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三毛)

三毛

下周黄濑真的如约到了公安厅,不过是被林薇拉来给森山加油的。厅内部的比赛,每个部门都成立队伍厮杀,警员总数警种又彪悍的基本是夺冠热门,比如拥有青峰的刑侦局。至于像森山所在的网监处,完全就是小团队编制的技术工种,属于公安里的鱼腩部队,被虐是命中注定,往年一直靠着森山一人苦苦支撑,唯一的希望是不要每场都被抛离20分以上。

可今年,情况有点不太一样。

去年底为了加强技术力量,处长三顾茅庐地从中直的网络中心挖到了一对技术神人,结果这对搭档不仅在网络上的配合出神入化,在球场上也所向披靡,首场比赛把财装处打得落花流水。饶是当年球队王牌的黄濑也有点怀疑,如果跟这两人在同一个队,自己是否还能保住王牌的称号。

林薇兴高采烈地冲上前去递上毛巾和饮料,森山回头对那对二人组合介绍:“这是我女友,林薇。”

“前两天才见过呢,果然森山的女友好可爱~”黑发的那个爽朗地打起招呼。

绿发的只是正儿八经地回了个“你好”。

兴致盎然专门来看帅哥的洪虹也连忙凑上前去搭起话来,聊了好一会,森山才瞥到站得远远的黄濑,赶紧满脸笑容地扯过来介绍道:“这是我的球迷,黄濑凉太。”

黄濑一愣,敢怒不敢言地望了森山一眼,对两人挤出了笑容。

森山若无其事地介绍:“这两位是新来我们部门的精英,目前在淫办工作的绿间真太郎和高尾和成。”

黄濑怔住,森山赶紧解释:“淫办就是打击网络淫秽色情办公室。”

黑发的男子已经笑着递过手来,森山的声音又及时响起,“不过现在叫手淫办了。”

黄濑看着对方那只手,陡然觉得握也不是,不握也不是,狠狠心地碰了一下,背景音是森山体贴的解说,“就是打击手机网络淫秽色情办公室。”

 

鱼腩部队开斋赢球,带队的领导喜出望外,喜出望外的附加效果就是额外大方,说要在附近的大排档自掏腰包给球员们搓一顿,不仅是球员,连来加油的亲朋好友也被捎上,熙熙攘攘地就在不大的房间里摆了三大桌子。

赢球后亢奋的一大群男人开始奋力扫荡起桌上的大鱼大肉,只有绿间一个吃得斯斯文文。高尾也不怕坏肚子,找不到起子用牙崩开瓶盖就直接往嘴里猛灌冰啤酒,惹得绿间一脸嫌弃地盯着他。

“想喝就说嘛,给你倒点?”意识到锁定自己的视线,高尾不知从哪捞到个空杯就倒起来,溢出的泡沫淌了一手,搁到绿间面前。

“拿开,脏死了……”

“啤酒就是要有泡沫才好喝~小真嫌弃什么嘛~”

“我是嫌弃你给我倒的这瓶是你刚才嘴对嘴喝过的!”

黄濑吃得有点心不在焉,环视了一下,问林薇:“那个青峰大辉怎么没来?”

“隔壁部门的篮球王牌哪有空观摩鱼腩部队比赛。”青峰的篮球名声大得连家属都知道。

『你今天不来看比赛?』现场吵吵嚷嚷的,黄濑选择发短信。

『要值班。』青峰回得倒挺快。

『请你吃宵夜?』

『被查到不在岗要记过。』

『怕什么,来找你?』

『警告你别过来,真的会记过。』

『在哪里啊?』

等了好一会,青峰似乎真的不打算暴露自己的所在位置。黄濑心生一计,直接凑到林薇耳边:“带我去值班中心,不然我就把你上次约局的事情告诉森山前辈。”

“你小子……”

 

一男两女走在暗色的马路上。

“洪虹你跟来干嘛?”黄濑不解对方的喜上眉梢。

“你不是说上次那个最帅的青峰警官在值班吗?”

“上次最帅的明明是我!”

“那你等会可以和青峰警官比比,”洪虹一脸希冀,“值班的时候可是会穿警服的哦,绝不可错过的制服诱惑!!!~~”

不过脚程五分钟的地方,林薇把他们领到一条路灯的路上,这路又连到了一个不怎么开灯的大楼。

“公安大楼怎么阴森森的?”黄濑以为政府大楼都灯火通明,眼前这个闪着为数不多的昏暗节能灯的地方,让去惯国际机场的他感受到了明显反差。

“警徽自带辟邪功能,干脆省点电。”掏出口袋里镶着大大的警徽的警用卡片夹,林薇连里面的证件一起递上给门口站岗的警员查看。这种定制的东西按理说是不准外流,看在对方是自己手足的女友又是其他政府部门的人,查岗的警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好有你,不然还真进不来。”扫了一眼楼层介绍,黄濑愉悦地跟着对方进了按下15楼的电梯。

“你早知道的吧!”林薇对于自己连续当了地图、门禁卡的事情忿忿不平。

破旧的电梯里糊满了各种设计陈旧、主题为邪不能胜正的海报,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顶层。

“究竟是哪里啊?”洪虹探头探脑地在望着。

“那。”

“黄濑你当机师真不是盖的,那么远那么小的字都看到!”

