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叶黄]谈情说案 【第五案】(中)

【第五案】

 

“老叶,你可以啊,马无夜草不肥嘛。平时看你们兴欣的都不务正业,原来是有藏起来的大东家。”黄少天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什么大东家,你又不是第一天入行,”叶修在烟灰缸上敲掉烟头蓄了老长的烟灰再叼上,“这些只是招牌,又累又不讨好。”

“说得自己那么大爱奉献像倒贴似的,要真那么惨那么累那么不好你倒是把这衔头让我啊?之前那些带娃娃出远差还人情债的脏活累活志愿劳动我是一件没跑这次的……”

黄少天还没说完,叶修已经把他箍回怀里:“好啊,这次也带你玩好了,到时候顺便把你介绍给院方顶我的岗好了。”

“真的假的真的假的?”黄少天一听有点亢奋,他在业界是名气不小,可是这种能够拿出来当招牌的主顾还在争取的过程中。律师说是技术吃饭,可是案源这东西就是一种垄断资源。很多好的资源都是名牌律师顶着个头衔,忙不过来的时候就以包工头的形式分给自己信得过的手下。像叶修刚才直说把头衔让出,这大饼画得实在够大,一下把黄少天都哄住了。

“假的,所以赶紧睡觉做梦去。”叶修一下按掉电视机。

这种事情说起来也有点敏感,听了叶修这句,黄少天也摸不准。虽然职业上的事情一直很进取,可那都是对专业素养提高的追求还不至于歪到对业绩上的索取上来,再追问就有点显得得失心太重。黄少天的思绪在脑子里打了个转,索性闭了嘴,哆嗦着起身关了灯,又摸着黑钻进了被窝。

才躺好,叶修的手就抚上了他的脑袋:“养精蓄锐好好表现吧,系列案……估计得持久战了,你可要接好哥的棒。”

 

果不其然,第二天博林医院那边就来电话请叶修了。他们也有内部的法务,只是这次的事件来势汹汹,不是平时小打小闹的医务纠纷。媒体上的轩然大波已经翻弄起来,会议室里等着碰面的赫然是负责这块分工的副院长。见到叶修进来,欢迎的第一句话已经带了自嘲的沮丧:“真希望能一直不见你。”

“马上就能如你所愿的。”叶修笑着握住了递过来的手。

“怎么说?”那院长有点喜出望外,内心期待起叶修有何出奇制胜的绝招将这场风雨扼杀在苗头之中。

“这位是我的拍档黄少天律师,”叶修引荐了一下,“接下来有些工作我觉得让他来配合我或者代我出面挺合适的。”

“哦哦,挺好的,久闻黄律师大名。”那点期待虽然即刻就被掐灭了,可副院长还是游刃有余地社交起来。黄少天还不至于没听出这话中的客套,谦虚了几句后也适时地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当然,话唠也知道这时候要克制别说太多,叶修带他来已经是对他专业水准最好的背书。

内部的法务昨夜紧急碰头拿出了大体的意见,会一开始便介绍起来。初步的调查结果是药物出现了问题,如此一来,刑事、民事两头都要铺开,涉及病人数也多,这样的大状况,估计会是大规模的持久战。副院长一听,眉头深锁。

叶修表情倒是轻松:“听起来是状况多,不过现在除了一些公开的信息和内部的采购资料、病人情况,我们能了解的就没有了吧。不了解具体情况,我们也不能做些什么。说得好听点,以不变应万变。”

本想趁此机会立一大功的法务部门负责人一听也有点接不上词,这话一针见血得让准备掳袖子表态的他支吾了半天,只得点头“嗯”了一声。

“那是要怎么办?有什么直说我们下面也好接着安排应对,总不能真的什么都不敢吧?”副院长是个爽快人,没有去在意自己法务的小心思,解决问题才是他最关心的。

“先让警察们给我们打一会工好了。”

“哈?”

