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ALL黄]众里寻他千百度之下篇(all黄部分完结,详解请等番外)

all黄就是all黄少天,结局是一对一结局,雷请勿点,涉及CP详见本章tag


黄少天不记得这晚的聊天他是怎么脱战的,回到寝室后他第一次觉得说话会那么耗费体力,说得自己都累了。叶修的话太一针见血,就算现在想起,脸上的热度依旧不退。为了避免胡思乱想的自伤,黄少天放空大脑后无所事事,最后还是洗洗睡了。

第二日一早醒来时,没有平时睁眼时阳光的刺目,却有一片阴影笼罩在脸上。定睛一看,黄少天吓得差点没滚下床。原来无声无息立在此处的,是周泽楷。按道理,周泽楷那张俊脸让人喜欢都来不及,能给黄少天唬了那么一大跳,纯粹是微距效果给害的。

“周泽楷你搞什么鬼,凑这么近干嘛,要不是我不动如山,这移一下可就亲上了。”

“装睡?”

“我靠!想太多了吧!被你这么近距离盯着,睡着的都警醒过来了,还装睡,多大脸?”黄少天说着掀被窝下床,看着周泽楷还立在原地欲言又止,“怎么了,偷袭未遂不爽啊?”

只见周泽楷坚定不移地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扶住黄少天的脸,额头相抵,鼻尖相触,四目相对之间仿佛有电光火石迸发。黄少天心道不好,想该不会是戳穿了对方的想法干脆堂而皇之付诸实践吧?正在考虑是甩头还是上手能实现有效的防守,周泽楷却已重新拉开两人的距离,充满自信地微笑道:“没你大。”

黄少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顿时咆哮道:“靠靠靠靠靠!你这是挑战叶修脸T第一人的地位啊!?”

 

虽然被周泽楷摆了一道,黄少天也倒不太介意。不是他多大量,而是狡兔三窟只有一条退路,自然得对那条退路好一点。按照报名名单,志愿者已经陆陆续续都来过了,最后的半个月的复健课程,能依赖的就是关工委的三人。

三人之中,喻文州是队长本最该亲近,可因着那个可疑的男友身份可疑,让黄少天退却三分。叶修是平日里关系不错的,偏偏又因为昨夜的聊天闹得尴尬,不得不避险。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最无奈的选择最无患,周泽楷俨然成了黄少天此时此刻的最佳人选,再介意便无路可退。

黄少天侧脸看着这两周陪着自己一言不发却表现得仍有点小兴奋的周泽楷,内心内牛满面,是啊,就算气氛再融洽,语言的交流也就到此为止了。

左思右想,黄少天开口了:“喂,这附近你这段时间也逛熟了,我更是闭着眼都不会迷路,失忆了队长还不允许咱们跑远,靠聊天也没啥交流,对战也搞了两周,不如去网游里看看?”周泽楷眼睛亮起的一瞬,黄少天突然有种自己成为了江波涛的错觉,感情这家伙刚才是一直在揣摩着怎么开口表达的就是这事吧。

想法敲定,废话少说,两人刷卡登入游戏。一枪穿云和夜雨声烦,两个神级账号就这么大大咧咧地上线了,让偶遇的粉丝们又惊又喜。

 

“不行不行,这些家伙连我的解说词都扛不住,一说话他们就状态波动得厉害,打起来没意思啊!”黄少天扯着周泽楷的大旗在PK场开了个修正的房间,发布在世界频道上的信息怎么看怎么像是比武招亲。周泽楷阻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黄少天当成了被人刷的boss摆到了擂台上。

至于黄少天,则看热闹不嫌事大地一边观战一边当起了讲解兼点评。只不过这讲解台词怎么听怎么觉得立场倾斜得厉害,不用操作光是集中打字,黄少天噼里啪啦的垃圾话汹涌而出,本就在一枪穿云严密的火力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的家伙们,在被刷了垃圾话的debuff后,更显得不堪一击。不到一分钟纷纷躺成尸体,还要被黄少天这积压了两周的堰塞湖溃堤的洪流冲击不断。

这前仆后继来找虐的菜源源不断,最后还是周泽楷自己先不好意思了,扭头轻轻点了点黄少天的胳膊道:“副本?”

