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ALL黄]众里寻他千百度之上篇

all黄少天,如雷请慎入,本章CP请详见tag


“我说,这是什么情况,三缺一准备打麻将吗?文州,你看要不给肖时钦去个电话,让他也过来,正好凑够四大战术师。”叶修看坐在沙发正中央一丝不苟翻着蓝雨战队介绍册的张新杰,又扭头望了一眼自始至终一言不发静静观望的周泽楷,百无聊赖。

“肖时钦离得有点远,而且周队在,叶神要搓麻我们人数正好,”喻文州提议,“娱乐室就有现成的设备,很方便。”

“荣耀再打十年也不会厌,偶尔换换脑筋更能延长荣耀寿命,”叶修哪里是觉得荣耀比麻将吸引,只是从刚到蓝雨俱乐部起,张新杰就三番五次地邀自己切磋荣耀,打算收集资料于来年返还半决赛的饮恨,与其坐以待毙地给别人看透自己的机会,不如卖卖傻地逃避,“麻将赶紧搓起来,娱乐室在哪?文州带带路。”

娱乐室设施齐全,四人在麻将桌上坐妥当,还未开局,张新杰抬手:“稍等,有些事情得先……”

“放心,大家都是职业选手,不会拖着你打影响你准点吃饭。”叶修预判回答,直接按下自动洗牌键。

“不,我是说,既然要打了,为了激励大家全力以赴,是不是要设点什么奖惩措施?”张新杰推推眼镜。

“我原来只知道老韩是联盟首富,没想到张新杰你也这么挥金如土啊。小奖励小惩罚可以,但别学少天说什么一场几十万上下,麻将一场几十万我可跟不起。再说了,也要照顾小周,面对着四大战术之三,压力大不大啊?”叶修连麻将场上都不放过垃圾话的作用。

“那就一番五块钱好了,”喻文州打了圆场,提议道,“小赌怡情,大赌伤感情,这个数就当计个分,提醒一下大家谁领先谁垫底,各位以为如何?”

码牌的动作已经代表了同意的回答。

 

黄少天自认为人缘还是不错的,和联盟里谁都说得上一两句。对象换成韩文清,气氛会有点严肃,但也不至于封杀掉他唇间的冰雨:“韩文清,你以前不是来过G市吗?怎么就突发奇想要出来逛了,逛就逛了,不选空气清新点的地非要往这种每立方只有15个负离子的地方,负离子少就算了,还人多,你说我们这样往人堆里钻不是分分钟被发现的节奏吗?”穿梭在购物广场人流中的黄少天努力地跟上韩文清,嘴上还喋喋不休。

“已经被发现了。”韩文清回答得很冷静,他们身后确实是跟着几个亦步亦趋探头探脑又露出兴奋神情的粉丝。这种尾随而不敢上前的局面是谁造成的,简直不能更明白,看出对方也没有大肆喧哗的意思,黄少天和韩文清打了个招呼迎着那期待满满的眼神走过去,签完名后又快步回来了。

“你这趟过来是干嘛?该不是就是打算打个飞的买点G市特产顺便让联盟报销机票吧?你不是联盟最高收入吗?还这么吝啬?”按照计划的安排,韩文清应该是作为志愿陪练和黄少天进行恢复性对战,而不是在人潮中乱窜,黄少天琢磨着这个点那四个家伙应该是在训练室开始了荣耀对战,心里痒痒的。

“失忆的时候太专注某些事,反而容易想不起,带你出来散散心可能效果好些。”韩文清这考虑周到的想法真是粗中有细,让黄少天对他有点刮目相看。联想到叶修那家伙和眼前这人的关系,更觉得纠结起来,心道,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盲目的,明明这人身上也有亮点,怎么都没互相挖掘呢?

为了对方这点关心自己的心意,剑圣认为自己也很应该投桃报李,给韩文清和叶修之间的感情建设做点贡献,顺势扯开话题说了起来:“对了老韩,你这不联盟第一季的选手嘛,我和你说你别不高兴啊,叶修也和你一样,你们打那么久了,各方面都会……你懂的我就不细说了,有没有考虑以后的事情啊?”

“以后的事?”韩文清皱了皱眉头,不太明白,还是回了一句,“一如既往。”

“我不是说荣耀的事!刚才还是你说别老专注一个方面的事情来着!”黄少天对韩文清的直线理解有点无力,“是说咱们职业选手总有一天会退役,你要是以后不打荣耀了,有没有考虑过和……嗯,”黄少天顿了顿,叶修二字差点脱口而出,考虑到韩文清大概不是那么喜欢被人提起隐私的,他口头还是稳住了,“和谁,具体谁我就不说了,反正就是你喜欢的人,咱们都知道的,就是有没有考虑过和他怎么过什么的?”

