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叶黄]你基不基道(中二)

“还能弯变直啊……”叶修心道,看到黄少天的变化,他感觉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既然弯能变直,阴阳眼变正常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难不成这种撞邪的事情这家伙以前也碰到过不成?“这必须找少天求教求教才行。”对自己的性向并无自觉的叶修,觉着这讨教不仅仅是能转变自己的隐藏属性,说不定能一气把现在这阴阳眼的烦恼也给解决了,真正的一石二鸟。思索至此,打定主意的叶修安然入眠,计划明天好好找黄少天详谈一下。

等第二天一早到了食堂,叶修才发现知易行难。昨天没想到,现在的黄少天并不在他可视范围内,临到找人抓瞎,巡视了一圈一无所获,叶修不敢到处乱逛,怕碰着人跌了跤又出洋相又引人起疑,端着食盘叹气,看到最近处的喻文州正好盯着自己,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对方立即微笑回应:“早啊领队,一个人?不嫌弃的话您这里坐。”

虽然觉着和喻文州聊天容易心累,但想起昨天到处乱坐闹的笑话,叶修没推辞,落座到喻文州的边上:“不早了,你怎么也一个人,没见到黄少天啊。”叶修一边往嘴里灌着豆浆,一边不死心伺机地寻找定位线索。

“次奥,叶修你要不要一大早就垃圾话,刚才朝你招手装大牌不应就算了,现在这么大个活人在你面前故意无视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懂不懂当领队要团结队员了!?”斜对面飘来叽里呱啦一大通,马不停蹄,迅速帮助叶修精准定位。


众里寻他不获却轻易在喻文州旁边歪打正着地扒拉到了黄少天,这个新发现让叶修有点哭笑不得。自己怎么早没想到?确实,照私下交情和队友默契来说,黄少天确实有不少时间是在喻文州旁边,照概率来说,要大致定位到黄少天,并不难,至于和他商量,也不难。不想摊实情,自然套话有套的方法,打开天窗说也有坦诚的路子。毕竟按照这家伙弯变直的历程来看,怎么也该算半个自己人。只是在一旁的喻文州,是否他参与,这却不太好把握,因为直觉上,叶修觉得和黄少天的商量需要私人空间。这个想法有点怪异,但叶修给自己找了理由。于公而言,领队确实该将这事开诚布公地和队长聊聊,但眼下叶修认为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不想扩大影响让队长也恐慌。于私而言,叶修倒是说不清,是顾及喻文州知道在自己眼前被动出柜的尴尬?也不至于,明明手残才是更政治正确名正言顺的攻击点,这家伙也全盘淡然接受了。说到底,叶修琢磨了一下,说是说不清的,毕竟是直觉,大概得说是个人情感上更倾向于和黄少天解决更这种感觉私密的事情?

这个认知陡然间蹦出来,让叶修顿觉惊悚,下意识就把这想法当场击毙并拖到一边迅速埋骨不做深究,同时迅速切换思路,自动转入怎么落实这个想法的流程,而说到怎么做,难度虽有,却不大。

既然黄少天这家伙出现在喻文州身边频率略高,而一旦如刚才那般在话题里略略提到他,就像平时闲得没事私下唠嗑也好,像在qq群万军之中准确撩菜也罢,黄少天的话痨属性必然能让他忍不住就开腔搭话,然后便可自然而然地和他聊起来,并伺机给出引导性的指示。至于喻文州,有了领队这件黄马褂加身,可以名正言顺地用公务的借口不动声色地制造机会,便可无干扰地私下和黄少天聊聊眼下这个秘密。理清思路,叶修一脸“计划通”的表情又迅速拉住了黄少天的仇恨,被追赠了一通加量不加价的垃圾话。


