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ALL黄]众里寻他千百度之左篇

还是all黄,如雷请慎……CP详见tag


对着叶修抒发完胸中的抑郁后,黄少天觉得世界豁然开朗,前一晚的失眠变成了这一晚的沾床就睡。一觉醒来,神清气爽。

“规律作息有利于早日恢复,而且今天也是迎接大家来的大日子。”喻文州笑眯眯的提醒让黄少天想起来了,按照安排,第一波来帮助他复健的就是最亲密的队友。一推开训练室,满屋子熟悉的欢声笑语,让夏休的蓝雨俱乐部恢复成了货真价实的蓝雨大本营。

“熟悉些的氛围应该能让人更好地适应,少天,要来吗?”喻文州挥挥手上的账号卡,黄少天的战意一下被撩拨起来,技痒地夺过账号卡,毫不犹豫地刷进了平时训练用的对战平台。

“怎么来怎么来?”卢瀚文比黄少天更亢奋,“要不让我和黄少单挑?趁他失忆了抓住机会好好虐虐他?”

“就这么决定了。”一听能够躲懒,嗅到休息看热闹意味的郑轩举手赞成。

“嘿嘿,这可不成,”黄少天手一挥,指着叶修和周泽楷道,“咱们这不还有两位大神嘛,可不能冷落了贵客。我看咱们干脆搞几场蓝雨对前后第一人的团战算了。”

这个提议实在略刺激。周泽楷是无言反对,叶修是反对太嘲讽弄得得像激将一样,前后第一人顺理成章就被绑架上阵了。第一人再牛也是人,面对蓝雨的正选阵容不出意料地连跪两次,被对方打了个六比零。第三次再开,当周泽楷被集火灭掉后,叶修在公共频道里留下GG字样,便一直躲进躲进轮替区,死活再不肯出来。

“叶修,你拿出点体育精神来!!!躲起来算什么事?!是不是怕了?冠军都拿了MVP都拿了你就不敢勇敢点?”大杀特杀的黄少天兴致高涨,用垃圾话叫阵。

“勇敢是去做可能做到的事情,不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眼下不用操作,叶修有板有眼地回复。

“你还心灵鸡汤三百句咧!废话少说,快快出来受死!!!”黄少天不依不饶地守在叶修躲进去的替换点前。

最后,还是在喻文州为了病人着想的苦口婆心劝说之下,叶修才磨磨蹭蹭地出来英勇就义。

 

狠出了一口季后赛恶气的黄少天喜形于色,高兴地拍着卢瀚文的肩膀忽略重点地盖章道:“看到没有,就算第一人也没什么了不起,都敌不过剑圣的冰雨!”

“黄少你还是那么厉害,根本一点操作技巧和意识都没有丢失嘛,所以说你到底是哪部分失忆了啊?”卢瀚文眨着眼好奇。

“这个嘛……”黄少天扭头看向喻文州,“我说队长,这个用重剑的小朋友是谁啊,咱们蓝雨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剑客来着,是不是我的粉丝?”

一众正选俱是一愣,都反应过来。确实,今天早上碰头的时候,黄少好像没有喊过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看着大家一脸沉重的表情,黄少天哈哈大笑道:“你看你们吓得,我怎么可能会忘记蓝雨的事情,我可是……”没等黄少天得意地说完,他恶作剧得逞而兴奋挥舞的手骤然就被卢瀚文紧紧地抓住了,喊道:“黄少,就算你忘记我们全部人也好,你千万千万不能忘记队长啊!!!”卢瀚文情绪激动得双目都湿润起来,这一声喊话,迅速地调动起蓝雨战队的每个人摆出了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黄少天品出了这句话潜在的深意,立马撤掉嬉皮笑脸的态度,一贯的废话开关也暂时切断,迅速地在脑内排兵布阵遣词造句调动着一切脑细胞试图能一击即中地钓出卢瀚文的心里话,最后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瀚文,你为什么这么说呢?是不是……”

“是因为如果少天只能记得一个人的话,大概队里只有我能胜任让少天想起大家的任务,”喻文州抢答了,还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所以说,给少天一个文州,你可以撬动整支蓝雨。”

“文州,你传销的方式能别这么生硬吗……”被迫献身三次下机后还要被这种蓝雨大团结的氛围所攻击,叶修不吐槽一两句发泄他的抑郁都对不起他自带的脸T功能。

“呵呵,为了让叶神能感受蓝雨的温暖,我已经和食堂师傅打了招呼,今天中午加菜。”要是这点垃圾话都化解不了还怎么能算是喻文州呢,话音刚落,训练室顿时化作欢乐的海洋。G市美食美名在外,蓝雨食堂在俱乐部圈子里也小有名气。即使嘲讽如叶修,也不会在吃方面和自己作对。两位第一人被簇拥着去饭堂感受集体的温暖了。

 

“郑轩,这里谁都没有,你可以放心地告诉我,瀚文之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在阴暗的角落处,蓝雨王牌逼供时语言的战斗力不低于赛场上垃圾话的DPS。

