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请拿好

[全职高手/叶黄]七色花之紫色篇

红色篇 橙色篇 黄色篇 绿色篇 蓝色篇 靛色篇



  

  七色花之紫色篇

  

  机会主义不仅会抓住现成的机会,在没有人配合的情况下,还必须能自己制造机会。只会守株待兔,叫什么机会主义者,最多叫捞稻草专业户。黄少天在第六次穿越时设局出击,成功地为自己制造了一次挡拆。很好,游戏成功存档,就等着第七次花瓣发挥功效,再过去补刀收割就可以揭开谜底了。

  

  “最终的真相只有一个。”黄少天像是在进行什么仪式似地宣告着,拿起了那朵神奇道具,只可惜还未待他来得及拈花微笑,那片最后残存的花瓣陡然被气流一带,居然就特别不牢靠飘忽忽地坠了下来。

  

  “不是吧!说好的三包呢!?”黄少天几乎要咆哮了,这是在领先一个人头分的紧要关头直接踢断网线了!?开什么国际玩笑!还在激烈思想斗争着是把花瓣粘回去还是保留事故现场等郑轩回来共商大计时,房外喻文州敲了敲门,不等回话就进来了:“少天,准备得怎样了?师傅说过5分钟就到了。”

  

  “嗯!?”黄少天愣了愣,才想起眼下最重要的事可不是自己眼前的这一亩三分地。前两天联盟就来通知了,为了迎战荣耀国际邀请赛,要求入选的国家队各成员今天到北京集合成军。自己这几天因为七色花都折腾得有点玩物丧志了,此刻赶紧端正态度,把没了花瓣的光杆司令往常备的行李里一塞,爆手速给郑轩发了条咨询的短信,就拉着箱子跟着喻文州下楼等车去了。

  

  黄少天一路上心里存着事,但还是积极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为国争光,先有国后有家,没有大家哪有小家,嘟嘟囔囔了一路,可算把这事暂抛脑后,坐到会议室舌战群儒时又是好汉一条,如果不理会自从进了屋就一直跳个不停的眼皮。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黄少天给自己默念着,可特么没说两眼都跳是怎么回事啊,这一组合跳的是意外险?脑子还在天马行空,眼皮disco却骤然停止。

  

  裤袋里的手机也适时震动起来,掏出一看,郑轩的短信:“效果是否受影响待考……”

  

  一个熟悉的身影跨步上了讲台。

  

  次奥!黄少天内心大吼一声,完全丢失明星赛在镜头挪开时飞快比中指的表情管理,脸垮得一塌糊涂。这不是叶修么!?说好的退役呢?说好的人间消失呢?怎么回事,难不成七色花还真显灵了?这非自然掉落的也能成功开启最后一次的约会大门?

  

  裤袋一震,短信还有后话:“但若生效,时限必受影响,有效期从24小时缩至第二天太阳升起。”

  

  这是灰姑娘魔法么?黄少天内心波涛汹涌,脑子有点僵,短暂的混乱后迅速进入高速思考分析状态,现场除了随大流的起哄吐槽外,脑内一直飞快地计算着各种可能性,究竟是心有不甘躲避炸糊,还是单兵冲上正面刚?次奥,不管了,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于是,散会后众人鱼贯而出,黄少天佯装有东西落在会议室,回到了门口埋伏起了叶修。

  

  结伴的叶修和苏沐橙有说有笑地步出会议室,还未看清杵在门口的人影是谁,叶修已经火速被box-1:“老叶,借一步说话。”结果这一步就把人借进了楼下的的士里,门一关,油门一踩,火速出发。

  

  “这都什么?搞这么雷厉风行又神秘的,才刚被轰进体制内,就让我率先体验了把纪委的作风,大心脏也经不起,”虽然有点状况外,但除了嘴上喷着垃圾话,叶修行动上还是很配合的,看着前面的师傅没留意,就偷摸着攥上了黄少天的手,“咱们这是去哪?”

