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王黄】当时明月在 02

被最近看到的一篇王黄刺激了,求番外不得只好自己撒点土

ps:近来身体有恙,可能是2015年最后一更,提前说声新年快乐

战地黄花:

嘿嘿嘿,好久没王黄,把王黄坑捞起来填一填。


久远的01在此


====================




02


 


王杰希面色不变,没说什么,举起酒杯浅浅抿了一口,坐下。坐得那叫一个端庄肃穆气象万千,一桌人声音顿时都小了。


这主子偏又慢条斯理拿过黄少天面前的汤碗,拈了汤勺盛汤,说,前一阵去南方,感觉当地人发音十分有趣。立即有人捧场,问如何有趣。


王杰希盛了一碗满满清汤,却是放在自己面前,两根指头慢吞吞往黄少天那边推。骨瓷碗底与大理石桌面摩擦,发出沤哑涩难的响声,格外清楚。


“说是他们那边这样自我介绍,我姓王,王豆的王。”


梗又老又冷,偏偏硬按着黄少天调戏了一把。几秒之后还是一个S市出身的先笑出来。


“王”少天无奈,端起汤碗,举过头顶,“谢皇上赐姓!”偏偏把皇字咬的格外重。


这回桌上真的笑成一片。


 


一顿饭总算吃的宾主尽欢,副导悬在嗓子眼的心缓缓落下,看到趴在桌上的黄少天更是踏实得不能更踏实,嘴上却满满歉意,“哎呦少天这真是,小X,XX,你们来扶一下。”


那边王杰希果然手一挥,“少天醉了,晚上就歇这里吧,我在这里还有几分面子的,明天让店家开车送他去片场,不耽误您进度。”


就那么个男N配,三天不来都没事啊。副导诚惶诚恐,“那就麻烦王公子了。”


 


其实王杰希真没什么麻烦。吃饭的地方是个私人会所,吃喝只是会所的一部分,玩乐才是会所的主业。眼下闲杂人等悉数退场,自然有侍者帮忙把人带到王杰希常年留的包房。


 


待他洗漱完毕出来,那人却还是死沉死沉地趴在床上,安安静静。


真的睡着了?王杰希平时各种招数领教多了,把黄少天今晚这无招也看成了有招,以为这家伙是耍个心机名正言顺留下来,不想还真是将错就错的喝多了。


王杰希性格喜静,爱独处,被别人伺候惯的性格,没什么伺候别人的耐心和兴趣。把自己的床让给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自己另外找地的套路绝对是路边小言看多了。睡过去的黄少天没能让他有什么兴致,只觉得私人空间被干扰,没必要留着的,还是干脆叫人来挪走好了。


正准备拨电话,已经摊着半天不动的黄少天却突然翻了身,头低垂着,眼睛忽地眨开被灯刺得虚眯着,也不知看清没看清王杰希。但弓着身,醉的劲还在,咳了几下,喉咙中发出几声低沉的呻吟,硬撑着下了床,脚下的步子明显发虚,却还是摇摇晃晃地挺往外走去,步子还不断加快起来。


陡然一看,和诈尸似的。


直到听到一连串从喉底发出的干呕声和稀里哗啦的冲水声,王杰希才确定这家伙有那么几分天赋异禀,喝醉了还能在个陌生地方精准定位厕所解决个人问题。听着稀里哗啦倒腾的声音渐渐弱下去,最后死沉一片,再没任何动静。王杰希终究没把撂下的电话再捡起来。何必呢,他还不至于容不下个偏安一隅的人,更何况这一隅是个厕所。想着便熄了灯,歇息下了。


 


王杰希的生物钟还是比较准的,早晨按点醒过来时听见稀里哗啦的水声,知道那位多半是在收拾,于是心安理得地犯懒睡回笼觉。再一睁眼,留了条缝的窗帘显然已是日光明亮,隐约听到外间有人打电话,刻意压低了声音,并不真切。王杰希懒洋洋地翻了个身,身体是饱睡一场之后特有的轻松,但男人嘛,某个部位还是鼓鼓胀胀。他蹭了蹭被他抱在怀里的被子,很柔软很舒服,但这里本来应该有具抱起来更舒服的身体的。


外面的人打完电话,小心翼翼地伸了个头往房间里看,发现王杰希醒了,笑模笑样走进来,挺有些自来熟地往他床边上一坐,“你醒啦。”


“醒了。来提供晨间服务的?”


