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两毛)

两毛

黄瀬飞了有几年了,不过还不是机长。国际航班很容易碰到不是同国籍的搭档,这趟合作的机长是日本人。

当初在澳洲学飞行的时候黄濑自觉英语口语还算可以,结果回来没多久,接地气接得满口chinglish。而眼前这位太君,谢天谢地,两三句的来回,那股japanish的味道就让黄濑觉得向乘客问好时,绝对会有人投诉机舱里有鱼生味。

为了避免出现紧急状况时两人只能靠眼神交流,这几天,双方都一直充满诚意坚持不懈地用着第三国语言在艰难地套近乎。

“黄瀬君还没成家?”

“我还小吧。”

“嗯嗯,行事却很稳重,头脑也很聪明。”

被不熟悉的人还要是男人这么直白地夸奖自己样貌以外的品格,黄瀬一时语塞。偏偏小林机长以为是自己发音不准没听懂,又拿腔拿调地重复了一遍。整得黄瀬赶紧在他的重音处夸张地三克油起来以阻止对方的七情上脸。

“您成家了?”

“组建家庭是人生第一要务!”

这种发言让黄濑忍不住大夏天也要抖三抖。他一个来去自由的人,最不爱受人束缚。女友从来没有刻意地去换,可基本保持一年两次的新款发布会。久而久之,父母就放弃了催促儿子早婚的愿望,改为叮嘱他别玩太过。这下倒好,不管以后,干脆享受起单身生活,按他的话说就是天大地大任我逍遥。陡然听到这么违背自己信条的观点,还要是从算是自己上头的人口里冒出来,黄瀬想了好一会,才憋出下一句:“您的家庭生活如何?”

“有两个孩子一个全职太太,全家挤在只有70平米还在按揭的房子里,生活乐无边。”

“东京房价这么凶猛?”

“哈?”既然不期盼日本人的口语,那么也不该对听力抱太大希望。

“我是说,怎么住这么小?”

“飞国际航班,总不能一起,房子小一点更紧凑温暖。就像心一样,刚刚好的大小,刚刚好能装下我的妻儿。”

黄瀬不太能理解这种感觉。他已经从家里独立了,加上当初一个人在异乡的磨砺,习惯了个人独处,连去洗手间都要挑旁边没人的位置站。不过对机长温暖的表情,他多少表示认同。

断断续续又不投机的话题一直延续到上客,黄濑如逢大赦。

璀璨的星空下,两个来自异国的男人面对着冰冷的仪表……终于,小林机长按捺不住寂寞埋怨道:“月底又要给飞行员工会交钱了……”

“你们每月要交多少?”

“200多美刀。”

“我们每月才交100多RMB。”

“那尼!?这么便宜!”

“对啊,而且每逢过年工会还发年货。”

“太棒了!中国的工会真是太棒了……”

“怎么了?”黄濑不习惯来自男性的热切眼神。

“社会主义国家好啊!”

“……”

黄濑拉着行李箱往驻地酒店走去,他兜里的山寨机不屈不挠地响起了超大分贝的铃声,刚按下接听那边就直奔主题:“我青峰大辉啊,正在篮球训练,你来不来玩?”

“什么训练?”

“部门要打内部比赛,老大让我们练习做准备。”

“哇,生活真丰富,看来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好啊!”黄濑忍不住模仿起小林机长。

“废话真多,来不来一句话。”

“什么成分?不会是陪老头子们打政治球吧?王牌可不是随便登场的,好歹透个底。”

“刑侦局局队全员,秒你分分钟,怕了吧?”

“打球就没怕过,只怕你等不起。”

“怎么,要化妆两小时啊?我们六点正式开始,估计八点就结束,抓紧点。”想起黄濑有点油头粉面的形象,完全和那种迟到王子重合,青峰三催四请有点不耐烦。

“哎呀呀,我得10个小时才能飞回去。”

“你玩我啊,现在在国外?”

“迪拜啊。”

“靠,那不说了,国际长途贵啊啊啊!”

“等等等等,别挂,有事相求。”

“……”

“给点面子别装信号不好行吗?”

“说吧……”

“我出来前吃了一张超速罚单,来不及处理了,帮忙高抬贵手放过一下?”

“车牌号?”

“KISE777,想不到你这么爽快。”

“再跟你耗下去我话费费要爆了挂了bye!”青峰一口气念完后黄濑的听筒里只剩下嘟嘟声。

回航是几天后的事了,黄濑的脸有点不快,在机场恰好逮到没有排班的前辈笠松幸男,开始可劲地抱怨。

“……那个管制员,我跟你说,就是那个巴基斯坦人,完全无视我的正确判断,一直在叫我直飞。我可是腰杆挺直了,无论他说什么,坚决义正言辞地拒绝。可那家伙,对我说就算了,居然还对机长多次申请。他和机长说又有什么用呢,我是不会屈服的,全程挺直腰杆,最多胳膊稍微退让了一下,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结果你猜怎么着?”黄濑最后一击拉高声调表达自己义愤填膺,“到了进近预计落地重量比最大落地重量多出整整两吨油!!!”

“叫你们整天多加油!观念不改变!”笠松抬手就给黄濑的脑袋来了一下。

挨了几年,抗打击能力明显上台阶的黄濑完全不受影响:“业载大顺风大,也没加多多少。”

“那申请飞低高度咯,2吨油得耗上15分钟了吧。浪费时间等于谋财害命,真有你的,一下子就谋害了一飞机的人!”

“飞低高度天气多,太君机长懒得绕。”

“日本人就是不好打交道……所以?”

“申请等待,多转了两圈,让别人先落咯。”

“唉……想想就心疼,要是这油能通用,我首先给自己的车灌上。”笠松最近入了一辆大油耗SUV,偏偏遇上油价连连飘红,工资再多烧起来也心疼。

提到车,黄濑这才想起之前拜托青峰的罚单,掏出手机查了一下,愣了眼。

“我说的是高抬贵手,不是请你出手啊……”

“我是以身作则教你怎么当个守法好市民。”

“那也没见过老师帮学生垫学费的。你真有埋单癖的话我不反对,可麻烦你能早点告诉我吗,早告诉我绝对能拿出其他超过200的单。”

“喂,黄濑,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帮你销记录不够意思啊?”

“青峰警官,我绝对不敢对你有这样的意思。”

“唉,要怎么跟你解释啊!”青峰碰到这样的事情不是一两次了,外行人总以为认识警察徇私枉法特别容易,其实法律、纪律、规矩这些东西哪有那么多漏洞可钻,为了不被人说不给面子,私下总是以替人交钱的方式解决,却没想到黄濑这人还认真地去查具体记录,“现在的罚单记下来都是进电脑系统的,没法改,你说要帮忙,只有花钱消灾一个途径,超速记录也不是很大事吧?”

“很大事啊!欠警察人情喔,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那下次打球你请我吃饭咯。”

“这样就可以?。”

“得去人均200以上的地方。”

“用不用算得这么细啊?”

“是秉公执法。”

“下周?”

“好。”

TBC


评论(1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