。一随便就随便了两年多。”

不用青峰招呼,黄濑就直接坐到书桌前,抬手开了电脑。“新出炉厅草这么惨啊?没人来照顾你一下?”

“所以说快点介绍靓女空姐给我,”青峰一下勾住黄濑的脖子,看他一脸错愕,“你什么表情啊,独食难肥。”

“机师和空姐是互相知道太多案底的互斥工种。”

“哟~看起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嘛。现在警察叔叔要给你录口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说,糟蹋过多少个黄花闺女?”

“有过一小段游戏人生,可从良很久了,给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吧~”

“那我鉴定一下,”青峰突然扳过黄濑的脑袋贴近嗅了嗅,弄得黄濑一脸逼良为娼的羞涩状,青峰嗤笑了一下,“嗯嗯,反应还是很良家,姑且信你。喂,你酒味还很重,这个点了,要借住吗?”

“当然是有困难找警察,就怕你不同意。”

“行,今晚不查你暂住证了。”

“喂,我说~”黄濑突然兴致上来,“既然打算住下来,那时间还早,不如去酒吧续摊吧。”

“我还要早起上班,你要就自己去折腾。”

“没劲……”

“洗洗睡了,”青峰拆了一条新的内裤扔过去,“别嫌太宽松啊。”

愣了一下反应过的黄濑恶狠狠地哼回去,“看在你收留的份上,太紧这种事情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披着毛巾出来的黄濑看到青峰已经大咧咧地躺床上翻看着写真集。他终于发现原来床是这房间的温馨源泉,大尺寸的铺满了温暖的色调和简单的花纹,集中着青峰为数不多的生活情趣,房间其他地方朴素简洁的布置,反衬得那软榻更有温柔乡的感觉。

黄濑抬腿点了一下:“我没有和男人共睡king size的习惯……”

青峰支起身来看着义正言辞和自己交涉的黄濑,沉默了一会后起身打开衣柜上层,抽出铺盖往地上一摊,“那我先祝土地公公你今晚好梦。”

“擦,你虚情假意一下邀请我会死啊?”

“会死。”

“我要睡床上。”

“要就自己爬上来。”青峰转身继续挑灯夜读麻衣写真集。

“……”

后来这段黄濑认为黑历史的对话被青峰反复得意地提起,称其为黄濑首次主动爬上自己床的历史性时刻。

 

第二天起身时,青峰早不见踪影,桌上搁着牛奶和剩了半条的芝士方包。黄濑瞄了一下,生产日期是当天,想必是青峰狼吞虎咽到一半时良心发现给自己留下的,也将就着啃起来。

青峰这天赶了个大早,搭的是头趟的班车。手机里的短信提示今天处内召开重要会议,有重要通知,切勿缺席。青峰心想正好,趁着会前的空隙,可以和上头表达一下不想出卖男色的念头。

结果,一向预告准确的桃井这次失误了。青峰一早参加的就是以青峰加入海报拍摄为通知内容的全处大会。处长的声音高昂而亢奋,满面红光,对于处内喜迎厅草这面流动红旗是止不住的欢喜。

而更重要的原因是,由于之前红头督办的案件破案神速,高官听公安厅厅长提起最近要拍宣传海报,大手一挥,表示要赞助,最终决定把每天跟拍自己新闻照片的省内第一拍借出一天,务必要做好警察的正面形象宣传。

又是一次棘手est的政治任务。

“要不要指导一下你怎么表现拍摄主题啊?”黄濑中午打了个电话感谢青峰的一夜恩情,听到对方抱怨拍摄立马表示可以以模特前辈的身份给他点指导意见。

“……你以为拍偶像海报啊?公安海报从来只有一个主旋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怎么办,你拍明显跑题啊。”

“什么意思!”

“青峰警官拍出来的感觉绝对是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别扯了,我真的不想去拍。”

“是不想拍还是不想当乘龙快婿吧?”

