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叶黄]谈情说案 【第二案】(下)

【第二案】

 

下.

一路上叶修对黄少天挺关照又挺关心的,公事上的关照,私事上的关心。公事上,叶修没给他留情面,不对的都是当面指出,黄少天个耐打击的也很虚心,现学现改,还十万个为什么起来,弄得叶修都笑他究竟是来普法还是来接受普法的。私事上就有限了,他也是做些力所能及的,给他多打两碗清粥。到了晚上他还想殷勤点给对方上药,头天还豪放得紧的黄少天一下就戒备起来了,自己缩到厕所里呜咽了半天才脸色蜡黄地出来。叶修想劝两句又觉得画风不对,只好说对方是不是想这样给他冷暴力。黄少天不接垃圾话,叶修以为要冷场了,谁知道灯一黑,黄少天又扯着他絮絮叨叨地聊个没完,最后似乎是潜意识里嗯嗯啊啊地答着话睡过去的。


最后一晚,第二天就要拔寨回营了,黄少天又是二话不说猛虎扑食,叶修早有了应对经验,人按住了,却没有下一步动作:“疯什么,当我没听见你刚才在厕所的惨叫啊?”黄少天勾着头,却不接受好意:“现在修补师兄形象也来不及了,你以为你还能抢救回来?”叶修噗嗤一下,正经脸没能保持住,然后被黄少天带到床上了。两人的关键部位隔着几层布蹭得火热,帐篷越搭越高,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住没扒黄少天的裤子,拉着他的手把自己一柱擎天的物件放出来,凑到对方耳边询问:“用嘴帮我?”“那你也这样帮我?”叶修迟疑了,黄少天不满地哼一下,把自己的也放出来,和叶修的握到一起:“做不到那就这样,谁也别占谁便宜!”


没想到对方都自愿被插入还有这样的坚持,叶修也像是拣回些底线地不好硬来了。只是他早过了对撸管感兴趣的阶段,对方手再巧,也只是让他不上不下达不到沸点,隔靴搔痒似的,倒是黄少天把自己折腾得快逼上顶点。看到两人现下差异的状态,黄少天脸色渐红,再加上情欲所至,更是憋成了猪肝色。他想着手放缓些,让自己别那么一头热,叶修却看准了他的弱点,在他后退之际冲了上去,几下急促的套弄过后,黄少天的两腿间就一团糟了。


可他嘴里还没来得及吐出两句抱怨,惊呼就因着对方的举动跳了出来。叶修两手一兜,把他半褪的裤子彻底扒了。把黄少天两腿间的黏液糊匀,再将自己挺立的部位架上,用对方的大腿稳稳地夹紧,试探着动了几下,就开始有节奏地前后抽送起来。


黄少天的嘴开了又合,他找不到话来吐槽这种平时只在录像里观摩过的举动,当他终于搜出些话想调侃对方时,却发现自己被摩擦到的性器也受到蛊惑不合时宜地也挺立了起来,忿忿地念了一声:“叶修你这……”对方此时却比他沉浸得多了,眼神也深邃起来,隔了一会才恍惚地应了:“怎么了?”


黄少天看着这样入定的叶修也有点愣。他觉得两人像两只系在一起的浮舟,没有共同的方向,却又临时地被缆绳牵绊着,然后在欲海里随波逐流地飘荡到不知名的方向。他理智本来就有限,连叶修都被潮起潮落地卷着走,他这种新手更没有挣扎的空间。他也不压抑自己,两臂倒勾住枕头,双腿随着对方的韵律摆动,喉头发出低沉的呻吟,呼出热气阵阵,带动得身上的人更是恍惚。


叶修发泄出来后压着黄少天喘气。他身型本就有点壮实,黄少天则是瘦削型的,一下被砸得闷闷地出不了声,气不过地将慢慢推到一边。叶修这才有点转醒,翻过身撑着,手抚上黄少天下面,帮着他释放出来。


空气里的味道变得有些微妙,动作停顿了,喘息的声音却越发厉害起来。叶修半撑着稍息了一会,盯着身侧那双无法聚焦有点空洞的眼,淡淡地开口:“我毕业典礼,后天九点。”黄少天视线里的天花板逐点逐点地随着耳边的话语清晰起来,下意识沙哑地回道:“没票,没法捧你场了。”


