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ALL黄]众里寻他千百度之后篇

仍然是all黄少天,如雷请慎,本章CP详见tag


 

“所以说,你觉得自己和文州是一对?”叶修陡然间抓住了重点,那些旁枝末节的污水他暂且就开启了心里的千机伞给挡了。

黄少天本还滔滔不绝地安慰着叶修,一看他一脸错愕的神情,自己也有点呆了,瞬间就领悟过来:“老叶,你知道些什么?”

“我是好奇你觉得自己和文州是一对怎么没挑明?不关心自己的事儿反而老来撮合我和老韩,什么毛病?”

看着黄少天被自己堵得哑口无言,为了患者身体状况着想,叶修也拍拍他肩,指指身后:“你的小伙伴找你来了,我先走了。”

黄少天还以为叶修给自己声东击西,快速转头瞄了瞄,才发现真有个人默默地站在门口处,那模样似乎矗立良久,与自己回望眼神交错,才不再沉默,问道:“有空吗?”

“什么风把你吹来的?”看清是周泽楷,黄少天也有点意外。和比赛时相比,这人在场下太静太没有存在感了,对于对方贸然地来和自己搭话,剑圣很是有点提防的意思。

“吃宵夜?”

“这个点?咦,没留神真到吃宵夜的点了。说到吃宵夜,可是有个大前提的,究竟是你请客还是我请客啊,你请客我就考虑……”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已经果断打断了他的读条:“我。”

“是不是这么大方啊?虽说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但又有言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周泽楷你有什么花花肠子藏着有什么事情要人帮忙的最好提前交代清楚,不然我都吃得不安心不开胃,不开胃就不容易觉得饱,不容易觉得饱又会多吃,还让你破费,你说这样多不好。”唰唰唰的文字泡好容易冒完,周泽楷仍是巍然不动,只是又问道:“出发?”

黄少天琢磨了一下,还想回身找叶修当保镖,回头再看,哪里还有影。

 

和周泽楷吃宵夜的感受与和别人吃宵夜的感受实在差别太远了,黄少天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寻思着两人刚才的对话,除了“你决定”“你坐”“你点”“你喜欢”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信息交流了。当然,细究之下,已经是比往常的“呵呵”“呵”“嗯”信息量来得大许多。至于上升到情感交流什么的,还是不要奢望了。

想通之后,黄少天便不再纠结于回应,反正他就是习惯自说自话,唠唠叨叨的一长串,而且在他说话的时候,周泽楷既没有像喻文州那样去给他夹菜也没有像叶修那样去抢他菜,这样恰到好处的距离,让黄少天很舒服。加之,眼前的这张脸,看得更让人觉得舒适。黄少瞄着瞄着,就用这俊脸下菜了,吃得不亦乐乎。

等到埋单的时候,周泽楷掏出了一堆零钱在凑。

“喂喂喂,怎么这么多小票,你这是去募捐得来的善款还是天天走路盯着地上捡到的凑一起了?不够就直接说一声,我还是有带钱出来的。”吃人嘴短,本来还能说的黄少天也不好意思接着嘲。

结账的女服务员对着帅哥耐心十足,周泽楷也不介意黄少天的话,点够数目后微微露齿一笑:“今天赢的。”

“赢的?什么赢的?别是抢的吧?”

“麻将赢的。”

“赢谁?”黄少天想了一下,还能是谁,“队长、老叶和张新杰?”

“嗯。”

在绝大部分都是黄少天的猜测,极少数周泽楷的是非题答案下,剑圣发挥了充分的想象力脑补了今天的麻将酣战。总体来说,就是他了解到了周泽楷的另一个新技能,除了在荣耀里他能把人一路押枪射到死以外,牌局上还能一路碰牌碰到胡。

 

宵夜吃得晚,自然就睡得迟,睡得迟就起得晚。等到黄少天来到训练室时,他才知道韩文清已经坐了今早的早班机回去了。而且从喻文州的描述来看,精神状态并不好。能让韩文清这样的汉子都露出疲态,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打击。黄少天想不出来,但他直觉认为罪魁祸首是叶修。感受到目杀的叶修倒是淡定:“你安心治你的病。对老韩放一百个心好了。按他的说法,他不是自己就带着全联盟最好的治疗嘛?”