“都不想。”

“抗拒更严……”

“啧……”

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该来的还是得来。

传说中的省内第一拍是个四十多的面善中年,被人称作“罗大师”的他毫无一点艺术家派头,乐呵呵地自己动手组装着支架和背景,还贴心地给青峰、桃井准备了梳子、镜子,弄得两人甚是受宠若惊。

桃井一脸笑容绽放地追着搭话:“罗大师,你一定要把我拍得好看哦,这海报我打算送一幅给重要的人呢。”

“没问题,我专长就是人物摄影,放心哈。”

结果很快,罗大师就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擅长拍摄人物。

确实,任何一个普通人放在他面前,他都能指导对方摆出最适合的姿势,打出最恰当的灯光,抓到最自然的表情,这是他长年累月给领导人拍证件照、新闻照练出来的。可他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拍的人物从来都是独角戏,而没有双主角。

而且这对双主角的肤色反差大到不忍直视。

老革命遇到新难题……

反复调试的结果就是本来构图为同一侧侧身敬礼最后被妥协成善男信女的左右分列式,再通过两侧打光不均来实现最终的协调。

黑子在桃井热切的目光下展开那幅被称为扛鼎之作的海报,看了看海报,又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两人,在仔细确认了两人两处不一样的肤色色差可人物仍没有走形后。黑子轻叹了口气:“省内第一拍果然名不虚传。”

 

“青峰,恭喜你,职务任命书和宣传的海报一起发下来了。”今吉带着那个意味不明的微笑给青峰道喜。青峰说不清这个阴险四眼给自己的感觉,他亦正亦邪,只要有实力的人,他总是宽容他,只要是妨碍的人,他总是膈应他。虽然比起之前被哑巴吃黄连地摆了一道要好,可青峰仍没掌握和对方周旋的方法。

至于和青峰不对盘的若松,脸部表情就和拆迁没有太大分别。不过对于这种和自己类似的喜乐很形于色的人,青峰却无所谓。拉开安全距离就好,无视若松那永不言和且纠结到极致的不爽脸就是。

只是一个再小不过的职务,本来不值一提,可是放在警界,意义却大不一样。

整个部门,浩浩荡荡,过千号人马,职数严重不足。一个职务在这里是需要经历残酷的竞争才能获得的头衔。警员们在入职四年以后在竞争选拔后,有60%的机会可以提职一级,而这60%中只有不足50%有机会拥有职务,大部分的警员,碌碌一生,都没有机会和职务挂上钩。

六折再五折的概率,外加四年积累的代价,让青峰通过一件几乎差点背黑锅又绝地翻生的事件给绕过了。区区两年多的从警经历,青峰摇身一变成了当前最年轻的任职者,兼任新鲜出炉的全厅形象大使——厅草,可谓当红炸子鸡。

而同步传来的,还有近期去公安部里见习的机会。

选调的通知上说的是一年,可以前去过的家伙都是有去无回,转头不满几个月,就转入部里成为厅里的顶头上司。谁是下一个幸运儿,所有的谣言都指向当前最炙手可热的青峰大辉。

其实,这根本不能算谣言,谣言只是还没正式公布的真相而已。

青峰已经被几个层级的老板都找去谈心了,按程序上来说,只要最后再经过厅一级的程序,报告很快就会递上去。

同期生们纷纷奔走相告,青峰很快就要直达青云了。

那段时间,各路的人马出于不同的心态经常邀请青峰各处推杯换盏,青峰回宿舍时总是步履蹒跚。桃井、黑子、火神他们要见青峰一面都不容易,至于黄濑要还人情的邀约,被频频以太忙推了过去。

 

黑子的预言是很准的,那种事情发生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某天,青峰接到了原泽克德的电话,“青峰,来我办公室坐坐吧。”