“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还得靠他们才能了解到,当然有些简单就能找到的资料可以靠自己,可现实和电影里演的都一样,要抓凶手还得靠警察。博林医院树大招风,院长您最近能做的就是多从保安公司里招些精兵强将,让医院在真凶被揪出来前别被家属们揍趴下就好。”

这结论实在有点出乎院方的意外,怎么琢磨怎么敷衍,副院长正想发话,叶修就又急人之所急了。“对了,如果是平时没有这方面的了解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叶修在兜里掏了掏,摸出了一张名片迅速递了过去,“这是我以前一律师朋友转行后开的保安公司,叫魏琛,里面光我知道的就几十号兄弟,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您不妨考虑一下。”

院长表情尴尬地接过后,会议很快进入了冷场时间。最后,还是在叶修反复表示了会尝试和警方做联系后,对方才将信将疑地捏着那张名片送走了叶黄两人。

 

才走出没几步黄少天就嚷了起来:“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什么时候和魏老大接上头的,他什么时候跑去开保安公司了!?他说自己不干法律这行之后完全销声匿迹连我他都没找!你是唬我还是瞒着我啊!?什么情况老实交代,那名片还有没有给我一张还是你手机里存了联系方式?”

“少天,想知道你魏老大的消息吗?”叶修终于停步转头对黄少天笑了笑。这笑来得太诡异,黄少天立马警觉地退开一步:“你打算干吗?”

“交给你一个光荣又重要的任务。”叶修掏出了一张名片,黄少天立马夺了过来,一看:“韩文清?”

“嗯,赶紧和老韩套磁去,咱们这一次案情的关键先生就是他。”

“妈蛋妈蛋妈蛋,哪里不对,关键先生明明是宋晓好吧,韩文清这……”黄少天再不承认此时也不得不直说,“你让我找他几个意思啊,又不是不知道那次开庭我和他就有点不对付,你还有没有一点终极关怀了?”

“那次的案子”不用说,指的就是黄少天将韩文清辛苦搜集的证据作用都化为乌有的第一役。律师找警察套磁,本来就是不容易的事情。偏偏是韩文清,黄少天去找他简直就是自己往枪口上撞。

“不然呢?”叶修三个字就让黄少天闭了嘴。现在的事情就是他俩扛着,比起叶修这种原本就和韩文清有过点过节最后还“叛逃”离开组织的人,黄少天在韩文清眼里该是干净得像白纸一张了吧。

前有黄继光堵枪口,现有黄少天送钱包。

黄少天把心一横,下午就独自去公安局登门拜访了。接待他的是个叫宋英奇的小伙子。自我介绍是刑警,可那斯斯文文的模样却怎么看怎么不像警察,有点像……黄少天“啪”地拍了一下大腿,恍然大悟,有点像检察官。

那“啪”的一声正好和对方挂断电话的声音重合,黄少天立马微笑地看着对方等待回话。

“韩队长还在外面调查,我刚才和他电话报告了。他的意思是现在的案情还在调查中,警方也并没有得到比较确切的成果,更不方便向您这边透露了,请多谅解。”是拒绝的话,可从这年轻人嘴里礼貌地说出来,总让人觉得还有努力的空间。

黄少天自然也不会就此罢休,可发力并不在这一时半会。此次上门不过是探路,这个案子战线还长,没见到韩文清这尊真佛,黄少天觉得和眼前这小伙子套套近乎也好。等到送客回来后,宋英奇才觉得哪里不对,自己怎么不知不觉就被黄少天要去了名片,而且还有些不合规矩地给他介绍了好几位同事相识。

等到一个多月后再上门,韩文清听着黄少天轻车熟路打了一路招呼进了自己办公室,有点后院起火的感觉。

“把我的行踪掌握得够清楚的,才回来5分钟就掐好时间过来。叶修觉得自己当卧底目标太明显所以换了你来吗?”韩文清的开场白不是很客气,更别说倒茶待客了。

黄少天倒是不在意,他本就不是韩文清的客人。警察接警是公务,接他这个律师则不是。韩文清没下逐客令已经是很给面子了,或者说是认清他已经打入内部的状况后放弃了这些无谓的麻烦虚招。

黄少天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就说了起来:“听说刑事部分已经准备立案了?好像还是你的老搭档张新杰啊?看来上头很重视这案子啊,你和张新杰,这是什么个最佳组合啊?我说是不是这回案子情况很严重,国家机器打算取谁的命所以又选中了你们啊?老韩你这脸本来就不行,要再多砸几条人命在你手里,是不是要开始打算兼职一下阎罗王了?”

