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魏叶喻黄]四元一次方程(第十六题)

【第十六题】


“来来来,别客气,都是自己人。”菜很快端上来了,看着另外三个人神色凝重都没动筷,叶修动员起来,却还是没人动。

“都不来是吧?那好,我来给大家夹菜,”叶修笑嘻嘻地先夹给了魏琛,“老魏,你先来,你最老。”

“文州,你紧跟着,你手残,需要照顾。”叶修一边夹菜一边念念有词。

“然后是少天,少天比我弱,多吃点别被哥甩太远。”叶修给三人都布了菜,还没顾得上自己。

这时喻文州倒是快了,提箸也给叶修夹了:“叶神,我也给你夹,你病了需要照顾。”

叶修笑眯眯等后半截台词:“怎么说?”

喻文州也没让他失望,话接着就出来了:“心脏病。”顿了顿,又来了一句:“好了,四个人,正好凑齐老弱病残了。”

这下倒是黄少天抢先拍桌大笑了起来,可刚哈哈两声又顿住了,因为用脑子一琢磨就觉得不对劲。喻文州这句话有点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还要不算友军。黄少天的笑声一卡住,喻文州也意识到了,手在桌子下拍了拍黄少天,安抚的意思。好吧,勉强算同队豁免。

 

破冰之后,魏琛倒是听了挺乐,筷子都动得迅猛起来,频频往叶修夹的地方凑热闹。

“老魏,你这就没有意思了。抢的有啥意思,还不如抢文州的,他那地盘更大。”叶修一边爆手速一边揶揄。

“魏队,给你。”喻文州倒是毕恭毕敬。

魏琛不好对喻文州发火,只得狠狠道:“我要真是抢就一个喷嚏打下去,这盘子都归我了,还轮得到你现在来唧唧歪歪。”

“平时晚上睡觉已经受你鼻鼾折磨,现在还要增加攻击方式,不厚道啊,”叶修看魏琛的厚脸皮也有点因为两位徒弟在场而搁不住,“怎么,你现在也知道你两位徒弟在场不该开地图炮了吧?”

“叶神,还是吃宵夜吧。”喻文州习惯性调停。

“我看吃宵夜斗嘴速大家不高兴,聊天吧斗嘴火药味又太浓,不如玩个游戏‘抽王八’怎么样?”叶修的兴致不是一般地高。

“抽什么王八,王八明明就在对面。”黄少天努努嘴,意有所指。

“我也这么觉得。”坐在黄少天对面的叶修也笑笑,点头称是,一句封喉。

“叶神细说说?”喻文州倒是内心赞同这个提议的。他们四个聊什么都尴尬,或者聊什么都带着火药味,倒不如做些啥分散一下注意力化解一下。

 

“一共四张牌,其中一张代表王八,好了为了照顾少天的情绪,叫鬼牌吧。总之,牌是各人一张,然后拿到后每个人必须和别人交换三次牌,交换满三次的停止交换退出比赛。需要注意的是每次交换必须获得交换方的同意而且不能只和同一个人交换。最后,交换次数满三次后手拿着鬼牌或交换次数不够三次和交换人数仅限一人的为输家。输的就搞点小惩罚好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规则,你们这些玩战术的吃个宵夜都不让人安生,”老魏拿起一串撸进嘴里,“老夫观战。”

“好,老魏交换次数不够,率先接受惩罚。”

“尼玛!没听到我刚才说什么吗?”

“队长替你报名了。”叶修笑嘻嘻地派牌。

“魏队,没什么异议我们就开始吧,大家乐一乐。”喻文州好言相劝,魏琛不好驳他。至于另一个预谋起义的黄少天,眼见队长兼恋人的喻文州都拿起牌,也只得配合起来。

 

黄少天这人,不做则已,一旦决定做了,不会犹豫。抬手看了一眼自己的牌,就和喻文州换了:“交换一次。”

喻文州笑盈盈接过,心底却暗道不好。按叶修的话说他就是个手残,没想到手气也不好,起手就是一张鬼牌。黄少天说话时正想阻止又怕暴露,只能让赛场上的骑士此时也替自己硬抗伤害了。

“现在鬼牌到了少天手上,怎么才能把这张鬼牌换出去呢?”喻文州飞速思考起来,“不能把鬼牌换给魏队,这是底线。最好是能换给叶修,可是这家伙鬼得很,多交换两次恐怕就能看鬼牌是在谁手上,不太可能同意交换。所以能换给叶修最好,再不得己,就让少天把牌换回给自己好了。”

没等喻文州想好具体怎么操作,黄少天先开口了:“老叶,我和你换一下怎样?”