黄少天说得正在兴头上,本没打算放下,可一扭头看对方那充满期待的眼睛,不再坚持:“好了好了,知道了。你看看你,这明显忍了很久却隐忍不发的样子。你喜欢刷副本么?喜欢刷副本要说啊?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呢?……”

 

黄少天嘴里像唐僧一样嘟嘟囔囔个没完,周泽楷倒没有像孙悟空那样不耐烦,发了个比较隐蔽的坐标地点,便秒退房间。在集合地等了不过一小会,黄少天也操纵着夜雨声烦神神秘秘地来了,嘴里嘟嘟囔囔的:“周泽楷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提议有个非常大的问题,我可没听说荣耀出过什么两人副本。虽说我们两个推副本不是不行,可这样不就和前几天的联系没两样么。可要是跑去副本门口混队伍,肯定又是被人围观大熊猫的节奏,还不如刚才呆房间里PK呢。我说要不然我去职业群里找找看谁在线一起凑个热闹?”

“就这样。”周泽楷这次不仅发话了,还制住了黄少天要点卡QQ的手。

“行啊,没想到你还这么想融入群众,我就陪你随便晃晃好了,”难得见到周泽楷也有乱来的一面,黄少天更是来劲了,冒出了个念头,“对了,神之领域平时也逛熟了,不如我们回原来的区里看看吧?”

低头看了看一枪穿云,果然是首版卡,和自己的夜雨声烦同在第一区诞生,便率先将自己的账号传输回第一区了。

 

职业级的高手,日常打网游的机会已是少,就算下凡,活动范围也局限在神之领域活动。今天难得结伴回了一趟第一区,黄少天逛得津津有味,和周泽楷控制着账号并没有刻意地隐蔽身姿,自说自话地给对方说着自己抢boss的当年勇,不知不觉就被粉丝尾随上了。

对于狂热的粉丝,黄少天在线下是能避则避,到了网上,反而拿出了开门迎客的态度:“PK就算了,一起刷一趟副本吧。”

这样的提议,让今日PK过量的周泽楷松了口气,更让尾随的粉丝兴奋不已。和大神PK,那是千载难逢,只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太短暂,不足一分钟的单对单过招和被荣耀短短几句话的交流,完全不能满足粉丝与大神深度接触的欲望。

副本可不一样了,就算是最低级的副本,没有个十几分钟哪有出来的,推进的过程中,和大神套话的机会唾手可得,而且就算聊不上什么,和黄少天组队,难道还会听不到什么吗?至于惜字如金的周泽楷,没有语言的交流也不要紧,光是想想和枪王共同组团背对背作为战友战斗过,就足够满足自己作为职业战队一员的幻想。不,加上了剑圣之后,瞬间就像体验了一把参加全明星周末最后一场酣战的感觉。

在这样强烈的脑补满足之下,乐得哼哧哼哧的粉丝三人组一点都不介意进的是个二十多级的小副本埋骨之地。

 

“外行了吧外行了吧,这里可是有个不外传的新打法,等我给你们说说!”正规的刷副本五人队伍,却没个人是带着正式刷副本的心,重点都在聊天炫技上。刚才周泽楷和黄少天表演的好几把神技让三个粉丝都对枪王剑圣的敬佩更上一层楼。争胜好强的黄少天显然不满足,被憋了几日聊性大发,更是得意地打算秀点平日不露脸的绝招。副本推到了打二号boss丧尸贝利的地方,一马当先冲在前絮絮叨叨又是比划又是跳跃地唠叨了一大通,给众人讲解起这个神秘的卡boss打发。