“那些人是罪有应得。”

“对了。你这一个多月都在外面跑吧,风里来雨里去的听说还跑到药厂和经销商那里出差了?有没有采集到什么有价值的证据啊?那些证据够不够分量让那帮被告抱头痛哭当场认罪啊?”

“别故弄玄虚,有话直说。”

“你就不能让我迂回一下嘛?”黄少天叹了口气,“好吧,韩队长,您看您能不能通融一下共享点案情啊?你戴着大盖帽不知道我们这些个体户的苦啊。我们这些做律师的,调查起来可没有你们这些警徽开道的方便,想去药厂调查得东躲西藏,听说那个药厂光狼狗就养了十几条。你想想,十几条狼狗,每天吃肉就得多少钱,这该都是卖假药赚黑心钱赚来的吧?

“别绕着弯来套我的话。”

黄少天饶是话唠现在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了,一会让他直说一会又让他别套话,没吃闭门羹又不下逐客令。琢磨了一会,黄少天决定闭嘴,让韩文清发挥了一下。

果然,没等太久,韩文清看他态度诚恳,还是发话了:“今天让你来其实并不太符合规定。”

别的律师此时的惯例是紧接着上去拍两句马屁,哄着对方多开恩,再多做些“不合规定”的事情让自己多挖点料。黄少天却耐得住,他在等韩文清往下说,因为韩文清是必然要往下说的。韩文清这么一个人,不说他自己,就说他这么一个能与张新杰这样一丝不苟的人做搭档的人,能不按规矩地接待了他,是必然已经有了一番不按规矩的计划。

“很多调查的情况,我们下周会向媒体公布些案情。你之前带的话是叶修说见面随时有空,既然如此,就约他周六早上九点。张新杰也会去。”

 

“张新杰还真是老模样。”叶修听了黄少天的传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六也约早上九点,真是不让人安生,不过还好地方不算太远。”

“哪不远了,开车好像得半小时,”叶修确认了一下短信里的地址,“少天,你记得后天准时载我出发。”

“靠靠靠靠靠靠靠,叶修你要点脸不?还要专门的司机?自己开车有多难?打个的有多难?我家和你家简直就横穿大半个城,你好意思自己一觉睡到八点半而要我七点半就爬起床啊?”

“我这不是为了抖擞精神好应对张新杰嘛,而且……”叶修顿了顿,“你可以在我家睡到八点半嘛。”

看着黄少天被噎住的表情叶修也不禁笑了起来:“见完张新杰后还能回家继续聊案子共度周末。你看张新杰这行程给我们安排得多妥帖,记得周五带好行李过来,别浪费了他一番美意。”

话不中听,理却在理。两人是在恋爱中,可工作事物之忙超乎一般人承受的范围,谈情的时间完全在说案的缝隙中挤出,聊胜于无。这样的周末小聚,可遇而不可求。黄少天不会拒绝推这顺水的舟。平日的疲劳和紧张早已过度,除了见缝插针的运动和外出,最好的放松方式就是对方的身体上。

等到周五晚,躺了好一会的叶修翻滚下床,端来杯子给刚进行完激烈的床上运动的黄少天和自己都补充了一下水分。一进屋子久违情事的两人就干柴烈火上了,渐渐平息了粗喘的黄少天才想起正事:“明天见张新杰要不要做些什么准备?”

“都有我俩还要做什么准备?”

“和你说正事能不能认真点啊,别当我是你那些还未出师的新人,这好不容易对方主动提出的见面我们怎么也该主动作为点什么,至少那啥……把你在韩文清那里的黑历史想个办法给洗一洗?”

“就因为你不是未出师的新人才这么说,张新杰能主动找我们必然是有备而来,猜他的心思让自己慌神不如放轻松,”叶修摸索着从文件包里扯出了一叠资料,“这些明天也带去给他们,不过估计他们也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患者的家庭情况资料?”黄少天翻了一下有点疑惑,“民事这边还没立案老叶你从哪里搞到这么多情况的?”

