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叶黄]手

越忙……越想摸鱼……


大概是身子板有些瘦的原因,黄少天的手在冬天从来都是冷的,冻得和握住冰块似的。“大概是气血不足吧,”被问到时黄少天学着自家长辈的语气一板一眼地回答,然后有点担忧地会问,“魏老大,这不会影响打荣耀吧?”在得到魏琛肯定的答复时,他又安心地笑了起来,将手放到嘴边呵着暖气,冬天干燥的风将他的脸刮得有点红。

是否影响,其实还是得分情况,比如有没有人指点。第四赛季魏琛已经离队,黄少天第一次跟着队伍走南闯北,赛程过半入冬,便开始吃苦。他不明白为什么号称人间天堂的杭州会这么冷。赛后他搓着那双几乎麻木的手,看到嘉世工作人员的房间里有电暖气就不管不顾地往里冲,正想烤一烤,冻爪子就被另一双好看的手抓住了。“冻的时候可不能这么直接暖上,会长冻疮的,你不懂吗?”这是黄少天和叶修的相遇。

“为什么不供暖啊!!!北方不是都供暖的吗?”黄少天将手缩在衣袋里,抱怨又认命地嘟囔着。“长江以北才供暖,”叶修懒洋洋地回答着,“而且这里是户外。”“啊,今天的风真是大。”黄少天生硬地切换了话题。“来,哥让你取取暖,”黄少天难以置信地扭头看过来,叶修举着打火机示意,“聊胜于无。”等到叶修从黄少天双手护着的火苗里点上烟,黄少天才恍然大悟:“无耻啊!你这家伙就是风太大点不着火让我帮忙的吧!”这是黄少天和叶修的相熟。

 “真冷真冷真冷你们北方真冷!”黄少天在寒风中抖得和跳大神的一样。穿着一件外套却依然英姿飒爽的叶修觑了他一眼:“少天,这里是南方。”“我去你没看过网上那幅各地人眼中的中国地图吗!在广州人眼里广东以北的都是北方北方北方好吧!”黄少天龇牙咧嘴地说着,突然恶作剧地将手按到叶修脸上,“请你吃雪糕。”面无表情的叶修终于被这绝对零度震了一震,从街边小贩那里买了一包栗子塞了过去:“先用这个简易暖炉吧。”这是黄少天和叶修的相伴。

“磨刀不误砍柴工,少天,”叶修坐在一边不知道是安慰还是撩拨,“就算赛程过半比不上哥退役后的兴欣也不能这么疯狂。”黄少天不知疲倦地让双手在键盘上挥舞,冲刺着日常练习的菜单,嘴里却依旧话唠着:“叶修你少说风凉话,你就坐在一边好好看着我怎么用荣耀的人手操作技能点来超越你们那套破解法弄出来的荣耀系统技能点。”叶修直等到一个项目完毕,才拉着那双寒意十足的手揉搓放松了起来:“那多做做手操,十年职业生涯,求破!”这是黄少天和叶修的相恋。

从室内出来的手一下就被寒风吹成了冰棍的温度,在揣入口袋前被人握住了。黄少天抬眼看了看叶修,咧出了个有点自嘲的笑容:“我早说了,你那么多年不回家过年,一回去就唱这么一出戏,你家里人那点高兴都没来得及释放出来就又被你堵了回去,我看了都替他们闷得慌。”“风都灌喉咙里还堵不住你的聒噪……”叶修叼着的烟将灭将熄。外面实在太冷了,他感觉包着黄少天的手的手都快被吹得冻僵了,原来这样凛冽的风,连耐寒自己也有点顶不住。这是黄少天和叶修的相依。

“黄太,你们糖水铺的这碗红豆沙最靓了,冬天不来喝一碗暖暖身就像没过冬似的。”“嘿嘿,当然啦,李太你太识货了,我们家的糖水可是加了十年陈皮,下重本的!”“我说怎么这么香!不过我昨天参加街坊李姨女儿的婚宴,最后那晚红豆沙水准也和你们这不相上下,说来什么时候能吃上你家阿天的那碗啊?”又是年关,被两地分隔。黄少天的手正捧着刚熬好的红豆沙在一旁站着取暖,听到别有深意的话,连忙将碗奉上:“马上就让李太你吃上了,看,有诚意吧?”将母亲略带失望的目光将将别过。这是黄少天和叶修的相思。

又一年白鹅潭的烟花汇演仍很绚烂,只是结束后的细雨和交通管制让人急速降温。黄少天抬手扬了扬,妄图从穿行而过的的士中捡漏一辆空载的,残余的温度便很快散在空中。呵出的暖气杯水车薪,手已经冻僵了,他索性狠狠心将手按到脸上,结果脸也是寒意一片。不只是手冷,身体也冷,最主要是,心也有点冷。在人潮汹涌中,也有人和自己一样犯傻呢,他抬眼瞄了一下,对面有个家伙,对这边挥着手。接踵摩肩的推移下,有人拦住了去路,没想抬头就此绕开,却听到熟悉的声音:“挥手不该对着车,该对着人。刚见你家人觉得他们挺有礼貌的,小时候没教你吗?”黄少天怔怔地抬眼,果然是那张稍微有点欠扁的面孔:“我回来了,少天。”这是黄少天和叶修相聚。

既然好不容易又牵到了一起,就争取一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


评论(1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