学院安排了,叶修要当这次的毕业生代表致辞。他内心并不喜欢做这些事情,本科的时候闪躲,研究生时才放开的,最后一次的应酬,更没有再逃的必要。作为经常给后辈们浇水的师兄,很多人争抢着去看他的毕业致辞,一时洛阳纸贵。黄少天早打定主意不去。不去,就还不算告别。他这样执拗地想,自己也觉得执拗,所以就编了个最正当的借口来搪塞。


黄少天以为叶修会刷两句嘲讽说些不顺耳的话,可对方的手只是探过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就又放下来了,压着自己的胸膛,沉甸甸的。两人算是半拥着,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翌日,就得赶路回去了。回程后,黄少天没矫情到觉得两人必须得怎样,叶修更不至于把注意力都搁他一人身上,毕竟是全队的副领队,活动后必须和老师回学院报到,众人也就作鸟兽散了。


就像一场梦,确切地说,春梦。


黄少天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好好补眠,晚饭都是拜托喻文州帮忙打来的,吃完就又惯倒在床上。由于睡得太多,第二天便醒得极早。刚想奔去饭堂当个早起的标兵抢些平时都看不着的早点,他就被宿管喊住了。一张毕业典礼礼堂的入门票塞了过来,说是昨天有人送来给他的。


黄少天不拒绝这样的安排,这时候的拒绝会比接受更显得自己在意。于是他大大方方地和其他抢到票的同学去了,坐在观众席里按部就班地鼓掌。


黄少天第一次觉得在聚光灯下的叶修和在自己面前的不太一样,这么明显的不一样,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他问自己,又答不出来。他看着叶修第一个上台恭谦有礼地接受拨穗,文质彬彬地致辞,然后在散场后在门外被同学和后辈们簇拥着合影,手里捧着各式各样的花束和礼物,笑得一脸假模假式。


叶修看到了他,扬手招了招,似乎是叫自己过去。黄少天被他身边的学妹们挤得几乎无法近身,这样的推搡场合他本就不喜欢,此时被殃及池鱼更是心念:“又不是日本人,难道这里也有毕业要拿第二颗纽扣的传统吗?”黄少天憋着嘴,打着手势示意自己回去,就和叶修挥手告别了。再回头,对方已经再次被人潮埋住了,没法看清表情。


黄少天觉得这样挺完满的。


他们这群学生,就是在操场里跑圈训练的预备选手。他和叶修本来训练的进程就不一样,只是因为圈是圆的,所以两人恰好就遇上了。在因为两人跑的节奏相近,气味相投,在一起的时间就多,甚至对方还把一些经验分享给了自己。可这个人到底是自己的前辈,要比自己早些跑出这个大操场。而且因为成绩很好,看好他欢送他出去争战的人很多,自己也跟着一起欢送了一程,这就足够了。


开始是缘分,结束是谢谢。他总不能为此误了自己的脚程,更不能拽着对方后腿不让出发,只能就此将补给点那发生的一点情难自禁埋起来藏好。至少叶修最后告诉了他自己的去向。他也能知道两人还是可能在哪里相遇的。


暑假回来,黄少天继续升学。大三开始那会,大家心里都开始为前程乱哄哄起来。班主任和辅导员邀了好些有不错出路的毕业生回来和大家座谈介绍经验,可惜没有叶修。大伙们乱哄哄地围成一圈,七嘴八舌地讨教。黄少天看到一两个偶尔摆出自以为是姿态的前辈就特别不爽利。


毕业前叶修的offer雨让同期生们眼红不已,叶修的offer雨是真正的雨。不像那种媒体打着噱头的流星雨,只有淅淅沥沥几颗。叶修接了好几份有分量的offer。他申请到了几所名校的进修,参加了几个公考有等着政审的大机关,还有导师推荐的名律所、大公司法务也有了回应,却有点出人意料又理所当然地选了法院这条路。就是这样可以患上选择综合症的叶修也没有耀武扬威,黄少天看着那个只是不够低调的人越发不带劲,趁着闹成一片的空当走了。


一边走,一边让叶修占据自己的脑海。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翻过《围城》,里面有段话,探讨“想”和“想到”的不同。说是一个人每天都会想到很多人,想到很多次,却很少去想一个人,而就算想,持续的时间也很少。这个话题浮出来,他在琢磨着,自己究竟是想到叶修,还是想叶修。