“院长信箱一天不清就会被病人和家属的各种陈情信挤爆,花些时间从里面整理,也不算很难。”叶修轻描淡写,黄少天还不至于这样就被忽悠了过去。这次涉案的人数粗略也有二三十,各种手抄板和打印版,反反复复,前因后果,要整理出这么一份材料,又要多少的细致功夫。

“你整理这个给张新杰看有什么意义吗?”黄少天有点迷茫。

“博取同情,还有就是……”叶修拿出了一份薄薄的财政报表,“哭哭穷。”

“博林医院今年的财政情况?你唱的哪出啊?”

“只是预备着的,估计也用不上。等明天随机应变吧。”

“这叫随机应变吗?这明明就是你安排万全我负责开好车就够了吧……”黄少天之前天天去韩文清那里围追堵截,突然被约见面,什么准备都没有,恍惚想起慌乱不已。结果听叶修这安排,自己倒像是闭门已经退了五路奇兵的孔明一样,不……不能这么形容,这样说来自己岂不是阿斗。脑内思想斗争了一大圈的黄少天立马嚷道:“既然都安排好了,那就睡觉!”

瞬间,吸顶大灯已经被灭掉。黄少天的情绪来得莫名其妙,叶修没去去不计较,乐得好好享受这夜的大被同眠。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检察官并不会时时刻刻都和律师针锋相对。韩文清那边已经将案情查了个大概。叶修不是被告人的代理律师,只是民事部分医院的法律顾问,那双方对于对方而言就是没有利益冲突的第三方。可即便是第三方,这样的见面还是很奇怪。所以张新杰开门见山。

“纯粹只是我个人的决定,”张新杰把这严格限定为个人行为,不代表检方立场,“每天塞到检察院的陈情信不计其数,我不是木头人,有些信送到手边,翻看后,也还是会有情绪。”

张新杰平时的一丝不苟让他此刻些许的动容都格外地让人意外:“当检察官和警察,我们有将凶手绳之于法的手段,却没有治愈受害人的方法。或者说,我们有让凶手得到应有的判决治愈受害者心灵创伤的方法,却没有治愈受害人肉体创伤的办法。”

“张新杰,开场白差不多了,再下去就和少天一样了。”叶修打断了这深情的话,恰好张新杰也是到此为止,韩文清随即递过一个信封。往常只有韩文清收别人东西哪有他主动交代的事,黄少天接过有点将信将疑地拆开。

“这是下周一发布的新闻通稿,提前给你们,有点不合时宜,可我想两天还是足够你们多做许多在民事那部分的应对工作。”

“周一就发布,不够两天吧,要从这里抠出更多的赔偿金承担者,谈何容易。”叶修得了便宜卖乖。

“周一10点发布,准确来说,你们还有48小时50分钟的时间,”张新杰倒是不愿再讨价还价,看表对了一下时间,“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够公事公办的,那我们也不送了。”叶修打了个哈哈,就大大咧咧地翻看起稿子来。

“不用把那些材料给他们吗?”黄少天一边凑在叶修身旁看一边问。

“不用,那些陈情信他们都看过了,而且……我哭穷的表情他们似乎也没兴趣。”

“……老叶你还真是用脸来代理当事人的家伙,谁想看你那脸了。唉不过说起来,比起老韩那张脸你的力度还是差那么一点啊。你这脸虽然拉仇恨可归根结底还得靠劳动才能创收,老韩那张脸就不一样了,妥妥地摆在那就能创收。”

“好了,别聒噪了,”叶修在资料上划了好几道标注醒目,“快回去准备吧,就这些我们就有得忙活了,老韩挖出来这几家经销商的情况算是帮上我们的大忙了。”

“听说是二十几还是三十几个案子?”

“37个。”

“……忙得过来吗?”从来都是做少量高精尖案子的黄少天被这个数字震了震,“不睡都赶不及了。”

“赶不及就搬过我家干活睡觉一体化好了,”叶修看着再次震惊的黄少天笑道,“不是开玩笑,认真考虑下搬过来一起住吧少天?”

 

TBC

 

评论(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