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叶黄]谈情说案 【第五案】(上)

 

【第五案】

 

下班时,叶修坐上黄少天的车的动作太自然,直到开出一段后,黄少天才幡然醒悟:“你今天不留在所里加班了?”

“少天,最近过劳死的新闻这么多,还要把你男友往绝路上逼啊?”

“去去去去去!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了!告诉你听,身先士卒可不是这么干的,你那兴欣一群小不点还等着你这顶梁柱好好拉扯呢。”

“嗯,一番苦心说得在理,快带顶梁柱去吃些好的养生。”

祭完五脏庙,黄少天还是不可置信地反复确认要不要把叶修运回所里。叶修哑然失笑:“白天在法庭上你都挺身而出了,晚上我还去所里装什么劳模?今天就彻底休息一回。”

黄少天不再唠叨,可方向盘却突然不知道怎么打了,因为他发现接下无论是问回你家还是提议去我家都显得很尴尬,更何况他俩交往还没几天,他压根不知道叶修家在哪。所以他索性换了一个思路:“要续摊吗?”

“好啊。”这个回答让黄少天松了口气,继续问道:“去哪?”

“照这走。”叶修的手很快,被迅速设置好的导航仪立即开始工作了。

一开始在大路上走,渐渐就进了城里的居民区,七拐八拐地越钻越里。黄少天还心心念念叶修真会找地方,毕竟近些年来不少私人会所都隐蔽在人居处。直到导航的女声温柔地提示到达目的地时,黄少天疑惑地锁好车,环顾四周却不见豪车聚集:“这什么新处女地啊别人还不知道?看不出来啊老叶,你还挺时髦的,玩在大众前沿。”

“说对了,确实是处女地,别人还没来过。”

“真的假的真的假的?今晚开张啊?怪不得老叶你不呆所里。该不是什么需要邀请函或者刷脸才能去的地方吧?”

“刷脸。”

“没看出来啊老叶你什么时候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了?我说你除了所里日常走帐的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可说说不可的小金库大金矿藏着掖着没让人知道的?”

“到了。”边走边聊,叶修已经把黄少天带到了高层公寓的门前。

“这里是……?”看着对方居然用钥匙扭开了门,黄少天一脸难以置信。

“我家,”叶修走进按亮了暖色的等,“少天,欢迎你来做客。”

黄少天语塞,迟疑了好一会才踏入,重启了垃圾话模式:“废话,不做客难道还能做主吗?”

“也不是不可以,”叶修笑笑。

黄少天立即反应过来:“想哪去了想哪去了!别一脸你家户口簿统一天下的表情,我说的是房产证房产证!”黄少天踱步到沙发边,不客气地坐下,两手拍拍感受了一下质感,正要点评两句,抬起手看了看袖子上落的灰,脸色窘然:“老叶,你老实交代,多久没回这狗窝了?……”

“两三个月?”

“………………你这是季租房吗?”看到叶修此时递过抹布一副“都是自己人”的表情,黄少天浑身上下充满了被骗上贼船的无力感,“原来你说的续摊就是续摊给你搞卫生,可真够会忽悠的。”

 

热火朝天的家务劳动后,两人浑身大汗,又进了浴室。这里倒是方便,只是打打水仗就把整个房间刷了个干净。等到沐浴完毕,黄少天擦干身子只套了条内裤就直接往被窝里钻了,天气入深秋凉了起来,只伸出一条手臂摸索着遥控器,拿到后飞快地调起了频道,“哟,还有放律政俏佳人这么老的片子,我和你说,当年我选这个专业可算是有点着了这个片子的道,想着被各色软妹子包围的戏码,没想咱们学院却是你这款的大老爷们层出不穷……”

“哪里层出不穷了?这样的大神有且只有一个,还被你收归囊中,”叶修感受到黄少天斜向自己的视线,凑上床,“话说少天你还挺贪心啊,想着被包围,让哥来让你知道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好了。”

两个人嬉笑着就床上翻滚起来,拱得被子也颠簸起伏不定。黄少天在那床上钻来钻去地闪躲,奈何不了叶修熟悉地形,还没逃下床就被锁住脚踝给拽了回来。既然刚才在浴室鸳鸯浴时就准备好了,现在更无需客气。黄少天刚被按在床尾,叶修就扎扎实实地捅了进来。

“还跑吗?还跑得了吗?”叶修一手握住黄少天的腰,一手箍住腿,一下下分明地往里砸,炙热粗涨的硬物出入其间,嘴里还调戏个不停。

黄少天开头几下被做得只有进气没有出气,过了一会缓过来,倒是不怕死地笑着回嘴:“夹死你!还动吗?还动得了吗?”

