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四毛)

四毛

一共三天时间,青峰是这么安排的,第一天休息,第二天破案,第三天如果破案成功就继续休息,没有破案成功就准备身后事。

今天是第二天,所以要准备破案,青峰趴在办公桌前对着那几张内容少得可怜的纸发呆。

棘手。

太棘手了。

棘手的案子很多,棘手的案子青峰不是没有遇到过,但能比棘手案件更棘手的只有两种。

一种是媒体参与的案件,青峰称其为棘手er案件。

另一种是政治挂帅的案件,青峰称其为棘手est案件。

现在手里的案件明显是棘手est中的修罗,不允许组队破的政治挂帅案件。

死限这种事情,除非是大规模排查,否则给多少天时间其实意义不大。破案的黄金时间是案发结束当下,那时候的线索最多也最能看出苗头,等到报告七拐八拐交到自己手上,黄花菜都凉了,青峰犹豫着是否要浪费时间驱车前往这个并不近的地方看看。

刑侦局里反黑的案件密级都高,只有布置任务的处长和接任务的具体承办人知道每个任务的具体内容,警衔再高,无关人士也无从过问。久而久之,整个处形成了单打独斗的风格,相互之间只有最基本的配合,起初不善言辞的青峰认为这种无办公室交流的自我中心主义很理想,可实际上,缺乏碰撞,很多案子就容易走进死胡同。

青峰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是个容易冲动的人,但是破案不仅需要敏捷的身手,也需要冷静的头脑,和天赋般的直觉。

这种案子,能交代的部门依然很多,决定由谁接这个烫手的山芋,青峰认为可能只是各部门老大掐架的结果,而非根据案情决定。所以首当其冲,就是要破除惯常的反黑案路径依赖。

他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

这个案件能让那个八风不动高官感到紧张,不外乎是因为其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威胁的可能是两种,一种是蓄意,一种是意外。

青峰拎起报告重点扫了关于现场记录的那几行。

三角钉,大批三角钉,高速路上的危险品,只有蓄意一种可能。好,蓄意也分两种,一种是逮大鱼,一种是抓小虾。

逮大鱼的人从来不在乎小虾,抓小虾的人从来不敢碰大鱼。事故发生后严防死守的警卫怕的就是有人要逮大鱼。这位政坛新星的分量,绝对是想逮大鱼者破纪录的最佳猎物。

青峰一边挠着耳朵一边闭眼翘着椅子在想。

高官这种大鱼,要逮的话绝壁是团体动作,要团体动作绝壁要有联系方式,要有联系方式绝壁会被国保和那个不可说处发现,这两个部门发现绝壁会在派任务大会上抢风头,按照现在推三推四的尿性……

青峰猛地一拍,在眼前空白的纸张前画了只小龙虾。

像是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青峰开始悠悠地给这龙虾添上背景,潺潺的小溪,绿油油的小草。

是的,既然是抓虾就要了解虾所在的背景。

青峰再翻起那几张之案情综述,然后抬手在地点的地方标记了一下。转身进了今吉办公室勒索了他的傍身宝物——全省村镇地图。刷拉拉地翻到那个地址,青峰情不自禁笑了出来,差点要称赞自己料事如神。

出事的高速公路附近是条规模不小的村。虽然只是条村,可今吉旁边的标注却显示,这地方经济发展得不错,大批的本地村民将宅基地改成了隔间,靠租给附近大工厂的员工过活。租房赚的钱比种地赚的钱来得快了。钱多了以后,应运而生的,就是六合彩与赌博。

青峰灵光一闪,是时候来个捞虾的网兜了。

青峰转着笔,却没打算再接着画下去。因为画里再好的网兜,都不如现实的网兜好用。

青峰夹起听筒,迅速地在电话机上敲了个内部号码。

“你好!”

“阿哲,帮个忙。”

“请允许我郑重地拒绝。”

“下次五月缠你时别找我。”

“什么事?”

黑子哲也,青峰大辉的公安厅同期生,目前任职于治安管理局的人口流动管理科,简称“人流科”。独门特技是逐户核查流动人口时让开门的人只闻敲门声不见人踪影的misdirection,发动时能攻其不备地进入出租屋内查找到关键证据。

“帮我找找南田村的流动人口情况。”

“没有。”

“你们平时不是说进村入户底数清的吗?”

“骗领导的事情你也信,估计你快当领导了。”

“花名册什么的总有吧,我就不信你们没有逮到一两个收保护费的人!”