三个进本的粉丝并不是职业玩家,可手握首版卡的荣耀迷,修为能差都到哪里去?不过一小会都领悟了,配合着黄少天的要求走位开打。

按照吩咐,开怪的骑士玩家顺利将二号boss传输过来,接手的气功师一个念龙波将怪轰至黄少天身前。久候的黄少天没有犹豫,算准时机,漂亮的拔刀斩打出了一个僵直后后果断地上挑出招,丧尸贝利便被送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一枪穿云踏墙跳跃,把准时机用膝盖将boss勾至身前,甩出一个BBQ技能,一路押枪准确无误地把boss送入半空的洞穴中。

这一套配合打完,三个玩家都发出大惊小怪的呼声,啧啧称奇,簇拥着刚才发挥极为精彩的枪王惊叹不已,起手的剑圣反被冷落一旁。

黄少天一番精心安排替别人做了嫁衣裳,却没有平日在赛场上输阵的气恼,心情不错地凑了过去:“果然还是那么厉害啊。”

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差点就……”

没头没尾的话听得黄少天云里雾里:“什么差点?”

“没成功……”

“哈?”黄少天这下没憋住声音飙了上去,“你不是最爱用押枪耍帅的么?怎么今天这个专用押枪技能的地方还觉得难了?老早之前和你配合过一次吧?你那时不是还特游刃有余来着?这次来说差点没成功,怎么回事啊,夏休一不练习就退步还是咋的?”

“咦?”听得莫名其妙的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冒出了个疑问的声调,而这一声,也让黄少天停住了这源源不休的自说自话。缓了缓,他咂摸出了哪里不对了。先不说他和周泽楷以往不会一同去网游里刷副本,就是刷这么一个二十多级埋骨之地的小副本也不可能兴之所至研发出这么一个看来是前所未闻的打法来互相配合。更不要说,周泽楷对自己刷副本的表现评价还不如当初。

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念头一旦占据了脑海,黄少天顿时觉得脑袋刺痛起来,完全变身成另一个周泽楷。不在状态的他勉强地划着水,沉默地完成了剩下三分一的副本,然后满怀心事地退出了游戏。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欲言又止,他知道黄少天有事情闷在心里不说,可对方散发出的不容踏破的氛围和自己有限的表达能力,让他并没有信心攻破这城墙般坚固的壁垒。就这样,从退出游戏后,两人沉默地坐了很久,直到夕阳西下,训练室内从光明转为一片昏暗。

是一个清亮的声音伴着光明打破了僵局。

“抓紧训练的想法很好,别忘了也要保护视力,”喻文州的手按在开关上,脸上笑容饱满,“开饭了,一起来吧。”

饭后,心事重重的黄少天一心赶着回房休息,要合上的门却被扳住了,回头一看,是喻文州微笑的脸。

“队长,有什么事么?如果不急我们明天再聊好吗?今天荣耀打了太久,有点累了。”

“不是急事,但是很让我着急的事。”这样的回答让黄少天无法拒绝,喻文州闪身进房关上门,拉着椅子坐下缓缓道:“少天,你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

“队长,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的演技一般。”

短暂的沉默和单方面的尴尬。最终,喻文州还是不忍:“我明白了。你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去康复。就算荣耀方面已经没有问题,可对于别的领域的状况,你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我不该逼得你太紧的。”

没有回应,自说自话的人成了喻文州。

他拿起桌上那个熟悉的笔筒,复又放下:“明天复健训练就到期了。从考核结果来看,你完成得很好,甚至超过预期计划。原本计划的额外训练没有必要增加了,所以明天起,关工委的我们也将完成使命。今晚你早点休息,明天早起一起送一下叶修和周泽楷吧,这段时间劳烦他们不少了。”

黄少天仍然沉默,喻文州处变不惊,拧动身后的门锁:“晚安。”

 

“嘭!”是门阖上的声音,更是喻文州被撞压在门板上的声音,黄少天冲击的力度很大,将对方狠狠地制在门上,手抵着胸,拳攒得紧紧的,却一言不发。

喻文州动了动身,便被黄少天更用力地按住了,动弹不得。他心思绕了千百遍,开口叹道:“怎么了,少天?”