挑衅下的叶修倒是更带劲了,接着巧力顺势躺下,就把对方带起,拉扯着坐到自己的身上。眼见着黄少天在自己身上颠了几下,要不是两手抓挠着最后撑住,估计就连嘴炮也要哑火了。身上人的脸憋得通红,叶修没赶尽杀绝,也缓了缓:“怎么样?怕了没?”

“怕你妹!!!”黄少天调动起全身此时最自如的部位予以回击,同时让身体尽快适应此刻的深入和热度,深呼吸了两下,身体也跟上了话语的节奏,不紧不慢地在叶修身上起伏起来。

“少天,怎么动得和骑马似的?”黄少天动作不大不快,叶修游刃有余地开起了玩笑,“这感觉不太对吧?”

“怎么不对?”这样的体位谁比较难支撑显而易见,黄少天却不愿意示弱,身体上没法占据的优势就要靠话语来夺回,“老叶你形容骑马挺正确的,你不就是我马子嘛。”

“呵呵,”叶修的手扶上掐住黄少天的腰,“你知道马上疯吗?”

“什么来着?”黄少天莫名其妙。

“为了当好医院法律顾问时专门学习的专业知识,”叶修按下黄少天的脑袋在他耳边呵着热气地说道,“通俗点说,就是做爱做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激烈的翻云覆雨后,两人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叶修还好些,拽了被子将两人都卷到里面。因着刚才过量的运动,黄少天正觉着热想蹬被子,看了叶修一眼,还是作罢。躺着才静了没几秒,人又开始不安分地往外钻。

“干嘛呢?”叶修看着黄少天大半个身体已经探了出去,背上汗津津的痕迹。窗是半掩着的,秋风透进来,凉意很快袭来。就算是春捂秋冻,也不是这么一个奔放的节奏,不过黄少天很快缩回来了,手指上灵巧地夹着烟盒和火机:“要抽一根吗?”

叶修从烟盒里叼出一根,凑过去,对着黄少天手里的火苗配合地轻啜一下,前头已经燃起。叶修教了他一次,上次没学会,这次黄少天便又要靠过来凑热闹。叶修倒是躲起来,逗他似的,撩得黄少天又要开始喷垃圾话的当口,叶修深抽一口又扣住对方的后脑勺,缓缓地将气渡了过去。用人工呼吸传过去的烟袅袅地从黄少天的鼻息中透出来,不那么呛人,不那么刺鼻,味道却依然浓郁得有点压抑。

“太重口味了。”咂摸了一下,觉得不合胃口,钻回被窝里的黄少天点评了一句,兴趣寥寥。

叶修正乐得这结果。自己是未成年时沾上的,这瘾要戒不易,对身体并不好。比起一直逗他让他好奇,直接这么一口打消掉黄少天的兴致,正是恰到好处。

 

此时话一少,电视的背景音就显得响起来。办事的时候太即兴,没来得及关掉。刚才花花绿绿的电视剧已经谢幕,将屏幕时间让给了晚间新闻。

画面上是医院的白色背景,镜头扫视下一片人仰马翻,清丽的女声略带紧张地播报着:

“从今天上午开始,本地著名的三甲医院博林的一大批住院病人身体出现突发性不适的状况,不少迅速迅速恶化。目前已导致八人死亡,三人病重,人数还在进一步增加。警方已初步查明,这批病人都在昨日午后接受过长生制药厂生产的消炎剂的注射。从博林医院调出的药物购买单据显示,这批药物是近日最新购买,从昨日中午开始使用,与病人异常症状开始时间吻合。此次事件是否与该批药品有直接关系还待进一步的化验结果确定。目前,该批药品已经被查封停止使用,警方也已带走药物的采购经手人接受调查。了解更多的消息请继续关注我台的后续跟踪报道。”