又上了一上午极具难度的指导课的叶修觉得现在这种略瘸腿的指导战略实在是不可为而为之的权宜之计,必须尽早执行计划,制造独处机会,与黄少天详谈解决现在这种迫在眉睫的困境。在课后,叶修清了清嗓子:“队长留下来一下,其他无关紧要的成员就不要仗着关系铁留下来硬打听战略机密了,要等就去出门训练室拐角处守着哈。”

叶修知道黄少天的性格,不说则已,添了这么一句话,被非点名却指名的那人肯定会被戳到反而不自觉地留下在那个指示明确的地方等人,这种思路就和叫人不要想象粉红色的大象一样,立竿见影。垃圾话的战术,场外同样适用。果不其然,台下一串小声的“靠靠靠”立马暴露了黄少天成功接收到信号。初战告捷。

喻文州不是好忽悠的,留下后第一句开场白就是似笑非笑地问叶修卖的什么关子,究竟是有私事还是公事。叶修早料到这位队长心思缜密,当然不可能第一回就下饵,很是公事公办语重心长地交代了一番任务。

有一就自然有二,接下来更是顺理成章。

“队长留一下,其他无关紧要的成员就不要仗着关系铁留下来硬打听战略机密了,要等就去出门食堂拐角处守着哈。”这是聚餐后叶修表示刚接到总局通知要传达一下精神。

“队长来一下,其他无关紧要的成员就不要仗着关系铁留下来硬打听战略机密了,要等就去出门走廊拐角处守着哈。”这是晚上自由活动时间叶修去喻文州房间通知商量训练计划碰上黄少天等人聚众一起斗地主。

“队长留一下,其他无关紧要的成员就不要仗着关系铁留下来硬打听战略机密了,要等就去更衣室拐角处守着哈。”这是集体定期运动放松后叶修通知喻文州关于复盘讨论会内容。

如此这般几次后,大家习以为常,连队员们都会拿这个开黄少天玩笑。看到黄少天进了厕所连忙装作提裤子的样子嚷嚷道:“队长才可以进来,其他无关紧要的成员就不要仗着关系铁留下来硬打听战队成员战略机密了,要等就去出门女厕拐角处守着哈。”

看到黄少天进了桑拿房,又装作用毛巾盖上,嚷嚷道:“队长才可以进来,其他无关紧要的成员就不要仗着关系铁留下来硬打听战队成员战略机密了,要等就去出门浴室拐角处守着哈。”

黄少天被耍得在qq群里频频对叶修开炮,而叶修仿佛对此一无所知,仍旧是一本正经地和喻文州扯训练安排计划什么的,这下是连喻文州都对这样留堂的举动不再意外了。


今儿个训练结束后喻文州又被要求留堂了,近期这样子的领队队长碰头会,颇有点班主任找班长商量班务的琐碎,没完没了。迅速开溜的王杰希真觉得此次推辞队长确是此行最好的决定没有之一。

“文州,你稍等,有个笔记本拉在房间了。”刚落座准备详谈,叶修起身开溜。

“不急,我也正好先把之前的思路整理一下。”喻文州生性并不多疑,表示可以边看边等。

成功脱身的叶修出门后果断转身就往拐角处绕来,如果计划没有出错,那家伙这时候应该正无意识地玩着手机侯着呢。演练了好几次后,黄少天都有点被练出了条件反射,别人看着就像是领队队长碰头时专门安排出来放风的。

对于这难得制造出的机会,叶修绝不可能错过。按推理,他只要再喊一声就可以准确定位黄少天,争取时间向他打探情况。可此时,撞入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惊得蹦不出一句话来。此刻,黄少天本人正猫在拐角处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叶修掐灭了烟,揉了揉眼,他确信这不是烟雾,更不是眼花,虽然朦胧,却确确实实是黄少天,是自己能看到的黄少天。而此时这个家伙看到自己走近,倒是先声夺人嚷嚷道:“靠靠靠,叶修你这家伙最近一天到晚黏着喻文州没停,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tbc


评论(68)

热度(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