黄少天不是个空想家,说的多做的更多,他回去就和喻文州商定了,他们要搭档办个律所,并且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

黄少天能清晰地记起叶修刻意去触碰的过往的每一幕,可他总是很客观地翻这些历史,或说尽量让自己去客观地翻阅这些历史。他只是叶修指导的芸芸众人中的某一个,所以他没法直接知道叶修的想法,就更不敢去枉然解读叶修的想法。人说这世界上有两个最大的错觉,一个是手机在震动,另一个是对方喜欢自己。黄少天总是犯第一个毛病,所以他对第二个毛病可能发生的苗头做到尽一切可能的围追堵截。此时,他的表情就是这么个意思。


比起开锁匠,叶修更愿意念“芝麻开门”让对方开窍。现在城门紧扣,他没有任何爆破的意思,只是笑了笑,拜托黄少天继续努力带好学生。


高英杰和刘小别被黄少天领走单练,自然就有留下来的学生。分配到的都是脏活累活,比如,整理卷宗。整理卷宗以往是法院才有的活,而且是死任务。而律所跟着搞起来,则多是作为资料备查库存,叶修就很有这方面的想法。他自己是打算弄一系列教科书系列的案例,律所的资料不如法院完备,但是拼图游戏的画面呈现从来不要求完璧,残缺的教材契合真实情况也启发人思索。


对于这种近乎零基础的学生,在其他地方都是从当“影帝”开始的,每天趴在复印机给大伙开影印机,叶修算是客气的了,好歹是和专业相关的活计。当然,为了让这些自视甚高的高材生们能够真正安下心来干这些事,叶修还是卷起衣袖亲自示范了起来。本来表情还有点不服气的众人看着叶修讲解后算是认真了起来,叶修从故纸堆中站起来:“不急,大家慢慢做,重点不在整理,而在于学习卷宗里面的内容。有感兴趣的和不懂的可以放在一边,问我或者问你们老师都是可以的。”叶修回头看了看王杰希,对方也配合地点了点头。眼高手低是高材生容易有的毛病,叶修的驯服比王杰希意料的更有效。


只是这工作到底是枯燥,理清读懂一个案情之后,便是按照线索和时间排列相关证据和资料的机械工作。渐渐地,大家就在资料房里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王杰希带来的多是博士生、研究生,还有个别有意报考他的高年级本科生,聚在一起,说的都是发表论文这些学术竞争意味十足的话题,就像幼儿园小朋友在吹牛皮比赛自己的爸爸能用几根手指头顶起一台电视机一样。


年长些成熟的不纠结于几句嘴皮子的争锋,可有几个刚蹭到版面的则是止不住地得瑟,不停地念叨来念叨去,其中有一位头瑟缩着的,情绪明显不高,似乎是在尽量隐藏自己的存在感,却仍冷不防地被问道:“一帆,你的进度怎么样了?”

听他支吾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方式,好容易搞懂了是论文连王杰希那关都没过,更别说提交到编辑那里去。资料室里顿时就有了一些非议。乔一帆只是垂着头,有些不自在又忙乱地整着手上的卷宗。他唯一的同级好友高英杰不在,没人陪他说话化解尴尬,在一群人中的寂寞感并不好受。


如此三两天,又到了午休时间,大家聚在会议室吃外卖盒饭。落单的乔一帆又是最后一个,拿起没人选择的那份,在角落里扒拉着。苏沐橙听闻黄少天今天带队去的地方附近有一家有名的店,打了电话叫让他另给买了几份,叶修也有份,于是此时就闲着翻卷宗,算是给学生们检查作业,好对得起王杰希带来的这些廉价人工。


“你现在跟着王大眼学民商法?”叶修坐下来的时候把乔一帆唬了一下,嘴里含着菜嚼也不是吞也不是,只好点了点头。叶修翻着他的卷宗:“民商这个专业好像不适合你,有没考虑过民诉专业?”