好不容易含蓄又结巴地把话说完,黄少天满意地抬头看了看韩文清,却发现对方整张脸都怔住了:“喂喂喂,我问得够直接的了吧!你还不懂吗?”

韩文清一手拍在黄少天的肩上,紧紧地扣了扣:“我当然懂,只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黄少天心想卧槽,韩文清果然是汉子,就比叶修那兜兜转转的强,居然直接就这么认了。挖到了八卦富矿的黄少天激动不已,可表面还是一贯的冷静表情:“那你对两个人的以后是怎么想的?”

“你愿意听我给你说说吗?”

“当然可以,洗耳恭听。”能听到第一手的八卦,黄少天内心乐开了花。

 

“五筒。”喻文州G市人,喊牌的方式和其他三人不一样,不叫“饼”叫“筒”。叶修也是看了看牌面才反应过来,笑嘻嘻道:“这么好的牌文州你都不要,真是想不开,我就勉为其难……”

“碰。”周泽楷的手突然从斜里伸出,取走牌,又静静地打出了一张,仿佛没有听到刚才叶修的话也没看到他探出的手。

“小周平时不说话,一开口倒是挺关键。”叶修有点尴尬地收回自己晾在半空的手,呵呵了一声。

“打牌的时候不需要废话。”张新杰冷静地看着牌局,扔出一张无用的字。

“一筒,边张叶神要吗?”

“比刚才的是稍微差了点,但也不是不可以……”

“碰。”周泽楷拿牌的手速不比荣耀里操作时逊色。

“小周还真是……眼明手快啊。”叶修的烟抖了一抖,差点没叼稳。

“大家保持出牌节奏。”张新杰提点起两次被打断后有点犹豫的叶修。

连续两圈没摸牌,叶修动作上是有点不连贯了:“打麻将又不是打荣耀,别这么一丝不苟的太紧张了,都没起到放松作用,你说对吧,文州?”

“碰。”

“等等等等……”叶修刚才光顾着调侃,最边上的牌在不小心的蹭动下落了地,一张九饼,周泽楷一看,毫不犹豫地收入囊中,没有他悔牌的机会了。

“是的,只是全落地叶神包圆了而已,千万别介意,放松一下嘛。”喻文州看着周泽楷面前码得整整齐齐的一副牌,有点庆幸最后一张牌是叶修贡献出去的。

“胡了。”还没等叶修回话,说时迟那时快,周泽楷将刚摸回来的牌和手上的单张都亮了出来,一个清一色的自摸。

 

刚才韩文清领着买了一堆东西后,两人终于在咖啡店坐下,继续好不容易触及到的那个让黄少天心痒又好奇的话题。

“买了房?这不是很正常嘛,这个规划不错。买房总比直接存银行贬值好,还有那些理财产品,万一没买对,那状况是比扔进股市里还惨。说什么大鳄进去蜥蜴出来,换你身上就是大漠孤烟进去,小桥流水出来了。”黄少天咬着杯子边啜饮着点头称道。

“在G市也买了的。”韩文清一字一顿,态度很严肃。

“怎么?想套现出手给我啊?也不是不可以,你这房多大?楼龄多少?在不在中心地段?是不是五年内交易过的?”黄少天自己有空的时候也置了不少业,连珠炮地问起来,韩文清已经把手机递了过去,上面有房子的装修图片,还有一些拍下来的纸面数据。

“超过140了?如果是要转卖,这个面积不好出手呀,税费有点高。还有,我看你这装修,挺别致挺用心的,自己设计的吗?”黄少天放大细节,用买家眼光审视起来。

“嗯,监督着装修公司弄的。”

黄少天心道怪不得,被韩文清这样的人在现场监工,谁敢不好好干啊。“我没听错吧,韩文清你那么远还专门跑过来亲自监工,真是够用心的。这样好的设计,舍得放盘啊?看在这份上,你要真舍得我就跟你买了。地段不错,布置用心,留着自住不错。”黄少天是真的感兴趣起来。

“我没说要卖。”

“………………”黄少天看了韩文清两眼,迫于那张脸的魄力,他不敢对对方刷出对叶修的那种垃圾话,隐忍了一下,“你逗我玩呢,说这老半天了。是不是怕我压你价啊?装修上花的心思多想卖高点多赚点我能理解,可这地方的房子大概哪个价位我还是识数的,高些没问题,不能没谱啊。”

“你刚才说要自住?”韩文清神情非常认真。

“是啊,你也不想这么用心装修的房子就落入不熟悉又不珍惜它的人手里吧,熟人交易什么的尽管放心……”黄少天正打算哗啦啦地往下说,韩文清言简意赅:“你可以住,我们,一起。”

 

“小周今天是怎么了,专门来坑前辈的吗?我说你这态度真不够尊老的。张新杰,不是我说你,等会老韩回来必须让他和小周谈谈,让小周把钱包交出来。”连点三炮的叶修有点无奈,一边将牌推进洗牌机里一边嘟嘟囔囔。

“轮到你扔骰子了。”张新杰并不理会叶修没有意义的话,就算是麻将他也专注于规则的执行。

“什么叫轮到他,除了前三次是我们分别扔了一次,轮到他坐庄后就一直连庄到现在了好吗?”张新杰不回他,他偏要挑事似地凑过去,“我这第一赛季出道快退役的老人家就算了,你们这黄金一代不能这么不给力啊。你说是吧,文州?”