三人一下涌进走廊拐角的值班房,穿着短袖制服的青峰正百无聊赖地窝在椅子里转公安帽,回头见到三人,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怎么混进来的?”青峰一下把大盖帽拍到桌上,气冲冲地站起来。

林薇摆出一脸被挟持的表情,洪虹倒是迅猛地冲上前去,“青峰警官,你穿警服好帅啊!”

还没等青峰回应,黄濑一脸不爽,“我穿机师服比他帅多了。”

“叫了你别来的!”不出声还好,黄濑一开口,青峰就对他开炮。

“没惊动到任何人,除了门口那个警员,而且这整层都没人呢。”

“摄像头都发明多少年了!?”

还没等两人正式打上嘴仗,案头的值班电话响了起来,青峰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接起,切换至工作状态。

青峰接的值班电话并不直接对外公布,接的不是当事人的报案,而是各地警察打来需要跨区域协调的事情,属于警察中的110,要打到这里的电话,每个都是在办案过程中,来不得半点懈怠。

洪虹一脸花痴,用口型大喊“认真工作中的男人最帅啊!!!”把手机递给黄濑,硬让他以接电话中思索的青峰为背景刷了一溜子照片。

“是在哪里走丢的呢?麻烦提供详细的地点……当时在场有可疑的人吗?……联系方式?……好,考虑到跟进的问题,我会把这个转接给……”青峰倒是不受影响,一丝不苟地回复那边。

很帅吗?黄濑不否认,认真工作中的男人确实会有一种意想不到的魅力,青峰这个人,在工作时那种专注确实……正在天马行空想着的时候,接听完电话的青峰已经一手没收掉黄濑手中的作案工具,边删除照片边咆哮起来:“闹够没有!!!”

最终莫名其妙地在以青峰分别与三人合影一张的代价下,青峰送三人回吃饭的地方。

“不要紧吗?暂时离岗喔。”

“你以为谁害的!”

“那回去?”

“转接到手机了,5分钟的脚程,跑也来得及,小心点就不怕。”

怕鬼就会遇到鬼,话音未落,背后传来按喇叭的声音,青峰回头一看,愣在原地。

“今晚不是青峰君值班吗?怎么还负责起巡逻了?”戴眼镜的男人将车速减到与四人平行,带着一脸意义不明的微笑。

“朋友到这,打个招呼。”扯谎没有用,青峰硬着头皮回答。

“哦?那是应该见,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眼镜男撂下一句话,绝尘而去。

“这谁啊?”青峰在林薇一直一副酷帅叼拽的派头,见他语气温和,有点奇怪。

“我们科长今吉翔一。”

“怎么破,他会告诉你的上头吗?”黄濑意识到自己好像闯了祸。

“没法破。干警察出身,却是个阴险四眼吗?”

“你对眼镜有成见?”

“你不知道吧,除非是别的公职转过来,干警察出身的都不可以近视,你说,那家伙该是什么背景?”

 

青峰是脑袋掉了碗大的疤的性格,并不在乎今吉打小报告,可这家伙连续几天按兵不动倒是让他疑惑这人什么时候这么宽宏大量,懂得卖自己人情了。可事实证明,他还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了。

像今吉这种人,让对方欠人情,绝对是为了后头放大招。看到他今天满脸笑容地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青峰就有了大难临头的预感。

文件夹扔在自己的桌面,青峰摊开来翻了翻,打印得整整齐齐的案情综述件上满是龙飞凤舞的手写体,这么挥洒自如,只可能是厅里面大老板们的手谕。浏览了两遍,青峰了了个大概。

省内的最高官员,同时是目前的政坛新星在外地出差返程时,座驾被高速路上一撮人为放置的暗钉扎爆了车胎出了车祸,前面的开路车紧急护驾避免了更大的伤害,几个警卫一直守在旁边直到紧急调派来的车护送回安全地。上头有惊无险地回到办公室自然第一时间“亲切接见”了公安厅厅长,“分享了自己的奇遇”。

厅长回来也没说什么,洋洋洒洒几行字,概括起来的中心思想就是对干这事的人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事情交给下面来办,至于下面要是办不好,就只有死要见尸。

今吉不紧不慢娓娓道来:“青峰,你别觉得是我和你过不去,这个案子,厅长是红头督办,不允许不破。这么多部门可以做,放到刑侦局就是对我们局的信任,放到反黑处就是对我们处的信任,放到我们科就是对我们科的信任,放到你身上就是对你的信任。新人里面数你和若松最优秀,本意是让你俩合作,可是你们也太不对盘了,还是单独行动的好。而在你俩之中,明显你拔尖得多。”

青峰冷冷地看了一眼,吐出一句:“死限?”

“上头告诉厅长是尽快破案,厅长给局里的时间是7天,局里给处里的时间是5天,处里给我的时间是3天,我还是比较厚道的,也就不再雁过拔毛了,3天的时间,请千万不要让我失望。”说完,今吉抛了个笑容起身。

青峰再不说话,3天是死限,看来还真就是“死”限。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走到门口今吉回头又添了一句:“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全力配合,最后的功劳只算你个人的。”

青峰知道今吉后半截没说出的话:要是案子破不了,黑锅也只算他个人的。

 

TBC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