  

  果然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暗号一接上,黄少天也是激动地回握对方,和红军长征会师似的,等到叶修问起才掏出手机看刚才设置的目的地,之前为了赶时间,随手就摁了个快捷地址,此时掏出一看,赫然四个字:北京南站。

  

  这是干啥?去倒票还是咋的?照职业选手的手速真干这行也该走“互联网+”路线,忽略那套坑爹的验证系统估计很能作为一番。脑子一乱就容易跑偏,黄少天还没把自己脱缰的思维拉回来,叶修赶紧果断行动,对着全国最大爷的的哥一番语重心长,好说歹说地把目的地改到了那附近最像个落脚点的相声馆子。

  

  黄少天心里惦记着郑轩之前的短信,觉得刚才掐自己腿的疼都不太真实了,心里打着鼓,说是效果待考,可这叶修的配合度怎么着看也不像是假的啊。但自己上一次穿越的检验让他的想法在对方是真受七色花掌控或是主动用七色花施了什么了不得的魔法间举棋不定。如果是被掌控,那失效后该如何面对对方?如果是主动,那又是为什么?黄少天脑子没理清楚,脑壳上已经被票敲了一下。

  

  “好歹来了一趟,阴差阳错,来感受一下。”

  

  黄少天脑子懵了嘴炮却没断:“来这还要买票?这方面咱俩都是准职业级别了,捧场算是特别演出还是业务交流啊?”

  

  叶修拍拍肩:“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赛前给你开开小灶,多学几套垃圾话套路,争取到时候站到国际舞台上也要成为对话框里最闪亮的那颗星哈。”

  

  两个人许久没见,还要是叶修非正常消失又非正常再出现的情景,不太适合见面就走心,绕是黄少天也磕巴了两句。现在一起看演出倒好,免掉了不少尴尬。

  

  演出开始前,趁着四周暗下,不知道黑暗是不是能给人力量,黄少天脱口而出一句:“叶修,咱们这是在约会吧?”

  

  “不然你以为呢?”

  

  确定了效果,黄少天心下稍定,加上表演也是真逗,南方人又见得少,不一会就看得投入至极,出来时嘴里都哼上了:“五环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少天,你这纯复制的没意思,没自己的特点。”

  

  “嗯哼,那老叶你哼一个?”黄少天听出叶修是要露一手,学着捧哏的样子给他架梯子。

  

  “听好了,领队只示范一次,”叶修也不含糊,摘下嘴上的烟,清清嗓子,“少天啊少天,你比叶秋少两冠~”

  

  “靠!”黄少天心想这家伙刚才的笑怎么这么别有深意来着,原来是要编排自己,这一下就把自己在嘉世的三冠霸业给歌颂上了,还拿自己当背景板。

  

  “少天啊少天,你比叶修少三冠~”叶修继续哼哼。

  

  “次奥!”黄少天还以为先扬后抑呢,结果这头叶修连自己最新的冠军都夸上了,还没轮到他。

  

  可叶修唱得是丝毫不受影响,眼神示意高潮在后,让黄少天稍安勿躁:“如果这夏休,国家队夺了冠军~”

  

  “咋样啊?”

  

  “夺了冠军怎么办,你比叶修少两冠~”

  

  “妈蛋,就不该对你这家伙有期待,编得都一少到底了!”

  

  “没办法,你这不是少(shǎo)天嘛……”

  

  “你妹,你还叶修(羞),平时也没见你会害羞啊。”

  

  “好了好了,开心一下,请你吃个国宴表诚意好了。”叶修看天色不早,招了辆的士告知了目的地就回首招呼黄少天上车。

  

  叶修这国宴的嘴炮放得黄少天也是一愣。以前就发现叶修对自己身份遮遮掩掩该是有些不可说的,刚才在会议室大众集体审查时更听出这不是一般不可说,现在居然这么大大咧咧地就说要领自己去吃国宴,也是剧情进展得有些快啊。坐进的士里,有些不自在起来:“喂喂老叶,我说咱们穿这样合适么?”

  

  “合适合适,衣冠整洁。”

  

  “这车能开到吃饭那么?”

  

  “遵守交通规则就能到。”

  

  “你钱带够没有?还是要签单啊?”

  

  “管够。”

  

  两人一问一答地啰哩啰嗦地到了目的地,黄少天一下车,傻眼了,庆丰包子铺,这算哪门子国宴,亏他还在车上兴奋了一路。

  

  直到叶修点了两份主席套餐领他坐下了,他才回过神来恨恨地吐槽起来。

  

  “知足常乐,主席吃的包子就是国宴。”

  

  “圣斗士平时还穿秋衣呢,你说咱们穿个秋衣能当圣衣么!?”