“不能这么说,这是前后第一人的直接对话,叶神要加油啊,”喻文州看张新杰和叶修都因为没有开斋打得越来越认真,扯开话题,“韩队怎么还没回来呢,都这个点了,没想过他对G市风景兴趣那么高。”

听了这话,周泽楷的手顿了一下,犹豫问道:“几点回来?”

不意周泽楷开口问,喻文州笑笑:“少天我还能猜猜,韩队长的话,可能还得问问他的搭档。”

“不急,”张新杰推了一下眼睛,“等我赢了应该就会回来了。”

“喂喂喂,不是吧,这么认真啊……”喻文州在内心道,这真是继周泽楷开口以后的又一个意外,“严谨守规不是你一贯的行事作风吗?难道那句说有人到了酒桌和牌场就性情大变的话是真的?”

 

“韩文清你开什么玩笑?”黄少天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神情严肃的家伙居然是有幽默细胞的,而且还是黑色的那种。

“我不喜欢开玩笑。”

“那你开什么玩笑!!!”黄少天一下震惊了,“你都是有恋人的人了,能这么和别人说话的吗?别人怎么想?你恋人怎么想?你自己怎么想的?”

韩文清哑口无言,黄少天顿时一种正义使者的认知膨胀起来,然后不过数秒的沉默后,又被立马戳破了:“你从哪里听说我有恋人的?”

黄少天的神情变得悲悯起来,他有点懂叶修了。想不到啊,韩文清这个日常作风磊落荣耀里一往无前的男人,在承认自己恋人这件事情上居然如此遮遮掩掩,而且是在刚才间接承认有恋人后又立马当场翻盘。黄少天感到有点不齿,对韩文清,又生出一点怜悯,对叶修。所以,他的声音沉重起来:“你到底把老叶当什么?”

“宿敌。”

“那就对了,队长给我讲过一个特文艺的描述,恋人就是冤家,不是冤家不聚头。你们都是宿敌了,档次更高了,那就是一辈子的恋人了,你还整这种事情像样吗?”

“谁和他是恋人了!?宿敌只是因为我俩老是对着干好吗!?”韩文清嗓门高了起来,黄少天这个定论让他没法冷静。

“除了腻歪,不少恋人不都是选择这种方式打情骂俏的吗?当然,对于你和叶修,这绝对是个更佳的选择。”

“黄少天,我看你是真的失忆了,我给你说个事,关于我和叶修对着干的事。举个例你就能明白了。”

黄少天向来是说的兴趣大于听的兴趣,而且对于听情侣之间的事情,兴趣更是没有。但出于对一向稀言的韩文清的尊重,出于对处于不愉快恋情的叶修的怜悯,他还是沉住气,表示愿意借出耳朵:“你说。”

“上个夏休荣耀做活动的时候,你被踢出了职业选手圈,你还记得吗?”

“我去去去去去去,谁这么狂把我踢出去!?有天理没有!?懂不懂规矩?”黄少天拍案而起,义愤填膺。

一瞧这状态,韩文清明白了:“既然忘了,我就大概说一下。简而言之,就是有个荣耀活动,每个选手争榜单排名,原本你排第一,后来被叶修抢了这位置,你俩互相打了嘴仗,他把你踢出群,然后我把你拉回来了。”

韩文清言简意赅,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甚至连自己出手仗义的事也就是半句带过,没有一点邀功的意思:“你自己说吧,我和叶修这么对着干,还是在职业群里这么对着干,怎么可能是情侣?”

看着黄少天的脸色变换数次,韩文清寻思着是不是哪里没说清楚产生了误会,却不想对面的剑圣已经是脑补过度张口就来:“你们行不行啊,情侣之间吵吵闹闹怎么还要拿我来出气?我没听错还是在职业群里大伙面前?一个把我踢出去,一个把我接回来,当我是飞碟啊?怎么想的?有什么矛盾有什么误会自己私下说开了就好了,把气撒我身上,算什么意思?老叶没下限就算了,你跟着他这么着什么意思呢?不厚道啊韩文清,你不厚道!”