“我去,这该不是真要小病自我诊断,大病自我了断吧?怎么现在连去医院看病都这么不安全,一不小心命都给看没了?”黄少天对于临睡前这么一个毛骨悚然的新闻很不满,抬手打算转台,却被叶修握住了,“老叶,你不是有兴趣接着看后面家属哭哭啼啼的戏码吧?我跟你说啊,我这人最经不住这些了,看恐怖片我是一点都没所谓,可这些真人真事的惨况真不是我愿意主动去邂逅的。再不给我换台我跟你急哈!唉我说,你脸色怎么变得这么凝重啊?”

黄少天侧头一看,叶修盯着屏幕,眼睛一眨不眨,眉头都几乎锁了起来。黄少天被这副严肃的表情震了震,吞吞吐吐的:“怎么了叶修,你该不会……该不会是在这上面看到了什么熟人吧?”

黄少天问得很含蓄,在这种新闻上看到熟人可不是什么值得乐的事情。没想叶修却应得很快很干脆,烟头一点,嘴里含糊道:“你也认识吧?”这话惊了黄少天一下,心想这么不幸的事情在自己认识的人里按照往常的尿性多半只能是摊到那个两年做垮了三个律所的张佳乐身上了,可扭头映入眼帘的却是另一个人。

一名头戴大盖帽身着制服一脸严肃的警官在接受采访,下方打出的人物介绍赫然打着“公安局刑侦大队长韩文清”。黄少天看了这脸也是瞬间一哆嗦。虽然这脸早已相熟,却没法再和这双眼对视的一瞬取得上风。

黄少天认得这脸,或说大多数做刑事风险代理的律师都认得这脸。风险代理,高额的回报就意味着高概率的风险。判决书上的量刑多少和律师代理费到手的多少直接挂钩,保底的酬劳低得可忽略不计。为此,律师们无所不用其极,谁也没高尚到不食人间烟火。

这些律师们不仅认得韩文清,在某种程度上,还让他们闻风丧胆。并不是律师们有什么偷鸡摸狗见不得光的事要躲着则会么一个警察,而是这么一个家伙就是律师业界闻名的鬼见愁,挡在他们取得高额代理费面前的拦路虎。韩文清简直就是检察官们的最佳拍档。收集整理来的证据,无论是口供还是现场证物,无论是出庭证人还是录影录像,都是他们难以攀越的连绵山脉。

韩文清这个人很认真,行动力上的认真。或说只有他想不到的证据,没有他不去努力的证据。辩方律师往往看到那一长串的证据清单,就已经脚打颤,气势也被压倒一半。

黄少天算是一个例外。韩文清不可能上庭,可他采集来的证据会。第一次接风险代理,黄少天就撞在韩文清的枪口上。两人或说韩文清支持的检方和黄少天在庭上短兵相接。面对检方滔滔不绝的控告,在这样的压倒性劣势,所有人都以为辩方必然是回天乏力。黄少天却恰恰抓住了韩文清采集证据时的好几个不合程序的痛脚,将对方的证据链条一气打散。

这种状况,要是法官对于证据要求度不高,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律师只能吃硬亏。可那次对于韩文清也是撞了邪,拿着法槌一锤定音的是叶修。叶修这种科班出身的高材生,就不用说有多认可毒树之果的说法了。

这案子判下来,让韩文清和叶修,特别是韩文清对叶修好好地认识了一遍。而后三番五次,两人又在各种案子里碰过那么几次。韩文清再是被挑了不少刺。这么说来,两人可算是不打不相识的熟人了。

终于,画面不再映着韩文清那张能止小儿夜啼的脸,电视上的记者还在不停地在现场追踪报道并连线远在外地的药厂,试图追踪第一手的新闻线索。黄少天除了最初看到新闻的震撼,此时对这种深挖报道兴趣并不大,扭头见叶修还盯着屏幕聚精会神,笑道:“没发现你还挺可以的啊,一个老韩让你看得这么津津有味?”

叶修这回将烟屁股按到床头的烟灰缸,神情没有了往日的嬉笑带了些正经:“少天,我就是那个博林医院的法律顾问。”

 

TBC

 

评论(1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