“稍等,等会内网里把民间智慧传给你。”

把刚才黑子发来的花名册传给当地的派出所后,青峰翘着腿在等。

很显然,破案的压力明显不只存在厅里,连最基层的协警都战战兢兢地春江水暖鸭先知,派出所的所长刚才是万分诚恳地表示会把有名字的家伙都摸个底朝天。

这群平日里就忙得脚不沾地的卖力苦命总是会遇到有更重要更紧急的事情来挤兑他们之前就在干的很重要很紧急的事情。

青峰有时候想,自己说要做个警察主持正义,却又懂得避重就轻地选择省厅,实在是很狡猾。在哪不是主持正义,可连自己这么一个一根筋的家伙都知道拈轻怕重地报考上级部门,那些被压在基层的人又有多少是真心向往正义?估计绝大部分只是了个差事,混口饭吃,但却又总不能安生。

 

等待总是让人着急,青峰从抽屉里掏出今吉给自己“全力配合”的好烟,讲究地擦了根火柴燃上,了无趣味地观察那烟雾丝丝地飘开。

青峰就在想,香烟啊香烟,干得好了就是抽烟,干不好就是上香。

口袋里震动的手机扯回了青峰的思绪,低头一看,是黄濑。青峰深深地吐出一个圈,接起电话。

“你就算选人均2000+的地方我都认了,你快让我还你人情吧。”林薇通报过来的消息让黄濑坐立不安,弄得同机的机长以为黄濑患了痔疮。

“我现在没胃口。”

“别把话说那么绝情啊,对不起了还能怎的?”

“真·没心情……”

“我还真·三国无双咧!”

“行了行了,要是死限内我真·不能破案你就请我搓顿猛的让我上路前做个饱鬼好了。”

“你当我啥?临终关怀大使?”

“听我说完!”

“说……”

“要是死限内我能死出来,换我就请大家来我家搓一顿庆祝死里逃生!”

“那看来我最好不请大餐不还人情?”

“考虑别的方式还人情比较好。”

“亚历山大。”

“能比我大的只有我好吧!”看到桌面固话来电显示的区号,“不聊了,bye。”

接起电话,不过听了个简单的报告,青峰的嘴角已经不自觉地弯起来。看来浪费时间去现场一趟还是很有必要的。

有了突破口,一切都容易理顺。本来因为出租屋收入而小富即安的三个本地村民在无所事事中染上了赌瘾。输个一塌糊涂之后还想千金散尽还复来。下作地憋出了个在高速路让车子爆胎的鬼点子,专候着下车查看的人打劫。那天好不容易扎到一台好车,却没想到那天从车下先走来的是数个彪形大汉,当下就撒丫子地躲了个无影无踪。

当地派出所根据青峰的分析摸到这几个人家里去的时候,一伙人还在兴高采烈地用国粹麻将开着赌局。

 

黄濑再和青峰碰头时,已经是在青峰家。说是家,不过是厅里给新人安排的三年过渡宿舍。房子设计老旧,面积宽敞,处在全市治安几乎最糟糕的地方,价格没法高起来,除了迫于生计的人,只有警察们主动选择在这搭窝。

不过丢人的是,说不清是公安防盗意识弱老开门迎客还是毛贼们生计艰难胆大包天,警察的集体老巢也被盗窃犯们光临过几次。兴许给了公安宿舍那块牌子几分薄面,被借走的金额不大,这帮平时就被案子撵着屁股赶的新兵就没去为难派出所的兄弟破案了。

不过就这么看来,足以想象周边的环境有多糟糕。

此时,黄濑正不满地在半抛荒的工地里找着车位,心疼着和这片脏乱差格格不入的靓车,连带着埋怨起别的事情:“明明说是他请客,结果让我们每人买什么倒安排得很清楚啊!”

刚才在采购的路上,和林薇闲聊才知道她和青峰是同年入职培训的同期生:“我就说你怎么有本事背着森山约到他呢。”

“洪虹眼光高,必须有极品帅哥压一压场,这样她才能回归平常心。”

“你就不怕他看上洪虹发起猛攻?”

“算了吧,那家伙眼睛长头顶。”

“长那么黑还好意思长头顶?”

“没听过吗?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黄濑猛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你小心被他瞄上,眼睛长头顶,很容易第一时间看到天上飞的机师。”

黄濑抖了抖,“我只是个机师,没想转型当基师,天上飞的还有空姐。”

“也是,青峰出了名的大胸控。”

“真重口……”

 

到了所谓的“青峰”家时,已经熙熙攘攘地挤了一堆人,都是黄濑不认识的。森山迎上来接了林薇,顺便给他介绍了在场的人,基本都是青峰的同期生,不过由于刑侦局单打独斗的氛围,同局的只有樱井良一个,其他都是别的警种。

“混蛋,明明是你请大家到家里搓,怎么发短信的集合地点是我家,而且还要由我下厨?”在厨房里一边忙碌一边谴责的是消防大队的火神大我。

“我家里收拾起来太麻烦了,还是你这里干净,厨房设备又齐全,”青峰大手一挥,“都把良叫来给你当下手,有什么不满?”