郑轩承认自己大意了,本以为刚才的危机早被喻文州化解和转移,谁想到黄少天的撤退从来都是战术性的。自己从食堂跑出来落单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被这个机会主义者错过,近在咫尺的面孔目光锐利,由不得他顾左右而言他。

犹豫了一下,郑轩支支吾吾:“黄少……你……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就是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装神弄鬼过,从来都是有一说一的。”

“不是啊,有时候团队战练习的时候你也说着要打我结果冲过去打小卢……”好吧,黄少天的表情让郑轩意识到自己最好不要再废话,迟疑了一下,郑轩还是让步了,“跟我来。”

 

“郑轩,你可以啊,房间比我还乱,究竟收起了什么宝贝,藏得那么隐蔽?”跟着郑轩来找答案的黄少天已经期待了有一会了,话音未落,一个文件夹递到了他的面前,画面的冲击力一下封堵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是一个普通的文件夹,却有一个不普通的封面。

文件夹的封面上描绘的赫然是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背身而立互为后盾的战斗场景。看着这精美的画面,黄少天不得不承认。这上面的造型摆得是有那么一点耍帅,画风是有那么一点唯美,外包装的广告词是有那么一点煽情,文件夹的命名——“剑与诅咒”是有那么一点文艺,可是……说到底就是个文件夹嘛,黄少天不太读得懂郑轩递出这东西时脸上的凝重严肃。

“这是咱们蓝雨战队新推出的产品吗?咱们的周边店不就卖卖队服和角色、武器手版什么的么,出文件夹能有市场吗?”黄少天的关注点有点偏。

“能,还卖得很火,是这个系列里的销量最高的,”郑轩解释道,“而且这个不是咱们蓝雨自己的产品,是荣耀联盟的官方产品,官方产品。”

郑轩最后几个重音咬得格外清晰,不由得黄少天不在意:“想说什么就直说啊郑轩,不要冀望我自己理解啊,虽然我是有那么一点理解的概念了,但是我不知道我理解的那个意思是不是就是你想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啊,而且这个意思你这么表达似乎不太够意思吧。”

可任凭黄少天神情越慌张语速越快,郑轩还是不语,大有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的意味。

“行了行了行了,别这样盯着我了,我明白了!所以说原来我的恋人就是队长吗?不,该说果然就是队长吗?”黄少天看着那文件夹,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结婚证。理据服,绝对的理据服啊。蓝雨自己小打小闹推广一下就算了,居然是联盟出的。在这样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任何的否认都像是掩饰和狡辩。

可是刚才……黄少天想起了什么:“你说是这个是系列里卖得最好的,难道说还有别的人也……?”

“有。”说着,郑轩把“繁花血景”的文件夹也交了出来。黄少天一看,冷气一抽。这个文件夹设计得比刚才的那个更不一般,不仅有账号卡形象,连孙哲平和张佳乐的真人都给印上去了,一下就打通了二三次元的次元壁。审视着那段印在外面言情小说般的宣传广告词,黄少天内心更肯定了:“以前就觉得这两家伙站在一起的时候有点怪怪的,原来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还有吗?”一旦接受了自己是基佬还有男朋友这个设定,黄少天觉得世界观豁然开朗了,他倒是想弄明白荣耀究竟替他们中的多少对出了柜。

最后压轴登场的是“十年宿敌”。

接过文件夹看清上面印着的人物,黄少天那一向操作精准的手都颤抖不止,内心简直是在咆哮:“像张佳乐那样有点咋呼还带点抑郁气质的弯了还能理解,居然连韩文清这么浓眉大眼的都背叛革命了!?而且还是和老叶!!!怪不得这两家伙老是对打对骂,敢情是应了那句‘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啊!”

面对着这样的事实,黄少天对昨天自己找叶修谈心时对方出神的神情开了窍,同时自我检讨起来:“这文件夹谁都能买到,老叶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和队长的事情。我昨天不应该啊,对着老叶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无病呻吟晒幸福。细想想,他也不容易啊,按照韩文清的画风,就算当恋人也必然是一如既往地不细心,和这样的汉子相处起来,老叶一定很痛苦吧。”黄少天在内心细致比对完喻文州和韩文清之后,毫不犹豫地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对叶修深表同情。

“黄少,既然忘了队长,你肯定也忘了和他当初的约定了吧”郑轩看着黄少天难以置信的神情,有些不安起来。他哪里知道,黄少天并非对于自己和喻文州无法接受,而是一时无法好好应对韩文清和叶修是一对这么一个冲击力十足的八卦。

“什么……什么约定啊?”黄少天结结巴巴的,失忆的面积有点超过预想,搜刮脑壳里关于约定的储存记忆只感觉一清二白。

“第六赛季的那个夏天,队长曾经对你说:‘少天,等我们再拿一个冠军,就回老家结婚!’”郑轩将喻文州的款款深情演绎得亚历山大。

“我去!!!这不就是堪称JUMP系少年漫画中最大的死亡flag吗!?难道这就是蓝雨自从第六赛季以来一直折戟的根本性原因!”黄少天内心却咆哮起来,关注的重点出现了明显的偏移。