  

  “那不一样,圣斗士们都是光棍联盟,你和心爱的人一起,能一样么?。”

  

  此话一出,硬是把黄少天也臊了个整脸,一路静音到了饭后。

  

  吃饱喝足,黄少天那点小心思又活络了起来,掂量着气氛还不错,和叶修开了口:“老叶,要不咱们今天约会搞特殊点,一直约到明早天亮如何?”

  

  “刷夜啊?行啊,那得赶紧的,不然有些事儿可来不及了。”说着掏出新配的手机瞧了时间,就领人赶下一站去了。

  

  夜里的帝都,凉风习习,黄少天站在门口眺望。

  

  夜幕中的大剧院映着周围的水光像颗光彩照人的恐龙蛋。黄少天想起小时候电视里总在卖的广告,一个带着点鼻音的粤语小男生笑眯眯地叫着:“kinder出奇蛋,一次过满足你三个愿望!”三个愿望,听起来很奢侈,解读起来很扯淡:“好食的野,新奇好玩的玩具,和次次唔同的惊喜。”

  

  可小时候的黄少天总是忍不住,会用零花钱买这种当时价格不菲现在看来幼稚的东西,然后期待每次不同的惊喜,凑齐每个系列里简陋的玩具,视若珍宝。

  

  这一次拿到的七色花,是不是也有点像以前拆出奇蛋呢?他笑笑,时代进步了,这可比以前的爱物要奢侈多了。不是三个,是一次性满足七个愿望,即使这些愿望被加上限期,即使触犯了规则只能昙花一现,他也觉得足够满足了。几天经历了这七年都没法体验的,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黄少天再次低头笑了笑,快步跟上前面招呼他的叶修。

  

  事与愿违,进门时还想着要珍惜两人共处的每分每秒,下一刻,黄少天就在和谐延绵曲高和寡催人入眠的交响乐演奏声中飘进了梦乡,一睡不起。

  

  不,严格来说不算一睡不起的,他还是迷迷糊糊醒过一次的,大概该是中场休息时?当时周围的人交谈的、起身走动的,嘈杂的声音让他睁开了眼,发现自己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到了叶修的肩上,要起身挪开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问的却是:“你要不要出去抽烟?”

  

  叶修没发现他醒了,似乎被耳边的话惊了一下,笑笑又用手帮他把眼阖上:“没事,继续睡吧。”

  

  然后,黄少天便鬼使神差地睡到了乐团起立谢幕。醒的时候颇为狼狈,回想自己没有打呼的习惯不至于扰民,内心稍定,连忙又抬手去抹嘴,还成,口水也没决堤。只是,叶修那两张不便宜的票硬是给他当卧铺票用了,怪不好意思的。

  

  散场时勾着头,还想着怎么补锅,叶修难得没开嘲讽,居然还给他打圆场:“你之前不是想刷夜嘛,就是怕你顶不住,找个这个地方就是让你提前睡一觉,好养精蓄锐的。”

  

  黄少天听了皱皱眉,怎么搞的,七色花能把人设都给改了不成?还是这是个什么平行空间里另一个性格的叶修被调度到了这儿?他想起了郑轩的短信,重点难不成是前半句“效果待考”?不会有副作用后遗症什么的吧?黄少天立在原地将各种可能性都过了一番,尽力克制面部表情泄露天机。

  

  被看着的叶修最后不好意思只好坦白从宽:“这是我以前学琴的同学,今天人家都开演奏会了,给了我票让来捧场的。”

  

  “挺牛啊,人家演奏会都开到帝都了。”

  

  “我本来就这出生的,给发小捧个场。”

  

  “怪不得你安排吃包子这么赶……”黄少天心里松了口气,好歹正常的叶修回来了,“包子太少了,我又饿了,宵夜走起?”

  

  叶修笑笑:“每到晚上这个时候,脑子里就有两个小人在掐架。一个说‘哎呀好想吃宵夜啊’……”

  

  黄少天挑眉,叶修接上:“另一个说‘那还在这废什么话!’”

