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ALL黄]众里寻他千百度之右篇

还是all黄少天,如雷请勿点,本篇CP详见tag


众里寻他千百度05

 

于锋在的这几天,黄少天过得有点快乐不知时日过,好像重新找回以前蓝雨共事时候的日子,亲密无间得喻文州这个正牌男友的存在感都被比下去了。离别的日子总是来得很快,于锋走时倒是坦荡,没了初来乍到时针锋相对的意味,还特意和喻文州握了握手私下聊了几句,歌词大意就是拜托让喻文州好好照顾黄少天。毕竟那男朋友的身份摆在那里,那么这就不仅是权利也是职责。

黄少天也懂得,更懂得这是相互的。喻文州于他而言是男友,他于喻文州而言也是。攻受的纠结那只是床上的一瞬,没有人在床上过一生。黄少天和叶修聊的时候口口声声似乎介意得不行的东西,在心里,他更明白什么是关键。

 

送走于锋以后,报名的志愿者终于出现了空档期,被派来干活的三个人自然是义不容辞地顶上,轮换着承担黄少天复健的工作,只是这个轮替,并非精准的平均分配。喻文州自觉不自觉地主动承担了一些原来没有明确分工的工作,这样子的主动,让已知喻文州作为黄少天男友身份的叶修和周泽楷不得不后撤两步给他让出地盘。而对于两人的后撤,喻文州仿佛没有自觉似的,又再更进一步,此消彼长,算下来,这段日子倒是有一多半的时间由喻文州陪伴在黄少天的身旁了。

这样的步步紧逼,不贴身,只控场,和喻文州的职业角色术士的表现一样。黄少天可是剑客,不在攻击范围内,他能做的太有限了。喻文州那天的一出主动承认,就像放风筝,自己被放到了半空中供人展示,又无法近身。放在古代,要认是家人就该滴血认亲,如果是情侣就该出示定情信物。黄少天自己想象了一下,脑补了自己和喻文州拿着个文件夹互诉衷肠的情景,全身的鸡皮疙瘩就全部冒出来报到了。

既然喻文州不再有所表示,黄少天便也决定忍着。要知道,机会主义者可是个很能忍的人,他不仅忍,还在寻找可能的缝隙。其中之一,就是宵夜时段。

 

宵夜时间,这算是他每日神经最放松的时刻。也不知道是吃得太省还是赢得太多,有了头回的作伴,周泽楷隔三差五地来约黄少天去吃宵夜,说是那次从三大战术师里讨到的便宜还没有挥霍完。蓝雨附近的店被扫荡得差不多了,两个人就兴致盎然就往远处寻去,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大。

某夜已到了凌晨两三点,两人蹑手蹑脚地摸回来还是被埋伏在前的喻文州逮了个正着。在语重心长的教育声中,黄少天看到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周泽楷居然在身后摆动着双手比了个不爽的手势。早不耐烦了半天的黄少天 “噗”地一下就笑出声来。至此,两人可算领悟了金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的奥义,有时候就是要有点共犯感才会发展出特别的交情来。

被说教后,吃宵夜行动就正式从地上转入地下。禁忌的东西本来就是诱惑,黄少天周泽楷二人组像是和喻文州干上了,不定期的偷偷摸摸就为了感受这种偷情,不,偷食的快感。两三次后,喻文州也明白这种事情宜疏不宜堵,便不再拿出那副家长做派,由着两个人胡闹去了。

 

又一晚两人才踏出大门,黄少天耳尖地就听到了响动,抬头看,果然是喻文州从上头宿舍打开的窗探出头来,正静静地在夜里看着两人,那画风一扫,有些悚然。暴露无遗的二人组,走也不是,退也不是。黄少天像是中了束缚术,被钉在地面,半步都挪不动,还在犹豫不决,却见旁边的周泽楷突然举起手比了个枪的造型,对着喻文州的脑袋点了一下,嘴里还给配音“砰砰”,然后一下就扯起黄少天跑起来,钻进车后飞速发动,在喻文州眼皮子底下溜了出来。

直到开出去好一段,黄少天回过神来突然大笑起来:“周泽楷你刚才那是搞什么鬼啊!!!还‘砰砰’咧,小朋友扮圣斗士么?”