“吻我。”

“!?”

黄少天不想回答喻文州眼神中的疑问,既然对方不肯动,就由他来。

只是很简单的两唇相触,力度温柔单薄又轻飘,闪躲着靠近的温度在聚拢后迅速散去。黄少天有一瞬为这一下的冲动而懊悔,迟疑着想重新拉开距离,突然一个施予后脑勺的力量将他重新重重地扣下,加深了这个本要闪退的吻。

是喻文州,有力的手掌控着角度,前方的唇舌加深着这个试探性的吻,潜入口中的舌互相搅动着,一一掠过对方的唇齿,品尝着互相呼吸间的气味。然后,有一丝咸涩的味道渗入口中,缓缓地绽开,散成一片。

喻文州有点慌,他以为是自己没有控制好,以为是齿间磕碰流出血的味道,仓促地挪开距离,垂目看,却发现黄少天掉眼泪了。刚才,是眼泪滑进嘴里的味道。

“想到了什么?”这样的状态,喻文州再也无法佯装无事。

“队长,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爱过’么?”喻文州无力地用冷笑话支撑着气氛。

“不是,”黄少天扭扭头,他的心思混乱得连冷笑话都听不进,“你嫌弃我平时吵吗?”

“能说心里话么?”

“必须说心里话。”

“不止一瞬间觉得很烦,当然,为了感情,可以忍了。”喻文州以为自己这算是安慰的话语,却没让黄少天的眼泪止住,脸上的难过更深了一分。

“队长,我记忆中的吻,从来都不像刚才那样清爽,那些吻都带着一些浑浊的味道,让人沉迷的时候又刺激得人不得不保持清醒。”

“少天……”

黄少天顿了顿,抬手示意阻止喻文州试图插进来打断自己思绪的话:“刚才的吻不对,刚才的回答也不对。‘可以忍了’,这么吵也可以忍了,这样的温柔让我感动,却和记忆里的感受不契合。我的记忆告诉我,我明明总是被抱怨‘话多’‘聒噪’来着……”黄少天的声音低了下去。

“所以,你都想起来了?”

“嗯……”

“有点可惜呢?”喻文州对上黄少天的脸,说着可惜却笑了出来。

“好不容易制造出了扮演少天男朋友的机会,却没有把握住机会让少天爱上我,有点失败呢。把握机会果然不是我的长处,在现实里的手速也不行呢。”喻文州保持着微笑的神情,声调却不复往日的轻松。

喻文州强打精神,叹了口气无奈道:“能恢复记忆就好,这是高兴的事情,我该为少天开心的,怎么现在反而有点难过,不应该……”

“队长……”

“好了,晚安吻也拿到了,真的该晚安了。”喻文州退身,将自己的落寞关在了门外。

 

被喷薄而出的回忆冲刷着的黄少天无法安心入睡。他在电脑里将“叶修”作为关键词键入,保存在各种隐藏文件夹里的片段蜂拥而出。黄少天无奈地笑了。他找回了缺失的记忆,找回了与对方共处的记忆,也找回这个男友。只可惜,这个男友其实是他的前男友。所以,为什么对方一直不现身,为什么其他人看到那人不表态后会有这样的表达……所有的谜题,都有了再明白不过的答案。

是现成的答案,无需解答。那么自己,还能够做些什么?

思量了半晌,黄少天打开了与君莫笑的对话框。他敲击键盘的手有点沉,那份沉重来自心里。既然没有办法平静地与对方面对面地沟通,那么就用这种方式让两人都退得不留遗憾吧。

“老叶,你在的吧?”