日程的安排非常紧凑,就算是黄少天想,他现在也无法细究韩文清的事,因为,第三批志愿者已经来了。说是第三批听起来挺浩浩荡荡的,但又有点狐假虎威,实际上,来的只有于锋一人。可要是用“批”这个量词,又非常准确——从K市来的于锋托运了999朵玫瑰。

站在花丛前的于锋甚有他所用银武的气势——葬花。站在这么少女漫画的背景前,于锋也有点不适应,但他还是有些激动地冲上前去握住了黄少天的手:“黄少,我来晚了。”

“晚点也没什么,我这几天都挺忙的,蓝雨的大伙来了好几天,昨天连韩文清也来了,大家走马灯一样来,就像刷boss一样刷我,你晚点正好让我恢复一下,看来你还挺体贴的你说是不是。”可就是这么一叠声的话都没能分散于锋的注意力,黄少天暗戳戳地抽了两下,没把手从于锋的手里抽出来。

到底还是喻文州围魏救赵了:“于锋,你这花放在训练室不合适。”

“带来探病的,要不挪到黄少房间去?”

喻文州想了想,把没见过玫瑰花探病的话憋住了:“咱们宿舍有多大你最清楚,挪过去也是给少天添麻烦,还是腾到大堂去吧。”话毕,也不等于锋同意,一个内部电话就把勤务人员招来帮忙了。

看着这瞬间被死亡之门清空的花海攻势,于锋倒是镇定,只道:“作为队长,您当得越来越称职了。”

“谢谢夸奖,应该的,”喻文州还是淡淡地笑,顿了顿,却又开腔了,“毕竟我不只是队长,还是少天的恋人。”

 

我勒个去去去去去!黄少天此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喉咙出现了严重的垃圾话堵塞现象,只能用双眼盯着喻文州,半天吐不出一个音节。环视全场,叶修、周泽楷也是略一惊,但出于旁观者的身份,贸然说什么似乎都不合适。

最终,还是于锋回过神来:“我怎么都不知道这事呢。”

“不知道也是正常,你去百花的两年发生了很多事。蓝雨对于你来说是过去,现在的事情不清楚怪不得你。”说完,喻文州还回头给黄少天来了个会心一笑。黄少天的回笑有点勉强,他不得不承认,这几乎是这么多年来他和喻文州打得最差的一次配合了,漏洞大得不忍直视,即便是惯于正面攻击的狂剑士于锋,也要决定对这个漏洞偷袭一下。

偷袭发动得很迅速,迅速到黄少天还没能消化完喻文州承认了自己是男友的事实的状态下,于锋就提议要和两人去游乐园玩机动游戏,理由是重温蓝雨团结友爱的战队气氛,一点都没有作为一对恋人之间的电灯泡的意识。

目送走了三人行的队伍,欲言又止的周泽楷憋不住地看了看叶修:“我们不去?”

没想到周泽楷开金口问出的是这样的问题,叶修差点被烟呛到:“都有60瓦的日光灯跟着了,小周你还这么想不开想再去多添一盏?”叶修伸着懒腰踱步回自己宿舍:“咱们还是趁着吵闹的家伙不在,争取好好休息一天吧。这么个车轮战下来,等少天的病治好了我也快被逼疯了。”

 

在G市市郊的游乐园极有名气,平日里人来人往,到了暑假,就成了人山人海。澎湃的人潮偏偏没有削弱于锋的雅兴,排队买票的事干得倍儿积极,而且耐性十足。两三趟下来,黄少天看出了点眉目:“于锋,你这么喜欢高空游戏啊?”一一摆开攒在手里的票,黄少天看清机动项目的名称后,忍不住发问了。

“黄少,你这是一失忆了性情都变了?你记不记得当初说过什么?”

