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ALL黄]众里寻他千百度之前篇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搜索的关键词有误,没找到all黄只能……

all黄就是all黄少天,雷的话请勿点……小中篇,按大纲应该六更完结,具体的CP详见每更的tag……


“分手就分手,你以为我……!”黄少天不是一般的激动,两旁车声轰鸣,他仍然飚高音调对着手机吼着,“哔——”的一声,骤然拉近的警笛声和急速拉近几不及反应的车头是他印象中的最后场景。

 

“少天,少天……”映入黄少天仰卧的视角的是一张极近的脸,太近了,近得无法看清轮廓无法分辨出是谁,但气味……很熟悉。

“文州,你这是要给少天做人工呼吸?他这不都醒了,”懒洋洋的语调有点漏风,因为说话的人此时正叼着烟双手上下摸找着什么,“小周,你看到我火机了吗?”

“医院……禁烟……”另一个腼腆的人嘴上答着,目光却也紧紧注视着病床上的人。

“队长、叶修、周泽楷?这是什么奇怪的组合?”待黄少天视线聚焦将这三人看清时,眼里是明白的,脑子里可是不明白,“现在是夏休吧?夏休期间这三人怎么会凑到一块,而且这架势,貌似是他们聚集的焦点是我?”

黄少天内心嘀咕了一大堆,出口却只有一句:“怎么回事?”言简意赅得对面三人俱是一愣,以为黄少天还有后续大段情感要抒发,结果却等了个空。对方直接这么一句简短有力的Q就召唤A了。

“我就说文州你别那么担心,你看,这一意外连话痨都治好了,因祸得福啊。”看到喻文州朝自己亮了亮握在手里的打火机,不管是不是看在“人质”的份上,叶修也意识到自己说得有点过,立即切了话题,“少天,还是你们队长给你详细说说。”

 

在喻文州长话短说的背景回顾下,黄少天终于明白了自己眼下的状况。就是过马路没留心差点给车撞上,不过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身上没受伤,人昏迷了几天。本以为外面看着没事应该没有大碍,谁想一检查,医生说这下糟糕了,可能惊吓过度造成了部分失忆,还查不出是哪部分的记忆。

收到消息,联盟顿时紧张起来。别的事情失忆还好,万一荣耀的事情失忆了,剑圣还是剑圣吗?即便不是代言人,黄少天好歹也是招牌之一,粉丝万千。因此,即便万般不喜黄少天的风格,冯主席还是高度重视这次事故,派出了由前后第一人以及自己最看好的接班人组成的关心职业选手发展工作委员会,简称关工委,代替自己前来慰问黄少天,并赞助一个月的康复训练陪伴。

“主席老人家差点因为你这事吓出心脏病。”喻文州关切地表达了联盟最高掌舵人的关心。

“那是他以为自己要亲自来慰问黄少天时的反应吧。”这次不等喻文州说什么,周泽楷已经轻轻说了声“前辈”,然后比了个指头抵在唇上。

连周泽楷这个平时最能让黄少天炸毛的,都懂得此时给病人一点应有的关怀,叶修也觉得自己是有点被呆医院这几天的烟瘾给折磨得失态了,自己给自己打了圆场:“好了好了,既然身体没大碍,我们还是回蓝雨吧,回到熟悉的环境应该能让少天恢复得好些。”

 

一行人移师到蓝雨。俱乐部的单间宿舍多得很,安排妥当都住下来后,黄少天才咂摸出哪里不对劲。WIFI堪称为与水、空气、阳光并列现代人四大生存要素,眼下的黄少天明显对其IFI严重不足,不是蓝雨的信号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他的终端接收器出现了问题。

“队长,我的手机呢?”黄少天一回到蓝雨就生猛起来,,正准备把自己的这次奇遇发微博,毕竟这种死里逃生又被医生下定论失忆这种狗血事件可不是每个人都遇得上,可把包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摸着自己的手机,“不会漏医院了吧?”