黄少天正嘲讽得高兴,周泽楷却突然转过头来,思索了一下,认真道:“巴雷特狙击。”

“我勒个去去去去去去!!!你那是什么逗比行为,你真当自己在真实世界还是枪王。告诉你听就是我们队长脾气还好,不然刚才一个高空坠物砸下来,秒你分分钟的事情。还有,我们跑什么跑嘛,好像做错事一样。”

“越狱。”

“我去!!!你入戏还挺深的,这么说一说我和你一起跑弄得好像我也干了什么坏事,成了你的共犯似的。不是说我不够兄弟义气,主要是太蠢,太蠢就是不够酷,你敢把这事安我身上说出去我分分钟弄死你的节奏。哦对了,看我这亢奋得,你这家伙的风格也没法对谁说话了。要不你刚才那光荣事迹我找机会给你宣传下?”

“秘密。”

“嗯?……”黄少天陡然词穷,似乎听到了什么意想不到的话,想不到下一句的应对,周泽楷这闷葫芦居然又接上了:“我们的。”

黄少天想反驳,但瞬间周泽楷挂在嘴角的那一丝笑意,像是困住了他,让他做不出任何反应。只见奔驰而去的车带起滚滚尘嚣,带着生命般地染上了欢快的节奏。

 

至此之后,喻文州就放弃了再盯梢这对夜行组。自由还是放任?不好说。喻文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管束,和恰到好处的关心,让黄少天有点恍惚起来。他有点不太确定,这是属于队长的好,还是属于恋人的好。

可就算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舒服,也还真的是非常的舒服。甚至让黄少天想到那句原本文艺却被反复用到烂的句子——“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如果不失忆就更好了,这样,我是不是能记起更多这样的舒服?”黄少天侧身问坐在身边的周泽楷,然后失笑了。是了,自己是有多想不明白和多想想明白才会问周泽楷这种沉默的家伙。

周泽楷的俊脸只是看着他,欲言又止,伸手挠乱了他的头发,然后引起了黄少天好一顿的炸毛:“干嘛干嘛干嘛!你还动手动脚,还有没有一点规矩!懂不懂尊老爱幼这种美德啊!”

 

处在这样的安逸中,黄少天觉得自己的神经都要被温和地麻痹了。紧随其后,新一轮志愿者魏琛的到来,就如平地一声惊雷,呼啸而至,打破了这一段的平静。魏琛在楼下“啪啪啪”地拍打着母队的大门,高喊的不是“我来了”而是“我回来了”,可见他主人翁的精神到达了什么高度。

魏琛的来了,来的可不只是他一个人,把兴欣的一大队新出炉的冠军人马都拉了过来,而且,还比预定的时间早上了一个星期。这种风风火火赶来的架势,让黄少天感动不已,认为魏老大果然是关心自己的第一人,连他那劈头盖脸的训斥也都听得如同春风拂面般温暖。

 

“为什么提前来?这还用问吗?我一听老叶描述那情况,不是一般凶险。这种情况叫什么来着?对对对,温水煮青蛙,趁虚而入。”

“什么趁虚而入?什么情况?”黄少天这个机会主义者,一听沾边的词,反应就特别地大,一惊一乍的,连原本还在叨叨个不停的魏琛也被他唬住了,“魏老大,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魏琛的话确实提点到了黄少天。原本最初失忆时大家的紧张感,随着逐步确认自己的荣耀技能没有退化后就,便渐渐消散了。可是关于自己感情领域的事情,却像是被打散了的拼图,偶尔这里捡到一块,偶尔那里拾到一角,还有旁人提供的片段甚至是图纸。

 

可是,哪里不对,黄少天觉得哪里不对。他认为这些人都没有告诉自己全部,自己知道的也不是全部。不只不是全部,甚至有一些已经知道的,还很可能是被歪曲过而让自己知道的。并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可黄少天感受到,自己的直觉已经发出了不止一次的警报在提醒自己。所以现在,面对着一路以来最尊敬并且最不可能对自己有所隐瞒的人,黄少天果断地追问,他需要真实的答案。

黄少天是很会把握机会,可终究控场的职业还是魏琛的术士。脑袋里绕了好几个的弯儿最后转成了一个听起来就不是很靠谱的答案:“其实是,我最近有了一点心事。”

一听这词,黄少天两眼就亮了一下。心事是什么东西?心事就是读作心事写作八卦的东西啊,而且还是魏老大的八卦。这话题一出,黄少天瞬间有点被带着跑偏了。他不好贸然做声,八卦这东西就和在试饵的鱼一样,轻举妄动,那是会被吓跑的。他侧头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心里痒痒的,嘴上却不催促,还假作正经:“什么啊?和荣耀有关的么?”