“知道我失忆了就别卖关子。”

“你当初说要是恋爱了就一定要和对方去玩高空游戏,感受一下两人比翼双飞的刺激。”

“妈蛋妈蛋妈蛋,我还说过这么肉麻的话?”黄少天抖了三抖,差点在大夏天里长出鸡皮疙瘩。

这话要是真细究,并没有多夸张。小年轻谈恋爱,逗女朋友欢心说这种话再正常不过了。当初黄少天抛出这一宣言时,还得到了蓝雨一众汉子的好评,认为这情话相当有杀伤力,可以以后借鉴使用。眼下觉得肉麻,只是因为黄少天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恋人并不是什么软妹,而是名如假包换的男性,更要命的是,具体到个人,就是此时还站在一旁笑眯眯地听着这对话的喻文州。

原本这几天还一直想着如何向喻文州戳破这层窗户纸,黄少天如何想到喻文州倒是大大咧咧单刀直入,自己完全就没做好心理准备,更谈不上如何相处。一路开车过来,善谈的黄少天成了个GPS导航仪,嘀嘀咕咕地说着“前方三百米,右转”这样机械式的话,真正的有效信息,比周泽楷还要少。

 

喻文州就是喻文州,这一切他看在眼里并不会熟视无睹:“少天当初许下的诺言,我怎么也得奉陪一下。”

三人雄纠纠气昂昂地跨上海盗船,10分钟下来后,就有了明显的区别。看着脸色一阵清白却强作镇定的喻文州,黄少天甚是担心:“队长,你没事吧?你脸色看起来好差,要不要去旁边休息一下?要不干脆去游乐园的诊疗室看看?是不是早餐吃了什么不消化的东西?”

被文字泡一顿攻击的喻文州不再强撑,在木椅上歇了两三分钟才重新开口:“看来畏高还是没有好转。”喻文州抬手制止了黄少天立马要接上的台词:“不是大事,可为了不耽误行程和影响你们玩乐的情绪,后面的高空项目我还是不参加了。”

到机动游乐园不玩高空项目,那就是不停骑旋转木马的节奏。看着坐在旋转木马上的小姑娘们,喻文州可不会因为于锋的一两句激将就让自己羞耻play。跳过旋转木马的结果就是,喻文州像妈妈一样带着一对好动的大孩子周游了全场的所有高空机动游戏。特别是最后的那个跳楼机,黄少天一次不过瘾,还要再去一次,才从上面下来,就拉着于锋跑到队伍的末端排起来。

 

“黄少,你真是一点都没变。”于锋慨叹着。

“还是那么强是么?跟你说,别看我失忆了,今晚咱们回去接着打荣耀,我照样能把你削一脖子血。”今天玩得兴致甚高的黄少天手舞足蹈,不亦乐乎,有点亢奋过头。

“荣耀是一码事,这个是另一码事,”于锋笑笑道,“你当初就是坐完这个跳楼机后意犹未尽,信誓旦旦地说要是有了恋人要一起再来体验一下的。”

“这不是很正常嘛。跳楼机这么有意思,就算是失忆了我也会再次为它着迷!”黄少天不知道是哪里看来的网上心灵鸡汤一百句,说着说着就套上了句型。

“说得是,只是我想不明白,这么喜欢刺激挑战的黄少,为什么会和居然有畏高症的喻队在一起了呢?没法一起体验这种感觉,有点不正常啊。”两人扣着安全带并排坐在跳楼机的椅子上,一边说,于锋还对笑着看着他俩的喻文州挥手。

于锋说得轻描淡写,又恰到好处,黄少天刚被挑起的一点思绪,立马就被启动后的高速给抛到了九霄云外,由不得他细想就将人甩进了失重的边缘。

历来对这种游戏分外感冒的黄少天可是过足了瘾头,来来回回玩了四遍,最后一次下来后,脚踏在地上,却完全没有实感,扶着栅栏才勉强站稳。侧头一看,于锋也不过是强撑着,可是脸上却带着满足感。两人相视一眼,大笑起来。

 