 


饶是黄少天,一时间也不能立即完成这个从温馨文艺片到XX小电影的角色转换,一句谢谢含在唇齿间,表情有点呆。王杰希看出他犹豫,有点扫兴,懒得理他,扯了把被子,打算起床,拉着被角的手却被按住,被子被拉开,他发觉黄少天的手心挺热,按在他那里,更热。


这个有一丝寒意的早晨终于渐渐暖起来。


 


王杰希半躺着,往自己背后塞了个靠枕,坐直了一点,拍拍黄少天的脸蛋,示意他一起趴上床。黄少天显然刚洗过澡,手指插入发间的时候还有点温润的水汽。浴袍倒是穿得很严实,带子系得很紧,跪着趴下来的时候显得腰细的可怜,只是看着就觉得呼吸粗重起来。那边厢黄少天已经把前端含了进去,一派湿热滚烫中能感觉一点舌尖正小心地舔吸。他按着黄少天的后脑勺,想让他含深一点,又突然想起这样他那双眼睛就看不着了。倒是黄少天似乎会意过来,收着口腔一点点地吞进,最后居然来了个深 喉。王杰希这会满意了,闭着眼睛,两只手都揪着黄少天的头发,倒没太使劲,手指却下意识地按着黄少天的头皮。


终于出来的时候,王杰希故意没有提示,黄少天正想吐出来时,被猝不及防地喷了满嘴,于是抬起来看王杰希的眼睛毫不掩饰地有点委屈。


王杰希感觉自己从昨晚到今早的那点小不爽终于烟消云散,扯过黄少天浴衣的下摆擦了擦自己,穿上裤子,准备去洗澡,又拍拍黄少天的脸蛋,“不用吞下去。我去洗澡,等会带你去吃早饭。”


 


虽然是会所,摆出来的早餐却相当机关食堂的风格,无他,随主人的性质。把昨晚的盛宴吐了个底儿净的黄少天正是又饿又恶心,之前心里打鼓要怎么个陪西式的早餐会,眼下却见王杰希对着些油条豆浆小米粥酱豆腐,正慢条斯理地剥水煮蛋,这场面也是有点滑稽。自己吃还不说,还吩咐了一声:“再拿两个蛋来。”


黄少天这边厢粥喝得挺好的,听到鸡蛋就腻味,见王杰希对蛋准备大快朵颐,心想这家伙难不成也搞以形补形那套。啰啰嗦嗦的心里话还没念叨完,手里却被王杰希塞了两个剥好的蛋:“拿来敷一敷眼睛,有点肿。”


王杰希那一对大小眼让人看着就觉得他关于眼部护理的经验不太有可信度,但黄少天不太敢忤逆,依言接过做起来了眼保健操,耳边还有后话交代:“等会陪我去附近逛逛。”


 


昨天夜里副导带进来时黄少天一路上和其他演员打打闹闹的,进去后看着地儿幽静怡人,以为已经到了城郊之外,今天日头里坐在车内往外看,三拐两拐竟然还是在二环内打转,真不知这寸土寸金的地儿是怎么藏下了这个闹中取静的去处。


黄少天陪着王杰希坐在车里,旁边的人有点严肃,话不多,他自己平时叽里呱啦惯的,这时候也知道不该瞎开口,只是北京这交通状况堵得厉害,黄少天感觉憋话比憋尿还难受。幸亏目的地不远,出了北三环转眼就到。黄少天下车看了看,这地方认得,平日里剧组那些角儿们谈置业时必提到的一个楼盘,一平米的价格是他这种咖跟完一个剧都不一定能拿到的。


 


下车就有人接待,黄少天估摸着自己陪着的这位爷是vip中的战斗机,直到跟在旁边才听清,这位不是来买房的,这房根本就是他建的,这趟只是来留房。只言片语听出大概是有几个要好的哥们之前没打招呼,临急临忙地要加单,当老板的亲自来帮忙看过预留,可见关系匪浅。


黄少天也漂了两三年了,最近刚鼓起置业的念头,可惜看的都是大马路旁吵得售楼小姐介绍都听不清的盘,不像这里开口闭口都是山林温泉劈情操的介绍,看哪都觉得新鲜。王杰希随着朋友喜好大概点了几处,又多预留了些以备人情,回头才见黄少天看得沉醉,嘴里还喃喃道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住得上这种地方。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王杰希心里一阵别扭。




TBC

评论(5)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