“也相关,也不相关。”

这话太不好接了,幸亏魏琛也不是想故弄玄虚,头转回来,直视着黄少天,一字一顿,认真道:“我喜欢上了一个打荣耀的人。”

 

“队长,你知道么?咱们快有师母了。”

“喂喂喂,小卢,我们快有师母了,不不不,对你来说是祖师母了。”

“方锐你这家伙怎么搞的,同一个战队同吃同住同劳动都不知道,魏老大有了心上人这事我就只告诉你了,你找机会多打听打听,千万别告诉别人。”

然后,大伙自然而然地都知道了魏琛有了暗恋对象这回事。

奔走相告,济济一堂。

“魏老大,我不是故意的……”看着魏琛盯着自己死死的视线,黄少天有那么一丝丝的退缩,然后又挺身而上,“可既然是众望所归,那你就大声说出来吧,告诉我们究竟是个谁!”

也不知道是谁暗中发起的,这么一个兴欣、蓝雨全员参加的小型聚会居然无声无息地就在蓝雨俱乐部里搞了起来,从各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凑一堆兴奋不已的家伙们,就像是参加快闪行动一样整齐划一。而此时被推到台上的,当然是八卦第一手获取者黄少天以及八卦的漩涡中心——魏琛。

 

“是啊,老魏,是谁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说出来让大家乐一乐呗,让老板娘出资给你做个主。”叶修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在台下率先鼓起掌来,捎带着方锐和完全摸不清状况就是瞎乐呵的包子两人吹起了走调的口哨。

魏琛叼着烟,涨红着脸。所谓的骑虎难下,就是眼下这场景吧。

想明白这点,他叹了口,吐出半截子话:“我喜欢的人就在现场。”

这瞬发的技能太猛,连方锐吹到一般的口哨都戛然而止。这话就和侦探小说进行到解密环节主人公骤然来了一句经典台词“凶手就在我们当中”一样,气氛登时就冻结了。在场的人俱是左顾右盼,试图用目光揪出隐藏其中的犯罪分子。

 

黄少天原本以为魏琛是在网游时结识了哪位在他手下打本的妹子,可眼下这状况,他看向在场唯三的女士们,苏沐橙、唐柔、陈果,是被他盯得依次摇头。

这……要一排除这三,嫌疑人的数量就有点多,消息就有点劲爆了吧。可人已经召来了,场子也搭上了,作为自告奋勇的主持,就算再不想,也总不能直接来一句“散会”让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他握了握拳,暗中给自己打了一剂强心针,终究是开了口:“那究竟魏老大看上了谁啊?”

“你……”魏琛开口了。

“啊嗯?”黄少天大窘,台下一群人开始叫嚣起来。

“你猜……”魏琛顿了顿,把话补完。

黄少天词穷了,他觉得自己有点想用上荣耀讲解员那句最无耻的台词了:“下面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正在此时,魏琛挥手一指,直直地钉着叶修道:“叶修。”

 

万籁俱寂,而后,地动山摇。

现场顿时炸成了一锅粥,还是那种烧糊的。在一种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气氛下,叶修被推到了台上,黄少天被挤到了台下。大惊小怪的声音挤占着现场的空间,魏琛和叶修成了被追光灯聚焦的焦点,各种各样的话题都朝着他们砸去。耳边都是哄哄闹闹的吵声,黄少天却觉得很静。

他看着台上的魏琛和叶修,在起哄声中配合地拥抱在一起,接受大家诚挚的祝福。两杆老烟枪闹着闹着又拉下老脸反驳,说只是给大家乐一乐的临时互为家属。却又被新一轮的起哄给压了下去,竟是要生米煮成熟饭地把他俩凑做一对,至此不离不弃。最终还是魏琛扯着嗓子说自己和叶修多年地下情请大家给点空间,现场又炸了一次,炸得黄少天脑袋都疼了。