回应他的是一个车祸后支离破碎的残骸和喻文州的TVB腔:“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想的。”

“我最近好久都没备份了……”目测眼前这货是不存在挽救的可能,黄少天整个都有点蔫蔫的。知道自己是失忆的情况后,黄少天表面看起来很镇定,心下还是有点慌的。荣耀还好,至少还有联盟提供支持,自己也有信心。可医生也说了,没明确失忆的是哪部分。万一是私人领域的,他可得自力更生了。现代人的手机就相当于个人行动的黑匣子,本来黄少天还想从里面挖点蛛丝马迹自我检测一下,这下可抓瞎了。

“肚子饿吗?要不我煮个面给你吃?”

黄少天低落得没给难得玩烂梗冷笑话的喻文州面子。喻文州也便放弃了自己可怜的幽默感,安慰起来:“少天,换个角度想。没了手机,这段时间你可以专注恢复,尽量检验荣耀部分的情况,到时想忙别的事也有时间,不是什么坏事。”

“我说队长,我其实是有点担心,如果我失忆的不只是荣耀的部分怎么办?这三人小组是不包恢复私人领域记忆的部分的吧?万一我丢失了一部分私人领域的记忆怎么办?”黄少天一气说完瞄了一下喻文州,“我了个去,队长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你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没有告诉我!!!”

“时间不早了,少天你先休息吧。”

门“嘭”地一声关上,留下在医院休息了三天三夜此时正精神抖擞的黄少天坐立不安。他誓要刨根问底找出答案。

 

独处让人冷静。一个人呆着黄少天又觉得喻文州的话有些道理。眼下私事再重要也不如荣耀重要。夏休再长不过两个月,不在这段有限的时间里利用联盟提供的有利条件好好复健,等到重返赛场可不知道该怎么着了。至于私事,日子还长着呢。理清楚了轻重缓急,黄少天便安心地按照喻文州提供的计划表开始了检验。

可人生就是这么喜欢和人开玩笑,十之八九是欲速则不达,偏偏放宽心后就有那么一二撞进了那个直通答案的虫洞,比如现在。

按照训练的计划表,今晚临睡前该是看些荣耀视频找点临场感觉。比赛视频这东西网上一堆,但传播度高的多是炫技类型,非职业选手的首选,黄少天决定还是从自己电脑里挖点存货。

宿舍里的个人电脑不是训练机,可好歹职业选手三句不离本行。不过一会,黄少天就找到了一个名字为“荣耀个人技术提高学习资料”的文件夹。这文件夹做得挺细致的,里面共分了十一个子文件夹,分别命名为“第一区”至“第十区”和“神之领域”,黄少天一边点开检阅一边欣慰地给自己收集整理资料的能力点32个赞。

那好,就从最基础的第一区开始看看。正嘀咕着视频的缩略图有哪里不对,点开后的传出的真刀真枪激战声让黄少天目瞪口呆。

是的,“真刀真枪”基战声。

 

依次再点了一下第二区、第三区,黄少天就琢磨出来了,这十一个文件夹应该是按照动作难度排列的十一个GV视频收藏文件夹,那个被命名为神之领域必须是能人之所不能的高难度集锦。

“冷静点黄少天,冷静点!”黄少天在心里给自己安慰,“你是失忆了,可不能把本性忘了!谁没点猎奇心态呢!而且以前你不是最爱开各种无伤大雅的玩笑,收藏这种GV算得了什么!这玩意肯定是下载来专门用于在蓝雨和尚庙里开玩笑的。不要因为这点小小的收藏癖好就怀疑自己的性取向啊!”

如此开解完后,黄少天稍微镇定了一些,但也不能否认太阳穴因为刚才的刺激传来隐隐的疼痛。他拉开常用的抽屉,摸出惯用的驱风油抹了一点,稍微缓过神来。正当他恢复平静要将驱风油放回去的时候,余光扫过,映入眼帘的除了驱风油、按摩的手油,还有……润滑剂!?不!不只是润滑剂!!!如果润滑剂还可以硬是解释为自己做手活用的,那旁边的一大盒安全套是怎么回事。使用日期新还可以糊弄解释为收到的试用品,可这种拆封用到剩下最后两个的状况实在说不清道不明。

“难道我是个基佬!?”黄少天顿时有点明白刚才喻文州看着自己沉重的神情了。

 