  

  没有废话,两人火速窜到了名扬大江南北的簋街。夏休时分,这地不少店铺都设置了露天座位,半黑灯瞎火的也不怕暴露。今天两人也是够敢的,尽是往人多的地方钻,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很是体验了一把最世俗的虐狗约会。

  

  冬吃羊蝎子,夏食小龙虾。吃小龙虾这几年都成了北京人的一项基本生存技能,只是叶修一直在H市没得到多少锻炼的机会,空有手速不得其门而入,倒是黄少天有点剥赖尿虾的底子,不仅光顾着自己,偶尔还奶奶叶修。

  

  两人刚才口气颇大,叫了五斤,还不知天高地厚地要了个重度麻辣味,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眼前的小山现在还没下去一半,两人已经在大热天里吃得唏哩哈拉汗如雨下长吁短叹的了。露天的地方没有冷气,灌了几罐冰镇汽水还是压制不住身上到处乱窜的火苗。照这个速度吃下去,人家吃的是早午餐他们吃的可就是晚早餐了。于是两人交换一个眼神,直接把盆都打包回酒店去了。

  

  国家队都给每人订了房间,为了避人耳目,较为独立的领队房间是上上之选。不是怕被人分食,只怕被人打搅后这约会就成了集体活动。两人拎着大袋子溜进屋里,现在吹着大空调继续奋战,好歹也是个二人世界。

  

  “我说老叶,咱们这约会是不是有点太单调了?”

  

  “你还想去哪逛逛?”

  

  黄少天脑子里浮起上次在夜店的遭遇,果断划掉那些潜在危害地。

  

  “那要不还是上机娱乐娱乐?”荣耀这事百玩不厌,职业选手没有不沉迷的,特别是非训练纯网游时。

  

  黄少天本想答应,可又记起郑轩发来的那后半条短信。按照他俩的尿性,打荣耀废寝忘食,一不小心决战到天明,魔法光环褪却,该怎么解释眼前这一切?不行不行,他胡乱找了个借口:“掰小龙虾掰得我手都辣痛了,让我休息休息备战世界杯。”

  

  “那你说干什么好?”宅男思维所限,叶修将皮球踢了回来。

  

  “要不咱俩去看升旗吧?”

  

  “这么爱国啊?总局都还没准备战前思想动员,你就这么快自习上了?”

  

  “这不从小课本里就讲的梦想之一么,你个本地人还帮不帮忙实现一下了?”

  

  “行行行,既然是去参加这么重要的活动,咱们可得沐浴更衣。”

  

  这话说得有理,别说现在俩人身上挥之不去的蒜头八角花椒辣椒葱花的香气,就是从个人卫生角度来说大夏天的在外窜一天了,也该是好好洗涮洗涮。

  

  “我还有点事情要忙,你先去洗吧。”

  

  鸳鸯浴什么的,就算是叶修不开这个口,在几股味道的夹攻下,黄少天也是一点想法都没有,进了浴室洗刷一番,再换了叶修进去。

  

  “老叶这个点还能忙啥?”看着被匆匆合起的手提电脑,黄少天有点好奇,没戴耳麦,看起来也不像是在指挥抢boss。没锁死,不介意看的吧?好奇害死猫,瞄一眼吧,黄少天打开半掩的笔记本,上面赫然是在给集训备课,“提交时间:明天15:30前?”

  

  这太赶了吧!?即使是叶修,黄少天也认为这时间有点紧迫,不然他也不至于见缝插针地赶活。

  

  等等,哪里不对……有什么闪过黄少天的脑海。

  

  晚上看演奏会前,自己光顾着欣赏大剧院的夜景,当时叶修似乎是在和黄牛交涉买票,可他事后明明说的是要去捧学琴同学的场?如果是捧场的话,怎么可能连位置都不给安排一个呢?

  

  既然手提电脑都看了,黄少天也无所谓更逾矩一点了,但也不怎么费功夫,叶修留在外面的那件短袖外套的上兜并不深,揣着里面的东西随着衣服被甩在桌面时早掉出来了,一张VIP级别但赫然未被检票的同场演奏会进场券赫然眼前。

  

  一切明朗起来。

  

  笔记本电脑上赶工的训练内容,口袋里原本要独自前往的演奏会门票,这些都指向一个答案。这个叶修,只是被自己误打误撞拽进来的,这些证据都证明着他今天本来有预定的安排,而不是和自己来约个什么会。看来是这七色花发挥了什么作用让叶修着了道地配合起来?还是他原本什么魔法都没中出于什么理由鬼使神差地配合起来了?