 

“老韩怎么还不回来,除了张新杰要求准点吃饭和午休的时间,咱们搓了多久了?哥钱包里的现金快见底了!”打麻将这事一认真就耗神,一耗神就耗烟,叶修已经不求胡牌只求不点炮了,冀望能多少剩点零钞让他等会能去便利店补给点烟草弹药。

“快了,少天的身体康复没多久,韩队是有谱的人,不会让他在外面晃太久。”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打出的牌被周泽楷又碰掉了。

“钱包需要接受治疗回血吗?”张新杰伸出了援助的橄榄枝,但却面无表情,保持着从一开始就坚持的认真。米卢说态度决定一切,可眼下看来,这认真的态度并没有让张新杰的战绩多好看。

“我再坚持一会,要真不行你给我暴击一下。”叶修见周泽楷又一组牌落地,有点提心吊胆。

可惜这坚持的再一会也就是摸多了两圈牌,周泽楷便做出了对对胡的牌面。截至目前,毫无疑问的一家赢三家的局面。就这样的一面倒状况,一开始叶修还相当自信地揶揄周泽楷怕他跟不上,现在是真真切切被打脸了。

输得有点没瘾的叶修索性放开了,不再牵挂战局:“小周啊,有一句俗话你听说过没有,叫赌场得意情场失意啊?”

“咦?”

其他三人正纳闷废话极少的周泽楷何以对叶修这句话难得地做出反应,难不成是心有所属便有所避讳?然则,顺着他注视着门外的视线,就见到一个急匆匆掠过的身影,属于黄少天的,紧跟在后面的,则是韩文清,提着满满当当的购物袋。感受到四人一致的视线追踪,韩文清终于放弃了追赶,拐进了娱乐室。

“怎么回事老韩,没看出你还是个购物狂啊,买这么多里面有烟不?”接近弹尽粮绝的叶修一看韩文清带回的战利品,就不客气地翻找起来。

“刚才是什么状况?”谨记此行目的的张新杰没有偏离主题,“黄少天复健得怎么样?看起来情绪不太好?”

“他不收这些礼物,都是买给他的。”看着叶修那玩味的眼神,韩文清答起来不是那么理直气壮。

“大概是太重礼了,一时不好意思才谢绝的,”到底是自己战队的一员,喻文州过来打圆场,“谢谢韩队有心了,要不东西先放这,过后我再和少天说说。”

被这么一打断,牌局就有点不上不下的,一直没开胡的叶修更是趁机金蝉脱壳:“别顾着搓麻了,老韩来了我们不能撂着他自己玩,要不今天就先散了吧。牌也才刚摸上来码好,不接着打也没所谓。”

正等着其他两人附和呢,不想耳边最先响起的是周泽楷简短的语句:“我胡了。”

“胡了?这不还没打么,小周你真喜欢给大伙意外惊喜,这幽默感……”话说到一半瞬间反应过来的叶修起身就去推周泽楷的牌面,天胡,居然是个天胡,“呵呵,不得不承认,运气有时候也是一种实力啊。”

三位战术大师默默地点着钱上交,叶修像是为了泄愤,边交钱边幽幽地来了一句:“小周,按照你今天在牌场的表现,这三年情场上都估计没法开花结果了。”

看着周泽楷那微微变色的脸,叶修又像知心前辈一样劝慰道:“放心放心,前辈给你开个玩笑而已。”

 

但这个玩笑,在周泽楷眼里是当晚就应验了的。失忆患者黄少天要找人谈心,选的仍然不是他。而下午伪装出一脸知心前辈的叶修,此时也不得不将错就错地演下去。

“老叶,看你这身板,和韩文清对比起来,也就是个被压的料。做受是辛苦的,我能理解你上次为什么发飙了。你放心,我没往心里去,你自己也坚强点。我查了一下资料,做受的身体上真是不容易,还是我这个当攻的好啊……”

“我说你怎么自我感觉这么良好?就认定自己是当攻的。你的事怎么着你自己认可就算了,怎么还要给我安个受的名号,还要把我和老韩凑一对,哥否认多少回了,你这刷垃圾话么什么毛病?”听完黄少天一席话,叶修都有点气不打一处来,“没证据的事情就不要总是以讹传讹,空口无凭就不要老是给哥下这种套栽这种赃。和哥好好剖白一下,下限是什么时候刷出这种新低的?”

“谁说我没有证据!”黄少天理直气壮地抽出两个文件夹,抛到叶修身前,“你仔细瞧瞧,按照一般行文的惯例,‘剑与诅咒’是剑在前面,我明显是攻。‘十年宿敌’?你这勉强最多算个互攻好吗!”

黄少踱步到叶修身边轻轻拍了拍他肩膀:“老叶,既然现实是这样,什么事你都要自己看开点。”


TBC

评论(56)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