青峰不是个喜欢靠背景开路的人,可任何一个社会人,深究起来,就算没背景,也会多少和谁有点交情。细究起来,对于青峰而言,原泽克德勉强可以算。

原泽克德,现任禁毒局副局长,当年在青峰父亲手下当差。作为一个非公安专业出身的文人起步干这行各种艰难各种被压制,不过仗着体型好、反应快,还有就是青峰父亲的照顾,天赋异禀的他上手很快。可惜说到底还是太嫩,一次任务中,青峰的父亲为了掩护他受了不大不小的伤。

青峰的父亲当年在警队里多少是个带点传奇色彩的人物,传奇人物从来不怕人物牺牲,只怕传奇破灭。知道自己无法再复当年勇后,急流勇退告别警队投身商海,混成了个尚可的中产阶级。

十几年来不再和公安打交道,除了被抄牌以外,接触得最多的一位警察就是当年舍身就义解救过的原泽克德。逢年过节定期拜访老上司,也算看着青峰大辉长大,所以多少对他有点子侄的感情。

“原泽局长好!”青峰敲了敲门,进了独立的办公室。

“现在没有其他人,不用叫那么正式。”

青峰看到原泽摆弄着用自己和桃井形象制成封面的宣传杂志,有点不自在,“还是这么叫吧,免得突然有人进来改不了口。”

“嗯,”原泽给青峰倒了杯茶,像是要长谈的模样,“最近发展得不错啊~”

“靠你照顾。”

“我不爱听你说假话。照顾你我可没有做。”

“确实是。”

“锦上添花做不来,雪中送炭可以考虑,不过我可不希望你有那天。”

青峰默不作声,他等着原泽的长篇大论。

原泽也就开门见山:“当初你父亲希望我把你拉到手下干活,觉着这样我能多照顾你,能让你进步得更快,我反对所以没做。太看重往上的机会,就会看不清脚底是否踩得稳。你爸是个脑袋栓裤腰的英雄,我只是个小心驶得万年船的胆小鬼。你有你父亲的遗传,所以我是一万分地拒绝你来禁毒局这个最危险殉职比最高的部门。拿青山换柴烧,这不是选择问题,是智商问题。而事实证明,你不需要换,也已经得到了。”

原泽顿了顿,换上一脸笑容:“衷心地说一声,青峰,恭喜你。”

“谢谢。”

“不过我的开场白一向都不是重点,还是长话短说吧,”原泽把手中摆弄的杂志搁到青峰面前,“丁老爷子的闺女看到了这本杂志,对你很感兴趣,他的旧部白副厅长翻到我俩的关系,要我来保媒拉纤。”

看着青峰突变的脸色,原泽摆手示意让自己说完,“你真要同意,那其实找谁来当这个月老都一样。你要是不同意,那还是赶紧趁我来当这个月老时帮你回绝掉。”

这话说得不可不谓语重心长情深意切,要是换做别人,早把青峰洗干净打包送上,哪里还问他情不情愿。

“你知道我性格,当初不想去拍海报,怕的就是这种事。”

“我也猜到,问你一句准话,权当给你点知情权。丁老爷子虽说是病退,可当年也是政法这块的行尊,现在厅里他的旧部不要太多,我会尽量把事情说圆的。”

青峰在等消息的时候是有点惴惴不安的,可后来原泽反馈回来却告知比想象中好对付。本来以为会被弄得尴尬无比的事情,居然凭着原泽的三寸不烂之舌在号称青峰还小未定性也不想交女友的俗烂借口前化解了。

不过原泽笑说,估计多半是丁老爷子看上你而不是他闺女看上你,而老板们又是爱惜面子的人,硬推销倒显得自己的孩子倒贴似的,所以就轻轻放过了。

青峰大大地松了口气。

 

青峰一浪高过一浪的风头,最终在这一年厅内部篮球赛中攀上了顶峰。

厅内篮球决赛,当初由于青峰查案缺席在小组赛第二名出线的刑侦局再次碰上了冤家死对头小组第一出线的消防总队。

贵人多忘事的青峰居然还记得给黄濑发条比赛预告,不过很明显是个群发消息。想着不过是个内部比赛,再隆重也就那么回事。可准时出现在球场的黄濑还是有点讶异于现场的郑重其事,好奇地问森山。

“怎么这么多人来看?”