  

  黄少天现在真是有点感激自己的机智了。是啊,幸亏约去了看升旗。无论是真的魔法还是假的配合,天一亮,归于平常,人山人海中,到处都可以躲藏,自己可以瞬间躲藏起来,就算叶修记得或者不记得或者假装记得假装不记得都好,只要这个梦想的泡沫不被当场戳破,这就还是场美丽完满的梦。

  

  叶修沐浴出来,两人有默契地各自对着电脑忙活。叶修赶工,黄少天网游,等叶修定了初稿,出门的点已经到了。夏天天亮得早,赶到广场时不过四点出头,已经没指望挤进核心的位置了。

  

  “中间的那些估计都昨晚戴帐篷来的,还是咱们这距离仰望角度对颈椎有好处。”叶修从小到大,或说到半大,被家里人领到这爱国教育了太多次,兴趣不大,但黄少天头次来,肯定是想近距离凑个热闹的,现在赶上暑假旅游旺季,被挤在二里地开外,只能在安检时口头开解开解。

  

  “嘿嘿,到时候等到我们自己让国旗升起来时距离就足够近了。”黄少天顺竿爬,展望起这次国际赛的结果。

  

  现场人山人海,接踵摩肩,要不是互相照应着,失散大概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两人选了个还凑合的地方,按兵不动。眼看着旗手把旗扛了上来,万事俱备,只等天亮。

  

  “少天,你有没看过老电影?”

  

  “没,你有研究?”

  

  “也不是,以前听家里老爷子说过。”

  

  “有什么特别?”

  

  “说是那个时代的人比较害羞,表达的方式都比较委婉。喜欢一个人不直接说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更不敢直接说出来,就算两人相互暗恋心意相通多年,也不开口,电影里也这样演。”

  

  “那不得把人急死。”

  

  “他们有他们特殊的表达方式。比如到了这个时候,两人就会约着一起去旅游,去祖国的大好河山旅游,旅游到了某个特别出名的目的地,比如这,就开始呐喊,喊‘我爱我的祖国母亲’。”

  

  “你什么意思?”

  

  “少天,你等会要喊么?”

  

  话音未落,第一缕晨光袭来。旗帜随着军乐队演奏声,徐徐有序上升。黄少天目视着,就像目视着他梦想的泡沫升上高空,完满也即将破灭。

  

  礼毕,乐停,旗滞。

  

  天亮了,七色花的魔法也该消失了。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刻,自己应该抓住这个机会逃走。众人皆屏息凝视,黄少天轻轻地挪步,妄图不动声色,手却一下被抓紧了。

  

  是叶修,他在干什么?七色花的魔法不是已经消失了吗?

  

  黄少天觉得一下信息量过大,脑袋有点当机得无法理顺这一切。

  

  他为什么还能意识到这些?为什么魔法还在继续?他为什么还没有失去这些记忆?难道是已经失忆了,不明就里却反应很快,抓住自己目之所及认识的人就拉住问吗?

  

  黄少天此时有点惊恐地看着叶修,但他无法从他的双眼里面印证自己的猜测,因为那双眼里满满都是坚定,都是温暖,没有迷茫,没有不解。他比黄少天所想的更明白更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想做什么。

  

  太阳刚刚升起,云层还厚,聚拢得散不开,或明或暗,让人视线无法聚焦。叶修却像是穿过了这一切,看穿了这一切,拨散了这一切地走到眼前,只是微微地笑,问他:“少天,你相信心诚则灵吗?”

  

  黄少天觉得,今天的第一缕阳光,此刻终于照射到了自己的身上。

  

  END

  

  ps:后来的后来,在黄少天的逼问下,叶修坦白了。那压根不是什么魔法,七色花的最后一瓣花瓣其实没有显灵。至于之前那几次叶修为什么都配合上,大概不仅仅靠的是对七年感情的渐悟不想再彼此错过,更靠的是另一个神乎其技的宝物魔法。当时误吃了叶修贵价茶叶蛋的魏琛不得不倾家荡产地拿出了一个宝物来抵债。这宝物可了不得,名唤七叶一枝花,上书五个大字:“一叶一菩提”。

评论(115)

热度(603)

  1. yeahyeah五毛请拿好 转载了此文字