“找我呢?”

“找你帮个忙。”

“别客气,有关复健的我是义不容辞。”

“无关的就不负责代劳了?”

“哎哟少天,你变聪明了。”

“沾边的。你帮我剪辑一个夜雨声烦的战斗视频吧,就当增强一下我重新打荣耀的信心。”

“你这是干嘛呢?通过这种方式重新建立‘剑圣’的自信?多去网游里虐虐菜啊,那样疗效更好。再说了,哥也不会这玩意。”

“季后赛时魏老大他们那几个视频不就是你做的么?别蒙我。”

“……行吧,哥熬个通宵弄弄,争取明天出发前给你。”

有一点自欺欺人,可黄少天还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给自己留下一个回忆的载体,让叶修最后一次回忆一下自己,给双方都画上一个最恰当的句号。

至此,黄少天深沉入睡,一夜无梦。

 

这梦太沉,醒来时,居然日上三竿。

黄少天懊恼地穿起衣服冲出门外时,碰到的是已经从机场送人归来的喻文州,他神情气急败坏,却被喻文州的回答堵得无话可说:“想叫醒你的,但叶修说让你多睡会。”复又掏出一张光盘:“他说这个给你。”

是了,不辞而别,是这个人一贯的风格。

本就是自己预订的东西,内容能猜个十之八九,可观看时涌出的记忆,又让情绪掀起了滔天巨浪。

是一个连夜剪辑出来的视频文件。

开场的部分,是正式比赛的画面。屏幕上的夜雨声烦俾睨天下,冰雨剑起剑落血花四溅,剑圣技惊四座气概一览无遗。这样的帅气,是摄像头刻意打造出来的。在叶修精妙的剪辑之下,平日里被话唠属性破功的阴冷酷毙的形象,在这一段被造就得完美无瑕。

黄少天看得嘴角微翘。真该把这部分发给平日里总是念叨自己把精力分散到聊天里的评论员那里去。就算是热衷聊天,自己的表现又岂有因此削弱分毫。这些叶修都看在眼里,更是叶修专业的判断。这里的画面清楚分明地告诉每一个人,如果你的眼神被聊天框中那颗闪耀的星所迷惑,那么你在战场上的操作便会被剑所攻破。

进度条推进到中段,还是荣耀里,却不是正式的比赛。在与荣耀玩家互动比拼闪避飞碟时忽上忽下灵活机动的夜雨声烦,在网游里单挑君莫笑时被浮空仍然抓住机会全力反击的夜雨声烦,在全明星团战要求单挑解决私人恩怨的夜雨声烦。仍然是那么伶俐的剑圣,仍然是那个不变的账号夜雨声烦,却裹挟上了浓重的个人气息。只是看一眼便能确信,这是夜雨声烦,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

原来自己在公众的眼中是这么有个人特色的么?黄少天有点理解了。虽然是一介副队长,更是个在单挑场上和顶级大神们打没占到更多胜率的大神,可荣耀迷们的喜欢,不仅仅源自刚才第一段所展现的那些技术。黄少天的性格,赋予了夜雨声烦除了剑圣外更多的气息,为他带来了像左宸锐这样同样带有鲜明特色的粉丝。

进度条迈步走向了末段,主题还是那个荣耀,却不再是公众平台上的荣耀。和一叶之秋对战的夜雨声烦,和君莫笑背对背战斗的流木,在网游抢boss大战时和马甲战法互有来往的马甲剑客,角色各异。不只是夜雨声烦,可屏幕扑面而来的,仍然的剑圣气息丝毫不减,不管头上悬着的是什么名字,一招一式只打着一个人的标签——黄少天。