精神是满足了,可身体的顶不住是不能靠精神胜利法来忽视的。别人是喝高了没法走直线,黄少天和于锋是坐高了没法走直线,回去的路上只能由喻文州当起了司机。临近晚饭的点,市中心车水马龙,塞车塞到俱乐部的时候,作为乘客的两个人已经互相依靠着在后座力睡熟了。

睡饱了的黄少天和于锋却没有恢复食欲。喻文州吃得不亦乐乎,另两个在游乐场里四处转悠消耗了一整天的人筷子举在半空中愣是没有落下来。

“不合胃口?”喻文州怎么会看不出这两人的反常。

“犯恶心……”突然,两人不约而同地放下筷子轻车熟路地赶往他们最熟悉的领域之一——蓝雨男厕。

十分钟后:

“想不到啊于锋,阔别两年,你对这个地方丝毫没有陌生感。居然能和我前后脚跑进来,不能小看你。”

“过奖了黄少,进门的第一间还是被你抢到,我果然还是赢不了你。”

两个人嬉笑着,用凉水冲刷着滞后反应呕吐后清醒过来的脸颊,甩掉在面上爬着坡的水珠,于锋的声音沉沉地响起:“所以说,我之前离开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黄少天不意以前被这个人故意错过的话题会在当下被挑起:“当了队长以后成熟了不少,也玩起‘时间会证明我是对的’这种恶俗的电视桥段了?偏要当男主角那就当呗,当了就要自己担忧自己主演的片子的票房,不要又想着那头的男一号位子又想着这头的票房……”

“我不是这样的人。”

“我当然知道,你以为我是不知道才这样说的吗?”黄少天笑笑,“以前这个话题我会有很多话想说,现在是发现两个人都想明白就没话可说可不得找点废话来说说把这个事绕过去嘛,你还偏要揭穿!”

“那就说别的嘛,吹吹牛想点不可能的事情,比如要是我们两个能变成一个组合要起个什么名,就像你和喻队的‘剑和诅咒’那样的名字。”被黄少天尴尬的表情逗乐了,于锋也放开了。

“我想想哈,虽然你是狂剑,但也是剑系的,我俩是不是起个什么‘仗剑走天涯’之类有侠客意味会比较不错呢?”

“我也想了一个,‘基情四剑’,谐音‘激情四溅’也不错,你觉得怎么样?”

“哪里来的四剑了,你一剑我一剑不就两剑吗?”看着于锋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黄少天整张脸一下子涨成了猪肝色,“我勒个去去去去去去,于锋你这两年在百花成长得可以啊,脑子歪去哪里了。激情肯定也不是激情,是基情是吧。你这么个发展态势,下次对决我要重点封杀你,决不允许未成年的瀚文被你这种邪恶的思想给污染了!”

“听少天的声音,似乎恢复元气了?”出现在两人打闹现场男厕门口的喻文州此时此刻陡然地显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合时宜。

 

“所以呢?”叶修叹了口气,“你今天在游乐场不是玩得挺开心的吗,精力还没发泄完?现在还要来折磨哥?”养精蓄锐了一整天的叶修在听到黄少天要谈心的请求时,就认命了。甲之蜜糖乙之砒霜,说的就是周泽楷和他叶修眼中的黄少天谈心时间。

“在游乐场玩得是挺开心,可我却发现了一件让自己非常沮丧的事情……”

“什么事?”叶修在点烟的时候,稍微拿出一点陪聊的姿态。

“我觉得自己……可能是受……”

叶修的烟差点变成火箭从嘴里喷了出来,千钧一发之际还是用唇边叼稳了:“怎么说?”

“虽然今天的活动,大家都是以我为中心,一开始也是我领着大家抵达目的地。可活动开始后,无论是整个游玩过程的排队买票,还是回程的带路照顾,分别都是于锋和队长做的,没我什么事。直白点说,觉得自己是个被照顾的角色。”

“被照顾没什么不好的,而且我说,你和哥聊天也算是另一种概念的在接受照顾,都聊了几天了,你也该适应这种感觉,就当自己一直是个受好了。”听了黄少天这种纯粹是春游日记的感想,叶修认为纯粹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这还不是重点,”黄少天的神情这下真正凝重起来,“老叶你昨天刚问完为什么认为队长是恋人却不和他相认,然后他今天就挺身而出了。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说着说他承认之后我们的相处总让我觉得哪里不对。”

“有电灯泡在一旁的约会没法让人觉得对好吗?”