 

“又来找哥谈心啊?按规矩啊,烟带来了没有?”叶修嘴上的烟头那星星点点的光在黑暗中忽明忽灭。

“带你个大头鬼,这次不是我来找你谈心,是来专门和你谈心开解你,才不需要带什么烟呢!”黄少天一脚把凳子勾了过来,在叶修身边坐下。

“我还需要病患来陪我谈心了?这是做什么了?少天你这是放弃治疗给人腾床位呢?”叶修笑得老神在在,语气里没一点正经。

“我说,你和魏老大一起忽悠大家,这么做好么?”

“谁说我忽悠了,这不都生米煮成熟饭被你们送入洞房了么?”叶修和魏琛两人,刚才被开玩笑地一起押进了同一间房,还美其名曰进洞房。想到这个说法叶修都想笑,他和魏琛从组队至今几乎是每天同室朝夕相处,到了今天却被隆重其事地点了出来,可见方才众人闹得是有多不亦乐乎。

“好吧,那我道歉,抱歉之前弄错你和韩文清的事情,没想到你对象居然是魏老大。可我实打实地说一句,你和魏老大在一起,那只是虚假繁荣,不是真正开心,骗得了别人甚至骗得了魏老大你也骗不了自己。”黄少天义正词严。

“你个自己把恋人弄丢的家伙还来教训我,还训得这么正儿八经的,你说你羞愧不羞愧?”叶修看着黄少天绷着一张脸,尽力压制住自己笑场的冲动。

“我确实是把恋人弄丢了,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失忆,这怨不得我。可就算失忆了,怎么算是恋爱怎么不算是恋爱,这点常识我还不至于弄混淆。你是荣耀教科书不代表是恋爱教科书好么,要不要我给你普及普及?”看叶修心不在焉的,黄少天还有点动气了。

“好好好,那我就接受你的谈心,认真学学。少天你说好了,怎么算是恋爱。别和我提那些沐橙才会说的心跳这类词。”叶修终于掐掉指间的烟屁股,坐端正了。

“就是心跳,有什么不对?你说你对着魏老大有心跳么?他对着你,我看他对着你只感受到心惊肉跳吧?而且这事儿不是光心跳,还要处得来,两个人能聊到一起去,能互相忍耐相处。”

“你和文州么?”叶修冷不丁地飙出一句。

“我和队长当然……”黄少天本以为自己讲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地唠下去,没想到陡然语塞了。是的,真的问倒他了,他和队长,他和队长那样算怎样呢?黄少天顿了顿:“别举我和队长作为例子……”

“哦?”能让长篇大论的黄少天卡壳,叶修的兴趣被点燃了。

“我和队长在一起很舒服很开心,可有时候又觉得,不像是爱情的那种开心。我觉得你和魏老大也是这种开心吧。这么说起来,我似乎没什么资格说你,”黄少天叹了口气,踢了一下对方的椅子,“怎么和你谈心没开解你我也沉重起来了?”

“呵呵,别把仇恨转移到哥身上来。”叶修又燃了一根烟,无视黄少天的怒视,继续幽幽道:“照你刚才说的,这种开心不对劲的话,那种开心才是对的呢?”

“哪种?”黄少天挑起一边的眉毛冥思苦想了一下:“哪种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知道你和魏老大那种不是。虽然魏老大找你干啥你还算挺乐意的,可态度好并不代表就一定是那种开心。还不如和我,比如我找你谈心你态度都特别嫌弃,可你内心其实挺乐的吧?这种开心才算对。”

这话脱口而出后,叶修和黄少天都有点愣神了。黄少天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叶修那沉默的反应肯定也是这么个表达,气氛登时尴尬不已。支吾了半天,黄少天决定扭开话题:“啊啊啊,对了,老叶你不是坚持自己是攻么?对着魏老大还攻,你还真是重口啊!哈哈哈……”

接下去那皮笑肉不笑的声音响了三下,迎着叶修的视线,黄少天也坚持不下去,识趣地住了嘴。

“少天,那你觉得和我在一起,你是那种开心吗?”叶修问道。


TBC

评论(61)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