“有头儿到场观赛,伺候的怎么能不积极。”

“那你也是来伺候的?”

“我不是太监,我是来看朋友比赛的。”

“哇,难得你称青峰是朋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谁让火神上一场灭了我们来着。”

黄濑认出来了,坐在另一边同仇敌忾的还有上次见过的手淫二人组,不过这次他们搭档成了解说员二人组。

整场比赛的看点是青峰和火神的对决。不得不说,这两个王牌一路屠城过来都拉得一手好仇恨,失误时的欢呼声居然比精彩表现时还多,起哄的分贝强压应援一头。

“公安的同志们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感受着现场有点谜样的氛围,黄濑开始是带着搞笑的心情来欣赏比赛的,不过一路看下来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情不自禁地深深吸引住了,简单来说,被青峰的篮球情不自禁地深深吸引住了。

看着青峰和火神在场上纠缠,黄濑差点要错以为这是一场职业比赛。黄濑学生时期的篮球就靠着模仿起了家,几乎没有模仿不到的球技,最多只有因为当时少年的体能而模仿不到位的球技。可是青峰的球风真是有够乱来,让黄濑无从入手。

打篮球的青峰有着万丈光芒。

黄濑认为自己已经毫无争议地成为了青峰的球迷。

青峰拿着属于自己的mvp奖杯,和队友们围绕在作为队长代表球队捧着冠军奖杯的今吉旁,那张留影,是青峰工作生涯顺风顺水的首个顶峰剪影。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说的就是青峰当前的状态。

 

“青峰警官,这个周末有约了吗?”黄濑对于还人情有种坚持不懈的毅力。

“别用泡妞的方式和我说话。”

“我是用追星的方式和你说话。”

“那麻烦联系我的经纪人。”

“你还cosplay上瘾了?说正事,我拿到了洲际篮球赛决赛的票。”

“你从哪捣鼓来的?”这场比赛的火热程度就不细说了,但是票才开半天就完售这事就让坚守岗位不能买票的篮球狂热警察很是不满。公安们纷纷出动,又是打击黄牛查假票,又是加强现场安保混进场,饶是十八般武艺出动仍然没有多少人拿到入场券,青峰也处于求票若渴的状态。

“这你就别问了,美人邀约看篮球,来不来一句话。”

“来!”

“好,那周五晚再具体定时间。”

“行。”青峰愉悦地挂了电话,回头看到一个有些娇小的警花站在一旁,像是准备了好一阵想搭话的模样。

 

看着对方闪光般盯着自己的眼,青峰决定先开口,“找我有事?”

“没……其实也没什么事,”姑娘羞涩了一下,“那个,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媛媛,是政治处的。您就是青峰科长吧?”

“是……”青峰刚上任没多久,还不习惯这种带着职务的称呼,反应不太自然。

“上周您比赛,我到场看了,实在太精彩了了,能给你加油真是太好了。”

“是吗?谢啦。”青峰从小打篮球,应对球迷游刃有余。

“您很喜欢篮球吧?”

“还行。”

“周末在体管中心有洲际篮球决赛,中日对战呢,您有打算去看吗?”

“原来没票是不打算去的,现在……”青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刚好,我有两张,不知道您……”结果青峰也是投桃报李地掐断话头。

“我今天好像桃花特别旺呢,刚才已经美人来约看这比赛,就不劳你破费了,bye~”

青峰刚绕进回公室,今吉就一脸皮笑肉不笑地凑上来:“哟,这么快就和媛媛搭上了?”

“你怎么知道她叫媛媛?”

“我还知道她姓丁呢。”

 

TBC



评论(1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