这些……这些都不是在网上能找到的。除了参与其中的自己,唯一的来源,只可能是一起参与过的叶修。昨晚那些被自己好好收藏在电脑里的片段,在对方的电脑里,原来也有着同样的备份么?备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片段的视角。不再只是夜雨声烦,也不再只是剑圣,是自己平时轻易不在他人面前展露的一面,是自己只在叶修面前展露过的一面。这样的回忆,从对方的角度来看,也许足以让自己不留遗憾。

“是夜雨声烦  更是黄少天”

进度条走到最后,屏幕上只余几个字经久不褪。黄少天的眼睛狠狠地盯着这一幕,盯得他仿佛全身都被抽干力气,连呼吸都有了抽痛的错觉。

复又翻开那个装着CD的盒子,明明是个装双CD的设置,却空落落地只有这么一张标着“B”的CD。透明的塑料盒里,没有可以留下字条的空隙。

 

为什么?

为什么是这样的想法却不早点告诉我?

为什么告诉我却不面对面地将答案交给我?

黄少天疯了,不是答案,而是问题让他发疯。

他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从抽屉里凌乱地掏出钱包钥匙,抓着那张退出来的CD,跪在门口胡乱地地将鞋带绑得一团糟,将走道上的物件撞得砰砰砰作响,呼啸地冲出们去。

“少天,你做什么?”喻文州闻声而动。

“我要去找他!”

“这个点他已经上飞机了。”

“那我就坐飞机去追他!”

“你疯了?”

“我不这么做才是真的疯了!!!”

黄少天压抑着喉咙深处的哽咽,夺路狂奔。

不甘心,也不只是不甘心。这样的结果算是什么?弃权?投降?好聚好散?不,都不是!只能算怯懦!

 

黄少天冲得义无反顾,从安全通道里直冲到车库,一脚油门往既定目的地机场急冲冲奔去。车还未驶出蓝雨俱乐部大门,就被人拦路堵住。

“让开!!!”黄少天气急败坏。

“少天。”矗立在车前逆光的身影慢条斯理。

“老叶!?”黄少天恍惚。

“是我,”叶修踱步到车窗边,“没人带进不了门,刚才想着能不能从车库这里溜进去,就碰上主人公了。”

“你这是……误机又回来了?”黄少天没忘记喻文州说的送去机场的话。

“是的,差点误机。”叶修气喘得厉害,并不如他刚才饰演的形象,刚点上的烟吸一口就喷出一片浓雾。

“差点?你这是绝对误机了吧!”

“如果赶上了飞机,才是真的误机了,机会的机,”叶修在包里扒拉了半天,将另一张CD递出,“我是来让它们团圆的。”

“A盘里是什么?是一叶之秋是君莫笑更是你么?”黄少天装作镇定地接过来,手指却能看出是抖的。他不确信,不确信叶修的想法。

“空的。”叶修脱口而出的回答让黄少天几乎听到自己心里落空的声音。

叶修没有错过那一瞬间对方表情的错愕,又迅速用恶作剧得逞的语气接上:“空着,来等你填上。”手指从光盘上划过,轻轻指着:“而且,这也是个B面。”

“错版?”

“不是,两个AB型的家伙,平时都只给外人看A面,给对方看不常见的B面。既然如此,我觉得,不如还是让两个B面凑一起,组个2B,一方面避免祸害人间,另一方面,也顺便提醒一下我们别再重蹈覆辙,警钟长鸣。挺好的,你说是不?”

 

all黄部分的END


终于又填完一篇的坑,最要紧的是圆了一个all黄梦!!!

支线太多,黄少以外的角色的想法太难充分展现了,有不少前因后果原本还想着在最后补完,后来想想,许多需要大篇幅详细说的东西不再适合在all黄这个tag下面继续细说,再加上全程非常地纯情清水。所以,最后的打算就是,不如把这几点的遗憾,都一次性地用番外来详细展开好了。如果还有兴趣,非常欢迎在番外里来感受原来留白的部分~

总之,真的是非常感谢阅读!!!0v0

评论(30)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