“转专业吗?”乔一帆只是心理疑问着,到底没有说出来。他读研以来就一直被民商法拿捏得全身不自在,现在被叶修这样的前辈一提,心下也是一动,两眼看着叶修,还等着后面的金玉良言。结果门外传来的却是黄少天的声音:“叶修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自己来接外卖!还要我给你送进去不成?”叶修回了个抱歉的微笑,起身急急走出去了。又只落下乔一帆一人,心事重重,剩下的半盒饭再是吃不出什么味道。

黄少天办事是很让人放心的,即使他的话唠属性让他有时候看起来不那么稳重。叶修的安排更是妥当,他的安排无论是庭上庭下都让人安心。只是有些小纠纷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一个月后,唐柔风头火势地来找叶修,因为她和高英杰之间出现了分歧。


这听起来不可思议,唐柔和谁口头上不对付两句好理解,心里极少存上事。更何况来实习的学生多是男丁,对着美女都或多或少绅士些,更不用说这个对谁都客气的高英杰,叶修也认真地听了起来。


黄少天最初给这个案子定性是劳动争议中的工伤,律所代理案子,开始的定性都是初步的,等到正式申请立案时多半可以再改。高英杰也是跟着王杰希见习过一些案子,所以证据搜集做完后,便提出来要以侵权案件来做。刘小别也和他一个鼻孔出气,显然两人在唐柔没参与的情况下做过讨论。唐柔不太喜欢这种稍有些间隙的做法,但也能明白这两人的提议有道理。


劳动争议的案子程序冗长,前置有劳动仲裁,一审完要是对方再上诉,拖上个一年半载都是分分钟的事情。为了给当事人争取最大化最快捷的利益,唐柔便顺摊地附议了。黄少天对唐柔的应对也很满意,只是叮嘱他们一些容易错漏的细节,没有过多干预。


谁知道开庭以后,新的问题又来了。为了那个所谓的调解结案率,法官例行公事地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试探了双方的意思。唐柔认为此时他们一片形势大好,正是要乘胜追击拿下所有提出的损害赔偿时,高英杰又一次有了和她不一样的意见。


“是不是可以和对方调解试试?”高英杰的声音有点怯,唐柔则是用凌厉的眼神否定了这个提议,扭头就走。这脸色甩得太厉害了,连黄少天都没能把她劝回来。唐柔是一路狂奔,冲进了叶修的办公室。


“少天没劝你两句?”叶修知道黄少天的性格,就算是追着的路上,肯定也会抓住机会给这姑娘说上几句关键的话,不至于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说了……”唐柔本还在赌气,被这么问了,也不好保持沉默。
“听了吗?”
“听了……”
“那现在想明白了吗?”叶修点了根烟,步步紧逼地问。
“大概吧……”
“那要我开车送你回去吗?”
唐柔咬牙了半天,下定决心站了起来:“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嗯,那好,别让大家等你太久。”


那家五百强企业的法务并不在意这次官司的输赢,但有些介意这次的案子被做成定例,私下伸来的橄榄枝直挠人痒处。唐柔开始气不过高英杰的提议,想要硬气地掐下去,黄少天在短短的路上一堆大道理扔过来,算准她自己会在路上消化。什么定纷止争、什么当事人利益最大化、什么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催得唐柔现在只恨这的士怎么现在被堵在半路上。


最后,当事人家属握着四人的手再三感谢的时候,唐柔还有些不好意思,把高英杰往前推了推,以示自己不抢对方的功劳。


黄少天看着三人笑得一脸欣慰,叶修更是看着欣慰的黄少天一脸欣慰,凑过去低声道:“没想到,以前是看你以学生身份出师,现在又能看到你以老师身份出师了。”黄少天正瞎乐呵呢,一下笑容的面积就沙漠化了三分之一:“老叶,我说你就一定要这个时候出来刷存在感吗?”


“必须的,我一直侯着你体会我当时心情的时刻……对于指导人来说,每个指导对象也不一样的特别,”叶修看着黄少天直视自己的双目,又补了一句,“即便这领悟是迟到的正义。”


“哟,这是在清算什么苦大仇深的历史欠帐?你啥时候开始说话也这么迂回了?不是从来都是最土帽的方式吗?有话就直说,你还行不行啊?”


“那我就结案陈辞了:就是想郑重邀请你约个有关海商案子的会,不知道黄律师是否愿意接?”叶修笑吟吟地道。
“你这表情太影响我下决定的心情了。”
“不影响你要下的决定就好,”叶修把早攒在手里的文件递过去,“上吧英雄,一起。”

 

TBC

评论(12)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