黄少天悲恸地把文件夹一个个点开去,果不其然,难度一个比一个高,口味一个比一个重,可他不得不否认,自己并没有出现一个直男应有的反感。这样的反应连黄少天都不得不自嘲:“虽然脑子忘记了,可身体还是很诚实嘛。”

当然,对于最后一个被赐予“神之领域”这么高大上名字的文件夹,他还是深呼吸了几次稍微做了点心理准备才打开。意外的是,比起之前琳琅满目目不暇接的大批量高水平收藏,这里面只是又套了一个文件夹,命名为“进入神之领域纪念”。再点开,仅仅有一张孤零零的照片。等打开看清后,黄少天只能用那句网络名言表达自己的心境:“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

这张通过视频镜头拍下的照片的地点赫然是黄少天此时所处的房间,而这张照片的关键之处是画面上只有两名男性的裸体,一个是黄少天,另一个却偏偏遮住了脸。

“原来我不仅是基佬,还已经有了一名男朋友!?!?!?”

此时此刻,黄少天仿若醍醐灌顶,终于参透了喻文州离去时那悲天悯人的眼神。

 

“少天,昨晚没睡好吗?”一早起来,喻文州带来了春风般温暖的问候。

昨夜受到重度冲击的黄少天何止没睡好,简直夜不能寐。他真的很怀疑,之前遭遇车祸意外的自己在“我是基佬”这个既定现实前都没有倒下,何以栽在一辆车的惊吓下。

“看来这次的变故有点大,一时适应不了吗?”难得没等黄少天的回话,喻文州笑眯眯道,“说来,还有个安排还没告诉少天。主席的意思是让职业选手们也志愿来和你切磋一下帮助你恢复。你人缘不错,报名的人不少,我们还是筛选了一下,给大家排了一下档期。无论是为了扛住高强度的轮番轰炸还是不让大伙担心,少天要争取尽快调整过来。”

拿着喻文州留下的一份名单,黄少天感觉是人算不如天算。事情还得从昨晚说起。

 

在巨大的精神冲击之后,黄少天发现了新的大问题,问题的关键不仅仅在于自己是基佬、自己有基佬男友,而是此时自己居然忘了这么一位和自己共赴过神之领域的男友是谁!他这下可是闹清楚了失忆的部分是哪部分了!

情景代入了一下,黄少天有点手足无措起来。按理来说,自己发生这么大的事儿,手机是没了,但现代联系方式这么发达,这位男友不可能不知道,更不可能不来探望自己。至今不露面,只可能是因为怕刺激到自己的病情,采取润物细无声地唤回自己的记忆。对此,黄少天机智地将自己的隐藏男友圈定在这个三人关工委小组里,并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排出了个最可能到最不可能的一二三。想着从最可能的那个试探起,逐个击破,化解谜团。

喻文州发给自己的这份名单简直是打乱了自己的作战计划。从逻辑上讲,关工委的组成成员还是由冯主席点名的,而这个来探病的名单则完全是自愿主动报名,个人的主观能动性更有说服力。想到这里,心乱如麻的黄少天理不出头绪,决定按照复健菜单去接受一下组织带来的温暖,虽然这温暖实在是太过吊儿郎当。

 

“虽说关工委除了陪练以外是有这么一项了解患者复健心理状况的任务,但我断断想不到少天你来找我居然真的就是来找我聊天而不是来拿这个借口缠着我PK,真让人又惊又喜,”叶修叼着烟摸着带点胡茬的下巴,“老人家不想休假还打高强度的比赛,可听话痨告解还是很耗蓝啊。”

“你爱听不听,不行我找队长和周泽楷去,你们仨谁都可以提供这服务吧?”黄少天作势要走,身后飘来叶修有点欠的声音:“和小周聊你是能说不少,可他是没法给你反应。至于文州,的确是个比我更好的选择。但既然你都跑这来了,必然是有要瞒着他不好直说的事情。少天你也别扭扭捏捏的了,哥今天是照顾伤员摆定这场龙门阵了。”