“对不起,我帮不了太多忙。”一直在鞠躬的是青峰的同事樱井良

“哲君,你喜欢看哪种电影呢?爱情片还是枪战片?”在认真选择碟片的是青峰的青梅竹马,就职于监管局的桃井五月。

“哪个都好。”用恩将仇报掉人品的目光怒视青峰的则是治安局黑子哲也。

“让五月陪着你总比让他进厨房陪着火神强吧?”青峰小声地念道。

一句话,让黑子忍辱负重继续地忍耐。

房间很大,可是人也实在有点多……

黄濑溜达了一圈,凭着开朗的性格和姣好的卖相一下就融入了氛围。

这时,青峰才穿过人群和黄濑搭话,“你交际能力还挺强,十几个人几乎全不认识都能混得如鱼得水”

“主人太忙了,我总不能硬拖着你做跟班吧。”

估摸着火神和樱井还要好一会才能料理完,青峰拉了黄濑一下走出门,“带你看个好玩的。”

穿过走廊上了另一层,青峰掏出钥匙推开一丝门,黄濑从门缝一瞥墙面,禁不住啧了一声,“这什么脏乱差的地方。”

“我家,”青峰倒不在意吐槽,走进没放置家具的大厅,献宝似地推了一下挂在中央有点陈旧的巨型沙袋。

“这么有型,”黄濑喜欢猎奇,那沙袋晃动几下转了个角度,看清那上头糊着的一张头像,疑惑问,“那个阴险四眼?”

“嗯哼~我最近都揍他撒气。”说话时,青峰捡起放在窗台的拳套扔过去,“你要不要也来几拳?”

“切,像小孩子一样幼稚,我可不用,”黄濑一副看不起的样子将拳套抛回青峰怀里,猛地回身飞起一腿将沙袋几乎踢至水平,连青峰也一下看愣了。

黄濑帅气又得意地回望,挑衅地问,“怎样?”

话音未落,回荡的沙袋将他抽得差点不省人事。

 

“来来来,给黄濑多夹点猪脑,这家伙需要补脑。”一圈围着火锅吃的热火朝天的人中,青峰拼命忍着笑指挥火神下菜。

“我不吃内脏!!!”有着食物洁癖的黄濑负隅顽抗,然后趁机转移话题,“今天的主角不是你吗?”

“对~今天的重点是给阿大庆功,所以大家都满上满上~”桃井兴奋地给身边的黑子加满酒。

“该给主角加酒吧!”

“你直接吹一瓶。”火神往青峰手里塞了个刚开的啤酒瓶。

“这么快就开灌啊?”

“我们中第一个升职的,还想怎样?挨个来也要放倒你!”火神战意很浓。

“好啦好啦~碰杯!庆祝阿大升职,早日带我们也鸡犬升天~”桃井欢呼起来。

“谢啦~”青峰毫不推辞,立起瓶子直接吹了个底朝天。

干掉杯中酒,在忙乱的倒酒中,林薇向亢奋的桃井搭话:“对了,美女,听说你最近也有好事?”

“嘻嘻,要拍厅里的新海报,”桃井有点不好意思,但又突然凑近黑子,“到时候一定送哲君一幅。”

“终于要拍了吗?之前不是说男警员一直没敲定?”火神挠了挠头,前一任拍海报的厅草据说因为犯了什么错被下放,人选待定的状况让事情拖了快一年了。

“什么啊,怎么没人通知我拍摄时间?”森山一脸正义凛然地装帅拨刘海中。

“对不起……”樱井莫名其妙地就开始向森山道起歉来。

“给无谓的人道什么歉?”青峰一个手刀制止了樱井向火锅磕头的动作。

“阿大,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拍摄地吧。”

“你还要人给你拎包啊?”青峰没好气。

“不是啊,是我俩搭档一起拍,”看着青峰有点无法理解的表情,桃井愕然,“怎么,政治处还没通知你吗?”

这下,所有人都愣住了,只有黑子冷静道:“听说每一任拍海报的男警员都被厅里的老板挑为女婿了,该恭喜你吗,青峰君?”

TBC


评论(1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