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黑子的篮球][青黄]鸡飞狗跳任逍遥(一毛)

if设定的内地版本

老文了,废话不多说,看看贴完后能找回多少灵感吧,最近翻看了很多心水的旧文实在太感触了……

ps:如果谁有保存之前36的有回帖版能发我一份么?不胜感激


一毛

“外貌协会聚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B-box KTV火热举行中。”正躺在床上倒时差的黄瀬平时是不会在意这种短信的,不过刚飞非洲一周且明显吃不惯“非洲伙食”的他现在真的需要一些好物补补眼。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身而起,换上战衣后立马哼着歌就火速飙车到现场。

发短信的是海常高中时期黄瀬粉丝团团长林薇,基于这个头衔,黄瀬信得过她的目光。可到了现场一瞧,他就拍脑袋后悔忘了该人物目前作为森山现任女友的身份。

对于林薇,梦想和现实的距离是黄濑和森山,对于此刻的黄濑而言,梦想和现实的距离是短信描述和现场场景。当下懊丧不已,正想开溜,肩膀上传来重重一击,无奈只得回头。

“搞什么啊?你什么时候当起了淫媒的?”黄濑意有所指地指着房间里清一色的高大帅哥群体。

“什么淫媒!给洪虹当红娘而已,拉个相亲局嘛。”林薇凑过来,完全一副把他当成蓝颜知己的模样,“光叫那几个男的他们肯定怀疑、找你做一下托,别这么小气。”

“那不叫森山前辈撑场?”

“你想我送死啊?”

“知道你疼男友了.不过这种状况麻烦早点说清楚,骗我说平均相貌水准高,结果是理工学校的理工学院的理工专业毕业庆祝会……跟你说句实话,在洪虹这种小溪里搞九龙治水,最终的结果只会成就四对基佬和我一个遗世独立的帅哥。是小溪带点鱼虾来就好,搞这种庞然大物,小心干溏。”

“同学多年,积点口德行不!我跟你说,我这次专门找的是前途无量的警界精英,高大威猛,责任心强,精挑细选的种子选手。”

“你还真是有困难找警察……森山是警察你就给闺蜜也找警察,要像你说的条件这么好还抽风选她的话,我们的社会治安就危险了。你老给她打兴奋剂,她真的会眼界飘太高耽误终身大事。”

“你这么语重心长不见你介绍点靠谱的男人给她?她喜好靓仔你不是不知道。”

“开飞机的,靓仔很多,但靠谱的寥寥。我这个在你眼中中箭中到膝盖粉碎性骨折的都已经算里面的极品好男人了。”

“好啦好啦,别这么多废话,赶紧唱两首活跃气氛,你最喜欢唱K的。”

“比起唱K我现在更想和帅哥警察们聊聊。”

“喂,你说你不搞基的。”

“别当我浸了几年咸水就真忘了回来要潜规则,难得这么多警察叔叔在,怎么可以不趁机建立一下革命友谊?”

黄瀬瞄了一下沙发位,洪虹只在他进来时甩了个眼色算作打招呼,现在已经缠住一个面善的平头帅哥情意绵绵地唱起合唱,正眼都不瞧他一下。黄瀬做惯社会人,社交起来游刃有余,一会就吆喝着和另外几个人玩起了骰盅,刚才喝闷酒的僵局瞬间被打破,大呼小叫此起彼伏。

玩得正兴起,黄瀬甩出一支烟刚点上,一阵酒液从天泼溅而下,浇灭了火星。他猛地后坐着退了一步,就感受到自己跌入一个平坦但又不宽厚的胸膛。抬眼一看,果不其然是海常中学当年闻名的母老虎和八卦中心。

此时对方脸上挂着纯正无欺的笑容:“凉太,抽烟对身体不好哦〜”然后又压到耳边低声念道:“用不用男人都抢这么过分,搞清楚谁是今天的主角啊!”

识时务者为俊杰,黄瀬马上稍息立正一把拉过洪虹按到自己座位上来:“来得正好,帮忙顶一下,刚好有点内急哈。”

犯起烟瘾的黄濑刚出到走廊,连忙就又拍出一根重新叼上,摸口袋时却发现火机漏在了桌上,正犹豫着是否回去取时,对面走过一个让他感觉重游上周出差地点的黝黑高大身影抬手打亮了火苗,黄瀬侧身点上,猛吸了好几口才说道:“江湖救急,谢谢了。”

“我还以为机师不抽烟的。”

黄瀬认出了这个人,黑是黑了点,可无疑在刚才几个帅哥警察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太过优越的条件容易让女方知难而退也容易让他自己兴趣缺缺,所以一早就窝在角落一声不吭。刚才玩骰盅的时候也是一个劲地赢,其他人都因为灌酒而熟络起来,只有他还神秘感十足。

黄瀬直觉对方不算好相处,可话递过来总不能掉地上,决定还是从男性共有话题入手:“抽烟有型才好泡妞嘛,难道你不是?黄瀬凉太,还没请教怎么称呼?”

“青峰大辉。警察没有不抽的,我是为了熬夜和减压,”青峰瞄了一眼烟,又抬起下巴点了一下房间方向,“不过他们中可能有你的同道中人。”

“警察叔叔,在这种地方不用给我摆这种六根清净的姿态吧?”黄瀬凑过去嗅了一下,“抽这么重口的烟,不觉得你有你说的这么寡淡啊。”

青峰的职业让他警戒地在黄瀬靠近时蹦紧了身子,发现后,黄瀬忍不住嬉笑了一下。

“笑什么?“

“别说里面的女色,连男色都不近,看来不是扫黄部门的。”

“嗯,刑侦的,”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反黑的。”

“哇,你黑吃黑啊?”看到对方怔了一下,马上接上,“开个玩笑。”

“你好像很失望?”

“以为你的健康肤色是站岗晒出来的,你知道的嘛,开车的都想认识几个交警,好办事。”

“你要是有其他事找我也可以。”

“看不出哦,青峰警官你这么吃得开?”

“我没多大能耐,被情敌追杀倒是可以找我,”青峰接过黄瀬递来的手机按下自己的号码,“以你的外形和行事风格,建议你将其设置为快捷拨出。”

“恐吓啊?”

“正确的分析研判而已。”

黄濑不满地瞄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开始添加备注信息。

“看你也是个靓仔,怎么这么朴素用山寨机?”

“手机有必要功能就够了,比如陌陌什么的。”黄濑的语调继续没正经。

青峰按掉黄瀬的回拨,也开始记备注:“哪家航空公司?机票能拿几折优惠?”

“没见过警察这么市侩的喔,不是为人民服务吗?”

“嗯,但不为淫民服务。”

“报仇两次了喂。”

“礼尚往来,要不要给你加多句性别男爱好女?”

“爱好是运动。”

“床上运动?”

“青峰警官,你知不知道一个梗用超过三次就烂掉了?”黄瀬抬手将烟头准确地抛进远处的垃圾桶,然后得意地回望对方,“是篮球运动。”

青峰挑起一边眉毛,审视着刚才对方的投篮动作。

“我原来可是队里的王牌。”

“哦?”青峰的表情稍微生动了点,“这么巧,我也是啊。下次打篮球叫你?”

“可以啊。”


TBC


评论(4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