“要是我说不肯呢?”叶修一脸欠欠的笑,让黄少天有点抓狂。

“老夫和你换,理这没下限的家伙干什么!”魏琛一把夺过了黄少天的牌,二话不说完成交换。

喻文州无语了。鬼牌跑到了魏琛的手上,刚刚才有点头绪的思路又得重新来过。敢情这鬼不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反而是抢着带回家啊。

 

看清牌面,魏琛明白过来为什么刚才这毛头小子不愿意和自己换了,敢情击鼓传花是传到了自己这。不过魏琛也是多年历练心理素质极好,脸面上一点都没有暴露,还乐呵呵地说:“我看就我们几个交换好了,让叶修落单接受惩罚。”

“呵呵,”叶修叼着烟并不在意,“我是不介意的,毕竟你们之中还有个鬼牌嘛。大不了到时候谁拿着鬼牌和我接个吻当作惩罚好了。”叶修手里的不是鬼牌,鬼牌自然只能在那三人阵营之中,这三个家伙都已经换过牌了。眼下他一时还没猜出是哪个人手上,可多说两句撩撩大家,总能多发现点线索。

 

“我了个去,老叶你想得太美了吧,你这是浑水摸鱼趁机占人便宜啊!”黄少天拍案而起,他心里清楚得很。魏琛和叶修有过一腿,自己和叶修有过不只一腿,而喻文州和自己现在正在交往,无论是推哪个出去舍生取义,都是不合适。

“所以才算惩罚啊,也算是对你们仨消极比赛的一个警告。”叶修不咸不淡地说,魏琛和喻文州当然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到底是被镇住了。

“那好,你说我们消极比赛,老夫现在申请和你换牌,如何?”魏琛手里拿着那烫手山芋恨不得赶紧扔出去,看到这台阶立马就往下爬。

“老魏,你要搞清楚啊,这可是蓝雨对兴欣,你别光想着蓝雨的日子当内奸去了,必要的时候得大义灭亲。”魏琛以为自己牌面被识破,却不想叶修接着又补充道,“哥从来都是喜欢积极主动的,少天和老魏求着我换牌我都不换,因为我喜欢自主选择。所以,就你了,你看怎样,文州?”

叶修放着牌的手递了过去,喻文州本想留着自己的交换次数在必要时多做周旋,此时被叶修看穿,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不得不将自己的放到对方手上。

至此时,喻文州、黄少天都各完成两次交换,魏琛、叶修各一次,鬼牌在魏琛手上。牌局一下陷入了死局,魏琛、喻文州、黄少天俱是知道鬼牌具体在谁手上的,而喻黄两人都剩最后一次交换机会了,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想通过人肉炸弹的方式来救出魏琛手上的牌,可奈何叶修就是不上套,对魏琛的橄榄枝无视得很彻底。

“老叶你这人不厚道啊,看在同房情谊上,怎么也得你室友交换一次吧。”魏琛开始打垃圾话的擦边球了,奈何喻黄两人早知道魏叶二人之前的关系,听得都是冷汗直流,佩服叶修笑得一脸坦荡。

 

到底还是黄少天看不下自己老大热恋贴冷屁股的姿态,伸手一抢,夺过那王八牌:“好了,我和魏老大换,交换满三次,先退出游戏。”

“哟,还是少天率先完成比赛啊,年轻人耐力果然是差点。”黄少天现在是养成习惯了,玩什么游戏都和在荣耀里似的,一旦退出比赛,就自觉闭嘴,叶修可是看准了他的漏洞,刷了一句垃圾话来刺激对方。

还没等他回嘴,叶修又开腔了:“来来来,老魏,我和你换。少天退出比赛了,我可不能只和文州一个交换过啊,不然得输。”

“就是要看你输!”魏琛的鬼牌刚被黄少天抢走还有点懵,听了叶修这话顿时被拉回魂,不及细想,立马老树逢春地爆了手速,一下就抢过了喻文州的牌,完成了交换。直到看清喻文州呆愣的神情,他才咂摸出好像哪里漏算了一步。

进行至此,三人完成交换,游戏结束。

魏琛和喻文州都已经完成了三次和不同人的交换,手上的也是普通牌,算是游戏赢家。而黄少天手握鬼牌,自然是输家。还有一个叶修,拿着的是普通牌,可是再没有交换的对象,也算是第二个输家。按照刚才的说法,输家之间要接个吻……

魏琛这下觉得,自己和喻文州不像是赢家倒像是输家,而叶修这输家反倒像是他早有预谋设计好的。而这个总设计师扫了一眼各人摊开的牌面,此时正是一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哎呀,哥输了。少天,我们这下可是难兄难弟了。”

 

TBC

评论(2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