叶修的话一针见血,最后有给了个台阶下。来找叶修,的确是黄少天反复思量过的。那张照片的另一个主角,按照拍摄地点和名单中各人与自己的熟悉程度,最大的可能性就落在喻文州身上。如果说这名单上的人都开个赔率,喻文州孤身一人,没法像中国男子乒团能包揽冠亚桂,但也绝对是1赔2.5以内的一号种子选手。和一个最有可能是自己忘了的恋人候选人讨论这个话题,略虐心,即便黄少天一直认为垃圾话对他们队长是没有用的。

 

“给你半盒烟的功夫。”叶修掏出烟盒看了下存货,端出了洗耳恭听的架势。

“老叶,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黄少天眨着眼。

“什么?”叶修比对着周泽楷,给出最简短的反应语句。话痨能自说自话,可刚受完刺激的话痨,他不好太敷衍。

“我发现我其实有个恋人。”

“我们关工委是关心职业选手发展工作委员会,不是关心职业选手感情工作委员会……”

“感情影响选手情绪,情绪影响表现,表现影响发展,怎么无关了!?”

“继续……”

“可我发现我忘了我的恋人,这人在我丢失的记忆部分里。”

“我去,那你还继续个什么?不,是说你忘了怎么又发现了?该不是你在蓝雨和尚庙呆久了幻想出来的吧,这次意外刺激这么大?”叶修发现华点,一下饶有兴致起来。

“这你就别管了!”黄少天摆手大喝一声,他总不能把昨晚的情况都交代了,“关键点是我现在不知道这事怎么办。”

“是要遮掩还是怎么的?蓝雨不开放恋爱系统,所以你不敢和文州说?怪不得你们蓝雨要搞和尚庙,这方法对屏蔽恋爱真是绝了,只是要小心屏蔽出基佬来啊。”

如果不是身陷其中,黄少天简直要为叶修的神机妙算鼓掌了,因为他说得太对了,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基佬就隐藏在他面前呢。

 

可叶修接的并不是聊天的重点,黄少天被他一顿抢白后果断拿回主场优势:“去去去去去,究竟是我找你谈心还是你找我谈心呢!怎么说得比我还多了!你怎么那么肤浅呢!老是想些藏来躲去的!是不是以前躲媒体躲出职业病了!?我可是历来公开亮相光明正大的,不是烦恼什么地下情曝光的事!”

黄少天为叶修这样看他略不爽,情绪一激动,语速都有点快了:“你想想,按我光明磊落的行事风格,恋爱绝对坦荡荡,甜蜜蜜的。可这次一出事,好了,把人给忘了。要说像你这种藏着掖着的把人忘了就算了,人家好歹有个心理准备。我这种一直热乎的把人给忘了,突然不联系了,对着不亲热了。开始一段对方还能理解我这是受了刺激需要时间恢复,可时间一长,真发现我把人给忘了,对方该多伤心啊。那歌名叫什么,最熟悉的陌生人是吧?我光是自己代入一下我恋人的身份,都觉得有点揪心。你说对吧,老叶?”

黄少天说得一往情深滔滔不绝,结果扭头一看,妈蛋,叶修叼着前头挂着老长烟灰的烟正发楞呢,听到叫他,才敷衍地“嗯”了一声,还不如周泽楷的“呵”呢,好歹是个更费劲的开口音。

这反应可让黄少天愤慨了,仔细琢磨下又觉得没有愤慨的道理。关工委到底是公家人,叶修和自己私下关系是不错,可来这也是替联盟办事,听喻文州讲,这个每日复健聊天他们三人小组还要定期整理一些过程纪录给主席交差。自己一不留神说了这么多纯粹和荣耀不沾边的感情垃圾话,叶修说不定是在苦恼怎么回去做笔记呢。

好吧,借钱都是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那自己也该照顾叶修说两句场面话,鼓励鼓励他下次陪聊的热情。这么考虑好的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老叶,你放心好了,你别理会我上面那些小儿女情调的烦恼。我这里向联盟表个态,无论是遇到怎样的个人情况,我都会遇到困难就上,遇到垃圾就扫,遇到boss就抢,争取早日复健成功,以最佳状态重返联盟新赛季!”


TBC

评论(44)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