 

白天里,蓝雨队友的陪伴让黄少天愉悦。回到房间夜深人静时,关于自己男友的问题却让黄少天纠结。按照郑轩提供证物的说法,自己是和喻文州一对。

的确,比起别的人来说,喻文州是一个让他最不抗拒的选择了。可往细了说,在感情分级上,不抗拒是一个层面,接受则是另一个层面。即使是最不抗拒的喻文州,代入那张神之领域的合影留念,也让黄少天无法直视。

更关键的是,即便是作为被联盟都认证过的“正牌男友”,喻文州却压根没有表达过和自己是一对的意思。几天下来,他细心留意,对方的一言一行都没有越过队长对王牌应有的关心界限。较真起来,比起赛季时的态度,这段时间里喻文州更多时候还带着一些这次就是作为关工委一员来执行联盟命令公事公办的态度。

观察无用?难道要主动作为?拿着文件夹去逼供?这个念头一闪过,黄少天下意识就扭头了。这姿势略难看了,而且按照喻文州的性格,做什么都是有他的考虑的,现在不表达,说不好还是出于以退为进让自己慢慢适应的战术考虑。只是这种完全基于假设后再作假设的沙盘推演,没有多少价值。

如果能掌握多一些要素……黄少天懊恼地捶了一下头,都怪自己失忆了,完全想不起自己和喻文州作为恋人是怎么相处的。不,更准确地说,他根本就不知道同性恋的二人该如何相处。

对了,同性恋的二人!

黄少天灵光一闪。

比起直接单刀直入地和喻文州掀开天窗说亮话,曲线救国是更佳的选择!向叶修请教一下不就得了嘛。至于为什么?答案很明确啊,叶修可是另一个板上钉钉又距离最近的基佬。既然是荣耀教科书,说不定在这方面也是教科书呢!有什么不懂的,多学学多问问很应该,况且现在还有一个谈心义务的便利。

想到这,黄少天顿觉海阔天空。

 

 “少天,你怎么老是要谈心?你的心究竟有多大,啥时候能谈完?你们蓝雨不是宋晓才是大心脏吗,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对于再次被点名要求谈心,叶修没觉得荣幸,只觉得不幸,比别人多干活多使劲的事儿,出了战队他是老大不愿意的。可就是这么不愿意,出门的时候还要被周泽楷略带羡慕的视线目送。

“我今天是来和你聊正经事的,”黄少天深呼吸一下,开门见山,“老叶,我发现自己是个同性恋。”上一次聊天的时候,黄少天对于自己是同性恋的真相还遮遮掩掩,知道叶修也是被联盟出柜的另一个同性恋后,他就直抒胸臆了。

叶修扶稳了差点掉地上的烟,话还没说,就被黄少天接着呛上了:“行了,收起你那一脸震惊的表情行不行?没想到老叶你演技挺好的啊,这神态演练过多少次啊,你其实早知道这事吧!”

“少天,你想多了。”

“你有胆做你就别否认!我问你,你也是同性恋吧?你和韩文清是一对吧?”话音未落,叶修一脸中了舍身一击的表情。

“这什么话呢,不,我是说咱们谈心不是要说你来着,怎么话题转到我身上了?”叶修难得地出现了一点慌乱。

“只是绕背铺垫一下,你先回答刚才那两个问题!”

“谁和老韩是一对那么重口了!”叶修有点气,控制住没拍案而起,可到底觉得这对话没法继续下去,起身就往门外走去,“今天这心谈不下去了,等少天你被文州传染的心脏什么时候治好咱们再聊吧。”

“哼哼,这不是没否认自己是同性恋嘛……而且这么一个激动的态度,难不成是两人闹别扭了?”黄少天不仅发现了叶修回答中的华点,还非常有理有据地发散了一下思维。

 

看来直接从叶修嘴里套话暂时是此路不通了,喻文州那条道又不敢轻举妄动。黄少天的脑筋动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叶修的男朋友——韩文清。

黄少天是万分地想和韩文清当面聊聊的,钱包他都准备好了。按照这两人闹别扭闹到叶修扭头就走的程度,黄少天清醒地认识到远距离聊这个话题被韩文清挂电话是分分钟的事情。只是现在他身体抱恙,关工委三人组根本就不允许他这个失忆的家伙到处乱窜。如何能见上远在Q市的韩文清一面,是个大难题。

谁想到,正想睡觉,枕头就递过来了。在依依不舍地挥别了蓝雨战友后,韩文清居然作为第二批复健志愿者来了,而且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是带着张新杰一起来的。对于主动报名来陪黄少天复健的原因,韩文清在申请表上是这么填的:“我能给患上失忆症的黄少天带来全联盟最好的治疗。”


TBC

评论(55)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