“我觉得和于锋在一起玩一起疯的感觉好像比和队长在一起更实在,而且今天于锋问我的问题,也让我想了很久。”

“你是觉得于锋才是你的恋人,文州是冒名顶替的所以他们今早才针锋相对?”

“老叶,果然你也看出他们针锋相对了。”

“猜测而已,我开始也不好判断,毕竟当时于锋转会的原因我闹不清啊,不过你们蓝雨的氛围,出队内矛盾还是挺不可能的。”看了看黄少天一言不发沉思的面孔,叶修还是管起了闲事:“你直接问一问好了,趁这两天于锋在,私下旁敲侧击一下也没什么。”

“于锋不是我男友,这个我还是肯定的。”

“这么肯定?”

“一起玩的时候就觉得他是我的小伙伴啊,”黄少天突然咧嘴笑了起来,“或者说,我只能当他是我的小伙伴吧。”

“哟哟,有点残忍啊剑圣万人迷,”听明白了潜台词,叶修忙不迭地吐槽起来,“万人迷该不是也要找个万人迷吧?”

“呃,这个我倒没想过,我回答不出于锋的疑问,也还是能确定于锋不是我会选择的恋人类型。”黄少天好像陡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起来,侧头想了想给了个肯定的答案。

 

“那你觉得自己的恋人是怎样的?”叶修点燃最后一根烟,寻思着怎么在这根烟燃尽前结束今晚的谈心。

“比起一起玩乐的小伙伴,或者说会照顾我的感觉,我大概会更欣赏强者吧,就算性格不对付,没法像今天在游乐园里那样开心。可伴侣嘛,都长大的人了,不会再在游乐场里呆着,开心不开心,不是第一要素,你说对吧,老叶?”

“嗯。”

“比起被看顾着,按照我这个个性,说不定,可能会更想追着别人跑说不定,就像追着你PK一样,孜孜不倦。有可能,当然,我只是说有可能,我会吃瘪,就像PK老是输给你一样,我还是会乐在其中吧。我的性格就是喜欢挑战就是喜欢超越自己,恋人这方面想想还是挺可能的啊……”

自言自语到这里,黄少天进入遐想状态,多云转晴,试图得到些附和,便伸腿踢了一下叶修的凳子,那老长的烟灰便掉了一截下来:“好歹给点反应啊,别光嗯嗯啊啊的,你是周泽楷啊?”

叶修最后狠狠地抽了一口手中的烟屁股,才恋恋不舍地按灭:“少天,你看看,你每次和哥聊完,好像心情都好了不少,有没有考虑过被文字泡攻击后哥的感受啊?补给都没有了,心情很难不低落。这样此消彼长,你忍心吗?要不咱们定个规矩,以后你再找哥谈心,必须给点私人报酬。也不要多,一包烟如何?”

“我去,老叶你这文字泡也是憋了一会凑多点一起冒的吗?”黄少天听了半天,重点还是落在最后一句,“不就一包烟嘛,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一包烟小意思,你现在就等着。”

叶修还来不及开口阻止,黄少天已经蹦跶地跑去楼下最近的小卖部,不过两分钟,一包烟甩到了叶修的手里。

“白沙?”叶修看了一眼,有点失望,“虽说是哥惯常抽的牌子,可刚才都点名是酬劳了,几十万上下的剑圣就请这烟有点掉价啊,微抠门吧?我还以为至少是反腐败重点的黄鹤楼……”

原本还不觉得怎么着,被叶修点出来后,黄少天讪笑着辩解道:“本来是该给荣耀教科书抽好烟的,可问题是你在恋爱问答方面的表现没有达到教科书水平好吗!小人书水平就只能抽白沙了。”

黄少天才不想承认无意识下选择白沙的行为是他抠门的表现。

 


评论(41)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